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宣部禁令曝光 內地記者處境難

【新唐人2011年1月13日訊】中共宣傳部關於2011年新聞管制的禁令,最近被曝光在互聯網上;相較中國新聞出版署署長高調發表保護記者採訪的講話,是兩個極端的反差。中國媒體的實際處境又是如何呢?

有資深媒體人11號在網上公布中宣部今年度的新聞管制禁令,其中第一條首先要求,「為兩會營造良好輿論氛圍」,其他要求還包括了「嚴格控制災難事故報導」、「穩妥把握徵地拆遷報導」、「不要宣傳春運『一票難求』等存在的問題」。中宣部羅列的九大禁令原則,最後並說,要「解決都市類媒體案件報導『過多過濫』問題。」

同一時間,中國新聞出版署署長柳斌傑接受《中央電視臺》訪談的節目,卻提到要「善待媒體」。

柳斌傑:「我們要求是公共機構、公職人員,任何時候都不得拒絕記者的合法採訪。」

柳斌傑與中宣部的禁令口徑完全不同,是內部矛盾,還是柳斌傑純粹在作秀?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明確的是,近一段時期記者在中國採訪的情形是每況愈下。

一個月之前,30多名香港記者,前往毒奶受害兒家長趙連海在北京大興的家進行採訪,卻遭到當地居民委員會大批出動阻撓,香港電臺的一名女記者更被一位女保安搧了大耳光。

而新疆《北疆晨報》首席記者孫虹傑,在上個月12月18號被暴打成腦死亡,孫虹傑的同事懷疑他因為涉及輿論監督的報導,被「高層人士」打擊報復。孫虹傑12月28號過世。

從一些例子中也能見到,即便是不涉及政府和有錢人的黑幕,中國記者在採訪中也屢屢受阻。

也是發生在去年的事件,9月8號上午,西安大路上,吉林建築工程學院的城建學院學生食堂突然起火。多家媒體到場採訪時遭到了校方的阻攔。火滅後,校方領導還安排學生在校門口組成人牆阻擋媒體進入。

多次在國際上獲獎、曾擔任《經濟學週報》副總編的高瑜指出,中共當局不可能不控制媒體,因為那是抓住權利的重要手段。

高瑜:「維持現狀現在就是除了我用槍桿子鎮壓,就剩了控制輿論,就是這麼兩個辦法。就是不願意讓自己的事情曝光。」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前中文部主任吳葆璋認為,缺乏新聞自由將給整個社會帶來缺憾。

吳葆璋:作為一個從業四十餘年的新聞工作者,我確信,一個社會的發展,不能沒有言論自由,而促進社會進步的新聞秩序只能是,事實是神聖的,評論是自由的。

總部設在巴黎的《記者無國界》組織在早些時候發表了2010年新聞自由度排名,中國在178個國家中,倒數第八,位居171名。

新唐人記者趙心知、孫寧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