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江澤民 維護道德操守

我是一名海外法輪功學員,在美國得法修煉已經20年了。修煉法輪功前,我的生活經歷和許多留學海外的學子類似。1986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分配到郵電學院(現在的郵電大學)擔任助教一年。1987年9月出國來到美國。

1996年的夏天,那時我在一所大學讀博,趁暑期到美國西部舊金山灣區度假,順便檢查身體。那時一段時間以來,右小腹部位時感隱隱疼痛。醫生檢查診斷婦科囊腫,需要讓腫塊長到一定大小,然後做手術切除。本以為醫生都是查出問題及早治療,盡可能不動手術。沒想到要等它長大還要去做手術。內心很不願接受,也就不願再去想這事。

就在這個夏天,看似偶然的機緣讓我開始接觸到法輪功的修煉。

從房東那裏得到了一本《轉法輪》,從拿起書那一刻起就放不下,連夜通讀忘記了時間。書中的內容緊緊的吸引了我,每句話都像是從心底裏流淌出來,句句讓人信服、讓人感到溫暖,有一種說不出的久違了的感覺,「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呀!」

第二天我就開始跟著房東學煉功法。一個暑假很快就要結束了,說好離開前去醫生那裏複查,本來要等到長大了動手術的囊腫,不翼而飛地消失了。

回校時我買了很多書和教功帶送給教授和朋友。那時的心情就覺得這麼好的東西,真恨不能人人都能得到。當然我的父母家人也都不能落下。

1997年1月初,我搬到另一座城市在一家電訊公司任職,開始工作比較繁忙。到1998年中,當地多了不少煉功人,大家週末就聚在一起煉功切磋。期間了解到國內有很多煉法輪功的人。1998年年底回國度假,懷著要去學習和多了解的願望,也一心想要把功法教給父母及家人。

那期間參加了在北京的一次法輪功學員的心得交流會。交流會是在一個很大的機關禮堂,台下座無虛席。法輪功學員發自肺腑的發言,真實感人。不僅是看到了那麼多煉功人祛病健身顯奇效的實例,更難得的是這裏人人都想做好人,人人都想自己哪兒做的還不夠好,怎麼樣能做的更好、更更好。

這次的經歷讓我一改上次回北京時留下的印象。那時給我的感覺是,人們怎麼變的那麼浮躁,人人想著怎麼賺錢、發財。想要把別人的錢怎麼能揣到自己兜裏似的。缺少了道德的操守。人與人甚至親友之間沒有了信任感,產生了距離與隔閡。我心裏感到悵然,內心失去了那個曾經留戀著的北京城。

修煉法輪功幫助我從新認識社會與人生,曉悟善惡與因果,擺脫了生活中帶來的消極和苦悶。讓我變的更加積極進取,樂觀開朗。就這樣,我也慢慢堅定了自己修煉的信念,深深體會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好了!」

真善忍開啟善良本性

從小我是一個性格內向、不外露,天馬行空、獨往獨來的人。在家裏是獨女老么,備受寵愛而不自知。甚麼甚麼好的都是我的;別人讓著我的都是應該的。在外面像是「淑女」,在朋友眼裏有著恬靜大方的外表,善解人意的性格,很容易得到他人的善待和幫助。

大學畢業教書,未經社會便來到了美國。西方社會人文自由的土壤,更增添些許隨意的性情。在生活中,不知不覺中常無意的傷害到別人,也傷害著自己,都意識不到。

學煉法輪功,對照真善忍做人,處處能看到自己的自私和不足。在不斷地修煉過程中,讓我慢慢認識到,過去我所認為的那個「好人」的標準,和修煉人比起來真的是差的太遠太遠。

修煉是一個過程,讓我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改變著自己,不斷的昇華提高。慢慢的學會遇事要看自己,要去為別人著想,發自內心的對別人好。很多過去覺得無法容忍、無法接受的人或事,可以慢慢的看淡放下;凡事不再去追究、也不去計較。從而減少了對別人的不滿、看不起;而是多看別人的優點和長處。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不和也就輕而易舉的化解了。

16年風雨無阻

自1996年起至今,我在海外得法修煉,本來是一件個人養生健身的選擇。然而,由於1999年中國國內對法輪功的非法取締和鎮壓,在中國所發生的對法輪功的種種事件,波及面之廣,影響之深遠,迫害之慘烈,讓人始料不及。那些鋪天蓋地對法輪功顛倒黑白的抹黑宣傳;那令世界瞠目的誣陷法輪功的天安門事件;那接連不斷的摧殘人性,破壞道德,玩忽職守,枉法犯罪的惡性迫害事件的發生,給每一個法輪功修煉人都帶來許多難以面對、難以承受的壓力和考驗。

記得1999年對法輪功迫害之初,那真是突如其來的震驚,如此好的功法怎麼可能被取締被鎮壓?!先是不能相信、不能理解;繼而是不能接受、不能承認。每個人都在思考「我能做點甚麼?」我也在想,「我一定得做點甚麼」。

就這樣開始了這16年漫長而不平凡的經歷。16年來,法輪功學員無論是國內國外,以一種平和、理性、善良的方式,利用著各種形式,通過各種渠道,持續不斷地向世人講清著真相。對法輪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講真相就一天不停。

16年的歲歲月月、坎坎坷坷、風風雨雨,回首往事,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面對無論多大的壓力和困難,拋下事業的追求和平靜、安逸生活的嚮往,我和身邊很多煉功人一樣就這樣的走了過來。

俗話說,「是藥三分毒」,西醫治標不治本。在我得法修煉的這20年中,我沒有吃過一片藥、沒有住過一次院。小有身體的不適也能很快的就過去,從來沒有因為身體影響到日常的工作和生活。真是切身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回過頭來想,這真乃是人生之一大幸事。

迫害發生後,這16年來我所經歷的方方面面,如果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堅持下來的。修煉法輪功不僅僅帶給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更增強了毅力,磨練了意志。讓我能有更大的耐心和決心面對生活中的一切。身心的受益,讓我更加深知「法輪大法好!」

16年來人們也看到了,法輪功已弘傳世界,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法輪功的修煉行列。目前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不同民族、不同種族,不同文化、不同語言的人們都有法輪功的修煉者。法輪功的書籍被翻譯成39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正像那位加拿大青年澤農2001年11月20日在天安門廣場上喊出的那句話:「法輪大法好,加拿大知道,美國知道,歐洲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是的,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令人遺憾的是,在法輪功的發祥地,中國卻發生了這場史無前例,如此長久、如此殘暴、又如此荒誕的,對修「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

人生能有幾個16年! 如果不是因為這場對法輪功本不該有的打壓和迫害,又有多少人能夠得法修煉,身心受益呢!

每個人的命運不同,經歷不同,選擇的人生道路也不同。然而每個生命都渴望得到美好、幸福,健康的體魄和青春不老的容顏。法輪功的修煉讓人真正體驗到這一切的可能,那不再是「人間神話」。

冤有頭 債有主

16年被無辜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難以計數。就在我身邊的海外朋友就有家人因修煉法輪功長年失蹤,不知下落。也有國內的父母或親友因煉法輪功被屢次監禁關押。近年來因為這場迫害,被迫輾轉來到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也在逐年增加。他們所遭受的種種迫害事實,更是令人心痛,令人發指。

我本人長年生活在海外,持有美國護照。2000年,從1月20日到2月15日我回國探親。在北京這短短不到一個月期間,只因去拜訪煉法輪功的朋友,竟遭到非法抓捕、拘禁和關押。也讓我親眼目睹了,中國便衣警察是如何兇狠粗暴的對付手無寸鐵的煉功人。

我的被抓,這突如其來的擔驚受怕,巨大的壓力和緊張。那些天讓我的父母坐臥不安、寢食不眠。家人之後對我說,父親在那幾天裏一下蒼老了很多。

在被關押期間,不允許我與父母及家人見面,不允許我與外界聯繫。扣押我的護照和機票。並非法搜查和扣留我的私人物品。以欺騙的手段,軟硬兼施審訊逼供,強迫我寫交代。用卑鄙的手段誘我透露我所接觸過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情況。

四天四夜,直到我返美的航班到期,直接把我送到機場。連向家人道別的機會都沒有。在這期間我沒能和我父母及家人見過一次面、通過一次話。記得那天,站在機場的大廳,望著窗外,我的淚水如泉湧…… 那是我熱愛著的中國!

留下了父母和親人跟我那顆從未改變的「中國心」,我回到了美國。這場經歷讓我更加堅定了法輪功的修煉。讓我更加明白,法輪功沒有錯,修煉真善忍的人沒有錯。那麼,這個國家怎麼了?!那時的我,還沒有這個答案。

2001年的夏天,一直不放心的父母來美探望。本想勸說我放棄煉功,而當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後,便開始和我一起學法煉功。期間媽媽那曾經釘過釘子的關節痛減緩甚至消失,心臟病也得到控制。臨回國前,我知道爸爸媽媽已經消除了對我的擔心和憂慮。然而更多的則是遺憾和痛惜在中國的煉功環境。

2007年10月,父親因病去世。噩耗傳來,我意識到已是回天無力。家人之前不敢告訴我爸爸的病情,怕我擔心,怕我回國,一直瞞著我。2000年我回國時所發生的事一直在他們心中不能釋懷。想起那些年中,我和家人通電話時,經常不能自由交談,每每涉及「敏感」話題,就感到氣氛緊張,不能多說。有時電話無名被掐斷,或一段時間接不通。這些年來我也一直沒能回國探親。

我的淚水不停的流淌,那時我修煉了10年無病一身輕。本以為父親也能像我一樣的煉功受益,卻怎麼也想不到他就這樣早早的離開了我們。我知道爸爸是個非常正直、剛正不阿的人,事事都非常認真、嚴格要求。他曾對我說,我要修煉就不能隱瞞,但我又不能讓孩子們為我擔憂。爸爸非常重情,不能讓家人為他有任何的擔心受怕。我知道2000年的經歷,讓他刻骨銘心。

就是因為在那樣的環境下,我的爸爸一個本應該能有機會煉功受益的人,卻就這樣的失去了健身強體和修煉的機緣。爸爸那句在太平洋岸邊「法輪大法好!」發自內心的吶喊,永遠的在我的耳邊和心底激盪著……

我的爸爸不只是代表著他個人,有多少像他一樣的父親、丈夫,還有妻子兒女,多少的中國人,因為這場對法輪功的無辜迫害,失去了這美好的機緣。

起訴江澤民這個元凶首惡,這是人性使然,這是道德的操守,這是挽救生命的呼喊!

起訴江澤民!這不僅是用人間法律將其繩之以法,更是讓全世界人認清其罪惡,唾棄它。

起訴江澤民,是人間正義的訴求!

讓真理照耀,讓正義昭彰,讓真相大顯!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