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3年10月11日訊】(新唐人記者顧星音綜合報導)富士康這個名字對中國人來説並不陌生,我們能想起的關鍵詞通常與跳樓、鬥毆等事件有關。近一年多來,不少大學生被強制派往工廠車間,做一些與所學專業毫無瓜葛的流水綫作業,引起公衆新一輪的不滿情緒。

近日,有報導傳出上千名大學生被迫參加實習的事情。西安工業大學北方信息工程學院從大一到大四的學生,無一能幸免。如當年暑假不能完成這門實習「必修課」,則需在下一年補上。不參加或中途退出者將被扣去6個技能學分,並無法拿到學位証。

據悉,這些學生通常被指派的工作就是在車間搬機器、撕紙貼紙等流水綫作業。這所學校的大二學生王一然證實,她從每天早上7點半開工,下午4點半結束「早班」,中途11點開始有半小時的午休時間,上下午各有10分鐘休息時間。早班結束繼續加班的話就要到7點才能結束當天的工作。作業環境的嘈雜與長時間的站立,不斷重復相同的動作,使她感覺自己「像機器人一樣,下班之後只想睡。」

据統計,從今年9月1日到10日的短短10天之中,某位帶隊老師的246名學生中就有4名昏倒在生産綫上,另有兩位學生因身體不適送往醫院診斷后,分別被確診為心肌炎並發症和淋巴發炎。

學生們不禁產生疑問,「正式員工堅持不下去都能辭職,我們爲什麽不能自願選擇?」

面對這一系列學生被強迫勞動的報導,坊間對校方與企業有經濟利益挂鈎的猜測不斷,不少人質疑,「當學校把學生們拉進富士康大門之後,會不會收到富士康的佣金和介紹費;我們不知道的是,學生繳納的學費究竟被用在了哪裏,學校爲何有權利將學生變相賣給了工廠……」

据《華商報》日前報導,煙臺富士康招募中心的員工曾透露,帶學生做暑期工人數超過50人,可按照每人150元的最高標準給組織者提取代理費。另有學生稱,「富士康贊助學校500万元設備。」

該企業目前招工主要依靠内部人員的推薦與動員親朋好友的加入,事故頻髮為其招工造成了巨大的困難,大多數人並不願意去那裏上班。爲解決嚴重的用工缺口,大批在校學生則成了當地政府極力配合、推動下的犧牲品。

富士康在臺灣被稱爲鴻海科技集團,1988年開始投資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電子專業製造商之一。我們所熟知的iphone就是由這家企業負責生産的。但這家連續8年躋身《財富》500強的跨國企業,卻面臨著基層員工常年短缺的嚴峻問題。

早在2012年9月,就曾有大陸媒體曝光富士康與高專院校聯合,強制學生去往當地富士康工廠實習2個月的新聞。而這些學生的實習内容通常是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流水綫作業,與學生們各自所學專業毫無關聯。這樣的實習被學校強制與學分挂鈎,有些甚至不參加富士康工廠的實習就無法畢業,引起很多學生強烈不滿。

另外,實習的時間與普通員工相同,都是一天8小時,並且兩班倒,有時還需要加班,但工資卻比普通員工更少一些,為1550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