《笑谈风云》第四集 经文纬武(1)

伍子胥种地 引荐专诸

【新唐人2018年12月24日讯】

大家好。今天我们继续讲伍子胥的故事。伍子胥历尽千辛万苦逃出了楚国,中间在吴国吹箫乞食。本来吴王僚答应替他出兵报仇,但这件事情被公子光搅黄了,所以伍子胥就带着公子胜回到阳山去种地。

吴国开国的人叫吴太伯。在《史记》中专门有一篇,叫做《吴太伯世家》。吴太伯是周太王的儿子。周太王当时有三个儿子,一个是吴太伯、一个是仲雍,还有一个叫季历。季历这个人非常贤明,他的儿子是姬昌,也就是后世非常著名的周文王。因为姬昌非常贤明,季历就把这个儿子叫圣子昌,就是像圣人一样的儿子。

当时吴太伯为了避免周太王把王位传给他,他和他的弟弟仲雍就跑掉了。因为前两个哥哥跑掉了嘛,季历才可以继位。季历继位,才有可能把王位传给他的儿子姬昌。所以说,为了让姬昌将来有一天能继位,周太伯和他的弟弟仲雍就离开了当时周国的治所,跑到了江苏省定居了下来。

他为了避免自己将来继承王位而断发纹身。就是把自己的头发都割断了,而且把自己身上刺上刺青,以示自己不可能将来再作王。但他也是一个有贤德的人,所以当他到了地方之后,老百姓都来归附他。这样就在这个地方另起了一个国家,就是吴国。

伍子胥在吴国种地的时候,公子光来了。公子光给伍子胥一些钱、一些米,就把伍子胥收在了自己的门下。有一天公子光就问伍子胥:你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你看一看我们吴国的国中,有没有一个能够跟你相比的人。伍子胥说:我何足道?有一个叫做专诸的人,是真正的勇士。

公子光问:专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伍子胥说,我刚到吴国的时候,到达一个地方叫梅里,看见一个大汉壮若恶虎,在跟另外一个人厮打。一看就是一个非常勇猛的人。就在两个人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忽然间门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喊“专诸不可”!大汉马上就控制了他的情绪,把手放下来,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回到了家里。

伍子胥就感到非常奇怪,这个大汉像是个万人敌,为什么一个女人的声音让他如此的顺服?于是伍子胥就问周围的邻居,因为他认为专诸“屈于一人之下,必伸于万人之上”。邻居说专诸只怕一个人,就是他的母亲。他也不是真的怕,就是他侍母至孝,而他生平好打抱不平。当他发现一件不平的事时,出尽全力,他也要把问题解决了。但是即使是在他盛怒的时候,他的母亲只要叫他一下,他马上就会停下来,叫“闻母命则止”。伍子胥就觉得这个人很不一样,既有孝又有义,他就去跟专诸结交。后来伍子胥就跟专诸约为兄弟,伍子胥的年龄大一些。

公子光听说专诸的事迹后,就到专诸的家里面去拜访专诸。专诸家很穷,他自己是一个屠户,也就是杀猪杀牛的人。公子光当时给了专诸一些钱和米,对他的母亲也是非常好,经常到他们家去给他的母亲问安。

过了一段时间,专诸就问公子光说:我是一个很普通的老百姓,为什么您这么高爵位,这么高社会地位的人要来拜访我?公子光说:我想做一件大事,就是要刺杀吴王僚。专诸就问了公子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做吴王的应该是你而不是王僚?因为不是说你花钱收买了我,我就可以什么事情都不顾原则地替你去做。不是这样的。

专诸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件事情在道义上来讲是不是正确的。那么当然公子光就跟他解释,本来我的三叔应该把王位回传给我,但是他传给他的儿子,所以说是该我做吴王的。

专诸又问了第二个问题,《东周列国志》上是这样讲,他说:“何不使近臣从容言于王侧,陈前王之命,使其退位,何必私备剑士,以伤先王之德。”意思就是说,既然该你继位,为什么不让亲近的大臣好好地跟他商量,让他自己退位,为什么要自己去准备刺客,这样的话岂不是既伤了你父亲的心,也伤了他父亲的心吗?

公子光说王僚这个人“贪而不让”,如果我要去找他商量的话,他不但不会退位,他还会开始对我有所怀疑,兄弟之间就会生了嫌隙,而且他会想办法害我,所以我是没有办法跟他商量的。

专诸说:那好,如果这样的话,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的母亲。我知道如果我替你去刺杀了王僚的话,肯定我就活不成了。可是我的母亲已经老了,我很想侍奉她到天年。所以我现在这个身体还不能够完全交给公子使用。公子光就跟他讲,我也知道你是一位孝子,你母亲已经很老了,我向你保证,如果刺杀王僚事情成功,我会把你的母亲像我的母亲一样对待;我会把你的儿子当作我自己的儿子一样。

专诸想了想说,那好吧,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要想刺杀王僚,我必须能够接近他,那么王辽到底喜欢什么?我必须得有一个投其所好的东西才可以。公子光说王僚“好味”,就是他特别喜欢吃好吃的。

专诸又问,什么东西他最喜欢吃。公子光说“好鱼炙”,就是喜欢吃烤鱼。专诸说我现在希望离开你一段时间。公子光问去哪里。专诸说,我要去跟别人学烤鱼。

专诸就离开了公子光,到太湖边上跟人学鱼炙,三个月的时间尽得烤鱼之妙。专诸可能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因为他可能本来杀猪杀牛,对做这些菜可能就有一些心得,那么烤鱼时,他也有很多独到的地方。凡是吃过他烤鱼的人,都说烤鱼的味道太鲜美了。然后专诸又回到了公子光的身边,此时他技艺已经精良了,就问公子光可不可以举大事。

公子光就跟伍子胥商量,伍子胥说现在还不行。为什么?他说王僚身边有几个人,我们是搞不定的。

第一个人就是王僚的儿子,叫庆忌。在《东周列国志》上说庆忌这个人“骨腾肉飞,走逾奔马,矫捷如神,万夫莫当”。庆忌的筋骨就像钢铁一样坚硬,一只鸟在他的面前飞过,他可以一把就把鸟抓住。他可以徒手格毙猛兽,这样的一个人跟王僚行坐不离,王僚去哪儿他跟到哪儿,就很像当时董卓身边总是带着吕布。搞不定吕布,是没有办法杀掉董卓,是一个道理。庆忌是第一个搞不定的人。

第二个搞不定的人,王僚手下他有两个弟弟,一个叫做盖(此处发音“葛”)余,一个叫做烛庸。盖余和烛庸是吴国两个大夫,手绾兵符,国家的军队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如果我们要杀掉王僚的话,他这两个弟弟肯定会拥兵作乱的,这也是搞不定的。

第三个人让我们有道德顾忌,就是延陵季子。我们上次不是讲寿梦想把王位传给季札吗?季札就是王僚和公子光的四叔。这个人道德非常高尚,而以臣弑君这样的事情,如果季子在,你不太敢做,他也不会允许你做。

公子光想一想觉得非常有道理,就说那好吧,请回去继续种地,就这样伍子胥又回去种地。

(旁白:公子光将伍子胥收在门下,伍子胥又推荐了专诸。专诸到太湖边学习烤鱼,希望以此接近王僚。但伍子胥告诉公子光,王僚的身边有武功奇高的公子庆忌,掌握军队的盖余、烛庸,还有声望极高的季札。如果不能使这些人离开王僚,就没有可能行刺成功。于是伍子胥又退回阳山种地,等待时机。这一等就是四年。)

这一种地就种了四年,从公元前519年种到了公元前515年。到了公元前515年,楚国发生了一件大事——楚平王病死了。消息传到吴国,伍子胥搥胸顿足、放声大哭。公子光就很奇怪。他问伍子胥,楚平王不是你咬牙切齿,最恨的一个人吗?现在他死了你哭什么?伍子胥说我恨我不能亲手加仞于他,让他死在床上了,而不是被我杀死的。

伍子胥听说楚平王死了之后,一连三天三夜都没有睡着觉。他也是绕着屋子走,三天三夜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就跑去跟公子光说,现在如果我们要杀吴王僚,有一个很好的机会。趁著楚国的丧事,吴国出兵去攻打楚国。因为楚国跟吴国本来在边境上就经常有一些小的摩擦。伍子胥说我们趁著楚国的丧事,刚刚继位的人就是太子珍,当时也不过就是十岁左右,非常幼小。而且楚国当时的令尹,就是宰相叫做囊瓦,是一个非常贪婪的人,他打仗也不行。

伍子胥说我们趁著现在他们国君幼小,大臣无能,国家又有丧事,去攻打楚国,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但是公子你不能去,让谁去呢?让盖余和烛庸,就是吴王的那两个弟弟,掌管兵符的,让他们带兵出去,这样不就把他们两个给支出去了吗?然后让延陵季子观风于晋,让延陵季子到外国去出使,做一些外交工作。同时派公子庆忌到郑国和卫国去,收取郑国和卫国的军队联军作战。

这样就以乘丧伐楚一个事件就把王僚的儿子庆忌支走了,两个弟弟带着兵符的支走了,有道德顾忌的延陵季子也给支走了。一举将王僚身边的人全都派走,王僚他就孤立了,这是刺杀他一个很好的机会。

公子光就说,如果万一王僚希望我领兵怎么办?伍子胥说很容易,你就假装从车上掉下来把脚扭了,这样就不会再派您了吧。

结果公子光跟王僚一讲,王僚也是一个非常傲慢的人,就听了他的话,就把盖余、烛庸、季札全都派出去了,但是他没有派庆忌出去。庆忌还跟着他。

结果盖余和烛庸出兵打楚国的时候,打了一个败仗。告急的文书送回到吴国的时候,王僚就决定让公子庆忌到郑国和卫国去收取他们的军队,所以这一下子这四个人全走了。(待续)#

(《笑谈风云》是新唐人制作的视频版中国通史,目前已出版《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两宋繁华》将于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点播节目视频和音频,请访问《笑谈风云》官方网站 https://xtfy.ntdtv.com )

点阅【章天亮笑谈风云】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