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北京和世界其他國家是否願意承認,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上任後針對北京、朝鮮、敘利亞的強硬政策,正在引發連帶效應。且不說在朝鮮無核化問題上,西方盟國紛紛予以支持,也不說美國去年就敘利亞化武襲擊發射導彈後收到眾多盟友的感謝電話,乃至今年變成了「讓我們一起解決問題」的回應,英法加入攻擊敘利亞的陣營,更不說北約國家在川普的敦促下,相繼增加國防預算,我們單說在對華貿易問題上,川普的帶有彈性的高壓政策,也正在使西方政界、商界的態度發生變化。

比如5月19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她將在本週的再度訪華期間,與中方討論互惠市場准入等貿易問題及知識產權問題。據路透社報道,德國公司多年來一直在抱怨中共的市場壁壘以及盜竊知識產權等問題。而這些問題正是北京當年加入世貿所承諾但迄今沒有兌現的,也是歐美所面臨的共同問題,同樣是川普施壓北京的原因所在。

根據中美最新發布的經貿磋商聯合聲明,北京不僅同意大幅減少中美貿易順差,允諾加大採購美國農產品與能源產品,而且還同意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加強合作,中方將推動修改這方面的相關法律和法規,包括專利法。雙方還同意鼓勵雙向投資,努力創造公平競爭環境。

顯然,默克爾希望與北京溝通的幾方面問題,北京已經在中美聲明中表了態,換言之,北京如果做個順水人情,還會將近似的表述傳遞給默克爾。從某個角度上說,默克爾如果會談順利,應該是借了川普的光。

德國媒體《法蘭克福匯報》早在3月在川普擬向中國進口徵收關稅後,曾發表了一篇題為「與華盛頓並肩作戰」的文章,呼籲歐盟應避免激化與美國的貿易爭端,而是與川普並肩作戰,共同對抗中共的不公平貿易手段。德國《商報》在「面對貿易摩擦,歐洲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社論中,也指出「川普的分析並沒有錯:北京一再高調宣稱要開放市場,但是實際上卻幾乎毫無改變。歐盟一直在要求機會對等。只要中國不改善在華外企的待遇,歐洲人也可以給中資企業在歐業務增加些阻力。」可以說,默克爾此番到訪北京的議題一方面順應了德國公司的要求,一方面也是川普效應使然。

至於先於默克爾到訪北京的英國首相梅姨和法國總統馬克龍,雖然表達了與北京加強經貿合作的願望,但對北京大力推行的「一帶一路」計劃提出了質疑,沒有為其背書。馬克龍還公開批評歐洲國家過於親華,德國外長加布里爾也曾公開指責中共挑戰西方世界的現有秩序。

而針對中共對澳洲和新西蘭的滲透,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公開稱「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並制定了防干涉新法案,新西蘭則提高了中國人申請投資移民的拒簽率。

4月中旬,歐盟27個國家駐北京大使則聯合撰寫報告,指責中共想要塑造全球化來滿足自己的利益,其推行的「一帶一路」計劃破壞自由貿易,不僅使中國企業獲得優勢,而且藉此分裂歐盟。這份不同尋常的報告是歐盟為7月份中歐峰會準備的一部分,歐盟的立場使得北京的企圖的實現並非易事。

此外,自4月16日開始,中國鋼鐵、鋁及相關鋼鐵製品接連遭遇台灣、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反傾銷反補貼(「雙反」)調查,而墨西哥、哥倫比亞、巴西等國也均在3月份對中國相關鋼鐵產品發起「雙反」調查,這應該也是川普3月1日宣布將對鋼鐵和鋁產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全球性關稅的效應,上述國家目的都是為了獲得美國的關稅豁免。

無疑,與北京相比,歐盟、澳大利亞與美國擁有更為相同的價值觀,所追求的自由貿易理念也更為相近。誠如德國媒體所言,如果美歐加強合作,北京的選項必將越來越少,因為美歐這兩大經濟體對中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果說川普的強硬讓西方的領導人們對華態度發生主動或被動的變化,並正在通過其言行向外界傳遞,那麼西方商界則更主要是用腳傳遞自己的態度。

據中共官方3月公布的數據,目前中國外資占進出口總額50%,占工業比重近25%,占稅收比重20%,還為中國貢獻了10%的就業機會。然而,令北京頗為擔心的是,這些對中國做出巨大貢獻的外企正在悄悄離開中國。

4月27日,韓國科技巨頭三星電子關閉了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而三星自2012年以來,在越南的投資總額已達173億美元,創造了14萬個工作機會。外界估計,隨著三星的出走,大陸至少有10萬及以上直接崗位的流失,因為其供應鏈也隨之倒閉。

而此前,松下、夏普、東芝、飛利普、索尼、霍尼韋爾安防、希捷、蘋果都已經加大撤退的力度。蘋果CEO庫克2016年訪印時,曾表示將全部蘋果產線遷移到印度。隨後,富士康宣布砸百億在印度建百萬人工廠。另外,今年年初,蘋果公司為了因應川普的減稅計劃,宣布將啟動5年300億美元的投資計劃,富士康也隨之宣布將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設廠,投資金額達100億美元。

大陸微信公眾號「環球冷眼」曾發文,以深圳為例,講述了外資和實業撤退的多重原因,包括產業升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導致地價上揚,企業用工成本提升,綜合稅率居高不下等,1.5萬家企業因此遷出深圳。除此而外,中共內部對外資知識產權的傾軋,其要求外企開放諸多條件,使用盜竊、限制股權、在政策上黑箱操作等方法轉移外資收為己用等,也是外企離開的原因之一。

令人不寒而慄的是,剛剛網上有一篇文章稱,作為外資進入中國的橋頭堡,也是中國的外企總部聚集地的上海,2017年利用外資規模170億美元,較峰值年份2016年的185億美元下降了8.1%。今年1季度這種下降趨勢仍在繼續,利用外資規模37億美元,較2017年同期減少2.2%。問題的關鍵在於,外資企業不再願意投資在上海的固定資產領域了,而引發下降的原因在於外企到位資金只有7千萬,同比降幅高達90.9%。這在傳遞什麼信號,中南海應該懂的。

中國出現今日之狀況,中國人當知道這是信奉邪靈、自私自利、以戕害中國人為己任的中共一手造成的。狂妄自大和壞事干絕的中共末日的號角已經吹響,川普效應也是與之對應的人間天象,而這對飽受苦難的中國人而言是真正的福音。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