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出問題了?中國年輕人火速逃離

【新唐人2013年5月21日訊】(新唐人記者陳潔綜合報導)近日,有關工作、壓力、健康的新聞,成了網友熱議的焦點,也讓人們對「留在大城市、從事高薪工作」的夢想,產生了懷疑。不少媒體指出,確實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正在逃離大城市,轉而在偏遠地區或二線城市定居。

美國《商業週刊》報導稱,中國的一些高收入者,正在「逃離」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轉而在偏遠地區定居。

湖南媒體的一項調查顯示,近四成受訪者,有過從一線城市「逃」到二三線城市的經歷,而超過八成的受訪者稱,有離開大城市的想法。

《數字商業時代》一項調查顯示,在611位網友參與的調查中,55.3%受訪者表示,在一線城市工作幾年之後,將會選擇離開。

案例1 公司中層辭職下鄉種菜養雞鴨

今年36歲的林志坤做了兩年多急診醫生,之後又在保險公司做了8年理賠,一直做到公司的中層位置。然而,當所有人羨慕他事業騰飛、家庭美滿時,林志坤卻做出了一個令人訝異的決定:辭職,下鄉種菜養雞鴨。

「財富不是你能賺多少錢,而是你賺的錢能讓你過得多好。生活比生存更廣闊。」林志坤這麼回答。

一年半過去了,林志坤的農場逐漸走上正軌。他開闢了「南京白領農夫樂園」版塊。今年養的50頭黑豬,3月底才發出預訂通知,5月初就被搶了一空。儘管如今的收入和過去「不能比」,但對於這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出一身臭汗的生活,林志坤覺得很愜意。

案例2 等老公畢業就去二線城市

趙倩(化名)今年30歲,老公32歲,兩人都來自農村,上完大學後定居在南京。兩人的月薪雖然都在6000元左右,但趙倩仍然覺得日子過得「苦哈哈」。去年,孩子降臨後,兩人在市區買了57平米的房子,房款80萬,首付34萬,公積金貸款46萬,「剩下來的錢就全部給老公讀博士交學費了。」

「我的衣服、生活用品,包括餐桌都是網上買的,這個月連網上看到的一條99元的褲子,我都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沒有下手。」趙倩說,這樣「崩潰」的感覺,已經存在兩三年了。
「我們初步定了兩個城市,徐州和揚州,等他博士畢業,我們儘量去那邊工作生活,南京只作為我們後備地。」在網上,趙倩三番五次發帖「傾訴」。

案例3 名校85後 放棄高薪回老家

王璐,2011年畢業於南京某著名高校的商學院,之後進入「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工作。上個月,她正式向單位提出了辭職。理由只有一個:對自己好一點。

「無邊的絕望」是摧殘王璐意志的一把利器,「每天從一睜眼,就得一直幹一直幹,直到睡覺;第二天醒來,又是同樣的、黑暗的一天,似乎永遠不會有盡頭。」

每年一月到三四月的「忙季」裡,王璐沒有雙休,也沒有任何娛樂活動,「身心俱疲」,儘管「淡季」時,可以把之前加班的工時「補回來」,但她認為,幾個月的「極度透支」,是「補」不回來的。

這兩年頻發的年輕人猝死新聞,王璐都是一個字一個字地認真閱讀,每當這時,她就感覺死亡離自己很近。

上個月,王璐回到老家揚州,並憑自己的經驗、學歷,輕鬆地找到了一個普通公司的財務工作。「你可以說我胸無大志,也可以說我不思進取。但我還是想做我自己,能夠完完全全地掌控自己的生活。」

不過,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邱建新認為,不少逃離大城市的人最終還是會回到大城市。「任何一個城市都不是完美無缺的,都是一把雙刃劍,二三線城市和一線城市相比,也有很多『缺陷』。

網友評論

千秋良發:邱教授說得對。小城市不規範,制度不完善,教育、文化生活不健全,晉陞、職稱、完全靠人際關係工作,開後門,公平競爭等一切的一切不公平,與大城市不可比。

針對「千秋良發」的帖子,BlessednessTiger回應:你說的這是中國全社會的特點,是中國特色好不?!!不是小城市才那樣吧,大城市競爭更大更黑暗吧?!不是什麼大城市和小城市的區別,是整個中國社會就非常病態畸形!

無限可能52997447:吃不在山珍海味,一飽便好。穿不在鑼綢緞,暖和便好。住不在高樓大夏,不漏便好。這才是人生處世的最高景界。

流行時尚420450:中國年輕人如果真的正逃離大城市,那我國大城市的可持續發展不就出問題了?一切以市場為導向確實有形勢失控的風險。

日光傾城5355003:生活成本太高,政府有很大責任,政府賺那麼多錢,從來不感恩,不回饋老百姓,房價一漲再漲,物價飛漲,錢越來越不值錢,老百姓只看到自己周圍的一片天,從來不去從宏觀上看問題,任人奴役,宰割,可悲,可嘆啊!

往事如煙601285:確實值得國人深思!目前的社會環境,要將這班年輕人推向何處?並不是他們不努力,也不是他們對自己要求太高,是社會的紊亂節奏的步伐將他們推到了當今的風口浪尖。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