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5年12月16日電】2004年《九評共產黨》問世至今有11年了,「三退」人數突破了兩億二千一百萬。這說明,認清中共邪惡並用行動與之決裂的人群,數量已經相當巨大,且與日俱增。這股衝破中共體制、從內部覺醒的力量是中共極為恐懼的,因為這股不斷壯大的力量直接體現出中共亡黨的現實。中共領導人也不得不承認,中共已從根上徹底爛掉,已處於亡黨的前夜,處境非常不妙。也就是說,中共滅亡是不可抗拒的歷史必然。共產主義實踐在全球範圍內已經失敗了,中共當然也不例外。

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的發表,就確定了中共必亡的結局。腐敗並不是中共亡黨的唯一威脅,中共亡黨是天意,是作惡多端的必然結果。中共滅亡是即將到來的現實。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拋棄中共回歸中國,是所有明智中國人的選擇。到今天為止退黨、退團、退隊總計人数: 221,973,954 請看來自明慧網的報導。

十二月六日,我地大霧瀰漫。中午十點,我驅車出去講真相

「中!法輪大法好!」

在山間公路上,我遇到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聽口音是外地人,我問:「先生,您是哪裏的人?」「河南的。我們在這裏修高速。」我講的真相他都接受。我問他:「您入黨了嗎?」他說:「我甚麼都沒入過。」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保平安。他當即爽利的說:「中!法輪大法好!」他隨即手往身後指,「前面還有很多我們河南人呢。謝謝你啊!」他拿著真相資料一邊低頭看,一邊走。

「你們法輪功說的才是真的」

在山下的一個村子裏,我一家家送資料,一家家的講。剛給三個老人講完真相出門,就被一個年輕人叫住了。他說:「你也給我一些(資料)。」我挑了幾份給他。他還不滿足:「有碟子嗎?」我告訴他只剩最後一盤了,他就拿去了。我知道他一定是聽過真相的,問:「大哥,你肯定看過法輪功的資料吧?」「我看的可多了。現在我根本不看電視,就愛看法輪功的東西。共產黨說的全是假的,你們法輪功說的才是真的。」

「我現在和你們是一條戰線的人」

在一個工地,有很多人在忙碌:下面在修高速公路,上面同時在修橫跨兩山的高架橋。我把車停在橋邊的一個土坡上,剛停穩就聽到下面有人喊:「給我們來幾份!」我以為是他們互相說話,沒想到那人是在衝我喊,他正向我招手呢。他怎麼知道我是幹甚麼的?一定是剛才在前面路上或村子裏得過資料的(那村子裏住了不少河南人)。我就下去給他們發。正在操作巨型起重機的那個年輕人問:「發甚麼啊?」地面上的人說:「法輪功的(資料)。」開起重機的年輕人笑著說:「給我留一份。」那個喊我的年輕人答:「好,給你留一份。」

這位年輕人二十剛出頭,英俊精明,看樣子是這裏的負責人。我估計他是個團員,就問:「先生,您是團員吧?」沒想到他說:「我是黨員。」我就勸他退黨,明白後他很爽快的答應了,還右手指前方,「你把他們倆也退了吧。」我勸退了那兩個工人後就爬坡返回修橋的地方,去勸退上面的工人。當我上到水泥平台的時候,那個年輕人竟很自豪的對我大聲喊:「我現在和你們是一條戰線的人啦!」

我聽到「一條戰線」,當時樂了,都不知道說甚麼好,只是回頭再一次對他們說: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你們就一定會幸福平安。」他們都誠懇的說:「曉得!謝謝!」

「共產黨完蛋了」

在上面高架橋邊施工的人是黨員,很順利的給退了。這時來了一個幹部模樣的人,我剛才在前面村子裏見過他,當時他正與一幫人圍著桌子準備吃午飯,飯菜都擺好了,我推門進屋發資料時,主人還有些猶豫。這位河南口音的幹部主動說:「給我來幾份。」為不打攪他們,給他們三份資料我就退出來了。

我在這裏剛給其他人退完,與他又相遇了,真是一分鐘都不空過。我上去對他小聲說:「先生,您是黨員吧?退了它吧。三退保平安。」他想都不想就說:「我退!」 他是我這天最容易勸退的一個人,只講了一句話就勸退了。

我去啟動車子時,聽到他自言自語:「共產黨完蛋了。」

「江澤民壞透了」

由於我是第一次來到這裏,一直在山村裏穿來穿去。傍晚我要回家了,卻不知道路怎麼走。在一個高速公路的施工處,我看見有兩個人坐著,就去問路。年長的那位說:「我們也不是這裏的人,不知道。」我說:「在這裏,我們都是異鄉人,能夠相遇真的有緣啊!我這裏還剩幾份資料,給你們看看。」那個年長笑著說:「法輪功的。」

他問我:「有碟子嗎?」「碟子今天發完了,就剩幾份資料,看看吧。」我問年長的那位:「您入黨了嗎?」「入了。」「先生,您肯定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吧?請您把黨退了。」他說:「我已經退了。」那個年輕的說甚麼都沒加入過,就低頭看資料。一會又來了兩位,他們也退過了。我告訴他們,現在有近二十多萬人已經控告了江澤民,要將他繩之以法。那個年輕人說:「江澤民這老傢伙壞透了!」他們幾個都對江澤民很不滿。我告訴他們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保平安,他們都連聲道謝。後來我竟很順利的回了家。

這一次講真相和以前很有不同:大多數人都知道共產黨壞,都接真相資料願意聽大法真相,勸三退比以前容易多了;只有少數人不聽、不退,但也不明顯反感。但有一樣是一致的,就是提起江澤民,沒有一個人說他好,很多人都罵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