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丹峰被查的消息,昨天上午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時,張家界之外的網友,大多是視若蒼蠅,一掠而過。然而及至下午,這個身為湖南省張家界市副市長的官員,在媒體進一步披露出「蘇榮女婿」的另一個身份之後,迅捷成為昨天的頭條。很多網友戲謔道,不錯哦,一家子到裡面團圓了。

履歷顯示,生於1970年的程丹峰,仕途最關鍵的一躍,是在2011年個7月至2012年12月。這一年零5個月的時間裡,程丹峰從此前的財政部國庫司國庫現金管理處處長,完成了湖南省有色金屬管理局副局長、張家界市委黨委、張家界市人民政府副市長的優雅轉型。而與之相對應的,是他身後的岳丈蘇榮,從江西省委書記位上,正準備跨入「副國級」的關鍵時刻。也就是說,程丹峰坐定張家界副市長位置的3個月後,蘇榮坐上了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位置。

不查以為是普通蒼蠅,一查才知道這蒼蠅的背後連著的竟然是老虎。程丹峰被查再次證明了「朝中有人好做官」這個中國封建社會流傳下來的硬道理,在今天的官場上依然適用。

2012年12月的時候,程丹峰是以「當選」的名義坐實張家界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職位的,無論從哪個程序來說都無可挑剔。但揭開他老岳丈的背景人們再次發現,「當選」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好端端的一個「選」字,任人打扮到這個地步,「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就不足為奇了。可以說,70後程丹峰走到今天,緣於智慧的遺傳基因未必超常,權力的基因才是這個副國級「快婿」乘龍而駕的關鍵。

程丹峰目前是以「涉嫌嚴重違紀」的名義被查的。而蘇榮腐敗案,「就是典型的家族腐敗。家裡面從老到小、從男到女都有參與」。今年2月蘇榮被雙開時,有關部門調查,蘇榮違反組織、人事紀律,個人擅自改變組織決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幹部選拔任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賄賂……

八竿子打不著的,收錢就能給官做,自己的乘龍快婿當然是有權必封。可以想像,如果蘇榮不在黨紀國法面前翻船,程丹峰的仕途無疑將不可限量。

程丹峰被查,對於社會來說可喜可賀。它表明,只要反腐不設權力的上限,隨道升遷的官員,都會露出雞犬的原形。所以,程丹峰的被查,既與他個人的遵紀守律有關,也與他作為腐敗家庭的既得權力所催生的權力延伸,有著必然的聯繫。更何況,作為蘇榮權力腐敗的衍生權力,程丹峰在這個「家裡從老到小、人男到女都有參與」的家族腐敗勢力中,能夠做到眾從皆腐唯他獨清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事實證明,不是建立在權力公開透明制度之上的舉賢、不是建立在用人公正監督之下的選拔,官場都有可能成為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天堂。蘇榮之所以能夠輕輕鬆鬆「違反組織紀律、人事紀律,用個人的權力改變組織的決定」,關鍵就是沒有形成權力怕紀律的監督制度,反而是更多的人們寧可違反紀律、也不敢得罪權力,在別人「雞犬升天」的過程中歡快地舉手、鼓掌通過。

不排除程丹峰在官場上或許也有著適當的才能,也不排除作為蘇榮的乘龍快婿有著被舉賢的機遇優先。但是,從蘇榮手握權力的吃相,看程丹峰仕途的官運,他的青雲直上,無疑是與岳丈遮天的一手「栽培」脫不了干係。岳丈落馬,連著女婿被查,看上去是斬草除根,實際上是法治將腐敗家族掠奪的權力收回來,收到法制的籠子里,還給民眾與社會。

程丹峰被查,可喜可賀,但是民眾真正能夠笑起來的日子,還應該是權力真正被關進制度的籠子的時候。如果蘇榮的權力被關進的是制度的籠子,或許今天這一家子進的就不一定是現在這個籠子。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