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22日訊】【今日點擊】(3083-1)

提要
孫政才邊腐邊升 用人失察須追究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中國的傳統的文化中都,我能理解到的這種生命文化,在還能留下來的一些古書中其實都有,都有非常清晰的描述。而且他,因為寫書的人,他能夠站在一個生命的角度去認識的話,那生命之間的不同,就表現得淋漓盡致。但是在今天中國社會的環境中,在大概四、五代人吧,應該是,特別是文化大革命之後出生的人,也就是那麼講吧, 60歲往下,這有三代人,一般的可以有三代人,那受中共黨文化的影響太深刻了。

即使很多文人學者,即使讀過很多書的人,他的生命基點,就是他的,你可以叫三關啦,他的三關的基點都是在人的層面上。

我覺得最感觸的就是,在今年春晚的時候,它要拿出,國內要拿出封禪大典。那封禪大典呢它主要是在泰山啦,可是所有在政治評論當中,絕大多數的人都直接講說習近平要做皇帝,這是他的說法,習近平要做皇帝。那我覺得這都是很荒謬的事情,這個是很荒謬的事。做皇帝,當封禪大典用在做皇帝上本身上,就是對共產黨直接的一種衝突和否定。封禪大典叫君權神授,這是今天人們所說的。

其實封禪大典最關鍵的問題,是皇帝跪下來磕頭拜天敬地。也就變成了他承認在這天地中,他不是老大。那共產黨不是,共產黨的道理是說自己是老大,對不對。共產黨教育每一個人的黨文化中的無神論和進化論,同樣是把自己當成老大。它是一個以肉身為基層,為層面的一個人的表達。

所以在現實環境中呢,我個人的說法就是說2018,2018的瞠目結舌的原因,是因為太多的人已經失去了生命的認識,所以當發生事情之後,他已經沒有能力認識了,他也就瞠目結舌了。大年三十的時候,我們知道國內砍了兩個人,一個是魯煒,一個是孫政才。那魯煒討論得比較多,大家我看討論的方式也比較多,原因就是他吃人奶來的,我以為原因就是他是吃人奶來的,所以大家就感興趣了。

孫政才呢送交司法,但是他的罪名只有一個,就是違紀,都不在違法中,而違法只有受賄。但是香港的東方日報,在當天寫了一篇評論。這東方日報我跟大家解釋過,東方日報呢有著它一些背景的原因,就是它一定給中紀委在反腐中的很多事情呢進行背書,所以當時大年三十這天寫了一篇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孫政才邊腐敗邊升職,用人失察須追究。這是很直接了當,我們在評論中幾乎很多人評論,也在評論這一點。

為甚麼他,這是從他在順義縣做縣長的時候,縣委書記的時候,追查他的受賄是從那時候來的。而那是,他挺快的,那時候2003年,2002年2003年,現在2018年,他拿下來是2017年。他只用了15年的時間,從一個縣委書記、縣長,到成為了中共黨的接班人,那相當快了,這是相當快。所以這種快速的和走滿了背景的,走滿了整個中共黨的系統中他的應該走的部門。他做過農業部長對吧,從北京市的市委,北京市的副市長,轉到農業部長,從農業部長再轉到吉林省任省委書記,然後再到重慶任重慶市委書記。

他的仕途是豐滿的,習近平都沒有他豐滿,習近平只在地方為官,沒在部委裡任職,這是它中共培養接班人的仕途上的缺憾,所以表明習近平是漁翁得利者。而他的漁翁得利呢,卻成為了提拔他的人的致命的,被打擊的一個原因。槍手必死在槍下,所以誰提拔的習近平,就是今天習近平的敵人曾慶紅。那其實孫政才是一樣的,也是曾慶紅的。然後它就列舉了整個孫政才的罪名,緊接著就提到說,從廳級官員到中共十八大晉升為政治局委員,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路貪腐一路升官,每一次貪腐就每一次提升,沒錯。

他賺錢的時候是有一個盤子對不對,那個盤子就說有一伙兒人讓他能掙錢。而他掙錢的這個東西必須有項目,而項目的本身就是比他大的官兒,把這個項目給了他。那比他大的官兒把它這個項目給了他的話,他能給人喝白開水嗎,不可能,所以他擁有這個盤子。他成為縣委書記的時候,北京市的城市的官員的時候,他擁有他手下的盤子,一群人,一個地盤兒,一個事業。但他同時又是另外一個,比他更大的官手裡的盤子當中的一個兵馬,所以這是制度性腐敗,這是一個整體中共官場的一個正常的環境。

所以人們在沒成官的時候拼命罵官,當一旦成為官的時候他立刻就反了,立刻變成了慘無人道。這是,這就是我剛才說,為甚麼很多人不能夠看,那麼對共產黨咬牙切齒但他沒招。你在共產黨的話語權中,換句話說你在共產黨的生命層面中。恨著共產黨, 沒有不恨它的,但離不開它,就這個,沒有不恨它的,但離不開它。妓女、窯子比貨幣出現的時間還早,對吧,那東西傷害人身體,沒錯吧。恨不恨它,又恨又愛。當你站在慾望的利益角度的時候,就這個。

那更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培養對象,如果不是十九大前夕倒閣的話,很可能擠進中共權力核心了,中南海的權力核心。他不用擠進去是這個制度選了他,他還用擠嗎,他根本就不用擠,是別人都輪不上就是他了。但誰一路呵護和提拔?這個文章是有所指的,大年三十對吧,那提拔他的人呵護他的人,是超過政治局。這我剛才說了,把他做為王儲培養的話那一定是王,皇上。

那從時間點上來講,前朝的部分高層難辭其咎,反映出考核官員的組織部門紀檢部門,嚴重失職,用人不明。這話裡說得很特別啦。當初的中組部部長,負責人事的中共黨內最高官員,這是有問題,中組部部長肯定有問題。那紀檢部門那意思就是賀國強有問題,十八大。所以這是它有所指的。用人不明,嚴重失職,邊腐敗邊提升,絕非是因為他善於偽裝,也不是因為他很隱蔽,原因就是他能夠長期隱瞞,是,除非強太后。不對,不是強太后,是整體都是那樣的,官就這麼來的,皇上就這麼當的,接班人就是這麼選的。

邊腐敗邊升是因為他們組織了兩張官網,一張是關係網,小官依附大官;第二張是保護網,即使有人舉報,大官可以保護小官。這不是兩張網,它是相互依存的。所以打到,這裡意思就是,孫政才出事了,你要把大網給扯碎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前年出台了關於嚴防幹部帶病提拔的意見,誰推薦誰負責的問責機制。對於孫政才除了起訴之外,當局應該徹底調查哪些人提拔了他,又是哪些人保護了他。

那如果從這個角度上說,曾慶紅、劉淇、這個賈慶林,這都是直接提拔他的人。

那中組部如果按照說中紀委賀國強,中組部部長我忘了當時是誰,然後主管中組部的主管的具體的官員,那應該是曾慶紅。所以這篇文章劍有所指,在大年三十的時候,意思要他拿出來就是說過完年,應該有人,有更大的官,因為孫政才而出事。

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