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10日訊】我們總說,王子和灰姑娘的愛情是屬於童話世界的。如今,一部名為《從新德里到布羅斯》的愛情故事書卻講述了一段真實版的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蹬上廉價二手單車,歷時近5個月,跨越8個國家與瑞典貴族妻子團聚。

《從新德里到布羅斯》作者珀爾·安德松既是一名瑞典作家,也是一名印度研究學者,同時是瑞典著名旅遊雜誌Vagabond的創始人之一。作為記者,他通過一個新聞報導的原型,寫出了這本現實版愛情故事書。

安德松對印度有比較深度的研究,除去這本愛情故事,他還寫過很多其他的有關印度的作品,包括《果阿和孟買》《現代印度》《印度——私人旅遊》等等。

《從新德里到布羅斯》男主人公撲克(Pradyumna Kumar Mahanandia)作為一個從印度叢林里走出來的「傳奇」,成為了擺脫種姓制度的代表。他不畏距離的遙遠,變賣所有家當買了一輛二手單車,踏上6400公里路途,橫跨8國,總共花了近5個月的時間,成功與愛人團聚並長相廝守,譜寫出一段浪漫動人的史詩般的愛情故事。

命中注定的相識、相戀

眾所周知,印度是個種姓制度森嚴的國家。撲克出生在印度一個貧窮的紡織戶家庭,因為種姓制度,他被歸類為「不可接觸的賤民」,經常遭到人們的排擠。路過寺廟時人們會朝他扔石頭,他說自己活得還不如流浪狗體面。

但撲克很喜歡繪畫,刻苦勤奮又有點藝術天賦的他,成功說服校長允許他半工半讀,就這樣他進入了印度最著名的藝術大學,而且因為惟妙惟肖的肖像畫而小有名氣。

長大後撲克成為了一名街頭畫家,靠着給遊客畫肖像謀生,沒想到這個才華居然改變了他的一生。因為畫得好,美國駐印度大使,印度「鐵娘子」總理英迪拉·甘地,印度代理總統巴薩帕·達納帕·賈蒂,都是他的顧客,他還頻登報紙,聲名遠播。



而我們的女主角——19歲瑞典貴族少女洛塔 (Charlotte Von Schedvin),當時正在倫敦讀書,聽聞印度有個雖然貧窮但相當有才華的小伙,當下便決定要去印度,找他幫自己畫張像。

兩人相遇後,他被她的魅力所折服,而她深深的被他的單純所吸引。兩個人越聊越深,撲克不禁驚嘆,天哪,她居然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

原來,在撲克出生時,家人曾按照印度傳統帶他算命,占星師預言他未來將會和一個來自遙遠國家的貴族結婚,這個女子會吹長笛,金牛座,有大片的封地……

這對於一個最底層的貧民來講,無異於天方夜譚,撲克自己都不敢當真,直到遇到洛塔,一個金牛座吹長笛繼承大片森林的瑞典貴族女孩。這居然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熱戀的兩個人很快在印度結婚了,洛塔入鄉隨俗,和撲克在印度舉辦了一場傳統婚禮。身份的懸殊並沒有給他們的感情造成任何困擾,沉侵在蜜月喜悅中的他們毫無察覺,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分別

如果沒有這次分離,這個故事可能還不會這麼美好。直到洛塔告訴撲克她必須回瑞典了,她還特地為他準備了機票,問他是否會跟她一起回去……

那時的撲克還是個學生,他需要完成學業,更主要的是,他想混出點名堂,他想靠自己的力量去找洛塔。或許有自卑,有不甘,但更多是信念,是真正想擁有愛她的能力。

撲克忍痛把妻子送上回瑞典的飛機,並安慰她,不必擔心,他會儘快來找她。在沒有互聯網、沒有手機的年代,那段分開的日子裡,書信成了他們唯一的聯繫。這一別就是一年半。


跨越疆域騎行萬里追求真愛

終於,撲克畢業了,但畢業後的撲克依然很窮,即使是變賣了所有家當,也依然無法擔負一張昂貴的單程機票。於是,撲克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騎車去歐洲!

除了畫筆和顏料,他賣掉了自己所有的家當,用60盧比(不足1美元)買了一部破舊的二手單車,帶着僅剩的200盧比(約2.9美元)朝瑞典出發了。那一天是1977年1月22日。

從新德里到瑞典,他穿過亞歐大陸,經過了阿富汗、伊朗、土耳其、保加利亞、南斯拉夫、德國、奧地利、丹麥……撲克每天要騎行70多公里,一邊走一邊靠畫畫維持基本開支,單車壞了好幾次,最慘的時候他連續幾天都沒有飯吃,露宿街頭饑寒交迫。但只要想到妻子就在前方,他就繼續前行。

好在那個時候很多國家的簽證制度還沒有這麼嚴格,而遇到一些簽證嚴格的國家,又常常因為熱心幫助別人,別人又想辦法找人幫他搞定了簽證或食宿。可能真的是上帝的安排,撲克這一路都非常幸運。

4個月零3個禮拜,整整140多天,騎行6400公里,他終於到了瑞典,心愛的洛塔已近在咫尺。本以為馬上就能見到妻子,結果瑞典邊檢卻拒絕他入境,在他們看來,這個印度小子不是瘋了就是傻了:「你從印度一路騎過來?這不可能!」「洛塔是瑞典的貴族,她不可能和你這樣的有色人種在一起。」

海關的一通話如一盆涼水潑醒了撲克的美夢,但是對愛情的執着讓他迎難而上,在他的堅持下,海關聯繫上洛塔,才知道這一切竟是真的。再也沒有理由阻攔他們的重逢,海關也被這個驚人的愛情故事感動,順利放行。

原本堅決反對的洛塔父母,也被不遠萬里晝夜奔來的印度女婿深深打動,整個家族順利地接納了這個來自印度的小伙,兩個人在次年補辦了瑞典婚禮,定居在此。


幸福美滿的4口之家

從兩個人,到3口之家,再到4個人的大家庭,兒女雙全,他們的幸福還在繼續。一晃40年過去,曾經最不被人看好的愛情,卻驚艷了世界。





洛塔雖然已是人過半百,容貌蒼老,但兩個人依然嬉笑打鬧,像個孩子一樣一起騎車去兜風。



如今的撲克作為瑞典知名的藝術家,他的畫作在全世界的各大城市都有展出,也獲得了不少獎項。他和妻子遊走於瑞印兩國之間,成為了兩國文化交流的橋樑。



《從新德里到布羅斯》的故事傳出後隨即引起轟動,好萊塢和寶萊塢都在爭奪該書的電影改編權。一些讀者在讀過該書後深受感動,有評論者認為,很難說這本書的性質究竟是什麼,你可以說它是個愛情故事,也可以說它是傳記,是遊記,甚至是文化評論。說它是人物傳記,卻足以概括印度近半個世紀的社會變遷。

還有評論稱,你再也找不到比這更美妙、更動人的愛情故事了,關鍵的是,這個故事是真實的。

據悉,在即將到來的2018上海書展上,該書的男女主人公原型,也是該書的口述人撲克和洛塔將首次來到中國,與廣大讀者相聚,展開一場關於愛與堅持的討論。

(記者李紅報導/責任編輯:程以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