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檔案】共產國際軍事顧問在中國的「花樣」年華

【新唐人2011年4月27日訊】如今,中共各級官員對於情色的追求已經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而這當然離不開中共高層領導人的言傳身教。從毛澤東、周恩來算起,直至江澤民,哪一個不是妻子情人通吃?哪一個的私生活不是充滿了糜爛的味道?當然,追根溯源,人們就會發現連共產主義的鼻祖馬克思、中共導師列寧和斯大林的私生活也是如此。看來,只要沾上“共產共妻、不信天不信地”的共產主義的光,傳統的人倫道德就會被摒棄,天理亦可棄之不顧。本篇要說的是當年共產國際代表李德在中國的“花樣”人生。

李德(1900-1974年),又名華夫,出生在德國慕尼黑附近,德文名字為奧托•布勞恩(Otto Braun)。他在孤兒院中長大,1918年一戰時應召入伍,但未參加戰爭。退役後接受師範教育,期間加入德國共產黨。 1921年、1926 年因從事地下活動,兩次被德國政府逮捕;1928年獲救,逃至莫斯科,進入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

1932年,剛剛畢業的奧托分配到蘇軍總參謀部。此時身在上海、負責蘇聯對中國及東南亞各國共產黨活動進行資助的共產國際間諜牛蘭夫婦被捕。蘇聯高級間諜、上海工作站負責人理查德•佐爾格遂致電莫斯科,要求派兩個德國身份的交通人員各帶兩萬美元現金,從蘇聯送到上海協助打通國民政府的法院及監獄的關係,奧托即是其中一人。

奧託在將資金送到上海後並未回國,而是留在了佐爾格的身邊,為蘇聯收集情報。不久,他遇上了從蘇聯回來的中共領導人博古和上海遠東局負責人尤爾特。 1933年春博古轉移到中央蘇區前,要求奧託一同前往。身為蘇軍總參謀部而不是共產國際的奧托,此時要求尤爾特請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發出指示以完成身份轉換。共產國際為此指示,奧托作為沒有指示權力的顧問,受支配於中共中央委員會。

1933年9月,奧托到達中央蘇區,並開始使用中文名字李德。在中共的軍事會議上,起初他一再說明他的職務只是一個顧問,沒有下達指示的權力,但博古一再強調他是共產國際派遣過來的軍事顧問。因此,這個時期前線來的電報,都要經過李德批閱才後送交軍委副主席周恩來,週再根據來電的重要程度,決定是否自己處理或提交軍委或政治局討論。 1934年5月,李德成為中共最高領導層三人團的成員之一(另兩位是博古和周恩來),並指揮了反國民政府的第五次圍剿的戰鬥。

根據中共領導人的回憶錄,剛到蘇區的李德就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希望有個中國女戰士陪其睡覺。博古雖然在很多事情上對李德言聽計從,但在這件事上因考慮影響而沒有應允。不久就鬧出了李德騷擾女性的事件。

一天中午,李德穿戴整齊,鬍子刮得乾乾淨淨,腰束武裝帶,騎上馬,直奔少共中央局(團中央)駐地。原來,他看上了在這里工作的一個女幹部。李德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德語向其示愛說:“你長得太美了,我太喜歡你了,太需要你了!”雖然聽不懂李德的話,但他炙熱的眼神讓這位女幹部感到很不自在。恰巧這時女幹部的丈夫走了過來,他曾留學德國,能聽懂德語,於是他一把拉過妻子,衝著李德大聲喊道:“顧問同志,請你自重,這是我的妻子!”說完,與妻子朝屋內走去,將李德尷尬地晾在外邊。

李德所為很快在蘇區傳開了,人們議論紛紛。博古決定幫其找個妻子。李德告訴博古他看上了一個叫賴水娣的姑娘,在眾人的撮合下,姑娘同意和李德交往。然而不久,負責調查的社會部報告說,這個姑娘有丈夫,而且是反動民團的頭子,於是這樁婚事就此告吹。

博古於是把將中央局婦委主任李堅貞找來,給其下達了幫李德找一個政治上可靠的妻子的任務。李堅貞不敢怠慢,找了好幾個,都遭到了拒絕,最後她想到了自己的同鄉、在少共中央局當文書的蕭月華。蕭月華雖然長得算不上漂亮,文化水平也不高,但卻很賢惠、壯實,愛打籃球,能歌善舞。

當李堅貞第一次詢問蕭月華時,她堅決不同意,除了前不久李德騷擾女幹部的事情外,重要的原因還在於雙方語言不通,生活習慣迥異,年齡差了10歲。李堅貞只好以“你必須完成這個任務”迫使其同意,蕭月華哭著同意了。

由於純粹是政治婚姻,李德與蕭月華結婚後根本無感情而言。白天要工作的蕭月華,晚上則淪為李德的“性奴”。然而,李德依舊對蕭月華十分冷淡和刻薄,也很小氣。他發現盒子裡的餅乾少了幾塊,就懷疑蕭月華偷吃了,並大吵大鬧。為此,蕭月華被罵挨打是家常便飯。被欺負狠了的時候,蕭月華就反駁幾句。有一次跑到博古那裡去訴苦,要求離婚,但博古總是以“服從組織”來要求她委曲求全。

在國民黨的層層包圍下,中共節節敗退,被迫進行逃亡。逃亡途中,博古被降為中央書記處書記,李德的權力也被剝奪。心情大壞的李德更是經常打罵蕭月華,把失去指揮權的怨氣發洩在妻子的身上。逃亡一路,兩人便吵鬧、廝打一路。

需要說明的是,中共黨史將李德看作中央蘇區失敗的罪人,並把很多罪名都歸結於他,這明顯有失公允,似有為周恩來等開脫之嫌。當年擔任李德翻譯的伍修權就認為:“李德的權力,不是他自己爭來的,而是中共中央負責人拱手交給他的,造成失敗的主要責任應該是中國同志本身。”

中共逃亡到陝北後,李德轉而支持毛,並從事軍事教育和研究工作。此時,蕭月華生下了一子。因為孩子的緣故,雙方的關係多少有些緩和,但這樣的情況不過維持了一年左右。在孩子送到親戚家後,蕭月華被派去學習,由於需要住校,只能週六回家,這引起了李德的不滿,而到學校大吵大鬧。蕭月華感到很丟面子,乾脆週六也不回去了。他們的夫妻關係因此名存實亡。

煩悶的李德一天在散步時遇見了曾做過演員的李麗蓮。從此,雙方來往密切。一天,當蕭月華回家取東西時,發現李德和李麗蓮正在家中廝混,十分生氣:“你是什麼國際主義者?你是帝國主義分子!你勾引人家女人,違反黨紀國法,我要到中央告你,我要和你離婚!”於是,蕭月華跑去向毛哭訴,要求離婚。在調解無效後,中共組織同意雙方離婚,兒子歸蕭月華撫養,李德每月付撫養費。

離婚後的李德很快與李麗蓮結婚,並相約在中國生活一輩子。然而,1939年李德返回蘇聯時,李麗蓮因護照原因留在了延安。兩人從此再未見面。

返回蘇聯後的李德受到審查,但免於處分。後在蘇聯集中營內任政治教官。斯大林死後,被允許回到東德,在東德德共中央的馬列主義研究院和社會科學研究所工作,負責編書、譯書。 1973年,李德發表《中國記事》一書,對延安時期毛澤東對中共國際派,特別是王明等人的殘酷鬥爭有詳細的描述,揭露了延安政權從自由寬鬆走向整肅集權的過程。 1974年,李德死去。而李麗蓮後來在延安擔任魯迅藝術學院音樂系助教,中共建政後任全國婦聯兒童工作部和對外聯絡部部長,1965年4 月死於北京。

另根據德文資料,李德在被派到中國前就至少有兩個“革命伴侶”,其中一位曾組織紅色恐怖份子把李德從柏林監獄裡劫持出來。在共產國際的地下組織幫助下,兩人逃離德國,潛入蘇聯。 1931年,這對“革命伴侶”因李德另有新歡而分手。

李德的一生再次驗證了本文開篇所言:只要沾上“共產共妻、不信天不信地”的共產主義的光,傳統的人倫道德就會被摒棄,天理亦可棄之不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