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關天的救命藥物都能造假!」

「喪心病狂的企業為何在中國屢教不改?」

「如果國家不保護公民,我們怎能愛這個國家呢?」

近日,大陸再爆疫苗造假事件,輿論譁然,民憤洶湧,震動中外。

7月15日,吉林省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被曝違規生產狂犬疫苗、生產記錄造假,隨後,又有消息透出:2017年,長春長生生產的25萬支「百白破」疫苗被檢驗出不符合規定,而這些疫苗除庫存186支外,已全部銷售到山東。

7月18日,吉林省食藥監局對長春長生進行了處罰,包括沒收庫存186支「百白破」疫苗、沒收違法所得以及罰款344.29萬元。然而,該局對此立案調查是在去年10月27日,歷時9個月之久,在狂犬疫苗生產記錄造假曝光三日後,才有此動作,令人不解。而且,國家藥監局、吉林省食藥監局及長春長生這三方,至今未通報有關調查結果,更未對注射疫苗者出台處置意見。

至於344萬元人民幣的罰款,被批處罰太輕。有網友說:「懲罰力度太小,利益鏈太複雜。」顯然,對於長春長生這樣的營收大戶,三百多萬元,能觸及到實質嗎?

如果不是狂犬疫苗生產記錄造假被內部員工實名舉報,如果不是群情激憤、引發海外媒體關注,或許,根本不會有處罰和沒收之舉。更重要的問題是:那些已被注入兒童身體的失效疫苗,埋伏了何種健康危機?有關當局將如何補救、補償?此外,存在質量問題的,僅限於25萬支「百白破」嗎?生產記錄既然可以造假,還有什麼不能或沒有造假?假疫苗屢禁不止,這疫苗的黑幕,到底有多深?放眼中國大陸,黑幕知多少?

三鹿毒奶粉事件
2008年,中國驚爆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三鹿集團生產的嬰幼兒奶粉被發現含有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導致服用產品的嬰兒出現腎結石等病症。截至2008年9月21日,因使用三鹿嬰幼兒奶粉入院的有一萬多名兒童,死亡4人,據不完全統計,受影響的人數在30萬之上。

2008年8月,三鹿集團的海外股東、新西蘭恆天然公司得知奶粉出現問題後,馬上向中資方和地方政府官員要求召回三鹿生產的所有奶粉。可是,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地方官員試圖掩飾,不予正式召回。恆天然只好向新西蘭政府和總理報告。9月5日,新西蘭政府下令本國官員繞過地方政府,直接向中國中央政府報告此事。

同年9月14日,中宣部下令,禁止內地媒體擅自報道三鹿事件,一律要以官方公布或新華社報道為準,使得各大報章無法刊登自行採訪的有關新聞稿件。與此同時,中共給律師們開會,強調 「服從大局,保持穩定」,逼得許多律師們在代理毒奶受害案件面前,選擇拒絕或逃避。

2008年9月,時任國家質檢總局局長、黨組書記李長江因「三鹿毒奶粉事件」下台。2009年底,李長江底復出,先是擔任全國「掃黃打非」工作領導小組專職副組長,後再添新職,增補為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社會譁然,媒體質疑。

香港《明報》社論指出,此次毒奶粉事件有諸多疑點,是否涉及官商勾結、官官相護,甚或有其它不可告人之處。

揭真相被打壓 受害者成被告
趙連海是知名的「結石寶寶」家長。2008年9月20日,他的兒子被發現左腎有2毫米結石。趙連海以民間網站「結石寶寶之家」進行調查,公布了2008年中國奶製品污染事件的相關信息,號召因毒奶粉受害的家長們起來維權訴訟。

2010年11月10日,趙連海被北京市大興法院以尋釁滋事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北京公安局大興分局在起訴意見書上說,趙連海利用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在互聯網上惡意炒作」,並「煽動糾集」群眾……以喊口號和進行「非法聚會」方式嚴重擾亂社會秩序。

今年6月14日,浙江「結石寶寶」的母親蔣亞林帶著孩子去香港旅遊,也是為了紀念結石寶寶十週年。此舉驚動了金華市政府的多個部門,當局派人乘飛機到廣州攔截,連夜把她帶回金華。

蔣亞林的女兒今年11歲,經常雙腎疼痛,且有尿結石。蔣亞林曾告訴外媒:「我不光對中國的奶粉不信任,我對中國的疫苗這些都不信任。如果我有那個本事直接在國外市場買,那我絕對不會在國內買任何東西,包括水。」「這個國家的不安全感,不光是農業部的恥辱,我覺得是整個國家的恥辱,整個政府的恥辱。」

2010年3月,大陸記者王克勤發表了調查報導《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事後,簽發此調查報導的《中國經濟時報》社長、總編包月陽被調職。2011年7月18日,《中國經濟時報》調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職。

王克勤向記者提到兩個案例。山西交口縣回龍鄉一對農民夫妻,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接種疫苗後,便得了病毒性腦炎,留下各種後遺症。二兒子因吃了三鹿奶粉得了結石。他說:「非常悲慘,讓人難受。」

另一例是在在大同市的一個縣,「一個孩子打了疫苗之後沉睡不醒,家人跑了很多醫院,後來到北京來看病,卻因為2萬元錢的押金交不起沒法醫治。我見到這個孩子的時候,孩子在姥姥懷裡,姥姥說孩子就像植物人。我拿相機拍照,孩子沒有任何反應,不說不笑。太慘了。」

王克勤當年質問:「誰對這些家庭負責?誰對這些孩子的生命負責?誰對這些孩子的健康負責?我覺得山西省應該就全省在2006年—2008年這三年期間有多少孩子接種疫苗,這些孩子目前的狀況到底怎麼樣進行調查,這才是他們應做的,而不是僅僅針對我的報道,僅僅想駁斥我的報道。」

公共安全的毒源
在中共治下,食品和藥品安全,這兩項關乎全國人民生命健康的重要領域,頻傳醜聞和漏洞。特別是毒奶粉、假疫苗安全事件,危害的是一個龐大的,最無助、無辜的群體——兒童,也因此引發巨大民憤和輿論聲討。

最荒唐和恐怖的是,每一次安全事件發生後,當局不是儘速追查究責、盡力將事故危害降至最低,而是捂著、蓋著,駁斥披露真相的報導,打壓調查事實的記者和要求維權的受害者。所謂的處罰,總是姍姍來遲,或輕描淡寫,把幾個「替罪羊」推出了事。

為什麼,此類安全事件屢禁不止?中共聲稱的讓人民吃得放心,可曾實現?毒源何在?

據第一財經報導,與疫苗有關的貪腐類案件大量存在,主要表現為:疫苗銷售機構給採購疫苗的疾控中心、基層衛生院負責人提供回扣,從幾千、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收受賄賂後,直接放任不合格疫苗進入市場;疫苗研發企業賄賂藥品主管部門官員,以便在生產研發階段獲得支持……在這些環節裡,行賄、受賄者都得到了好處、達到了目的,卻放棄了良心,犧牲了數十萬、數百萬甚至更多的兒童的健康。

此次,吉林食藥監管局費時9個月才開出罰單,與之形成鮮明反差的是:「維穩」大軍總是爭分奪秒,火速定位、攔截訪民和維權人士,人力財力取之不盡。

事實上,正是以假、惡、暴治國的中共,為奸商和貪官們打造了溫床,令無良者如魚得水,肆意侵犯億萬百姓的利益和安全,踐踏兒童的健康、民眾的生命。

正是信奉無神論、漠視生命,破壞傳統的中共,為假話、假貨、壞人、壞事大開綠燈,以殘酷和冷血,漸漸地取代了國人心中的善良,讓黑暗滲入山河、土壤、糧食、藥品、媒體和網絡。中共殺人,先是舉刀揮槍,後是隱形作惡,害人沒商量。

日前,針對疫苗事件,黨媒再發無恥社評,再提「為人民服務」、「過程公開透明」。用這種鬼話來騙人的,自然是魔鬼的工具。

中共給中國人帶來了什麼?這個執政黨,摧毀了社會的誠信、道德,催生出前腐後繼的貪官和一批批無良奸商,製造無盡亂象。數十萬、數百萬甚至更多的兒童被迫生活在有毒奶粉和有毒疫苗的陰影下,他們的父母被迫承受著不可逆轉的悲劇,面對痛苦的今天和明天。中共奪走了幾千萬中國人的生命,還在繼續摧毀著十幾億中國人民的希望,它還有何臉面繼續宣揚「偉光正」,高呼「黨的領導」?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