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2015美共和黨最後一辯端倪初現

【新唐人2015年12月22日訊】【世事關心】(361)2015美共和黨最後一辯端倪初現:共和黨候選人攻擊川普,也互相攻擊,共和黨陣營中誰一軍突起,誰背水一戰?除此之外,美國的人口組成是否正在改變兩黨的勢力對比?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2015年最後一場共和黨總統辯論發生在巴黎恐怖襲擊和美國加州San Burnadino的恐怖襲擊之後。自然,如何擊敗ISIS,如何對抗伊斯蘭極端主義,以及國家安全問題就成了辯論的主題。這場辯論不僅涉及時下美國人最關心的話題,也將為兩個月後即將在愛荷華州舉行的初選造勢。這集的《世事關心》我們就來看一下,2015年的最後時刻,共和黨陣營的戰況如何。」

2015年12月15日,共和黨總統辯論在拉斯維加斯舉行。2個多小時的辯論中,ISIS佔了17分32秒,外交政策佔16分45秒,隱私和安全問題佔13分33秒,移民9分8秒,敘利亞難民6分6秒,伊斯蘭極端主義6分2秒。可以說,這場辯論成了展示抗擊伊斯蘭恐怖主義的策略和決心的大比拼。

就在辯論開始前幾週,克魯茲的民調開始大幅上升,甚至在第一個將要進行初選的愛荷華州州超過了川普。在此之前,克魯茲一直對川普保持克制態度。這位茶黨青睞的候選人被認為一直等待川普的光環消退,從而繼承川普的選票。在這次辯論中,他依然沒有把矛頭指向川普,而是和佛州參議員盧比奧針鋒相對。而他們最激烈的交鋒是關於是否讓1100萬的非法移民合法問題。

盧比奧:「旨在資助軍隊的國防授權法他投了三次反對票。該法案同時資助鐵穹和另外一些重要的項目。我設想你要是在參議院投票反對,你當了總統一樣會反對。他還支持一個預算,叫遏制預算。這個預算會極大減少我們花在軍隊上的錢。要是沒有飛機和炸彈,我們無法地毯式轟炸ISIS。別說更多削減軍隊開銷,就算我們像現在一樣削減,我們的空軍會變成這個國家有史以來最陳舊和規模最小的空軍。我們會更加不安全。」

克魯茲:「你知道盧比奧繼續用他明知不實的內容攻擊我。我的確投票反對國家安全授權法,因爲我在德克薩斯州競選時,我告訴德州選民,我會反對聯邦政府無正當程序下有權永久拘捕美國公民。我持之以恆地努力從該法案中取消這一條。我履行了這一競選承諾。更廣泛地說,盧比奧想說明的他似乎也在這方面做了些甚麼。讓我們清清楚楚地說,面對ISIS以及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沒人比我更堅決地反對他們。我們一定要針對那些壞蛋徹底摧毀他們。盧比奧的外交政策存在的問題之一,是他過分支持希拉裏柯林頓和奧巴馬顛覆中東地區的那些支持極端伊斯蘭恐怖份子的政府。我們需要專註於幹掉那些壞蛋,而不是陷入中東內戰,這不利於美國安全。」

盧比奧:「談三點。第一,如果你是美國公民,你打算加入ISIS,我們不會向你宣讀米蘭達權利。你會被當成敵方戰鬥人員,當成攻擊這個國家的敵軍的一份子。第二,我們真的需要防衛能力。事實上,當前的經費削減,以及如果克魯茲參議員成爲總統,他打算採取的削減,會讓我們的空軍規模及海軍規模比我們現在削減後能剩下的規模更小。我要談的最後一點是,希拉裏柯林頓和奧巴馬策略是從後面領導。而聽他的簡要介紹,根本就是不領導。我們不能把外交政策交到別人手裏。我們必須領導。我們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我們行爲做事必須符合這個身份,就像以前那樣。」

克魯茲首先攻擊盧比奧支持2013年奧巴馬政府出臺的移民改革法案,此法案讓非法移民進入合法化的程序。盧比奧立刻反擊,說克魯茲也同樣推動了一個法案的修正案,而這個法案本身也是給予非法移民合法身份的。對於很多共和黨選民來說,是否讓非法移民合法是他們選擇候選人的決定性因素之一。他們不希望給這些非法移民這樣的機會。而當辯論主持人再三追問盧比奧對此的態度時,他最終承認他對讓非法移民通過正常渠道合法化持開放態度。

布希:「參議員,您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您談了一個很長的流程,但這個走這個流程不能獲得公民身份。」

盧比奧(參議員):「哦,我已經反覆回答這個問題了。我個人認爲,所有這些事之後,在十年之久的臨時身份期間,他們只有一張工卡之後,允許他們申請綠卡,對此我持開放態度。」

辯論會後,他們兩人在各自的競選地對這個話題繼續隔空論戰。盧比奧和克魯茲年齡相仿,同是古巴裔參議員,也都屬於共和黨的中間偏右派。可以說,他們兩個的對決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人們期待已久的。克魯茲在普林斯頓大學就讀時曾獲辯論冠軍,而盧比奧對外交政策的深入理解和洞見則在共和黨所有候選人中非常突出。他思路清晰,條理分明,並且聰明的抓住任何一個機會來展示他這方面的實力。

蕭茗(Host/Simone Gao):對盧比奧和克魯茲的對決如何看待,聽一下我稍早對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Karlyn Bowman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盧比奧和克魯茲之間的對決是眾所期待的,誰是勝出者?」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現在還很難講到底哪一位贏了這週的辯論。盧比奧和克魯斯都有閃光的時刻。不同的民調機構給出的結果都不同。所以他們兩位沒有明顯的勝出者,他們都有各自有勝出的一刻。」

蕭茗(Host/Simone Gao):「妳認為克魯茲的策略是耐心的等待川普的支持消退,然後他可以繼承川普的選票嗎?」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克魯茲明顯沒有對川普嚴厲批評。我覺得他是希望能夠得到現在川普陣營民眾的支持,如果川普最終的支持率會下降的的話。即便如此,我覺得他更感興趣的是本卡森的支持者。卡森的支持率比前幾週要低很多。那些人更有可能會轉為支持克魯斯。」

蕭茗(Host/Simone Gao):「真有趣,您認為克魯茲將贏得提名嗎?」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我無法給出預測。我覺得有人可以給他開闢出一條通往共和黨候選人的道路。同時盧比奧,克裏斯蒂,甚至川普都有同樣的機會。」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川普有機會,當然他現在是領跑者?」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我覺得川普是有機會的,他的熱度在愛荷華正在下降,我們有50個獨立的競選,我們沒有一個全國統一的初選,他在全國的民調中確實是領先的,但是他的支持率在一些最先進行初選的州正在下降,譬如愛荷華和新罕布希爾。」

布希是否在背水一戰,他是否還有扭轉局面的可能,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辯論中,布希和川普的對決也是一大看點。布希一改以往溫和的態度,對川普主動出擊,當川普回擊的時候,他絲毫沒有退縮。」

布希:「競選總統是件艱難的事情。」

川普:「噢我知道你絕對是個很厲害的人。」

布希:「我們需要一個有真正立場的領袖。」

川普:「你真的很厲害。」

布希:「你永遠不會通過羞辱別人當上總統。」

川普:「瞧,我是42%,而你是3%,到現在為止我幹得不錯。」

布希:「這沒關係。」

川普:「到現在爲止我幹得不錯,你知道你的起點在哪裡,傑布,你越滑越遠,很快你就徹底完了。」

布希:「唐納擅長說一句話的口號。但他是一個攪渾水的候選人,也會是一個攪渾水的總統。他不會是一個能保證這個國家安全的總司令。」

川普:「傑布並不真的覺得我瘋了。他這麼說就是因爲他在選戰中已經輸了。他的競選一塌糊塗,沒人在乎。坦白的說,我是這裡最強的人。」

布希:「嗯,既然他提到我,我就說說。問題是這樣的:禁止所有穆斯林(來美國)會讓我們更難完成我們想做的,也就是摧毀ISIS。你想獲得那些人的支持,你又不讓他們來到我們國家和我們對話,這根本行不通。我們需要一個靠譜的領袖處理這些事務。」

不過布希的民調數據已經滑到了3%。這位曾經被共和黨大老看中的候選人,這次似乎擺出了背水一戰的架式。確實,如果他再表現平淡,就意味著出局的定數。這次雖然他表現較為突出,但是,它足以讓已經開始散去的支持者和贊助者重新回頭嗎?

另一方面,川普這次表現基本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和之前一樣,他無法提供甚至討論政策細節,而且在主持人問到三位一體核打擊問題的時,他明顯被看出不知道這個名詞。

提問(視頻):「川普先生,卡森博士剛剛提到總統的一個最重要的任務:對我國的核武裝下達命令、實施控制、日常保管。而且他提到了三位一體核打擊力量。B52轟炸機比我歲數還大。導彈也很舊了。潛艇也在老化。這是總統的行政命令。這是總司令的決策。你覺得這三部分中,那個最需要首先考慮?」

川普:「嗯,首先,我想我們得找個我們完全信得過的人。他得非常負責,非常懂行。核武裝太強大也太重要了。我最驕傲的事實在2003年和2004年,我堅決反對出兵伊拉克,因爲這會使中東不穩定。我們談核武裝的時候,必須極其警惕,極其謹慎。核武器會改變整個遊戲。說白了,要是我們沒有今天的武裝力量,我會說我們該撤出敘利亞。有了強大的武裝,這個地區我們就不能說離開就離開,儘管50年前或是75年前我們根本不管這個地區。這是徒手肉搏。這個世界最大的問題,不是天天說氣候變暖的奧巴馬總統,他說氣候變暖不可思議。最大的問題是核武器、核擴散問題,一幫瘋子出去掌握了核武器,這是我的看法。這是我國面臨的最大問題。」

不過,和其他候選人不同的是,川普並不過於依賴辯論的表現。他依靠自己的知名度在社交媒體上做的風聲水起。雖然經常語出驚人,當眾傷人,也當眾出醜,但是他的支持率在一些民調中已經達到了42%。但是,在愛荷華州,他排在了克魯茲之後。

新州州長Chris Christy也有較突出的表現,他的希望是能擠進前四名。這樣他在稍候還有機會做最後一搏。Fiorina表現也還可以,但考慮到她民調下降迅速,並且這次沒有提供新的看點,她的情況也不妙。Kasich(卡西奇)和Rand Paul可以說是這次辯論的輸家。

蕭茗(Host/Simone Gao):布希是否還有機會?川普能堅持多久?再聽一下Karlyn Bowman女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布希週二表現很好,但對他而言是否太不夠而且太遲了?」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布希在最近得一次辯論中得表現很好,但是他得支持率在所有得民調中都處於很低得百分比。他在接下來得幾週中會有大量得金錢投入,所以他得支持率很可能會在未來攀升,但是我很懷疑他最終會獲選。他完全沒有表現出美國民眾希望,2016年候選人所應具有的力量,尤其是對共和黨支持者而言。」

蕭茗(Host/Simone Gao):「布希很有錢,但人們說金錢只能讓他維持長久卻贏不了?」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那確實是事實,他有巨大的資金支持。但是他已經花掉了3千5百萬,卻沒有任何成效。所以即使他和他的超級競選基金有很多的錢,很可能他還是無法變成領先的候選人。」

蕭茗(Host/Simone Gao):「那麼布希以後,誰是共和黨當權派的新寵?」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首先現在沒法定義到底誰是共和黨當權派,我覺得盧比奧可能是他們中意的其中一個,辯論會後我看過幾個內部民調,就是共和黨裡職業政客的民調,他們傾向於覺得盧比奧的表現最好,他們更支持盧比奧,超過克魯茲,更遠遠超出川普。」

蕭茗(Host/Simone Gao):「為何民意對川普時常發表的瘋狂言論反應不大。當今的共和黨選民究竟在想些什麼?」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在美國的政治中,我們說我們總是支持那些和現有狀態不同的事物。在很多共和黨人的心中,奧巴馬總統很軟弱,對ISIS和恐怖主義的態度不夠強硬。所以共和黨尤其支持那些表現起來很強硬很有力量的候選人。所以我不覺的很多美國人會註意到他所說的具體內容。他們所註意到的是他表現的非常有力、很有說服力,覺得他能讓美國重新強大起來。很多共和黨人覺得美國在奧巴馬總統的領導下每況愈下。所以是力量的展示讓共和黨人產生共鳴。」

不僅川普的民調數據讓人吃驚,Bawman女士說這一階段的民調數據都不能說明問題。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民調在現在這個時間點還不能預測什麼。你可以參考下以前兩個最終勝出的候選人,在大選年前的兩個月,民調的年平均誤差超過10個百分點。所以現在的民調結果並不可靠。他們所能告訴我們的是,美國人現在均衡的分化。NBC新聞和華爾街日報最近做了關於會投向那個政黨的民調,美國人的選擇剛好是一半一半。45%說會投共和黨,46%會投民主黨。這個數字很接近而且很長時間都沒有過變過,所以選民對兩黨的支持很接近。」

蕭茗(Host/Simone Gao):「真有意思,您說現在民調不要緊,但再往前走,對全國選舉,何時民調才要緊?」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民調從選舉日之前的100天之內開始變得重要。對最先進行初選的幾個州,現在的民調已經開始有些用處。但是在像愛荷華這樣的州,選民必須在寒冷而且可能下雪的夜晚出門投票,而且這些州的居民通常會很晚才做出決定,所以現在這些州民調的預測性很難講。在愛荷華、新罕布希爾、南卡羅萊納和內華達這四個最先投票的州,現在的民調結果都只是暫時的,那些數字都可能有很大的波動,直到最後投票的那一天。」

美國移民比例日增,它將如何影響總統選舉?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其實,就在大家關註電視上的總統辯論,討論誰更有潛力在總統選舉中獲勝的時候,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在默默的,但是有力的影響著總統選舉的結果。請雪莉給我們介紹一下。」

雪莉:「好的蕭茗。這個正在默默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的因素是什麼呢?就是美國正在變化的人口組成。我們來看一下這張圖。這是移民政策組織統計的從1970年到2013年美國移民人口數量和佔人口比例的情況。」

可以看出,從1970年開始,外國出生的移民佔美國總人口比例就在不斷上升,從4.7%上升到了2013年的13.1%,達到4130萬。在移民人口中,墨西哥出生的佔28%,印度和中國出生的各佔5%,菲律賓佔4%,再加上越南,斯洛維尼亞等一共10個國家的移民佔了移民總數的60%。而拉丁裔不僅在移民人口中佔最大比例,也是美國最大的少數族裔。

那麼這些少數族裔移民的投票傾向是什麼呢?據2013年的(Gallup)統計,58%的拉丁裔是登記的民主黨,26%是共和黨。而亞裔選民的投票傾向則更值得關註。從1992年開始,亞裔在總統選舉中選擇民主黨候選人的比例就逐年上升,1992年是31%,1996年43%,2000年54%,2004年58%,2008年62%,到了2012年竟然達到了73%。

可以說,總體上移民傾向於選擇民主黨。當然,人口組成不是選舉傾向的唯一決定因素。紐約時報最近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為:誰把我的藍州變成了紅州?藍色代表民主黨,紅色代表共和黨。文中指出,有些傳統上是民主黨的州近年來紛紛轉向共和黨,主要原因竟然是民主黨的選民日益和這個國家的政治機制脫節,他們越來越少出來投票。導致了民主黨持續失利。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那麼美國到底是正在由藍變紅,還是由紅變藍呢?聽一下Karlyn Bowman女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近年來有沒有一種趨勢,更多的州由紅變藍或由藍變紅?」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當然,美國人口結構的變化,少數族裔的增加。亞裔在我們2000年到2010年的普查中是增長最快的族裔,其次是西裔人口。這些人投票傾向於民主黨。所以民主黨會由於人口結構的變化而受益。但是地理結構仍然對共和黨有利。少數族裔的增加,紅州變藍的轉化需要時間。因為很多少數族裔很年輕,還沒有註冊投票,或由於身份的問題不能投票。所以很多州在變的更藍,有些州在慢慢向民主黨轉換,有很多州還是堅定的共和黨紅州。」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這種趨勢繼續的話,是否共和黨將越來越難贏得總統?」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長期而言,人口結構的變化對民主黨有利。但是候選人很重要,理念也很重要,所以如果共和黨有更好的候選人和理念的話,他們還是會有很多優勢。」

蕭茗(Host/Simone Gao):「2016年選舉會怎麼樣。人口統計對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有利?」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現在而言,共和黨的選舉人票數稍微少於民主黨。但是現在還很難講最終的結果是什麼。那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最終的候選人是誰,他們對事物的看法。當然長期來講對民主黨更有利,但是這對2016年選舉的影響還不清楚。」

蕭茗(Host/Simone Gao):「現在距離美國大選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在這期間美國政治到底能演繹出什麼出人意料的劇情誰也不知道。有很多人表示,如果這場大選最後是在川普和柯林頓之間進行,他們將放棄投票。但是,另一方面,不管川普如何口無遮攔,他的支持率到現在為止沒有實質性的下降。而他早期的對手布希帶著滿滿的信心和錢袋而來,卻始終難以討得民眾的歡心,很有可能黯然離去。四年一度的美國大選,從來不乏意料之外和峰迴路轉。不過,不管劇情如何變換,它們都圍繞著一個主題,那就是,在這片土地上,民意說了算。對於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世事關心》將持續報導。感謝您收看這期的節目,我們下週再見。」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