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自焚

【新唐人2012年7月8日訊】世事關心(219)自焚:知情人證實天安門自焚者不是法輪功修煉者。

老朋友爆料-天安門自焚者王進東不是法輪功學員

主持人蕭茗:幾乎所有現在已經成年的中國人對11年前中國大陸媒體普天蓋地報導的一次所謂「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案件」都有很深的印象。它影響了很多人對法輪功的看法,也是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實施鎮壓的最有利的藉口。但是,這個所謂自焚案從一開始就破綻百出,在11年的時間裡,又不斷有知情人爆出自焚案的部分真相,這些局部的真相就像一個拼圖的各個部分,他們自然的組合讓人們越來越看清了事件的真實面目。我們今天得到的這一片拼圖,相信也會起到這個作用。這片拼圖就是,一個熟識所謂自焚者王進東幾十年的朋友爆料,王進東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下面,先讓我們回顧一下所謂的天安門自焚案的概況。

旁白:2001年1月23日,大年除夕日,天安門廣場上發生了所謂的自焚案。中共喉舌媒體在第一時間,連篇累牘,不厭其煩的對這次事件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了轟炸式的報導。所有的報導都著力強調這5個自焚的人是法輪功學員,他們是為了所謂的「圓滿升天」在天安門廣場點燃了自己。

但是,中央電視臺所放映出來的這場所謂突發事件現場的全景、大景、中景,近景一應俱全,且多機拍攝的完美鏡頭迅速引起了西方媒體和海外法輪功學員的注意,他們通過對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的錄像進行慢鏡頭播放和分析之後,發現破綻百出,並且由此製作了揭示自焚真相的記錄片。其中,《偽火》一片獲得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到底是自焚還是騙局?讓我們一起來看一看其中的幾個片段。

(偽火片段)

主持人:從上面的分析中我們看出,所謂自焚事件的主謀王進東在一開始就爆出了很多的破綻,而這一切都指向了這個王進東很可能不是法輪功學員,而他所做的都是在演戲。11年以後,我們偶然遇到的兩位知情人回應了這麼多年來大家的猜測。出於安全原因和尊重知情人的意願,我們暫時不公佈這兩位知情人的身份,但是他們同意,一旦安全因素不再是問題,他願意向社會公佈自己的身份並接受視頻採訪。據知情者透露,他在看到中央電視臺製作的自焚節目之後,當即認出,那個照片上的王進東就是自己熟識幾十年的老朋友,他當時脫口而出:這就是胡鬧。因為王進東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這位先生和王進東從青少年時代就認識了,是幾乎天天見面的幾十年的老朋友。下面是我們的採訪錄音

記者:你們怎們認識王進東的?

知情人(女):我們住得很近。

知情人(男):鄰居啊。他在旁邊那條街上,一塊小時候長大的。

知情人(男):他是日化廠,開封日化廠開車的司機。

知情人(男):他家就住在刷毧街,這是刷絨街。這邊是龍庭湖。

記者:那熟悉認識他很多年了?

知情人(男):那好多年了

記者:我聽Angel說,那張照片你們說是21年前的照片是嗎,他很年輕的時候……

知情人(男):他再年輕的時候……

知情人(女):從小一塊長大的。

知情人(男):不說從小吧,那也幾十年了。

記者:那你們都是很熟了?

知情人(男):我就不看,一說話我就知道是誰。就這麼簡單。他一說話就是,哈,凡夫俗子。他說別人是凡夫俗子。

知情人(男):我們之間無話不談,他煉法輪功他肯定要跟我講。另外煉法輪功的人我知道。我又不是不認識。我好多煉法輪功的我都認識。

記者:他為什麼跑到天安門自焚呢?你覺得他的動機是什麼呢?

知情人(男):這個我不知道。

記者:他家裡缺錢花嗎?

知情人(男):他開了一個兩層樓的字畫店,仿古建築的,宋式建築的大字畫店。

記者:他什麼時候開的字畫店?

知情人(女):9幾年,當時你還讓我租個櫃檯,讓我幹,我沒幹。

主持人:王進東是河南開封人,在當地開了一家古董店,這兩位知情人描述的王進東的生活背景和中國媒體對王的報導是一致的,下面我們看一下中國媒體的這篇報導。

旁白:新華網2002年5月19日一篇題為天安門自焚者王進東的轉化過程的報導中寫到,1994年,(王進東的)妻子何海華借貸3000元錢,在開封市鐵塔公園創辦了旅遊紀念品商店。王進東很快從市場上嗅到了商機,率先引進了常州工藝梳子、龍泉寶劍等,自行設計了開封的標誌性建築–鐵塔模型,並申請專利,開發出微型鐵塔。艱辛的勞動帶來了豐厚的回報,小店的資產已翻到近10萬元。

主持人蕭茗:那麼,對於生活小康,很有經濟頭腦的王進東為什麼突然跑到天安門自焚,這位知情人也感到困惑,但是,有一點他非常肯定,無論這件事多麼不可思議,但是,在天安門自焚的那個人確實是他所認識的王進東,他們都叫他「秀東」。

記者:就是王進東播那個背景自焚你們知道嗎?看了嗎那個片子?

知情人(男):看了,

記者:那個電視上就是你見到的那個王進東嗎?

知情人(男):是

記者:你確定嗎?

知情人(男):確定

記者:是你認識那個王進東?

知情人(男):王秀東。

記者:哦,叫王秀東。他不叫王進東?小名叫秀東?

知情人(男):我們一般都叫他秀東。

記者:所以天安門自焚的時候那個照片,就是中央電視臺播出來的那個你們都看到了,就是那個人,對不對?

知情人(男):對,是

記者:那你當時怎麼想的?這個人怎麼煉法輪功,是嗎?

知情人(男):我說……胡鬧。這是哪來的事兒呢!開封這個地方邪了,不出事便罷,一出事都是大事。

知情人(女):另外一個他不理解,朋友都說,這傢伙怎麼神經病啊,平時挺聰明的,怎麼腦袋忽然進水了!

記者:就是他肯定不是(煉法輪功的)?這個王進東,王秀東肯定不是?

知情人(男):從來沒聽說過他煉過法輪功,

主持人:無獨有偶,在當年中央電視臺報出所謂的自焚事件之後,美國華盛頓郵報的記者飛利浦.潘也深入河南開封去調查了另一位自焚者劉春玲,而得出的結論同樣是,從來沒有人見過這位經常毆打母親和女兒的三陪女煉過法輪功。鑒於中共政權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新唐人記者現在還無法進入中國對自焚知情者的證詞進行獨立調查,但是,隨著更多的知情人以各種方式透露出所謂自焚案的真相,以及國際社會,包括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孜孜不倦的深入調查,我們相信離徹底揭開所謂自焚案真相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手印事件漸成燎原之勢政法委騎虎難下

主持人:世事關心在前一段時間連續報導了兩次手印事件,也就是中國大陸的民眾為了營救當地被非法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而集體聯名上書,按手印的事件。雖然由於中共政權的信息封鎖,手印事件還不能被絕大部分的中國民眾所瞭解,但是,手印事件發生在今天的中國,它所隱含的意義,所代表的趨勢非同小可,而這個趨勢也會在不久的將來變的越來越明朗,這也是我們一直追蹤手印事件的原因。

在世事關心先前的兩期節目中,我們報導了300手印事件和562手印事件。到現在,中國國內的情況發生了很多戲劇性的變化。下面請新唐人記者雪莉給我們介紹一下。

雪莉報導:6月10號,世事關心播出對562手印事件中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鄭祥星妻子孫素雲的專訪後,泊頭市國保隊長李富國和唐海縣公安局副局長劉加滿去了十農場,第二天早上國保隊的孫敬森帶人把孫素雲強行綁架到公安局,李富國當時拿了一個【世事關心】562手印事件節目的光盤,讓孫素雲說明新唐人採訪她的情況,和鄭祥星被非法開庭前有人向民眾發請貼的事。目擊者說孫素雲在被非法抓捕審訊過程中頭撞在桌子上,頭頂撞軟了,當天上午十點左右人就開始抽搐,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李富國還找來人要把孫素雲送勞教所,來的人看到孫素雲的傷勢拒絕送。從下午4點多開始,泊頭市公安局李富國等人開始收到大量從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打來的越洋電話,大概下午五點多,李富國改口允許孫素雲的家人上樓看孫素雲,並把她帶回娘家。孫素雲現在一直在娘家居住。

在鄭祥星案開庭的一個多星期後,6月9號,唐山市又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其中法輪功學員李真被強行綁架過程中,現場有上百民眾阻攔,幾乎和警察發生衝突,在李真被綁架後,現場民眾當即聯名徵簽按手印保他。10天以後,李真被釋放回家。李真是當地的老住戶,民望很高,二零一零年夏天,當地有人落水,圍了好多人,可沒人下水去救。李真剛好從這裡路過,他二話沒說,衣服都沒脫就跳進了一房多深的水裡,把落水的人救上了岸,然後名字都沒留下就悄悄離開了。

與此同時,黑龍江省出現了另一例令人震驚的手印事件,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秦月明的女兒秦榮倩在多年為父親的冤案狀告無門的情況下,6月初開始徵集民眾簽名支持她,在短短半個月之內已經有15,000多人簽名按手印,其中還包括一個瞭解迫害內情的監獄警察,並且簽名支持人數還在增加中。7月5日,秦榮倩在律師的陪同下去了北京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申訴,並且給最高領導人胡溫寫了公開信,希望他們給予應有的關注。在今後的節目中,我們會繼續關注事態的發展。

現在再讓我們回到300手印事件,7月2號,300手印事件也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那天早上,富鎮鄉黨委書記郭中軒和副鎮長鄭蘭輝去了300手印事件的當事人,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王曉東家,找王曉東的哥哥王俊傑,目的是讓王家辭退現在聘請的兩名北京律師,這兩名律師在見過王曉東後,代表王曉東對看守所對他的非法迫害向中央和各級政府機關,司法部門發出了控告信。鎮政府的人提議讓王曉東把這兩個律師辭退,另找律師,並說讓王家再托托人,最後判半年或取保候審把曉東放了算了。後來村幹部向王家透露的信息是,這是省裡向他們壓下來的。他們想儘快了結此事,所以想出了這樣的辦法。

就在鎮政府的人試圖讓王家解聘北京律師的時候,7月5號,原北京市市長,現任政協主席,一直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賈慶林來到泊頭市,賈慶林本人就是泊頭市人,據知情人士向世事關心透露,賈慶林這次是專門為王曉東案而來。現在從周官屯到泊頭這條路上到處都是便衣,氣氛緊張,試圖劫持現在流離失所在外的王曉東的哥哥王俊傑,王俊傑主要負責營救王曉東的工作,並且在日前發出了對富鎮鎮委書記郭中軒等人的控告信。與此同時,為營救哥哥徵集300手印的王小美,現在已經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她的丈夫劉學光繼續流離失所在外。

主持人:對賈慶林到泊頭後將會做什麼,我們將在今後的節目中報導。對於流離失所在外的王俊傑和劉學光的處境,世事關心也將持續關注。就手印事件出現的一系列新的情況,我採訪了王曉東的律師程海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負責人汪志遠。下面先請看我對程海律師的採訪。

簫茗:程律師, 王曉東的家人有沒有給你講這個情況, 就是富鎮鄉的書記到王曉東的家裡面, 讓他們把你們兩個律師給辭退了?

程海律師:應該說是有這個情況, 而且法官也給我們講了, 也打電話給我和李長明律師也說這個情況。

簫茗: : 法院它是以甚麼身份給您打電話的呢?是代表王曉東給您打電話,說讓把您辭退嗎?

程海律師: 當然也是吱吱唔唔的, 我說是不是王曉東委託你呀?他說不是, 他說王曉東給他寫了個東西, 要求解聘律師, 我說你能不能把這個東西傳給我看,他說不能傳。他說也不是,我說是不是委託你來解脫…解聘律師呢?我要說如果他有這麼個東西呢,你們也不能送達,因為你們是法官,這個聘請律師是一個民事行為,必須由當事人自己來,我們跟他有合同的,他可以解聘。

簫茗: 這個法官的行為, 他以法官的身份給你打電話說, 當事人要求解聘律師,這個行為您覺得正常嗎?

程海律師:這個行為,傳達一個信息還行,如果明確的傳達一個委託,如果沒有別人委託他,那他是違法的,

簫茗:您覺得他們是為甚麼?

程海律師: 因為委託律師呢,法院是不能介入民事的問題的,特別是本案的法官,這個聘請律師是王曉東和我們之間的一個民事的行為,你是本案的審判法官,涉嫌這樣子就會越權了吧。他沒有權利辦理這個事。如果真正的本人寫東西委託法院來解聘,法院也不能做,因為他是裁判那,他只能是傳達一個信息.

簫茗:我覺得在一般人看來是有點奇怪,因為如果是當事人要解聘律師的話,他應該不是委託法官去解聘律師,而是告訴自己的家人,家人跟你們聯繫來傳達這個信息,一般的程序應該是這樣吧?

程海律師:那對,是這樣子的。或者是直接通知律師過去解聘,都可以。

簫茗:所以現在的計劃就是說星期一去王曉東那,然後當面,您覺得可以當面問到王曉東這個事情嗎?

程海律師:他家人講了,王曉東有帶話要我們跟他見面,那好象本人意思呢,還要繼續聘用我們嘛。家裡面最近一直在告訴我,好象鎮裡面給他聘請了律師,找了他,他拒絕聘用他們.

簫茗:從我們的渠道瞭解到的信息就是村幹部後來向王家透露的信息是, 政府的人呢說讓王家最後托托人,最後把王曉東判半年或取保候審,就把曉東放了,就算了。一般人看來這象一個,好象是要一個私了的一個舉動,這個舉動,是不是跟寄這些控告信有關呢?就是他所說的省裡的壓力,是不是跟這個控告信有關呢?

程海律師:我覺得是有關的,因為他們這種違法犯罪的行為已經在全世界敗露出來以後,很難收場。你如果真的放了人,那也就糾正了錯誤,下面可以不再控告了,結果你就換律師,你就直接放人不就完了嗎?那個律師控告也控告完了,也沒有新的犯罪行為了,還有這個行為,兩邊又打仗似的。你不就投降了不就完了嗎?是不是?

簫茗:對,所以他們這個行動是表明了一種…

程海律師: 他這個行為可能是一個虛假的行為,因為你如果判的話,不用換律師不就結束了嘛。這個交換這個東西是麻痹家人親屬,是嘛,你的律師換了以後,那他該怎麼判,這樣判,違法的判, 還是繼續判, 可能會這樣。

主持人蕭茗:我們現在再回到562手印事件,上面提到,在世事關心播出了562手印事件之後,泊頭市的國保大隊隊長李富國馬上就拿到了一張這期節目的光盤。但是據知情人向我們透露,鄭祥星的妻子和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並沒有製作這樣的光盤,那麼,我們就不得不想到,是國保大隊本身在關注我們的節目,有可能是他們自己從網站上下載了這個節目製成了光盤。那麼,中共的國保大隊為什麼這麼關注海外的獨立媒體,他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有多少雙眼睛正在注視著他們,記錄著他們的所作所為,對這些問題,我採訪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負責人汪志遠先生。

(採訪汪志遠)

主持人蕭茗結語:中國自古就有聯名請願上書的傳統,然而在中國暴政下,這種民眾表達意願的方式,就非常的稀少。而敢於逆中共之導向的,甚至是為了他人的聯名申訴,就更顯得珍貴了。自從中共打壓法輪功以來,民眾對法輪功的聯名支持雖然一直都有,人數有幾十,幾百,甚至到上千,但是都沒有在社會上造成太大的影響,就淡去了,而聯名範圍多局限在家屬親友中。但近些年,普通社會民眾支持法輪功的事件就顯得很突出,而且影響越來越大,其影響大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又是由於這些事件震動了中共高層而受到政法委的打壓而引發的。對於政法委來說,在當前中國的政局下,這種全民迅速起來反對對法輪功迫害的趨勢是他們真正的噩夢,在今後的節目中,我們講繼續關注手印事件的進展,並把聚光燈直接指向中共政法委和610辦公室-這個中共迫害民眾的蓋世太保組織。感謝您收看這次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