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12日訊】(接上文)

戒色的故事

人如果不相信因果報應,戒色就沒有基礎;如果不知道重德,戒色就沒有意義;如果不問一問人為甚麼活著,戒色就沒有目標。

實際上,做人無論道德境界高低,報應都會降臨,和其本人信或不信沒有關係。

(一)懿德堪欽(《揚州甘泉縣誌》)

元秦昭,揚州人,弱冠遊京師,已登舟矣,其友鄧某,持酒送行。正飲間,忽抬一絕色女子至。鄧令拜昭,曰:「此女係僕與某部某大人所買之妾,乘君之便,祈為帶去。」昭再三不肯。鄧作色曰:「君何如此其固執也?即不能自持,此女即歸於君,不過二千五百緡錢耳。」昭不得已,許之。

時天已熱,蚊蟲甚多,女苦無帳,昭令同寢己帳中,由內河經數十日至京。以女交店主娘,自持書訪其人。因問:「君來曾帶家眷否?」昭曰:「只我一人。」

其人勃然慍現於面,然以鄧某之書,勉令接女至家。至夜,方知女未破身。其人慚感不已,次日即馳書報鄧,盛稱昭德。隨往拜昭,謂曰:「閣下真盛德君子也,千古少有。昨日吾甚疑之,蓋以小人之腹,測君子之心耳,慚感無既。」

(二)唐朝名相狄仁傑

狄仁傑年青時,生得面如冠玉,眉清目秀,相貌英偉。赴京應考途中投宿旅店,夜靜燈下讀書,突然一位美豔少婦來到他房裏,原來是旅店主人的媳婦,結婚不久,丈夫去世,日間見狄仁傑俊秀非凡,春心澎湃難以克制,候至晚間以借火為由向狄仁傑挑情。

不料狄仁傑雖然知道她的來意,卻絲毫不動心,而且友善地說:「見你如此豔麗動人,使我回憶起老和尚的話。」少婦好奇地追問是甚麼話,狄仁傑藉機開導她說:「赴京前在寺中寄居讀書,寺中老和尚見我相貌,曾經警戒我說:‘你相貌堂堂,將來必定顯貴聞達,但是須要謹記,千萬不可貪色犯淫,前程盡毀。’我說:‘豔女美色,是人人皆喜愛,如何能夠遏止這種慾念呢?’

「老和尚教導我說:‘當你見到美貌豔姿,淫念衝動之時,如果將美女想像為吸血的狐狸精、毒蛇鬼怪;將她秀麗的面貌想像作害了大病既黃且瘦,猶如鬼臉一般;將迷媚的粉脂,想像作人臨死的時候,面目青黑,七孔抽搐那樣的醜惡難看;將誘惑人的窈窕丰姿,想像作感染梅毒潰爛,那惡臭的膿血,引來了無數的蒼蠅,令人掩鼻疾走;一旦與她交合,不僅被吸取精血,精氣枯竭,且百病交侵,受盡病魔折磨。倘若能這樣設想,淫念欲火就會靜止得如清涼的寒冰了。’

「老和尚的教誨,我一直謹記於心。所以剛才初見你那撩人動情的丰姿豔容,正當欲火冒升之時,老和尚的話立刻在耳邊響起來,熾熱的欲火即刻下降。你能夠勵志守節,乃難能可貴,切勿因一時的衝動,而敗壞你的名節,況且你上有年老的公婆,下有年幼的兒子,都需要你一人承擔照顧,如果與我通姦,隨我而去,公婆、幼子將頓失依靠。古代婦人守節美德為世人稱頌,例如韓久英,因恐怕遭色賊奸淫,而持刀割去自己的鼻子;又如高仲舉的夫人逢淫賊,用鏡柄刺雙目,毀容以保貞。還有其它許多節婦為保貞節,有的投井,有的以熱油燙面毀容,以種種方法確保潔白身軀。」

少婦聽了狄仁傑這番話之後,感動得流淚滿面,拜謝說:「感謝恩公大德,不但保全我的貞節,又教我遏欲的方法,從今以後,一定心如止水,冰清玉潔,堅守婦節,以報恩公今日教誨。」然後再三拜謝而別。

(三)韓魏公(《宋史》)

宋朝韓琦任宰相時,買了一個妾姓張,容貌美麗。訂立契約後,這個女子忽然落下淚來。韓琦問她是怎麼回事?她說:「我本來是供職郎郭守義的妻子,前年他被部使者捏造罪名彈劾,所以才落到今天的地步。」韓琦為她感到難過,就讓她先拿著錢回家,等她丈夫的冤情昭雪以後再來。張氏走後,韓琦為她丈夫申明冤曲,準備調任其它官職。

張氏按照約定來到韓琦的家中,韓琦沒有見她,而是派人對她說:「我身為宰相,怎能以士人的妻子為妾?以前給你的那些錢不用還了。」便把契約還給她,又給她二十兩銀子作路費,使他們夫妻重新團聚。張氏感激地流下眼淚,向韓琦遙拜後離去。後來韓琦被封為魏郡王,謚號忠獻,子孫極為昌盛。

(待續)

──轉自《明慧網》

點擊「警戒色慾」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張信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