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談到多項「成績」,卻沒有提到「反腐」和「依法治國」,這與前幾年新年賀詞不一樣。而習前5年最大的成績就是反腐打虎。這究竟是疏忽,還是有意的回避?這個變化背後折射出什麽問題?今天我們就來分析一下。

首先,可以排除這是措辭疏忽,因為反腐作為幾年來重復頻率極高的說法和幾年來一項最主要的政治舉動,突然不提了,連婉轉的說法也沒有,這在重視細節的新年賀詞場合不合邏輯。

那麽也就是有意回避。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19大以後和進入2018年後反腐打虎仍在進行。十九大後,習近平當局已拿下了5名省部級官員。其中兩名是2018年1月3日和4日拿下的陜西省副省長馮新柱和山東省副省長季緗綺。在12月25日至26日的政治局生活會和27日的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都談到了反腐。尤其27日會議聽取中紀委匯報,研究部署了2018年反腐工作。而1月7日,中紀委官網刊文再次強調了十九大報告所說的,「奪取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據說在一月份將召開的19屆2中全會和3月份兩會上將通過國家監察法,還要建立國家監察委,為反腐敗提供制度依據。

我們看到一個矛盾的現象:習近平新年賀詞中避談反腐,但實際反腐仍在進行。如何解釋這一現象?是不是習19大大權在握後,有意放風要放某些人一馬,達成某種妥協,反腐打虎偃逐漸旗息鼓?

我認為,現在定論習近平要放江派一馬,反腐打虎要偃旗息鼓,還言之過早。至少19大之後打虎的勢頭並未減弱,而且從打虎的頻率、速度和內容看,至今打虎的特征也基本與18大到19大期間相同。據中紀委分析,王岐山時期年初最早拿下的頭虎是1月4日,而2018年拿下的頭虎是1月3日,速度和頻率更快了。除了這些表面的,從已被打下來的5個省部級老虎看,其中有4人皆是海外報導過或追查國際組織通報過的迫害法輪功有責任的官員。另外一人也是江派提拔上來的。這與上一屆18大絕大多數落馬官員屬於江派、有參與迫害背景,這一特征相符合。

所以這裏有兩個可能性:一是策略性的暫時不提,等到中紀委全會和9屆2中全會再詳細出臺;第二個可能性,也就是:習近平在臨門一腳,抓捕首犯江澤民曾慶紅上猶豫不決,但反腐打虎又不能停步,否則後患無窮,因此在進一步決策前言辭上先不說,但行動上不停步。從實質上看,其實這些落馬老虎得到的下場都是做惡事遭到惡報,被反腐打下來只是一種形式。

如果進一步探究,使習近平猶豫不決的最大障礙其實是習近平還放不下對中共的所謂感情,還不能割舍對中共權力的留戀。就江澤民集團的罪行而言,如巨額貪腐罪、大規模殺害民眾包括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政變罪、出賣國土罪等等,對其進行抓捕和判罪是理所應當的,是民意和依法治國所要求的,而且目前證據的采集和法律訴訟程序都基本完成。但江澤民集團的罪行是依靠中共的體制、資源、組織原則等共產黨的邪惡力量才能完成的,清算江澤民集團必然牽涉到中共本身。一旦江澤民集團的罪行被公布,可能直接導致中共的崩潰。因此只要習近平還沒有把人民和國家利益看得高於黨的利益,還沒有真正認識到共產黨的本源和實踐都是邪惡的、都充滿罪惡,還不願拋棄中共,江澤民曾慶紅就有可乘之機,就可以以黨的利益捆綁習近平,迫使習近平住手。

但是,習對江和中共網開一面是非常危險的。第一,一旦中共垮臺,習也將承擔中共和江的罪責;第二,習反腐打江一路有驚無險是因為順應天意民意,一旦保江保共將逆天意民意,兇險接踵而來;第三,江派也絕不會就此放過習。因此,除惡務盡繼續反腐、抓捕江曾、進而拋棄中共,是習近平能化險為夷、重建中華民族大業的唯一出路。

責任編輯:天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