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0月10日訊】公私合營的掠奪行動還沒結束,1955年,中共開始又整肅黨政機關,用「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為理由,按比例、按計劃的抓人殺人,制造出了大量的冤假錯案。

1955年7月-1957年底,中共借清洗暗藏在政府機關、軍隊及學校內部的所謂反革命,在全國發起了大規模的肅反運動

肅反初期,中共鼓動群眾相互揭發,使用誘供、逼供、任意搜查、逮捕、隔離審查等各種手段,製造出無數的所謂「反革命」。據中共史料,1955年冬季到1956年春季,全國已有42萬多人被逼認自己是反革命。

肅反中,中共完全按事先規定的比例和計劃,抓人、殺人。李維民在《1955年肅反擴大化的教訓》一文中披露,當時毛澤東說「反革命份子可能只有5%」,因此,各單位就把5%當做一種指標任務來完成。

1955年8月30號,中央的一份絕密文件中寫道:每一個省抓多少人,多少人中反革命份子比例多少,大約殺多少,都有計劃。如在當時第一次肅反中,事先就擬定出必須打擊的一張數字單,規定北京需要逮捕所謂的反革命5千人,上海7千人,武漢5千人等。

文件還計劃,1955年,全國要抓519,973–537,158人,其中「反革命分子」為216,200–224,240人,佔41.7%。

在55年和56年參加內部肅反運動的各級幹部和公職人員,共有1430萬人,按照5%比例,就要打出71萬個反革命,這個數據還不包括社會上的。

中國知名大律師張思之:「第一次鎮反,毛(澤東)給全國定的指標是1‰到1.5‰,這個就駭人聽聞了,那麼1000個人裏邊你要殺1個,這玩意你受得了嗎這個東西?他有什麼依據呀,一拍腦子就來了,他沒有止境啊,殺人如麻了,不得了的。」

在「湊百分比」完成任務過程中,無數的冤、錯、假案也被制造出來。

湖南人民出版社編輯朱正,在《1957年的夏季》一書中,引述1957年7月18號《人民日報》的一篇社論說:肅反運動已查出定案的反革命有8萬1千多名,自首的有19萬餘名,另有130多萬人弄清楚了各種各樣的政治問題。朱正據此指出,在這一場打擊140多萬幹部和知識份子的肅反運動中,製造的冤假錯案率超過94%。

1957年底許多地區的「肅反運動」並沒有結束,1958年,在毛澤東繼續強化階級鬥爭中,中央要求各地要有計劃有步驟地進一步展開內部「肅反」和社會「鎮反」運動,「肅反大躍進」應運而生。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曾著有《「大躍進」是如何推動的?》一文,其中披露的中共內部秘密檔案講到,1958年3月31號至4月2號,山西領導肅反的「五人小組」在太原召開了「全市肅反工作躍進大會」。會議認為,在全面躍進的形勢下,「肅反」可以找到又好、又快、又省的辦法。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這個是山西的文件,當時肅反動用5人小組,省委它那個文件,肅反大躍進會會議說,肅反工作也必須來一個大躍進,這個調查工作要馬不停蹄,定案工作要人不停筆,要與時間賽跑,早上班、晚下班,犧牲工作日、一天當兩天來搞肅反大躍進。這樣搞下來是什麼東西?就是冤獄遍地,在社會上造成一種恐懼。」

除了肅反系統大躍進外,政法、司法系統也推行了大躍進。1958年4月,廣東省汕頭市的「司法大躍進」中,一夜突襲逮捕數千人,這些未經審判的被捕者在經歷幾個月苦役後,又一一被宣判,有的坐牢、有的就被冤殺了。

除此之外,肅反大躍進還殃及未成年的中學生,據統計,四川各地超過3,200名少年被劃為所謂的「反黨份子」。1958年,也是中共黨內史上整肅出「反黨集團」最多的一年。

據中共官方的多方資料統計,從1955年7月到1958年底,全國分5批進行的肅反運動中,涉及的肅反對像超過3100萬人,有375萬多人被打成各類反革命。「肅反」中,有21300餘人被判死刑,4300餘人自殺或失蹤。

而事實上,肅反過程中,不少地方非正常死亡的人數,遠遠高於被正式處決的人數。

採訪編輯/易如 後制/肖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