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4年8月24日訊】「對記者來說,確認事實是很困難的,這是我要站到前線去的理由之一。」「我對衝突中的內情深深著迷,並想要揭示整個故事。」這是慘遭伊斯蘭國(ISIS)激進分子殺害的美國戰地記者詹姆斯•福利(James Foley)生前曾說過的話。

2008年,已擁有一個歷史系本科學位及一個藝術創作碩士學位的福利放棄教師的職業,入讀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梅迪爾新聞學院。那一年,福利34歲,他在老師們的眼中是個有才華且專注的學生。

之後,福利曾隨美軍赴伊拉克和阿富汗。2011年,他被效忠於卡扎菲的武裝人員逮捕並被關押六周。獲釋后的福利曾回到母校梅迪爾新聞學院與學生座談。他認為沒有遭遇不測是自己運氣好。他說:「搭上性命並不值得,讓父母兄弟姐妹為你哭泣並不值得。」他還表示,要替無法大聲說話的人發聲。

不久,福利再次回到中東,並於2012年11月22日在敘土邊境失蹤。之後,福利一直杳無音訊、生死不明,直到2014年8月19日,噩耗傳來。

得年40歲的福利生前為美國的《環球郵報》(Global Post)及法新社等傳媒工作。

曾與福利一同供職于《環球郵報》的梅德倫(Andrew Meldrum)說,他本可留在波士頓工作,但他一心一意要去敘利亞,呈現當地人民的所思所想。「有時我們想告訴他『退回來』。然而他拍的影片太精彩了。」福利曾拍下醫師用最簡陋的設備救人的片子。

福利在利比亞被俘當天曾親眼目睹南非籍攝影記者漢默爾(Anton Hammerl)被殺害。獲釋後的他與另兩位生還記者承諾要扶養哈默爾的3個遺孤。他還曾為一位失蹤的同事而回到敘利亞,並為阿勒坡野戰醫院募款買救護車。

福利的母親黛安(Diane)表示,「我們為我們的兒子感到無比自豪,他用自己的生命向全世界呈現敘利亞人民遭受的苦難。」 「詹姆斯是一個非凡的兒子、哥哥、記者,他是一個非凡的人。」

福利的弟弟邁克爾認為,福利可能為了其他人質不被殺害,而主動犧牲自己。他說:詹姆斯•福利會為別人犧牲,他對此毫不懷疑。

數百名推特使用者發起「拒看或傳斬首影片」的運動,拒絕為伊斯蘭國(ISIS)宣傳。

現在,極端分子們還扣押著另一名美國記者史蒂文•索特羅夫(Steven Sotloff),他曾為《時代周刊》和《外交政策》雜誌工作,並於2013年在敘土邊境失蹤。

保護記者委員會表示,仍然約有20名當地和國際記者在敘利亞失蹤,相信其中許多人遭激進分子綁架。

自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的3年半中,已有39名記者殉職。戰地記者為見證真相、終結苦難,懷抱使命感,身單力薄深入衝突腹地,如實傳達戰爭中普通民眾的聲音和境遇。然而,不幸的是,他們卻成為極端分子綁架的目標及要脅西方的籌碼。

最近,《今日美國報》(USA Today)發表社論指出,自美國記者柯文(Marie Colvin)於2012年殞命敘利亞後,歐美新聞機構多以敘利亞過於危險而不派編制內記者,任務就落在了低薪的自由新聞工作者身上。在新聞責任的驅使下,他們接手危險工作。像福利這樣深具勇氣的戰地記者,不斷冒險深入戰區,讓國際社會瞭解真相,讀者應向他們致上敬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