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3月22日訊】【世事關心】(462)伯克利訴訟案 新言論自由運動的開端?

蕭茗(Host/ Simone Gao):「當暴亂在馬丁·路德·金中心外發生後,現場執勤的SRT 警員明明看到有人被毆打,但是卻躲在大樓的玻璃門後熟視無睹。這種現象不可能是工作中的疏忽大意,而是有意不作為,是這樣嗎?」

William J. Backer Jr(Freedom X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總裁):「不錯, 他們是故意按兵不動。警方的現場指揮官告訴下屬什麼都不用做,他們要躲進馬丁·路德·金中心大樓,但是卻不讓其他任何人進來。」

Shawn Steel(Shawn Steel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CEO):「誰告訴他們後退的?是政客們,市長、市議會議員、加州大學校長。我們之所以了解是因為警方通知了我們。」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是始於60年代的「言論自由運動」的發源地,諷刺的是當初那個曾經推動言論自由運動的理念,今天正在阻礙言論自由。

William J. Backer, Jr.(Freedom X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總裁):「一個靠稅款運作的政府部門,居然為暴徒撐腰剝奪他人言論自由,這是違反憲法的,這就是這裡發生的事情。」

蕭茗(Host/ 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2017年2月1日,一群左翼的抗議者衝擊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校園,迫使一位保守派政治言論評論員的演講被取消。抗議人群毆打了一些學生,造成了10萬美元的財產損失。2018年1月11日受害人中的四位起訴了伯克利分校及其警察局,還有伯克利市政府,罪名是造成原告個人傷害和涉嫌違反憲法第一和第十四修正案。這是因為同一事件而導致的第三起訴訟。那麼這些抗議者是誰?事件的深層社會基礎是什麼?這場訴訟會開啟一個新的言論自由運動嗎?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來探討。

2017年2月1日的晚上,保守派活動家Milo Yiannopoulos 本來要在伯克利分校講演,但是在原定開始時間前2小時,現場出現了暴動……

KPIX 5 News 視頻:「我們看見蒙面的黑衣人群在使用武力,他們幾分鐘之前才出現,完全改變了示威活動的基調,本來是和平示威,現在演變成了對抗和衝突。現在我們看見蒙面的黑衣人帶領著抗議者開始向著馬丁·路德·金學生活動中心行進……」

在這之後不久演講就取消了。但是取消演講並沒有阻止暴力的升級。現場抗議者遠遠多過想參加Milo 演講的學生。這些學生成了抗議者施暴的目標。受害者有John Jennings 、Trevor Hatch、Donald Fletcher 和 Katrina Redelsheimer 。

受害者:「我認為一個男的用棍子打了我丈夫,有人打我的頭和背……」

Katrina 一家在事件之後搬離了加州。一年之後,他們中的四人起訴伯克利分校及下屬警局。

William J. Becker, Jr. 自由X律師事務所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和Shawn Steel,Shawn Steel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和總裁,代表這四位受害人起訴了伯克利分校及下屬警局、伯克利市政府和另外兩人。指控被告給他們造成了人身傷害,違反了保障言論自由的憲法第一修正案,和規定平等法律保護權的第十四修正案,還指責被告未能通過行使職權保護他們,反而導致他們受到更多傷害。一個例子是,衝突最激烈的時候,伯克利校方和警隊為了自保撤出了馬丁·路德·金中心外的Sproul 廣場,聽任歹徒對留在廣場上的人群施暴,警隊還設立路障封鎖了廣場出口,讓人群成了暴徒的活靶子。

蕭茗(Host/ Simone Gao):「你訴訟狀裡也有這些。暴力在MLK 中心外發生後,特別反應警隊的警員眼看著有人被毆打,但是卻隔著玻璃門熟視無睹,他們看著有人被踢臉、被噴辣椒水、被棍子打,人們敲打玻璃門喊著『救命』。這種不作為不是疏忽大意,而是故意的,是這樣嗎?」

William J. Backer, Jr.(Freedom X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總裁):「是,他們故意按兵不動,負責的指揮官告訴下屬什麼都不許做,他們要躲入MLK 中心卻不讓其他任何人進來。後來他們的確對受害者關上了大門,不讓他們進入MLK 中心避難,這顯然是蓄意而為。然而他們的其它做法也造成了危險的局勢,導致了本訴訟中的傷害。請注意,他們最初計劃調動多個內部執法單位,加州大學系統的互助執法機構來抗衡將要出現的大規模示威者。現場警力足以預防人身傷害和財產損失,他們為什麼無所作為。我們的理解是他們在示威現場進行了風險評估,結論是,對於校方而言動用警員干預的成本要高於暴徒行惡可能造成的損失,現場的風險評估導致他們改變了計劃,這是我們目前的理解,我們將在訴訟印證這是否屬實,整個事件看起來就是這樣。」

蕭茗(Host/ Simone Gao):「我想問『錢』是否是這麼做的唯一原因?」

William J. Backer, Jr.(Freedom X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總裁):「不,當然不,錢不是唯一的原因。他們受許多因素的驅使,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這是一個非常支持社會正義,並且熱衷推進這一事業的大學。在這種情況下,極左激進組織反法西斯運動Antifa ,不擇手段組織(By Any Means Necessary)和類似團體,都積極推動社會正義,這是這所大學所認同和鼓勵的。因此不與他們對抗並默許他們佔領Sproul 廣場,也是為了在當晚透露出一個訊息,表示認同對方的理念。」

Shawn Steel(Shawn Steel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CEO):「我們的訴訟不僅針對伯克利市府和警方,而且也針對加州大學的校警,所以有兩個警察部門被起訴,他們被派來保護演講,並保護來聽演講的人員和學生,但當騷亂的苗頭剛一出現,他們就撤退了。是誰叫他們撤退呢?是政治家、市長、市議會成員和加州大學校長,我們知道這一點,因為警方已經私下與我們聯繫,他們知道我們正在起訴他們,他們嚇壞了,他們十分愧疚聽從了上級的指示,沒能保護無辜學生。」

根據投訴,在事後舉行的伯克利分校警方的通報上,當有人指責校警不保護公眾時,UCPD 的DeCloulode 警督說:「被毆打的人是活該,他們自找的,我才不操心。」

我們接下來要介紹這些抗議者都是什麼人?為何伯克利分校及周邊社區同情他們,他們的理念是什麼?敬請關注。

Milo Yiannopoulos ( political commentator author):「當時我在伯克利準備做一個尋常的演講,和我通常在大學裡辦的演講一樣。我們原來得到消息說他們『Antifa』 試圖鬧事。之後不久我們突然聽說,舉辦演講的那棟樓起火了,還有人在外面打砸,原來是一夥大約200人的武裝暴徒。惡棍們裝備精良、組織嚴密,已經準備好要大打出手。他們向建築物側面投擲燃燒彈,就像打仗攻堅一樣,而警方被命令後撤。」

這些暴力肇事者是黑衣幫,如Antifa (反法西斯運動)和BAMN (不擇手段組織)。黑衣幫泛指穿黑衣戴黑面具的抗議者群體,為的是不讓警方輕易識別,他們往往與無政府主義組織有關聯。Antifa (反法西斯運動)和BAMN (不擇手段組織)是兩個最常見的黑衣幫團伙, Antifa (反法西斯運動)出現於20世紀20年代的義大利,是法西斯主義和馬克思主義衝突的產物。蘇聯紅軍領導人Leon Trotsky 成立了第一個Antifa 式的團體,用它來鎮壓那些反共人士。

Shawn Steel(Shawn Steel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CEO):「在20世紀20年代,納粹分子和共產黨人經常當街鬥毆,這是一種街頭鬥毆文化,納粹們早上起來穿上皮夾克、帶上幾根棒子、穿上鋼頭靴子就出去了,碰到共產黨人就揍他們一頓,共產黨人也會做同樣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1933年,在希特勒摧毀了Antiffa 後不久,前Antifa 的許多成員迅速倒戈加入納粹,兩個以前對立的組織怎麼會迅速融合呢?

Steve Deace (CRTV 主持人專欄作家):「Antifa 成員轉頭納粹黨事基於共同的理念、共同的構想,他們有著完全相同的謀略,唯一的區別是那一派掌權。所以既然納粹最終贏得了這場意志之戰,那麼對於失敗的Antifa 成員來說,不如歸順對方。」

納粹分子和Antifa 成員確實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堅持使用暴力來達到他們的目的。

Shawn Steel(Shawn Steel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CEO):「美國從未有過街頭鬥毆文化,這種文化是大批年輕人睡醒就想揍人。但是在1995年舉行的西雅圖國際會議時,它開始像癌症一樣侵蝕美國,突然冒出來的一夥無政府主義者,開始砸玻璃窗、到處搞破壞、聲稱是在反對全球化,沒人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憤怒。最糟糕的是他們打砸了星巴克,這讓我非常惱火,這夥人有了一個新的名字,他們開始稱自己為Antifa(反法西斯運動)。」

在川普競選總統期間Antifa 變得人氣更旺了,他們在大學校園裡頻頻出現,例如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這並不奇怪。伯克利是 60年代言論自由運動的發源地,言論自由運動最初受新左派的影響,新左派中有很大一部分傾向於接受傳統模式的馬克思主義,如新共產主義運動,新共產主義運動又是怎麼產生的呢?它從中國的毛澤東思想中得到啟發,毛澤東的標誌性政治遺產之一是十年文化大革命,這場革命毀滅了中國絕大部分傳統文化,並將數以百萬計的年輕人和知識分子下放農村進行所謂「再教育」。

蕭茗(Host/ Simone Gao):然而,事情的關鍵並不在於自從60年代的言論自由運動以來伯克利分校變得如何左傾或親共,Bill Becker 先生點明事情的關鍵在於,在這次事件中,伯克利分校及其校警部門、還有伯克利市政府,違反了美國憲法。

William J. Backer, Jr.(Freedom X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總裁):「保守派只是來聽自己人的演講,他們不是要搗亂,他們在行使集會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權利,不是嗎?而且他們採用了和平的方式。左派團體也可以用同樣平和的方式示威來行使自己的言論自由權,他們可以申請許可參加和平集會,這樣就可以避免有人來搗亂。如果是這樣,雙方都實現了自己憲法賦予的權利。實際情況是,暴徒無視保守派人士的言論自由權,他們就是不讓人講話,這些人跳出來反倒拿言論自由當藉口,聲稱對保守派理念的抗議,是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權的一部分。然而,行使言論自由權是有限度的,使用暴力、打砸搶、妨害他人合法權利,絕對不屬於憲法保護的範疇。他們錯誤的認為自己有權跑出來通過打人或者不讓對方講話來宣示理念,這就是所謂針對搗亂份子的否決權,但是這種觀點是違憲的,事情就是這樣。」

這是否預示著新言論自由運動的開始?下節繼續探討。

在2018年2月10日,保守派組織愛國祈禱會受華盛頓大學之邀,在一個集會上發表演講,最初校方要求參加集會的保守派學生組織支付1萬7千美元保安費,然而Bill Backer 的自由X法律事務所,把校方告上了聯邦法院,成功打掉了這一要求,其它學校也發生了類似的事件。加州大學美喜德分校把Ben Shapiro 演講的保安費,從1萬7千美元降至1千6百美元,Milo Yiannopoulos 在伯克利事件發生後轉到了加州州立大學Fullerton 分校,靠著Shawn Steel 和同事們提供法律援助,於去年10月成功舉辦了一場有8百名學生參加的演講,律師們通過與校方、市長、和警員磋商,沒有額外交安保費就辦成了這件事。

Shawn Steel(Shawn Steel 法律事務所創始人兼CEO):「這件事給我們很大的啟發,不只是啟發了我和Bill , 因為我們也一直在學習,這對於我們來說是新的法律領域,同時對保守派學生們也是一次正面經驗,他們也在學習如何與當權派抗爭,如何與體制抗爭,並戰勝體制。」

1月25日,美國司法部發布了一份一項聲明,支持伯克利訴訟案中的學生,認為他們的訴訟充分證明,校方限制言論自由中違反了憲法第一修正案。司法部副部長Rachel Brand 也在聲明中提出:公立大學侵犯學生憲法所賦予的權利,我們司法部不會坐視不管。

在今天的美國大學校園裡,反川普的抗議者常在示威時佔據上風,特別是當他們人多勢眾舉著巨型橫幅喊著整齊的口號時,可是保守派一方仍堅持著他們的立場。

Joe Gibson(Patriot Prayer運動發起人):「馬丁·路德·金深信這個道理,他就是這樣做的,馬丁·路德·金就會徑直走進那家餐廳,每次都是如此,白人種族主義還不讓黑人進入某些公園、某些場所,但黑人們照去不誤,哪怕被打、被仇視,他們將自己的經歷搬上螢幕,讓全世界人都看到在發生什麼,這也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

蕭茗(Host/ Simone Gao):馬丁·路德·金並沒有想到,半個世紀之後一群白人繼承了他的意志,開啟了新的一輪言論自由運動。《世事關心》將追蹤報導這個運動的後續發展。這期節目就到這了,感謝您的收看。我是蕭茗,我們下週再見。

Producer: Simone Gao
Writer: Simone Gao, Jess Beatty, Xiaofeng Zhang,
Michelle Wan, Guiru Zhang
Editors: Bonnie Yu
Camera: Eric Zhang
Translation: Xiaofeng Zhang, Guiru Zhang, Frank Yue
Transcription: Jess Beatty
Special Effects: 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 Hongli Xu, Merry Jiang

Feedback: ssgx@ntdtv.com
Host accessories are sponsored by Yun Boutique

New Tang Dynasty Television
March, 2018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週二:21:30
週三: 2:30
週六: 9:30

美西: 週二:21:30
週六:12:30
週日: 9:30

舊金山: 週二:22:00
週六:12:30
週日: 9:30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