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10日訊】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多個省份傳達中辦文件,狠批被稱為中共「網絡沙皇」的網信辦前主任魯煒,定性其為「政治安全隱患」。8日,青海省委會擴大會議上傳達的中辦文件中,魯煒的懺悔書《我的懺悔》首次曝光。

5月9日,中共青海省機關報《青海日報》報導,在8日的青海省委常委會擴大會議上,青海省委書記、省長王建軍通報了魯煒《我的懺悔》,以魯煒嚴重違紀案件為反面典型,開展警示教育。

這是魯煒「懺悔書」首次被官方提及,但會議沒有提及具體內容。

會議還稱,中共十九大以後,中央查處魯煒案件,清除了危害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隱患,是完全正確及時的。

在此之前,廣東、黑龍江、寧夏、山東、安徽、廣東、江西、浙江、吉林等省份,也都曾召開省委常委會,傳達中辦關於魯煒案件的通報文件,各省均表態要汲取魯煒案教訓,開展警示教育。同時聲稱,中央查處魯煒案,清除了危害政治安全的隱患。

類似於官場對魯煒的這種描述,還出現在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孫政才6人的案件中。

去年9月,大陸官方宣傳習近平執政5年「成就展」中,周永康、薄熙來等6隻國級大老虎同框出鏡。圖說中提到,中央嚴肅查處6人的嚴重違紀案件,懲治了政治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分子,消除了重大政治隱患。

而「消除重大政治隱患」所定性的事件通常是對政變奪權的解讀。

此前,官方多次點名評論周永康、薄熙來等6虎,在黨內位高權重,既巨貪又巨腐,他們涉及的案件是「陰謀篡黨奪權」,「令人不寒而慄、觸目驚心」。

此次,中共中辦文件對魯煒案的新表述,使用了「清除了危害政治安全的隱患」之說。分析認為,除了可以比擬孫政才、周永康等6人的「消除重大政治隱患」外,或意味着魯煒捲入了反習勢力,甚至有可能涉及到「陰謀篡黨奪權」。

法廣5月8日分析說,多省提及查處魯煒案「清除了政治安全隱患」。有點把魯煒比作是毛當年形容的「黨內赫魯曉夫」,也就是說相當於劉少奇、林彪一個級別的,可見問題嚴重。

報導說,同時多省省委書記費盡心機,各出奇招,說白了就是一個對習中央「講忠誠」的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8歲的魯煒出身於中宣系統,曾長期在新華社任職,2011年調任北京市委宣傳部長,2013年改任網信辦主任,後兼任中宣部副部長。被視為大陸「互聯網大總管」、「網絡沙皇」。

2017年11月,時任中宣部副部長的魯煒,因涉嫌嚴重違紀被審查。2018年2月,魯煒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中紀委通報稱,魯煒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干擾中央巡視,野心膨脹,公器私用,不擇手段為個人造勢,品行惡劣、匿名誣告他人,拉幫結派、搞「小圈子」等。

網信辦稱,魯煒是一個典型的「兩面人」。陸媒稱,魯煒是被中央定性用詞「最狠」的大老虎。

港媒透露,魯煒在新華社任職期間,涉及參與「人奶宴」等多項貪腐醜聞,而魯煒落馬的主要原因,被批是「政治腐敗」,更為嚴重的是,魯煒被舉報「反憲政」、支持貪官搞謀殺等等。

魯煒所主管的領域發生過「政治大案」。2016年兩會時期突發的「倒習公開信」,據說,被定性為「頭號政治大案」。當時刊登這封信的新疆官網無界新聞,正是隸屬中央網信辦系統的網媒,作為網絡總管,魯煒該管的沒管住,事發後還推卸責任。

魯煒被指是江派前常委劉雲山扶植的心腹。有港媒稱,魯煒和劉雲山都是出身於新華社系統,劉雲山對魯煒有提攜之恩,尤其是劉雲山升任政治局常委後,魯煒得以晉陞中宣部副部長兼任外宣辦主任、網信辦主任,主要是劉雲山運作的結果。

而網信辦的很多極左的命令,大多來自中宣部。中共中宣部長期被江派要員掌控。魯煒去年落馬,則被認為是主管意識形態的江派劉雲山,與習近平之間雙方激鬥的結果。

(記者李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