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梅:4•12上百公務員在大連施暴

【新唐人2013年4月21日訊】四月六日剛闖出靖江「狼窩」的北京律師王全章,十二日晨與其他四位律師在大連「虎穴」遭難。

據明慧網報導,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法院原定四月十二日非法庭審十三位法輪功學員(佘鉞、車忠山、朱成乾、王守臣、汪濤、史佔順、裴振波、郭松、於波、潘秀清『女』、林麗紅『女』、白如玉『女』、李聖傑『女』,他們是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被綁架的七十九名法輪功學員中的一部分)。但在四月十一日晚八點,法院突然通知律師取消開庭。理由是:因有辯護人退出辯護。五位律師基於對公權力的不信任,決定第二天去法院領取不開庭通知,以此作為律師沒有出庭的合法證據,否則就是嚴重失職。

十二日一早,五位律師乘兩輛車去法院。王全章、梁小軍、郭海躍三位律師在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中山區法院借用該院)周邊路口就被幾個便衣攔住不許過去,而程海、韓志廣兩位律師則被便衣放行。進入法院大門,立刻過來幾個員警,不由分說將他們架入法院旁的一輛大巴車中。隨後,兩位律師和另外幾個人一同被拉到大連市委團校,在那裡他們被強行搜身、搜包。

老律師程海遭暴打

六十多歲的程海律師事後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講述了他當時被野蠻綁架上大巴車的情景:「一個中年員警,他指揮三個小夥子搶我的手機,我不給。這時他們就掐我的脖子,控制我的手,終於搶走了手機。看我反抗,就打我。警號:202297的員警拚命擰我的左手臂,另外一個一米八的小夥子,照著我的右臉頰就給我兩拳。這樣打了有二十分鐘。」程海律師過後去醫院驗傷,診斷為肩膀軟組織挫傷,他現在右臂抬起困難,面部和嘴唇都有傷。

「審判黑社會」?

原定的開庭時間突然被取消,除辯護律師和少部分人知道外,許多參加庭審的家屬、親朋好友及法輪功學員蒙在鼓裡,他們如期而至,誰能想到法院周邊二百米範圍內早有佈防。大連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國安出動了上百名員警、便衣(其中有信訪辦人員)把法院周圍所有的路口給封鎖了,員警衣服上都有一個特殊的徽章,各種警車佈滿各巷口邊,便衣盤查路人、搜查車輛,連私家車也不准進入自己居住的社區,附近醫院及公車站都是三十多歲的男女便衣,他們欺騙周圍百姓說是:「審判黑社會」。有個便衣頭子的車牌號是:遼B00363。大馬路邊上還停著警車、消防車和大巴車二十多輛,員警在路上隨便翻行人的包,發現包裡有傳單和不乾膠貼就強拉硬拽的綁架上車。

明慧網稱,原定四月十二日非法庭審十三名法輪功學員之一的佘鉞的母親在法院附近被綁架;一位四十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在附近醫院門前被四、五名便衣強行搜身後,被綁架;現場不斷有法輪功學員被拖進大巴車裡。他們還騷擾普通民眾,有一個老太太被無辜翻包,沒發現什麼就放走了,其野蠻行徑純屬土匪,遭到民眾痛斥。

法輪功學員王守臣的妻子劉彥華(王守臣的第二辯護人)的家,於四月十一日晚十一點,被大連灣派出所員警和居住地員警圍住,企圖綁架劉彥華,至今住宅還被圍困。

「審判黑社會」都審判到家裡來了。難怪無法按期開庭,確實是:「因有辯護人退出辯護」!

正義的呼喚

站在法院外的梁小軍律師,將他目擊的實況及感言事後寫在自己的博客上:「我看到有員警和便衣們突然一擁而上,生拉硬拽婦女和白髮蒼蒼的老太太上大巴車,大巴車上有員警在接應。」

梁小軍接著寫道:「從王全章律師被拘到今天程海律師被打,接連發生的侵犯律師執業權利和人身權利的事絕非偶然:高智晟律師還在新疆沙灘監獄服刑;滕彪律師在石家莊被法警架著扔出法院;唐吉田律師和劉巍律師的律師執照被吊銷;張凱律師和李春富律師在重慶江津被銬於鐵籠;李靜林律師在滿洲裡開庭的前夜在賓館被搶劫;我在山東招遠被拒於開庭的看守所之外,被流氓推搡••••••

這些律師受到公權力的非法對待,源於他們代理辯護的同一罪名的案件——『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而這一罪名籠罩之下的是一群善良,卻被宣傳工具妖魔化,持續受到十四年迫害的人群。各地公檢法在政法委率領下,踐踏著刑事訴訟的實施,不但從未被追究,反倒立功受獎,陞官發財。這給了他們打壓為這一群體辯護的律師的底氣。他們揣測上意,以為自己已然獲得了打壓律師的天然正義。

這些辯護律師的遭遇不過是這一群體遭遇的折射,這些辯護律師所受的打壓比起這一群體所受的打壓要輕得太多太多了。

十四年,他們忍受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痛楚,他們沒有放棄信仰;十四年,他們生活在隨時被抓捕、被酷刑、被勞教、被判刑的恐懼之中,他們沒有放棄希望;十四年,他們面對著被矇蔽人群的不解和冷漠,他們沒有怨恨;十四年,他們被抄家、被搶劫、被欺淩,他們沒有選擇暴力抗爭。你也許不認識他們,但他們就生活在我們周圍,在一個專制集權的國家,和我們同呼吸共命運!

他們還生活在我們可能一生都不會進入的地方,如黑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他們在那裡堅守信念,幫助別人。我曾經見過許多從那些地方出來的朋友,談及對他們的認識,都是由衷讚嘆。在北京大興新安勞教所會見華湧(註:因在腦門血書「六四」而被非法勞教的畫家)的時候,華湧對我說,以前他不瞭解那些信仰者,但在勞教所的經歷讓他認識到這些信仰者是那麼善良,他們只要自己有錢就一定會幫助那些沒有生活來源的人。

十四年來,一直有律師在幫助這個群體的人,為他們做無罪辯護,從法律和事實上反覆強調,他們並不構成指控的罪名。」

梁小軍律師所說的「這個群體」就是被中共迫害長達十四年之久的,始終堅信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們。

在當前「廢除勞教制度」呼聲不斷的大環境下,那些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惡警、惡人們非常擔心被清算而惶惶不可終日,特別是李春城、吳永文等幾隻大老虎被雙規、受審後,政法委系統從上至下形成了攻守同盟之勢,已將黑手伸向了監獄,並利用現有的權力,通過所謂的司法程式繼續冤判法輪功學員。這種孤注一擲的卑劣行徑,只能是越陷越深,自取滅亡!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