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北京懷仁堂政變 35分鐘逮捕四名「領導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7日訊】今年10月6日,是北京「懷仁堂政變」(「懷仁堂事變」)45周年,當年那場事變震驚海內外,北京當局在35分鐘內將「四人幫」拿下。其中兩人是中共正國級領導人,另外二人是副國級。突顯中共高層內鬥的慘烈和凶險。

1976年10月6日夜晚,「四人幫」被捕,他們是時政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洪文、張春橋,以及政治局委員江清、姚文元。這就是震驚中外的「懷仁堂事件」,這次事件究竟如何醞釀的,哪幾個人在其中發揮了作用,外界一度傳出多個版本。

2008年第10期《炎黃春秋》,曾刊登吉林省前省長張根生遺稿《聽華國鋒談幾件大事》,描述了事件的內幕。這是張根生1999年3月9日到華國鋒(已故)家中拜訪時,聽華國鋒親口講述的事件經過。

事變前的醞釀:採取非常手段

華國鋒講,毛澤東1976年死亡後,「四人幫」開始了「篡黨奪權」活動。「我早已考慮很久,下決心要搞掉他們一夥。」華國鋒說,1976年9月10日,他先找李先念交談當前形勢、「四人幫」動向,認為要早日解決「四人幫」。9月13日,李先念又找葉劍英談了「四人幫」的情況、看法。

隨後,華國鋒親自和葉取得聯繫,交換看法,做準備工作。華國鋒說,「我們一致認為要採取非常手段解決,我與汪東興幾次研究,叫他做準備,挑選可靠人員。我也和吳德、吳忠(衛戍區司令員)談過,叫他們防備遲群、謝靜宜利用學生鬧事。」與此同時,葉劍英和聶榮臻、王震、楊成武等軍方元老,也在部隊做好了準備。

中南海住處抓江青 發現異動 提前行動

華國鋒說,「後來發現張春橋的弟弟張××是總政宣傳部副部長,到坦克六師進行活動,促使我們早下決心,在(1976年)10月6日,通知晚8點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討論毛選五卷定稿問題,通知姚文元也參加。坐在懷仁堂內會議室中的只有我和葉帥,汪東興具體指揮行動。抓住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時,是我親自分別向他們宣佈中央決定隔離審查他們的反黨反社會主義,妄圖篡黨奪權的罪行。」

江青是在中南海住處抓起來的。同時抓了毛遠新,北京衛戍區抓了遲群、謝靜宜。事後便立即通知政治局委員到玉泉山開會。」會上,華國鋒、葉劍英先後講了逮捕四人幫的原因和經過。並講了逮捕「四人幫」是為避免流血傷亡,穩定全國局勢,被迫採取的特殊手段。

「懷仁堂事變」實施過程

另據當年的中共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武健華在《我在參與逮捕「四人幫」前後的經歷》中敘述,1976年10月2日,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葉劍英與時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在中南海南樓的辦公室裡,就除掉「四人幫」的問題達成了一致意見。

當天夜裡,汪東興召集當時的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張耀祠、李鑫和武健華來到南樓辦公室,詳細討論行動方案,一直研究到10月3日凌晨4點,汪東興分別向華國鋒、葉劍英匯報了拿下「四人幫」的行動方案,得到了華、葉的同意。

10月4日、5日,武健華隨同汪東興對實施拘捕「四人幫」地點的懷仁堂會場及其大小門出入口、停車場進行了細緻檢查和安排部署,又制訂了幾種應急預案,並從中央警衛局機關的局、處、科級幹部及八三四一部隊的師、團、營級幹部中選出了對付王、張、江、姚及毛遠新的五個行動小分隊和參加此項任務的其他人員,並對他們進行了編組。

10月6日上午8點,按照已擬定的計劃,汪東興讓中共中央辦公廳祕書局向中央政治局常委發出了通知:華國鋒副主席今晚8點在中南海懷仁堂正廳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

當晚7點55分,王洪文來到懷仁堂。他剛走進小門,還沒來得及吭氣,便被埋伏在那裡的突擊隊員牢牢地禁錮在離華國鋒、葉劍英5米左右的正面。王洪文惶恐萬狀,還未及作出反應,就被行動小組扭離現場,戴上銬子,押上了早已準備好的紅旗轎車,拘押到隔離室內。

7點58分,張春橋跨入懷仁堂大門。他習慣性地沿著禮堂東側走廊,由南向北緩步走來。當他邁進正廳後,預伏在小門兩側的突擊隊員快速出擊,把張春橋控制住,戴上銬子,押解上車送往隔離地點。

押送張春橋的車上路後,按照預定方案,武健華緊急趕到執行處置江青任務的張耀祠處,然後同張耀祠一起來到中南海春藕齋,執行拘押江青的任務。

武健華回憶,「張耀祠和我率行動小組進入春藕齋正廳後,看見江青背西面東坐在沙發上。行動小組迅即從左右兩側和沙發背後把江青圍攏在一個半圓形的中間。」

江青被拘捕後,行動小組又按照事先設好的圈套,誘捕姚文元。

晚上8點25分,姚文元來到了懷仁堂東休息室。他剛一進門,就被行動小組逮捕。解決「四人幫」的整個行動過程,只用了35分鐘。

「四人幫」被「隔離審查」後,一直拘押在由八三四一部隊管轄的地下工程內,直到1977年4月10日奉中央之命移交給公安部秦城監獄關押。

(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