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主義觀點的共產黨隻相信共產主義起源於馬克思,不相信神或靈的存在。其實共產主義背後存在一個幽靈、一個共產主義的邪魔。撒旦被上帝打入地獄後,仇視上帝和人類,要戰天斗地、反正信、反人類等等。

200多年前德國光照幫就是受到撒旦魔教的特別啟示,光照幫是一個邪惡的秘密政治組織,其費邊社的會標圖案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光照幫的秘密分支組織「正義者同盟」(後來改為「共產主義者同盟」)雇佣了撒旦魔教信徒馬克思,把光照幫摧毀人類的共產主義秘密政治綱領,更新包裝成《共產黨宣言》,其所謂真理實際上是為撒旦魔教代言,目的是不讓人類有正信和傳統文明,要毀滅人類。共產主義面紗後面,實際上隱藏的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而當今這個世界上尚存最大的邪教政權就是中共。

一個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徘徊

通常正教是教人向善,邪教卻不是,天地間任何事物都有正邪之分,有神就有魔,無論信仰真善忍還是信仰假惡暴,背後都有一個超越物質世界空間以外的內涵。而唯物主義觀點的共產黨並不承認。

但事實上《共產黨宣言》開篇第一句:「一個幽靈,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中共早期還將「幽靈」翻譯成為「怪物」、「巨影」、「魔怪」,無論哪一種叫法這個超越唯物主義的東西肯定是存在的了,並且是貶義的,這「幽靈」究竟是什麼?馬克思是在什麼背景下、出於何種目的寫出這樣一個宣言和幽靈?

據相關史料介紹,1818年5月5日,馬克思出生在一個富裕的猶太人律師家庭,早年是一名信仰上帝的基督徒,馬克思家庭富裕,與家境很好的燕妮訂婚。馬克思在大學期間加入了光照幫後性格大變,心中充滿了仇恨與狂妄自大,引起家人的不安和痛苦。

馬克思似乎被光照幫的某種「幽靈」控制。而這個「幽靈」可追溯到迄今二百多年前受到撒旦魔教特別啟示的光照幫。

光照幫:一隻披著羊皮的狼

美國著名的歷史學者、美國國會圖書館第13任館長詹姆斯.畢靈頓通過系統研究,在關於世界革命的專著中指出,近代革命源自十八世紀德國巴伐利亞的光照幫,這是一個極其秘密的政治顛覆性組織。在十九和二十世紀,光照幫通過秘密組織策劃的顛覆性和革命性運動中,有馬克思和烏托邦社會主義運動,巴黎公社,列寧的布爾什維克,費邊社會主義等等。

1776年5月1日,德國南部巴伐利亞的因格爾施塔特大學教會法教授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1748-1830)自稱受到撒旦魔教的特別啟示,而成立光照幫。他們認定撒旦是指向光明的啟蒙者,光照幫就是把持光明的人。他們要反社會,廢除私有財產、婚姻與倫理道德、宗教信仰,建立一個由光照幫控制的、獨裁的、沒有人權和道德的世界性政府。其歪理邪說矇騙了大眾,其信徒幾乎遍及歐洲各國。

1884年光照幫在英國成立的費邊社(Fabian Society)分支組織,曾經資助過列寧,並稱列寧為「最偉大的費邊」。光照幫費邊社的會標圖案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光照幫表面上樹立一個慈善性組織形象,目的是為了使人類成為「一個幸福繁榮的大家庭」,因此,吸引了許多知識份子、政府官員和神職人員等等,使他們誤認為是個純基督教的慈善性組織。

據相關史料介紹,光照幫會員分嚴格的等級,大致可分為初級、中級、高級(神秘)三大類。每一類下面又分若乾等級。外圍的初級和中級類似「羊皮」,其中的會員仍然被告知是為了「人類的幸福大家庭」。只有進入神秘類的高級級別會員才逐漸被告知其真正目的。光照幫從幫主開始都非常敗壞,似乎是級別越高越墮落。

幫主魏薩普說:本組織的強大力量來自於隱蔽,絕不能讓它的名字出現在任何地方,掩護是必須的。他後來發現共濟會(freemasonry)是個很好的掩護場所,光照幫滲透和控制了共濟會做掩護,採用了共濟會的「同志」稱呼,並使用共濟會的錘子和鐮刀圖案,光照幫卻把意思全部變了自己的內涵,鐮刀不是代表農民,在西方文化中,有鬼拿鐮刀的說法,鐮刀代表著毀滅世界和死亡。

巴伐利亞政府發現了光照幫的陰謀後,於1786年下令取締光照幫,來年下達了更嚴厲的鎮壓命令,而光照幫許多成員都潛伏下來。

光照幫和撒旦教會都是相通的,馬克思在大學期間還加入了喬安娜.紹斯寇特主持的撒旦教會,成為信徒。1837年11月10日他給他父親回信說:「一層外殼脫落了,我的眾聖之聖被迫離開,新的靈必須來進駐。一個真正的狂暴佔有了我,我無法讓這暴虐的鬼靈寧靜。」

撒旦仇恨上帝要毀滅人類

撒旦是邪惡的魔,仇恨上帝和人類,要誤導人類、毀滅人類,讓人類不信神而走入歧途,墮落成為慾望的奴隸,最後掉到地獄裡,從而成為撒旦的奴隸。

撒旦教是一個神秘詭異的組織,其聚會叫「黑色聚會」,午夜進行祈禱,用黑蠟燭、黑窗帘,蠟燭倒著放,十字架倒著放或者被踩在腳下,聚會時燒一本聖經,發誓永不做好事,然後他們就放縱和狂歡。

在《奧蘭尼姆》裡面的《演奏者》一詩中,馬克思有段奇異的自白:「地獄之氣升起並充滿我的頭腦,直到我發瘋、我的心完全變化。看見這把劍了嗎?黑暗之王把它賣給了我,它為我抽打時間,並給我印記,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膽了。」這個版本更清楚地顯示,馬克思承認他與撒旦簽了契約。在他死後,他的靈魂將屬於地獄的撒旦魔。

馬克思在表達自己的《絕望者的魔咒》一詩中寫道:「我剩下的只有仇恨」,「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極度痛苦。……」馬克思在詩中透露心跡:夢想成為恐怖之王,毀滅整個世界。

有關記載將撒旦描述成古蛇、紅色惡龍和墮落的天使等等。撒旦為了毀滅人類也作了系統安排,除了安排共產主義外,還煽動一些邪惡的外星人不斷入侵地球,讓人類不信神而迷信科學,企圖用外星人的科學逐漸取代人類,從而全面毀滅神創造的人類。

《共產黨宣言》來源於光照幫的撒旦主義

1784年一位光照幫成員騎馬在從德國到法國的路上,被雷擊身亡,警察在他身上發現了顛覆法國政府的機密文件,其中包括一個極其詭秘的組織光照幫,其摧毀人類的秘密文件被曝光!這些文件被巴伐利亞政府公開出版。

這個從法國大革命開始實施的實現世界革命的政治綱領,也被稱為撒旦主義,它的政治綱領有八項要點:

1.人類幾千年的文明是個錯誤,是人不能獲得幸福的束縛。要廢除所有這些束縛。

2.廢除所有王朝和各國政府。

3.廢除所有的宗教信仰。

4.廢除私有財產。

5.廢除財產繼承,把所有私人和國有財產轉移到光照幫手裡。

6.廢除愛國主義,提倡國際主義。

7.廢除家庭,廢除婚姻,以及和家庭相關的價值觀和道德、倫理。

8.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個世界性政府取代所有國家和民族,稱為「人類幸福繁榮大家庭」。

據相關史料介紹,光照幫成立十年後於1786年首次策劃世界革命,因操縱1789年法國大革命而敗露,聲名狼藉,再轉入地下,無聲無息,好像是已不存在。法國大革命後,光照幫在歐洲許多國家建立了隱秘的分支機構。

1847年5月,光照幫在法國的斯特拉斯堡市(Strasbourg)召開秘密會議,決定在1848年春天發動世界革命(當時主要在歐洲),急需為世界革命提供理論依據和宣傳造勢,這個任務由光照幫操縱的外圍分支機構「共產主義者同盟」來完成。

1847年11月,馬克思和恩格斯去倫敦參加「共產主義者聯盟」大會,馬克思的發言很受賞識。共產主義者同盟「委託」馬克思和恩格斯,基於光照幫反人類的政治綱領給「共產主義者同盟」寫個宣言。

但是馬克思不主動寫,就一再拖延。最後其組織將交卷限於1848年2月1日,因此馬克思才不得不編寫了《共產黨宣言》。

剛出版時書名叫《共產主義者聯盟宣言》,也沒有馬克思的署名,20年後改成《共產黨宣言》標出馬克思名字,以隱藏其背後的邪惡來源。這個所謂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成為一百多年來全世界共產黨為之拚命追求的政治綱領。可以看出在馬克思包裝的面紗背後,完完全全就是一個邪惡的撒旦魔教。

馬克思是有神論者

馬克思是撒旦教的忠實信徒,他們相信死後的生命。撒旦教的信徒們相信神的存在,他們仇視神,想超過神,從以上事實表明,馬克思並非唯物主義者,馬克思為了掩蓋,于是謊稱自己是無神論者,熟練地運用了撒旦的伎倆,謊言與欺騙。

馬克思在寫有關撒旦教的劇本《Oulanem》中,不否認死後的生命,而是認為死後的生命充滿了最高的仇恨。作者在劇中把自己的靈魂賣給了魔鬼。

馬克思死後不久,他的前女佣海倫說:「他(馬克思)是一個相信神的人。當他病重時,他獨自在房間裡,頭上纏著帶子,面對著一排點燃的蠟燭祈禱。」分析指出,馬克思的祈禱儀式不是猶太教的(也不是基督教的),很可能是撒旦教的某種秘密魔法儀式。真實的馬克思不是無神論者。

中共為何是邪教?

中共的邪教特徵首先表現在崇拜紅色和五星,紅色代表中共對血腥和暴力的崇拜。中共在以暴力獲取中國的政權後,大面積血腥鎮壓和清除異己、文革的歷次運動以及迫害法輪功等等。

撒旦魔教的標誌圖案是倒五角星,中共黨、團、隊的標誌全都有五角星,包括國家、軍隊和黨政機構的標誌圖案等等。中共與撒旦魔教一脈相承,將馬恩列斯的東西全部搬了過來。

中共除了崇拜紅色、五星和撒旦邪教薰染的馬列主義外,具體表現也讓外界看起來怪怪的,僅以中共官方媒體對邪教有六條特徵為例。

一、教主崇拜。光照幫從一開始就崇拜撒旦,中共也空前絕後地大搞領袖崇拜,把領袖吹捧成「永遠不落的紅太陽」、「大救星」、「萬歲、萬歲、萬萬歲」,「大海航行靠舵手」、「三個代表」等等,在這個組織的欺騙和蠱惑下,無數群眾對領袖頂禮膜拜,跳「忠字舞」,唱「忠字歌」等等。

二、精神控制:撒旦魔教信徒們包括馬克思都相信神的存在,但他們仇視神,他們想超過神,爬在神的上面,至少要和神平起平坐。中共先是批判和打砸各宗教,然後又爬到所有宗教之上統管,要信神的宗教聽不信神的黨的話。共產黨引導人民去為所謂理想奮鬥,「活著信馬克思,死了去見馬克思」,把一個魔教偽裝成正面慈善形象,鼓吹「偉大、光榮、正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對人民灌輸邪惡的黨文化,從小就進行洗腦,精神控制的黨文化無處不在。

三、編造邪說:光照幫宣稱要建立一個世界性的「人類幸福繁榮大家庭」,他們編造邪說要實現共產主義,中共消滅私有制大搞「人民公社」、「大躍進」等,中共邪說使其越搞越窮,發現共產主義根本無法實現後,被迫換個方式開始搞「資本主義」經濟,但根還紮在共產邪教上,又鼓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邪說,宣稱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三個代表等等邪說。共產黨編造邪說要人民成為主人,而實際結果是人民成了共產黨的政治奴隸。

四、斂取錢財:光照幫要廢除私有財產,把所有私人和國有財產轉移到光照幫手裡。中共官員也個個斂財,從當局的反腐中可見一斑,涉案金額超億元的官員就有周永康、谷俊山等數十人。光照幫從幫主開始都非常敗壞,級別越高越墮落。江澤民這個邪教幫主曾經公開說「悶聲發大財」,其家族貪腐早已被認為是中共第一貪。

五、秘密結社:「光照幫」一個分支組織的旗幟圖標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他們秘密進入羊群,反社會、反人類。中共組織從秘密會議開始創立,不斷進行詭秘活動,對內黨同伐異,血腥肅反;對外反政府,破壞社會穩定,顛覆政權。策劃了一個個「陽謀」或陰謀。對外宣傳要講法制,對內秘密結社成立類如610辦公室等等進行非法活動。

六、危害社會:光照幫稱,人類幾千年的文明是個錯誤,要廢除所有宗教信仰和私有財產。廢除家庭和婚姻,及相關的價值觀和道德、倫理。因此中共竊取政權後,中國社會遭到前所未有的危害,他們摧毀中國傳統文化,敗壞人類道德,官員都包二奶,還有公共情婦。他們要砸爛舊世界,毛澤東三反、五反,人為的搞出大飢荒,發動文化大革命;鄧小平下令「六四」大屠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活摘人體器官,打壓迫害維權律師、異議人士等等,老百姓的冤案層出不窮,中共邪教不僅危害了無知的中共黨員及家庭,也危害了整個中華民族。

中共黨員被邪魔潛移默化

其實中共黨員絕大多數是受矇蔽的,正如光照幫的初級、中級會員一樣,多數只能為少數高級的黑幫充當替罪羊。他們並非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不知道共產主義真相,他們絕大多數從來沒有看過《共產黨宣言》,也不知道一個來自歐洲的「幽靈」究竟是什麼,更不瞭解撒旦魔和光照幫組織的來歷,他們僅僅為了得到一份好的工作和前途,就糊里糊塗中了撒旦魔的圈套,就輕易的與撒旦魔簽了約,而被打上魔的印記。

儘管許多人也不相信共產主義,也不想交黨費和參加黨的活動,但畢竟舉拳頭宣誓了,你為邪魔發毒誓要把終身獻給它,就屬於邪魔這個群體。表面上好像沒什麼感覺,但實際上逐漸被共產黨的邪惡因素潛移默化,思想反映的念頭、說的話、做的事全都在不知不覺的變化,離開正常人的本性越來越遠,當年的那份純真、善良逐漸被共產黨承襲的撒旦基因(仇恨、妒忌、自大、狂妄、不擇手段、戰天斗地等等)所代替。

中共官員越是邪勁十足的人才越容易被提拔,甚至要雙手沾滿血腥,周永康、薄熙來等等高官哪個沒有欠下血債,但千萬不要以為欠有血債就可以上爬當官,恰恰又錯了,大多數的共產黨員只能是它的替罪羊。按光照幫會員的等級,大多數黨員都類似「羊皮」,事實上,無論是羊皮還是狼,所有共產黨人都在火山口上。

黎明前的黑暗已到,天下大白還遠嗎?

中共因為太邪太毒,加上近年成為暴發戶,國際社會或具有普世價值觀的國家似乎都難以扯開其面紗、難以戰勝這個邪物,然而必然有正能量橫空而出。

2000年和2005年中共公安部先後發佈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的通知,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14種。法輪功不具備這些特徵,也並不在此列,但中共的暴力機器卻偏偏衝著這個善良群體,其邪氣就像濃濃的陰霾一般瀰漫中國大陸。

中共無論三反五反、發動文革運動還是針對六四學潮,要打倒誰幾乎沒有辦不到的。而對法輪功的迫害,更可稱得上瘋狂,但中共失敗了。中共用盡了各種邪惡招術也沒能夠扭轉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信仰。撒旦要想與上帝平起平坐,並仇恨所有正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中共容不下信仰法輪大法的修煉群體。

法輪功學員只是和平的講真相,從另一面來看就是揭開了撒旦魔教偽善的邪惡本質,揭開羊皮包裝露出狼的凶殘本相。法輪功學員儘管遭到如此迫害,仍然講真相救這些被黨文化矇蔽毒害的、參加過所有黨組織的人們,甚至包括特務和迫害過他們的人,不願意看到他們被淪為撒旦魔的奴隸,讓他們儘快醒悟退出中共邪教組織,遠離撒旦邪教,回歸傳統和道德,拯救這個世界。

有的人認為「是黨指使我打擊善良和正義;黨指使我去鎮壓、去殺人、去放火;是黨指使我當特務干一切壞事。」好像自己還很無辜,實際上分毫逃不掉可悲命運的就是你自己,你已經中了撒旦魔的圈套。

哪怕你沒有加入黨組織,都萬萬不可聽黨的話,否則魔就來控制你,它一定會把你指引入地獄。如果你的靈魂、你的內心深處和行動都真實的退出了黨組織,哪怕你用的只是化名退黨,也是管用的,就是真正解除了魔的印記,脫離了撒旦魔的控制。

法輪功學員並沒有想搞政治,也沒有想要去斗、去戰勝誰,隻期望救人脫離於魔窟,卻在另一面正演繹著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

共產主義是要想把邪惡佈滿全世界,但邪惡永遠不可能勝過正義!前蘇聯早就有學者和歷史學家發現了馬克思、恩格斯生前許多著作和信件是不能出版的,大都是非常邪惡見不得光的流氓語言和邪惡魔教理念。前蘇聯和東歐等共產主義國家在民主社會和普世價值觀的正義潮流下紛紛解體,拋棄邪惡的共產主義。

其實中國的學生和民眾覺醒得更早,在這些國家解體前已經聚到了天安門,同時影響了世界,二十幾年前這一系列脫離共產主義邪教的覺醒,直讓人感到黑暗即將過去,黎明已經到來,天空馬上就要亮開,可是,迎來的卻是血洗天安門,天空頓時又昏暗下來。

但是,天空終究要亮是誰也擋不住的,目前更多的民眾已經覺醒,聲明退出中共各種組織的人數已達到二億多。黎明前的黑暗已經到來,天下大白還遠嗎?

雞年的雄雞已經唱響,選擇解體中共或者退出中共的時間越來越少。是選擇美好的未來還是選擇撒旦魔的地獄無生之門?剩下的機會已經不多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责任编辑:劉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