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7月20日訊】黃河全長約5464公里,流域面積約752443平方公里,是天下第五大長河,中國第二長河;長江全長約6300公里,是天下第三長河,亞洲第一長河。黃河與長江之間流傳着一段鮮為人知的神話故事。

遠古時,在須彌山外的青澗洞里,住着青黃二條孿生龍,它們嫉惡如仇,常常與那作惡人間的東海之濱的「魍魎」作戰。

有一年,人間大旱,山神土地紛紛告急天界,如來佛知道兩條龍深諳人間世道,便差青黃二龍來到人間。

不久,青黃二龍便查知,原來是「魍魎」二妖又在人間作怪,它讓魔子魔孫分散到人間,到處放火。又使魔力讓每個人心裏藏一種「癘火」,互相作惡,攪亂人間清涼世界,於是很多人都崇拜它跟隨它。

青黃二龍決心替人類除去惡魔,重整人間正道。他們化裝成二個出家人,以治病療邪為名去除人的惡念心疾。

由於受「魍魎」的毒害,當時的人普遍患了一種叫「魘」的病,只有暗算別人,或做一些損害別人有利自己的事才暫時緩解這種病痛帶來的痛苦。

化裝成和尚的青黃二龍,便讓人們服一些仇砂、珍珠、海澡之類,教人們念一種驅除「癘火」的咒訣,經過這種調治,很多人恢復了良性,解除了痛苦。

一傳十,十傳百,人們奔走相告,三個月後,便有成千上萬的人依此法而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人們也紛紛傳說來了二位活神仙。

居住在東海之濱的「魍魎」,聽說有人破了它們的法術,於是便派手下二員得力幹將,鱷魚精和蛤蟆精來探聽虛實。那蛤蟆精一肚子壞水,詭計多端,它說服頭腦簡單而又兇悍的鱷魚精扮成二個前去療疾的病人,混在一群人裏面來到和尚居住的地方。

已有千年道行的蛤蟆精遠遠望去,在一片樹陰下,兩位和尚頭上放出青黃兩道光,直通太虛,知道對方來頭不小,於是心生一計,它告訴鱷魚精這是倆個小毛神,不必放在心上,讓鱷魚精坐那歇息,它一個人便可以去手到擒來把倆個小毛神抓回去進見主子。

鱷魚精一聽大怒,這便宜不叫你蛤蟆精一個人揀了嗎?於是現了原神,張開鍘刀般的大嘴直撲兩個和尚而來。

兩位和尚早知是兩個妖精來了,也不動聲色,見鱷魚精忽現原神直撲過來,其中一位手中打出一個彈子大小的龍珠,對準鱷魚精,只一下便把它打翻在地。

鱷魚精見識不妙正要翻身逃跑,另一個和尚手一翻,便把它抓個腦漿崩裂。蛤蟆精卻趁此機會駕一陣風急忙跑回東海之濱,告訴「魍魎」是青黃二龍。

「魍魎」大怒,親點魔兵五萬前來挑戰,青黃二龍讓人吩囑所有醫好的人們,隱藏起來千萬不要出來,於是駕雲布陣,在空中迎戰「魍魎」。青黃二龍各施法力,與魔兵大戰了七天七夜。

「魍魎」二妖眼見自己的魔兵越來越少,不甘失敗,於是商量了一個歹毒的主意,「魍魎」二妖各施魔法招集所有死心踏地跟隨它們的人,由自已駕馭分南北排成兩條長蛇陣。

遠遠望去妖霧繚繞,像盤踞在大地上的兩條滾滾噴火的巨龍,緩緩向中間擠來,所過之處,萬物皆為焦土,要把青黃二龍和掙脫它控制的人一齊滅掉。

青黃二龍已經和魔兵苦戰幾天幾夜,身疲力竭,當他們看到「魍魎」妄圖毀掉自己救出的人時,決心保護他們。於是他們不顧安危,化成青黃兩條冰涼的大河,分別迎着兩條火龍而去。

當它們與「火龍」接觸時,死心踏地的人與魔子魔孫紛紛被巨大的旋渦捲入河中,又經過三天三夜,終於把兩條「火龍」趕出一千多里外,用他們巨大的身軀漸漸地把「火龍」壓在身體之下。

最後,兩條龍傷失了元氣,漸漸嵌入地下,形成了現在的長江與黃河。

直到今天,長江和黃河兩岸的炎黃子孫,仍靠兩條大江大河養育生生不息地繁衍着。

有民間高人說,共產黨及其黨魁毛周鄧江,即是當年「魍魎」與二龍大戰時漏網逃走的魔爪,現在橫斷長江和黃河截流,就是來報當年一劍之仇的。是也非也!請君自辨吧!

(責任編輯:文馨)

——轉自《正見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