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彤:《也談改革30年》之五

繁榮值得慶幸。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比全民赤貧好。經濟總量越來越接近於北洋軍閥時期曾經達到過的相對位次,比長期掉在這個歷史紀錄後面好。這都是人之常情。為了人均GDP低下而不敢懈怠,為了廉價出賣勞動力而難過,為了腐敗愈演愈烈而憤慨,同樣是正常人的正常感情。

有人喜歡借紀念改革的機會貼封神榜,替四個堅持唱讚歌。因為他們有這方面的嗜好和需要。但改革已經夭折,天安門就是見證。在四個堅持雄踞如昔的天地裡,中國到底走出了死路一條沒有?

現在的中國出現了不少新東西:中國有了市場,這市場歸看得見的權力操縱。經濟資源和經濟利益已經在黨的策劃和主持下重新進行了分配,財富的占有和權力的占有成正比。無權的農民和農民工,以肉身構築金字塔。有權的暴富,享用著千倍萬倍於農民的消費。崛起了的中國,正在向全世界展示這種繁榮和快樂。有人說,社會主義在中國不復存在。有人論證,你所看到的金字塔和看不到的黑箱,正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到底什麼是社會主義?定義權屬於共產黨。我沒有資格也沒有興趣參加文字遊戲。我的問題過去是,現在仍然是:這種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能拯救我們走出死路嗎?

文化大革命據說一去不復返了,但天安門鎮壓分明是它的最新版。「沒有鎮壓就沒有繁榮」的頌歌響徹雲霄。和這頌歌相呼應,「小天安門事件」不斷重演。專政工具被用來打壓合法請願的和平公民。暴力專政公然融入和諧社會的日常生活,成為典型的中華景觀。

「以糧為綱,以鋼為綱」之類老話,已經湮沒在荒煙衰草之中。嶄新的語錄 「發展是硬道理」膾炙人口,更時髦的語錄是「代表最先進的生產力」。新語錄同老語錄一樣,繼續依靠國家的強制力開路。農田、房舍和鄉鎮企業,怎麼能跟發電廠、飛機場和遊樂場比「先進」? 天賦人權,抵不住「發展是硬道理」。環境和資源正在普遍而急劇地惡化。空氣和水質被敗壞。森林、草原、耕地和礦產資源被糟蹋。如果有人告訴我,這種有領導的破壞,短短十年就超過了以往一千年——我信!

平心而論,誤區並不出在毛澤東說了什麼,也不出在鄧小平和三個代表說了什麼。他們也是公民,應該享有公民的發言權。他們肯定說過無數金玉良言,何況他們即使心血來潮,也未必比別人更離奇更荒謬。政策性的偏差不難糾正,可怕的是體制性的強制力。由於失去制衡,本來不難發現和糾正的偏差,往往一發不可收拾,鑄成大錯。一呼百應的體制,雷厲風行的體制,幾十年不變。四個堅持甚至把毛澤東、鄧小平、和三個代表入了憲,而當事人居然心安理得。急急忙忙入憲,無非是通過立法手段,設置神龕,誘導幹部膜拜,強制公民服從。文明國家哪有這種事情?唯有中國。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中國,把等額選舉出來的領袖一個個載入法典。這是什麼?這是變態——為了強制推行某種路線而變態,因為虛弱而變態,需要乞靈於國家手段而變態。不要輕視這種變態,這是四個堅持的綜合症之一,它的強制力,足以麻痺人的心智,捆綁人的手腳,使人求生不得。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