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25日訊】中國京東集團創始人劉強東涉性侵案已被移送美國檢方,京東股價日前又在下跌。路透社本週一發表長文,曝光此案更多細節,其中首次公開了受害女生案發前後傳給友人的大量微信內容,坐實了對劉強東作局性侵的指控。

當地時間週一(9月24日),路透社報導稱,因為採訪劉強東和受害女學生的要求都遭拒絕,記者通過該女生向兩名朋友發送的微信訊息,以及6名知情人提供的資料,重組了此案的整個過程。

報導稱,8月30日晚,劉強東在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市的日式餐廳Origami Uptown舉行了宴會。

該餐廳員工向路透社敘述了餐廳監視器畫面,赴宴的20餘人中,約有20人都是男性。他們大量飲用葡萄酒、清酒和啤酒,甚至還從外面帶來至少一箱葡萄酒。整個晚宴上這群人都在互相敬酒狂歡,直到9時30分宴會才結束,有人喝醉後被3名同伴攙扶離開。

參加當晚宴會的21歲明尼蘇達大學女學生,事後在發給朋友的訊息中表示,她懷疑自己是被設下陷阱,因為她一直被人灌酒。「這是個圈套,我真的醉了。」

一名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晚宴後,劉強東先是帶着該女生前往明尼亞波利斯市的一棟房子。另一位消息人士說,這間房子是劉強東的同學為了參加博士課程所租賃的,供大家吃喝聚會之用。

不過,劉強東和女學生最終沒有進到這棟房子內,有人看到劉在屋外把女孩拉進出租車裡。

該女生在微信訊息說,劉強東在車上就開始對她動手動腳。他「開始在車內摸我」,「我求他不要…但他不聽」。

有知情人士表示,兩人最後回到了女學生的公寓住處。警方推測,8月31日凌晨1時左右,劉強東在此性侵了女學生。

該女生當晚半夜向好友發微信稱,劉強東已強迫她發生性關係。她說,當時劉強東就在她的公寓裡。「我不願意(I was not willing),」她在凌晨2時左右在微信上寫道,「明天,我將想法逃走。(Tomorrow I will think of a way to escape。)」

當時,這位女生還懇求好友不要報警。「他會進行打壓的,你低估了他的能力(He will suppress it. You underestimate his power),」她在微信中稱。

該女生的律師威爾•弗羅林(Wil Florin)證實,這條微信是她發的。這條微信和另外一條微信的內容此前從未對外透露。

熟悉情況的消息人士說,8月31日早上,明尼亞波利斯市警察來到女學生的公寓,劉強東還留在那裡,但警方沒有逮捕他。據說,當時受害者拒絕對劉提出指控,所以警察才沒有當場抓人。

8月31日晚9時許,女學生在學校代表的陪同下,打電話給警方報案。警察趕抵明尼蘇達大學辦公室後,劉強東在深夜11點來到辦公室。

知情人士透露,當警官給劉強東戴上手銬時,他沒有任何表情,只表示自己需要翻譯。被捕17小時後,劉強東被保釋,幾天後就返回中國,而中美之間沒有引渡條約。

路透社上述報導,和此前陸媒《北美留學生日報》的一篇被刪報導互相印證。

《北美留學生日報》9月7日在京東「強大壓力下」下線的這篇文章,引述知情人爆料稱,這名女生當晚在該校一崔姓副院長的極力「勸說」下,勉強參加了劉強東的晚宴,為安全起見,她還帶了一名男性友人參加。

晚宴後,該女生被迫上了劉強東的車。她試圖下車未果後,拒絕被拉到劉強東的住處,最後在11點左右被劉強東送回她租住的公寓。

凌晨2點左右,她突然用手機向陪同她赴宴的友人求救,稱自己想把劉強東「送走」。友人趕到公寓樓下後,感到事態嚴重,於是打電話報警。但警察後來趕到並衝進公寓房間後,該女生第一反應是息事寧人,向警察解釋是「誤會」,於是警察只將劉強東帶離公寓,並未實施逮捕。

次日,女生還聯繫劉強東,稱只想得到一個道歉。後來在校方的建議下,該女生選擇報警,導致劉強東被正式逮捕。

此外,還有美媒補充細節稱,8月31日晚,該女生再次出現在劉強東的晚宴上,目的是向劉強東討個說法,但劉「根本沒當回事」,導致該女生哭着跑出餐廳。隨後,該女生在他人協助下報警,並將劉強東約到明尼蘇達大學辦公樓內,由警察實施逮捕。

日前,當地警方已經完成對該案的初步調查,報告提交到檢方,由檢方決定起訴。警方表示無法確定提起公訴的時間,可能需要一個月。

陸媒分析檢方聲明指出,此案很可能已經提取DNA證據,顯示物證充足。

但是,此案事發後,「勸說」並帶領女受害人出席飯局的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副院長崔海濤秘密返回中國,銷聲匿跡。也有港媒消息稱,中共外交部出面威脅受害女生及其國內家屬,威逼女生回國。

日前,劉強東在湖北省露面,該省高層官員幾乎傾巢出動,疑似為劉強東背書。有消息稱,受害女生家就在湖北,劉強東買通湖北高層為其站台,目的是向女生家屬施壓。

此前有報導指,該女生是中國籍留學生,父親是大陸富商。

因此,也有陸媒暗示,雖然物證充分,但如果中共官方介入導致人證不足,也會給認定強姦罪造成很大困難。

(記者栗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秦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