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遠理先生的《那些本不該消失的生命》,發表於大陸雜誌《雨花》2005年第5期上,但我至今才讀到。讀完文章,讓人除了震驚,還有一種無以名狀的悲憤。

一支200多名新兵組成的中共部隊在野營拉練途中遭遇狼群跟踪。因連指導員要堅持發揚所謂的毛澤東思想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拒絕當地嚮導立即西渡黃河甩掉狼群的建議。在部隊極度疲勞,又無子彈的情況下,被不斷聚集的狼群分割、包圍,最終導致66名新兵被狼群啃食,現場慘不忍睹。

作者馮遠理在《那些本不該消失的生命》中,詳細回顧了30多年前那場慘烈的「人狼大戰」,以下是節選:

1970年3月,青藏高原仍然是春寒料峭。這時,從青海貴德縣走出一支隊伍。

這是一支由來自江浙兩省的200多名新兵組成的部隊,他們要遠去貴南進而西渡黃河進行野營拉練。這一天,部隊準備在一片叫做老虎坡的荒無人煙的山嶺附近宿營。

離老虎坡還有三里地時,天已經快黑了,走了一天的戰士們已經筋疲力盡。

就在這時,一個新兵突然發現對面山坡上有幾隻狼,在悄悄地尾隨著隊伍前進。隨著天色漸漸變暗,狼的數量也不斷增多。不時有幾隻狼仰天嗥叫,恐怖的叫聲在山間迴響,不知不覺間狼的數量已經增加到四五十隻,並且還在不斷增加中。

這時,嚮導——一個當地出生的牧民,快步跑到連長跟前,問戰士們槍裡有多少子彈。連長告訴他,這些都是新兵,從來沒有打過槍,槍裡一發子彈也沒有。

聽了這話,嚮導的臉色大變。他說,這樣走下去,只怕兇多吉少,這些狼能把方圓幾里以內的狼都招過來。他因而建議:改變路線,西渡黃河,因為狼是以河為界的,大河東西兩岸的狼各有自己的勢力範圍,互不來往。

經過研究,指導員堅決不同意西渡黃河,他的理由是,革命戰士就應該一不怕死、二不怕苦,逢山開路,遇河架橋,怎能被幾隻狼嚇倒。因而決定,天黑之前必須以急行軍的速度趕到老虎坡。

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狼已經聚集了幾百隻。他們先在部隊必經的大路上,把隊伍攔住。不得已,大隊人馬只好走山口小路,而這正是狼所要達到的目的。

在一排走出山口後,三路狼一下就完成對200多人的包圍,一路截斷山口的出口,一路堵在山口的入口,第三路完成了對一排的包圍。這樣就把一排和二、三、四排完全隔離,為把一排吃掉創造了條件。

事後證明,狼的部署完全成功。在二、三、四排和狼僵持的同時,一排62名戰士除4人屍體是完整的外,其餘都被狼啃得慘不忍睹,破碎的內臟到處都是,很多人只剩下一副骨架。

空氣中瀰漫著血腥的氣味,連同嚮導和二排的4名官兵在內,這次共有67人遇難。

作者最後說:「我原以為這件慘痛事件的發生,無論如何都要嚴肅處理幾個幹部。看完了處理結果,我實在無話可說。在資料上,我沒有看到任何對指導員、連長處理的意見,連長10年後升為團長。」

1970年:新兵一次被狼吃掉66人,該是一件多麼令人震驚的大事,然而,事情發生近40年後外界竟然才知道!

──轉自《阿波羅新聞網》

(責任編輯:劉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