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平被發配 張德江仍風光

【新唐人2011年8月19日訊】(新唐人綜合報導)16日晚,中共官方新華社以英文稿件的方式,宣佈王勇平被免職的消息。中國一些門戶新聞網站在頭條發佈這條消息,但到了17日早上,鐵道部又聲稱,王勇平不是被撤職,是調動工作。而再過幾個小時,就連這條消息都已不見蹤影。反觀在動車事故中有下令停止搜救,掩埋車體的中共副總理張德江卻依然風光無限。

免職還是職務變動成疑

8月16日晚上,中共當局以閃電般的形式,以新華社英文稿件的方式,宣佈了王勇平被免職。
《德國之聲》分析,中共當局此舉之意,是不在讓中國國內的民眾知曉,而只是讓海外獲知這一消息,並進而平息有關風波。

王勇平原任鐵道部政治部副主任、政治部宣傳部部長、鐵道部新聞發言人職務。

鐵道部相關負責人17晚又表示,王勇平不再擔任鐵道部新聞發言人、政治部宣傳部部長職務。他強調,“這不是免職或被停職,而是正常的職務變動,王勇平的級別待遇沒變,調到哪個部門還沒定。”對於王勇平是否仍擔任鐵道部政治部副主任一職, 該負責人並未透露。

張德江依然風光

溫州動車事故發生後,中共很快就停止了搜救,進而掩埋事故車體。而在宣佈搜救結束後,有媒體報導,溫州特警支隊支隊長邵曳戎抗命,不用吊車搬走被撞毀的車廂,堅持在鐵軌上原地清理,終創造了搜救奇跡,在指揮部下令停止搶救13個小時後,救出了一位兩歲的小姑娘伊伊。

網民對當局過早停止搜救一直都表示憤怒,而事故車體內是否還有人體,也讓網民表示懷疑。

早前,就頻頻曝出,死難者家屬發現,死者遺體的傷痕顯示,有可能是挖掘機造成的。家屬提出,親人究竟是死於事故,還是死於挖掘機之下?

在動車事故中是誰下令停止搜救掩埋車體的,也成了民眾熱議的聚焦點。

據微博的消息說,有大陸記者接觸過鐵道部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該官員表示,包括鐵道部長在內的鐵路系統並無權力下達此類命令,在事故搶險指揮部成立後,該命令只能由總指揮張德江才能下達。另據現場一位參與搜救者說,張德江下達把被撞車體從橋上清理的命令,是為了讓鐵路儘快恢復通車。但該調查未能在國內媒體發佈。

但值得關注的是,在王勇平被免職的同一時間,15日至16日,張德江在中共國務院高速鐵路及其在建專案安全大檢查動員部署會議上做動員。

大陸媒體報導說,張德江在講話時聲稱,檢查組要貫徹落實所謂的科學發展觀,以及貫徹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關於開底整治高速鐵路安全隱患,防止重特大鐵路交通事故發生。張德江還宣佈,一些有問題的高鐵和鐵路項目都要馬上停下來。

香港中國問題分析員李崇光向《德國之聲》分析,中共十八大即將到來,而犯了大錯的張德江目前仍然屹立不倒,從中或者可以解釋明年”十八大”前北京高層各路人馬之間的權力角逐。

李崇光認為,但無論如何,1988年3月中國發生鐵路和民航事故後,當時的鐵道部長丁關根引咎辭職,民航總局局長也被撤職。與23年前相比,今天的中國似乎更倒退了。

李崇光還分析,鐵道部是中國計劃經濟中的最後一座堡壘,長期以來政體合一,集公安、檢察和法院系統於一身,儼然一個獨立王國。鐵道部的問題,其實只是折射了中國體制痼疾的冰山一角。

他指出,中國過去二十年在政治體制不動的情況下追求經濟發展,雖然換來經濟高速發展,但顯然已經到了一個瓶頸階段,而這個瓶頸的背後,又有著體制和人事的盤根錯節。王勇平的被免職和張德江依然發號施令,顯然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香港《東方日報》的評論說,中國官場最流行的施政作風是有權無責,權力極大,責任極微。四川大地震塌了那麼多豆腐渣校舍,死了那麼多學童,有哪個官老爺必須承擔責任受到懲處呢?沒有啊,因為官腔堅稱不存在豆腐渣。

評論說,中國官場特色是無限復活,三鹿牌毒奶事件導致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下臺。不過,李長江不久再上臺,擔任全國 「掃黃打非」工作小組專職副組長。原北京市市長孟學農,下臺又復出,復出又下臺,下臺再復出,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因此,評論認為,王勇平失言而究責也算是一個奇跡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