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06日訊】【今日點擊】(3277-1)彭斯副總統就本屆行政當局的對中國政策發表講話。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在節目中這個圈畫圓的說法,方得始終的說法,開始就是結束的說法,幾乎貫穿我們節目這麼長的時間,一直跟大家分享。甚麼東西只要這圈畫圓了,這事就了了。其實你看西遊記的,又是西遊記,看點東西就叨不叨,西遊記的一開篇就是在講,人的生命是一圈一圈的,人的生命的計算是按圈走的,按圈往前走的。我們一天就是一個圈,對不對,早晨、晚上,那我們一年又是一個圈,一個月也是一個圈,你看它是在重複。

它是這個概念只能用這麼說,這個概念往前走,那一年是這樣走法,如果按照這個甚麼,一個元12個會那麼說的話,那5千零400年也是一個,那是個半喇圈也是個圈,那1萬零800年是個圈,那12萬9千600年那是更大的一個圈,它只轉述了從12萬9千600年,這樣套圈套在一天上。

其實它套套套在一天上,結果套在人身上呢,套了個本命年 12生肖,這是中國人的說法。12生肖不繫褲腰帶的,范冰冰沒繫褲腰帶賠了8.8億,沒繫褲腰帶得了一個國家精神獎,然後去算命,算命的時候戴上頭套給帶走了。而給她算命的那爺兒們呢只有21歲,據說上學的時候,突然哪一天就這麼一哆嗦,有本事了。而且據說那個人呢看房子看得很準,說這個房子應該是甚麼樣甚麼樣,看得很準。但是得黑去看,晚上7點以後看,7點以前看不了,晚上出來盡是鬼,人都回去了。她給人200萬算這個去了,喀嚓,她算的時候,喀嚓,一大頭套給套腦子上了,連那個算命的一塊兒給帶走了。你說你信不信命嘛!

很多朋友在講說,石濤你有點兒神神叨叨的,馬雲給王林送個大金門,王林死了,而這個王林是玩蛇的,所有這些有名的女星都被他摟抱過,我們能看到照片的都是鼎鼎有名的,對吧,確實沒看見王林摟過范冰冰,但范冰冰找了一個小的,那立馬給做死了。這種東西你說我就不信,那隨你大小便,我無所謂我覺得隨你便,但誰都在命運中逃不出去。就像我昨天前天那節目講說,你能逃得出這一天嗎,可能有朋友聽不懂我在說甚麼,逃不出這一天就是,早晨到點你得醒,晚上到點你得睡,中間到點你得吃飯你得喝水。吃完了喝水了然後你就得上洗手間,你要不上洗手間呢我們原來說,那你得吃牛黃解毒丸了,你要3天不去,吃點兒八豆也成。人要排不出去這事兒就不好辦,這都是,誰都你的生命的本身,逃不出這種圈、這種限制。所以人定勝天拿屁股說話這是,喔,拿屁股說話,那個真的,人定勝天那定這個字兒,在中文中它是一個同音字拿定說話,這是中共對人傷害,但中共跑得出這個圈嗎?其實跑不出去。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發表類似戰爭,經濟戰爭的 它也不叫經濟戰爭,就是非軍事戰爭的檄文,討伐中共的檄文,是因為以美國副總統正式的發言,他全方位的闡述了中美之間,根本性對立的表現和原由。美國駐中國的大使館呢,在他的大使館的網站上貼出來,我不知道中共怎麼去封殺它,封殺它可能性不大。我們簡單看一下它的提要,摘譯。彭斯副總統就本屆行政當局的,對中國政策發表講話,那因為他是美國大使館,可能他只能用中國政策,實際在他的發言中,他把中共跟中國分得很清楚,特別是有關台灣問題,有關美國人跟中國人的未來的問題,他講得很清楚。他首先談到川普跟習近平個人關係不錯,但這個關係的共同的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朝鮮半島的無核化。然後提到說,但是必須澄清,中共證實用全政府,他講全政府的方式,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與宣傳,在美國施加影響和獲取它的利益。

所以上面是他們倆個人的事,個人的事主要是朝鮮的事,但中共政權卻直接傷害的,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以及宣傳,直接傷害了美國利益,以更加主動的方式運用政權力量,直接干涉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共產黨的話就干涉內政。然後提到去年12月分的國家安全戰略,在國家安全戰略中,美利堅合眾國對中國採取了新的作法,尋求與公平對等,尊重主權的基礎,並且採用了強有力,和迅速的行動,來實現這個目標。對頭算現在10月分,所以整個算起來,從它貿易戰開始只用了半年時間,在兌現國家安全戰略,而中共是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首選敵人。所以這是我剛才跟大家解釋就是,在一個大的環境下你看到某一種力量,在驅使著現實中的人、政府,因為他的具體的理由,但善惡的對壘變成了非常的分明。

中共選擇經濟侵略並且壯大它的軍力,所以這是直接指責中共的作法。而貿易戰的原因,是因為北京試圖抓住和控制先進行業,以達到它所謂的,這裡暗指的就是中國製造2025,中國製造2025。而他達到這種做法是用政權的,整個國家方式推動他的影響力,謀取他的利益,以主動的威迫的方式來干涉,我們國內的政策和干涉美國政治。威逼賞罰併用迫使美國工商企業,電影電視製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地方、州和聯邦官員。這個指控就非常嚴重了,工商企業這沒什麼可講,電影製作這是一種文化,那大學智庫學者,這是一個國家的中心部分,國家的一個精神上的整個的,一個人才的人的樹立的過程,對吧。大學智庫跟學者都代表著人們的思想、人們的精神、人們的指導,人們每一個個體者的學識,烘托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他在試圖影響整個美國社會的價值觀。

記者、宣傳,最惡劣的是中共發動了前所未有的行動,企圖影響美國公眾輿論,2018年中期選舉,和2020年總統選舉前的環境。直接了當地講:川普總統的領導力,正在發揮著作用,而中共想要換掉他。這是非常直接的指控,這是直接,等於是對美國展開了一種戰爭式的狀態。因為美國總統的選舉,美國國會議員的選舉,是美國建政建國2百多年來,他的政治核心的部分。有著三權分立的背景之下的政治核心,確保這個國家在後來的時間裡,在有關美國總統和中期選舉中,沒有任何其他,沒有任何衝突,它確保了代表了美國人民,大多數人民的意願。而外來的勢力,以各種方式進行干預的時候,等於是完全直接針對美國的核心價值觀,展開了戰爭式的做法,這是他真正不能接受的。中共正在插手美國的民主,中共一直在試圖干涉,我們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透過美國的州和地方政府級官員,利用聯邦和地方的政策上的任何分歧,用離間的做法,比如說貿易關稅,來推動北京的影響。

所以文章太長,這是我們看到,就是通過這樣簡單的指控,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種,中美之間爆發的全面戰爭,非軍事化的全面戰爭。所以我認為這是,因為他的身分是美國副總統,中間留了一點點空隙和機會,就是習近平跟川普之間的個人友誼。因為他不是美國總統講的,他是美國副總統講的,所以他中間留了一點點空隙,但是這是非軍事的正面的,兩個正與邪之間的對待。2018瞠目結舌,美國政府在中美之間建交之後,從來沒有過這種歷史性的對中共的做法,第一次。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