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6月14日訊】習近平上台後,對中共中央警衞局(中警局)進行數次大清洗。據港媒此前披露,原中辦主任令計劃落馬前後,中警局有人對習近平圖謀不軌,但習當局搶先下手。最驚險的一次,當屬中警局正副局長曹清和王慶被同時繳械調職。據稱,那次公開場合的繳械事件,氣氛格外緊張。

3年前的中共兩會前後,海外媒體熱傳中央警衞局有人竟欲「政變」,但被習近平當局搶先一步下手,隨後,傳出中央警衞局局長曹清和副局長王慶雙雙被調職的消息。

據中共軍中知情者對外媒爆料,2015年的兩會前,中警局召開的一次全體營級以上官員參與的會議上,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栗戰書和副主任(兼習近平辦公室主任)丁薛祥進入會場。

兩人代表中共中央軍委宣布命令:中警局局長曹清調任中共北京軍區副政委,副局長王慶調任中共軍隊信息工程大學副校長。

上述知情者稱,現場氣氛緊張,曹清、王慶被要求立即交出配槍和鑰匙,門外有車,兩人被命令乘車立即到各自新單位報到,就這樣兩人甚至都沒有機會回到各自辦公室收拾物品,就被帶離了中共中央警衞局。

隨後,又有媒體稱,王慶名義上是調任河南鄭州中共軍隊信息工程大學,但他還沒有離開北京時,就被中央軍委紀委的人直接帶走,到一個神秘的地方接受審查。

報導稱,王慶的問題涉前「大內總管」令計劃,二人私交甚密,是令計劃在中央警衞局中最鐵桿和有實權的副局長,也是車禍中幫令計劃召集部隊前往現場的人。

法拉利事件中,令計劃的兒子令谷死亡,令計劃認為是政治謀殺,堅持不同意兒子屍體火化,並以中辦主任、中央警衞局政委的名義,派王慶調查事件。

消息指,當局對王慶的審查,由當年他領隊介入車禍現場開始,然後到他和令計劃的個人關係。

王慶交待了他早年從公安部保衞局局長位上,受令計劃賞識,調入中央警衞局,由公安警察編製進入軍隊編製,最後被授少將軍銜,因此認為令計劃對他有恩,總以報恩的心態,聽命於令,成為令計劃的馬仔。

另有爆料稱,王慶負責為令計劃控制警衞局與供應處,監視常委行蹤,特別是監視習近平的動向。

爆料稱,王慶與令計劃交往甚密,是令的死黨。當局在決定調查令計劃後,有關部門在監聽與令計劃有關的通訊往來中截獲的訊息,發現王慶同情令計劃,對習近平、王岐山不滿,已隱露殺機。

於是把這危險的苗頭被呈報到中辦主任、中央警衞局政委栗戰書手上,促使北京當局下決心對中央警衞局進行大清洗。

2016年,有香港雜誌披露,王慶2015年7月被責令複員,2016年1月初,王慶持假名護照準備出逃,結果在海關被逮捕,在其住宅抄查到手槍9支、子彈2千多發、人民幣現鈔近2千萬元,美元80萬元。

中警局95%的官員被清洗出局

報導還稱,習近平掌握黨政軍大權後,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對中央警衞局進行了大清洗,原中警局95%的官員先後被撤換或調離、轉業。

據悉,中共中央警衞局(中警局),全稱中共中央辦公廳警衞局即總參謀部警衞局,負責中共最高領導層的安全保衞,被列入公安部序列又稱公安部九局,屬於中共軍隊的編製。

中警局人員總共逾4200人,分編為10個大隊。大隊隸屬團級,下分5個分隊。習近平下令改組中警局後,當局採取了分期、分批,撤換調防、專業等形式,對中警局進行了大清洗。

被撤換的中警局官兵得到了一次性特撥補足,從30萬元人民幣到200萬元人民幣不等。但被撤換的官兵都必須立下三條軍令,並被警告,如有違反,一律視情節移交軍事檢察院查辦。

上述撤換、調防、轉業的事務是由中辦主任栗戰書和副主任丁薛祥主持完成的。在對中警局進行人事大清洗的過程中,栗、丁二人在中警局的各級領導崗位換上了習近平信得過的人。隨後中警局局長換為曾多年擔任習貼身侍衞的王少軍。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