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賽萌:一個被逼入絕境的父親

【新唐人2013年9月10日訊】昨晚,有位網友在微信公眾號上給我發來一個視頻新聞的鏈結,新聞講述的是一位叫陳明燦的父親為了救病重的兒子,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持菜刀搶劫銀行,最後被抓判刑。其實,這條新聞我昨天早上上班的時候就看到了,因為搶銀行的新聞早已屢見不鮮,所以當時就沒留意。在網友的推薦下,我點開了視頻,當看到陳明燦在銀行大廳無助地哭泣,旁邊的保安在一旁勸慰的鏡頭時,我的眼淚無法抑制地流了出來。一個才21歲的年輕父親竟然被生活逼到了這般境地,真是無法不讓人感慨悲愴啊!

或許在大多數人的想像和電影的畫面中,搶劫銀行的悍匪應該是頭蒙絲襪、手持槍械,為了搶劫而無所不用其極,所有膽敢擋路者一律被射殺,周克華就是這種典型代表。但陳明燦搶劫銀行的視頻,絕對會顛覆人們對銀行劫匪的固有印象。

根據監控錄影顯示,案發當天陳明燦在銀行前觀察徘徊一陣之後,從腰間拿出一把菜刀便直奔櫃檯,同時嘴裏不斷發出「搶劫」的呼喊,但聽起來有些底氣不足,毫無慣有劫匪的那種兇狠和熟練。隨後,大廳裏的保安開始慢慢靠近陳明燦,並問陳明燦是否遇到什麼困難,自己願意為其提供幫助。此時櫃檯裏的工作人員已經將桌面的現金收進櫃檯,並按下報警按鈕。

在櫃檯外面的陳明燦開始嘗試著用菜刀劃開櫃檯玻璃,並將手伸進玻璃下面的視窗,但都無功而返。此時,旁邊的保安開始勸慰陳明燦,問他有什麼困難,希望他到大廳外面說清楚。此時的陳明燦已經沒有了任何辦法,銀行櫃檯打不開,保安又在一旁不停地勸慰,他開始有些語無倫次,帶著哭腔不斷嘮叨「我就是要錢」「我只要錢」「我要錢」「馬上要」……最後,面對前來抓捕他的員警,陳明燦沒做任何反抗便束手就擒。

從現場視頻來看,陳明燦的確算不得是一個合格的劫匪,不但沒有事先做足功課,連如何具體地實施操作都不知道,只是想當然地拿著一把連櫃檯玻璃都劃不開的菜刀搶銀行。與其說是陳明燦拿著菜刀搶銀行,倒不如說是他拿著菜刀哀求銀行。在與保安的對話中,陳明燦帶著哭腔哀求道,「你別過來,我就要錢」。當保安朝陳明燦靠近的時候,陳明燦不由自主地往旁邊躲,並哭著哀求保安「你別騙我」。作為這個社會最底層的小人物,儘管陳明燦已經下定決心搶銀行,但是面對身穿制服的保安,他還是有著一種揮之不去的恐懼和敬畏。

網易一位網友在新聞的跟帖中寫道,以前看過一句話:當社會逼到你走投無路時,還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犯罪,你要記得,這並不可恥!我並不認同這位網友的觀點,但他所表達的某種情緒卻值得我們深思,正如網友「甜點Y」所言,在一個人們需要為麵包(藥費)而犯罪的社會,那這個社會有罪。不知莊嚴的法官在審判陳明燦的時候有沒有審視一下高坐在審判席上的自己。網友沈曉傑更是從制度與改革的層面觀察此事:現實,怎麼不能讓普通民眾回想歷史上的毛?只有真正理解百姓懷念毛的根本原因,才知道當今中國的改革方向究竟應該往何處去!

網友們的觀點或許太過情緒化,或許有些主觀判斷,但這些言論確實反映了某種社會現實,即巨大的貧富鴻溝已然橫亙在整個社會之間,成為撕裂中國最大的一道傷口。人們從出生就被劃分為不同的陣營和等級,終其一生都無法改變父輩留給他們的印跡。

2007年,瀋陽一位女中學生因為饑餓偷了一塊麵包,後在麵包店老闆的威脅下自殺身亡;2008年,鄭州一位母親因為想給自己讀高中的兒子補充營養,在超市偷肉被抓,面對記者的鏡頭她一次次以頭撞牆,哭訴地說擔心兒子看到後沒法做人;2012年,為拯救患尿毒症的妻子,廖某私刻公章騙取醫療費用,識破後被判有期徒刑。

因為病重的兒子,陳明燦也走上了與他們相同的道路,並最終被法官推上「依法治國」的祭壇。陳明燦最令人心酸的是,他既不如周克華那樣窮兇極惡,也不像冀中星那樣悲涼自殘的,他只是一個無助的父親,在面對無邊的絕望,他用盡最後的勇氣向身穿制服的保安發出自己的哀嚎「我只要錢」。

是的。因為「缺錢」,陳明燦的家已經陷入絕境,年幼的兒子生命垂危,已是奄奄一息,隨時都可能被死神拖走,此時的他已經是呼天不應叫地不靈。在這樣的絕境之中,陳明燦就像一面鏡子,照出了這個光鮮社會最真實也最殘酷的一面。

在這個撕裂的兩極分化到極端的社會,底層民眾除了要忍受無處不在的苛捐雜稅,巧立名目的強取豪奪,以及節節攀升的飛漲物價之外,他們還必須面對隨時飛來的橫禍。在這樣的社會裏,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淪為下一個陳明燦,我們的安全係數及其低下,我們抗擊風險的能力非常脆弱,面對從天而降的橫禍,我們無法得到有效的制度性救濟,只能在絕望中掙扎,在掙扎中絕望。

如果說教育摧毀了我們的思想,房價葬送了我們青春,那麼醫療則徹底根除了我們生活的希望。為了讓兒子活下去,陳明燦最終鋌而走險。如今,他已經在獄中服刑,其年邁的老父仍每日都在工地上辛苦工作以補貼家用,而他的兒子依舊在等待好心人的救助。

陳明燦,是父親,也是兒子;是我們的同胞,也是我們的鄰居。他的困境,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困境;他的掙扎,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掙扎;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喪鐘為我們每一個人而鳴!

有人說陳明燦的悲劇是社會資源分配不均造成的,也有人說是相關救濟制度的缺位,還有人說是階層的固化的惡果。其實,在我看來,這些都是表因,政治權利的不對等才是一系列類似陳明燦悲劇的最最根本原因。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被這個不對等逼入絕境的,或許不僅僅只是那個無助的父親,也可能是我們整個中華民族。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