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悉自己的攝影作品《昂貴的代价》獲得首屆全球華人攝影大賽金獎,心緒复雜。感謝各評委老師的辛勤工作!也感謝你們給予我的肯定和鼓勵!關于四川龍門山大地震,對自己不安的內心總算有了一個交代。

作為一個攝影愛好者,能入圍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球華人攝影大賽”并獲得金獎,是我的榮幸。

5月15日下午,我成為一名志愿者來到北川中學,頓時被毀滅性的災難現場所震撼。廢墟上,擠滿了救援人員、記者、志愿者、尋親的人……匆忙的步履、焦急無奈的表情、麻木的眼神,讓人失去思索的意識。如此喧囂的廢墟,并不需要我們帶來的水和食物,我成為一個記錄者。

“兩個女孩,頭頂在一塊預制板下,死亡的姿勢呈雕塑狀。一個女孩坐着,身子微微向后,腫脹扭曲的手支撐在地面。另一個女孩,越過她的身体,弓身在地,腦袋無力地搭在她的肩膀。灰白的泥灰,碎石塊,緊貼在她們高高的發結,耳朵,頸項以及肩部。

附近,一個女孩橫躺着。穿棉質綠色橫條T恤,牛仔褲。浮腫的臉,十分委屈。從鼻孔到嘴巴,兩道黑色血漬。她的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的大拇指。一本打開的物理書,遮住胸口。

一個女孩蜷縮着。靠在牆邊。手臂發黑。蒼蠅圍着她的臉飛舞。死亡的舞蹈。令人生厭。沒人愿意靠近,饒有興致觀看同類死亡后被另一類生命飽餐的盛宴。

一雙乳色球鞋和小腿,承載着一塊預制板的重量,筆直伸過來。死亡前的掙扎。無法在想象中复原。

一條腿,自腹股位置撕裂,裸露在廢墟之上。肌肉組織,如一堆破布,紋理清晰。每個經過的人,都繞開行走。”(見《自由圣火》謝貽卉《廢墟上,我沒有淚水》)

在那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間,即有六具遇難者遺体,而那兩個預制板下的女孩將我的心撕裂。花朵的年齡,也許來不及惊愕,更來不及告別,就被災難奪去堅強的生命。蹲在地上,拍了兩張照片,一張中景,一張特寫。沒有過多地去拍那些亡者。因內心里有對死亡的敬畏。

一直有愿望去尋找這兩個孩子的父親母親。每次去到北川,都是那么匆忙。這個獎勵,對我而言是個敦促。

我希望這個世界如其他攝影師鏡頭下的世界,丰饒、清淨而美麗。

希望生活在這個地球上的人們,彼此關愛,遠离災難与戰爭的危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