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黑衣亂港 市民獵鷹

【新唐人2011年9月20日訊】中共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問香港,造成中國領導人訪問香港以來民意反彈最大的一次,主要是警方接管香港大學保安,導致校園淪陷,人權遭到踐踏。

在中共領導人中,李克強為人比較低調,雖然沒有什麼政績可以誇耀,但是也沒有發現什麼劣跡為人痛罵。因此,香港作為全球資訊中心,李克強大可作為表演一番的平台。可是因為種種原因,來香港送大禮的李克強,不但沒有得到好評,反而引發諸多民怨。這個種種原因中,警方的濫權是重要原因。為何濫權,除了拍馬屁的惡習之外,還因為中方的介入,而這個介入也很複雜,除了中共慣性的霸權作風之外,有沒有以極左面目出現,故意惹起香港民怨,以破壞李克強的形象呢?因為李克強在政治局常委裡排名第六,為何保安超過國家主席與總理的規格?主管國保的政法委,是江系人馬掌控,而李克強大家都知道,他是胡錦濤的人。這些問題,非我等局外人所能搞清楚的,我們只能分析這次李克強來香港所引發的「動亂」。

穿「平反六四」T恤被拘捕
就像過濾「敏感詞」

最被詬病的兩件事情,是八月十七日李克強訪問麗港城時,一位完全不知情的黃先生穿了平反六四T恤下樓時被拘捕,理由卻是後來找出來的,說他多年前因亂過馬路欠交罰款而被「通緝」,並非重犯,當時警方不可能一眼認出他而拘捕,只可能是抓走他以後才查出「罪證」。另一宗則是香港大學八月十八日慶祝一百年校慶時,李克強作為主禮嘉賓之一,特別嚴密的保安,拘捕三名抗議的大學生,其中港大學生李康成穿了六四T恤,被禁錮一小時。

香港警方在李克強來訪時對六四的態度,就如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訪問台灣時台灣警察對中華民國國旗的態度。因此我懷疑,就像中宣部決定「敏感詞」而在網上封殺那樣,中國的公安也會向香港與台灣警方列出中國官員所不可以見到的敏感物,而香港與台灣警方就畢恭畢敬、做牛做馬在中國公安指揮下濫施暴力來對付自己的百姓,以保證中國官員見不到這些可以使他們睡不著覺的「敏感物」。

警方濫權 強大輿論指責
三百記者遊行要警方道歉

警方的濫權,危及每個香港人的人權,形成強大的輿論,使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本來沉醉在香港大學終於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座大學,轉而指責警方的行動過火;而警方則說,保安安排是經過香港大學同意的,導致事件成為羅生門。

由於李克強訪港期間,記者採訪受到很多限制,例如由新聞處發佈新聞稿而阻止記者採訪,對採訪的記者進行暴力阻止等等,例如有電視台記者向警方及監警會投訴,指李克強到訪麗港城期間,被黑色西裝男子阻撓採訪,對方亦未有展示其身分。因此三百名記者在八月二十日就穿黑衣率先遊行,高呼「還我採訪權」,要警方道歉。

警務處長曾偉雄八月二十九日在立法會上解釋,說當時身穿黑衣警員眼見「黑影」掠過,出於本能反應下用手擋格,其手更「卡」在記者攝錄機,警員之後有表明身分和縮手。不過,被阻撓採訪的now新聞台發表聲明,表明不同意曾偉雄的說法。

見黑影就「卡」,本質上與見黑影就開槍是一樣的,如果不是說明警察已經成為驚弓之鳥,就是他們對民眾(抗議民眾、記者,乃至一般市民)的敵意而濫權、濫殺。而麗港城的黃先生也澄清他被抬走時,四名黑色西裝人根本沒有要求他出示身分證,反駁香港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曾昭科早前指他因為未能即場提供身分證明而被帶走之說。

黑衣人幕後 到底是誰?

由於最凶狠的是這些並非穿警服的黑衣人,引發港人對黑衣人的興趣,因為他們都不願展示身分,到底他們是何方神聖?湊巧九月一日在會展中心舉行的香港廣東社團總會會董就職禮上,被曾偉雄指為「黑影」的記者,又見到當日卡他的黑衣人,就上前質問他的身分,這位黑衣人表示他不是警察,但又不肯表明身分,被一再追問後就說「我冇需要答你問題!」不過有人發現他的呔夾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圖案,因此懷疑是中國的公安。因為這個活動也有一批中聯辦官員作為嘉賓,也許由他們自己的公安來負責他們的安全。

不論是香港記者,麗港城市民黃先生,還是香港大學,乃至社會輿論,都把矛頭指向香港警察,尤其是警務處長鄧偉雄。例如一千名香港大學校友八月二十三日在報章刊登聯署廣告,除了譴責校方「殺害自由」,還指摘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罔顧法紀,「我們要求曾偉雄下台!」曾偉雄今年年初才剛上任,原先就以「鷹派」聞名,果然上任後對抗議人士毫不手軟,被指急於立功向上爬,因此李克強來訪,成為他立功的最好機會,才會出現那樣多的衝突。

尤其在調查香港大學過度的保安行動,以及麗港城抬走黃先生事件,警方透露出有所謂「核心保安區」之說,這個「核心」兩字是以前所沒有的。我們知道,共產黨最喜歡講「核心」,以前有「江核心」,近來則大講「核心利益」,包括台灣與南海,誰侵犯共產黨的核心利益,共產黨就喊打喊殺。因此誰入侵「核心保安區」,黑衣人就「格打勿論」。

至於「核心」是香港警方拍馬屁的創意,還是中國壓迫香港警方做的?

八百市民反鷹抗暴
香港年輕人日益覺醒

有媒體報導,據中方人士透露,李克強訪港前後,最少有兩名或以上公安部副部長級人員來香港,親自過問保安安排,原因是有情報顯示要加強防範云云。但是保安局長李少光駁斥說,這種講法是「垃圾」。在這以前,警方對抗議者及記者的態度被批評為阻礙言論自由時,政務司司長、下屆特首熱門人選的唐英年也回應說,這種說法「完全是垃圾」。由此可見如今特區政府官員是如何的傲慢,並對民眾抱有敵意。

而曾偉雄不但是鷹派,而且禿頭,民眾在激情之下,「禿鷹」的外號不脛而走。香港市民把對他的聲討叫做「獵鷹行動」。九月三日,近八百名香港市民組織「反鷹抗暴」遊行,喊出「我唔係(不是)黑影,全民反禿鷹!」的口號。而「反鷹抗暴」來自文革期間的一九六七年香港土共、紅衛兵組織暴動時提出的「反英抗暴」口號,旨在諷刺如今的時移世易。

遊行前夕的九月一日,三名今年三月六日反預算案遊行被捕的示威者葉浩意、社民連主席陶君行、社民連成員黃浩銘,被警方落案起訴「非法集結」。顯然是恐嚇他們別再次「非法集結」,但是這些嚇不倒他們。這次遊行的參加者有許多年輕人,口號、道具也有許多創意,顯示香港年輕人的日益覺醒,這當然也是因為他們對前景越來越不安而被迫走上街頭。

當局迫於壓力,對上述事件將進行調查,但是是自己調查自己,還是成立獨立的調查組織,還有爭論。且看事件如何發展。

文章來源:《看》雜誌 第96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