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3年8月10日訊】(新唐人記者常春綜合報導) 今年4月刊登《走出馬三家》調查報導的《Lens雜誌》,5月5日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告:5月號因故推遲一周左右上市。日前,該雜誌以全名《文景•Lens》從新刊出。

新《Lens》雜誌 被迫換顏出刊

日前,《Lens》雜誌8月號出版上攤,雜誌的合作方不再是「知識文庫」,而換成了上海世紀出版集團旗下的《文景》雜誌,《Lens》雜誌的全名也正式改為《文景•Lens》。

《東方早報》記者從世紀出版集團獲悉,《文景•Lens》的總編輯依然是老《文景》的總編輯施宏俊,他同時還是世紀出版集團副總裁。

施宏俊介紹,目前《文景•Lens》的編輯部主要在北京,內容由原《Lens》雜誌編輯部負責,「投資方雖然主要是依靠財訊,但我作為總編輯依然會參与到內容編輯上。」

揭露馬三家 被迫停刊

今年4月刊登《走出馬三家》調查報導的《Lens雜誌》,該雜誌稱,5月號因故推遲一周左右上市。財新《新世紀》周刊的「法治版」也傳來被停刊的消息,事件引起國際關注。

《BBC》中文網報導,據《Lens雜誌》(此前叫《Lens視覺》雜誌)所屬的財訊傳媒一名記者透露,《Lens雜誌》因某篇報導被註銷刊號,所以推遲上市。

報導指出,有媒體報導,財訊傳媒集團旗下《Lens雜誌》是因為2013年4月號調查報導《走出馬三家》反映遼寧省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女性勞教人員被虐待的問題,被暫時停刊。

近日,國際記者聯會中國和亞太區代表胡麗雲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Lens視覺》雜誌被推遲上市,據他們了解是和4月份發表《走出馬三家》調查報告有關,因為當中披露勞教所人員遭受酷刑等對待,因此遭到當局整肅。

對於《Lens視覺》雜誌被傳停刊一事,北京資深媒體人高瑜透露,她在4月28日見過《走出馬三家》的作者袁凌,獲知北京新聞出版局正在找理由整肅《Lens視覺》雜誌。

袁凌說:「說他們的註冊地點是黑龍江,在北京出版不合法。其實《Lens視覺》雜誌05年創刊,一直都在北京出版,現在很明顯是在找茬,其中一個原因是發表(《走出馬三家》)這個東西。」

袁凌在微博上透露,「如果5月6日第五期沒有正常出版,意味該雜誌為結束長達57年的惡貫滿盈的勞教制度而犧牲。」沒想到真的應驗了。

當局否認馬三家酷刑 作者求對質

美聯社報導,4月8日,《走出馬三家》在中國四個最大的新聞網站上都成為最多人閱讀的文章。在輿論壓力下,遼寧省政府宣佈對馬三家勞教所進行調查。19日,遼寧省當局宣佈,經過十天的調查,發現「《走出馬三家》一文存在嚴重失實的問題」。

新華網和法制網引述遼寧調查組的結論:《走出馬三家》一文歪曲事實。

對此,《走出馬三家》的作者袁凌在新浪微博發表聲明:「建議遼寧教養院起訴本人,雙方當庭對質,出示人證物證。若我果然造謠污衊, 盡可追究刑責。若報導屬實,也請法庭追究教養所虐待者以及包庇的司法廳官員刑責。此外,要公開調查組成員名單,追究製造假新聞的調查組人員和法制網記者霍 仕明、新華網的誹謗責任,向本人賠禮道歉,消除惡劣影響。」

高瑜曾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相信事件對《Lens視覺》雜誌出版造成影響,據了解,他們需要重新在北京註冊。而事件亦對媒體工作人員造成寒蟬效應,5月5日袁凌的電話已經打不通,時至今日依然無法聯繫到本人。

《Lens》之前的合作方是《知識文庫》,後者由中共哈爾濱市委《學理論》雜誌社主辦,創刊於1985年。今年上半年,《知識文庫》終止了與《Lens》 投資方財訊傳媒的合作。在《Lens》與《知識文庫》合作之前,《Lens》並沒有以月刊的形式獨立發行,而只是《財經》雜誌的一份刊中刊,隨《財經》雜 誌贈閱,也有不少讀者因為《Lens》而去買《財經》。

國際記者聯會譴責中共打壓傳媒

國際記者聯會要求中共當局立即停止打壓傳媒,還市民知情權。

國際記者聯會中國和亞太區代表胡麗雲批評中共打壓傳媒:「中國境內或者境外新聞工作者,去採訪涉及公權力被濫用都是困難重重,馬三家這件事已經不是獨立的事件,只是一直以來出現的另外一個事例。」

胡麗雲要求中共當局遵守憲法35條規定,人們享有新聞自由和資訊自由的權利,立即停止政治干擾和打壓傳媒,還市民知情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