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三退數字是怎麽統計出來的?

【新唐人2006年7月11日訊】【世事關心】(46)三退數字是怎麽統計出來的?了解三退的管道和三退運動發展的真實狀況。

主持人:這是湧動在中國大地的一股讓中國共產黨坐立不安的暗流。在默不作聲的外表下麵,中共對傳9評,勸三退運動的關注和懮慮甚至超過了下崗職工,上訪民眾,和貪官汙吏。另一方面,由於中共的強力封鎖,中國國內的很多民眾並不瞭解三退的具體情況,當第一次聽說三退人數,也就是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經超過一千萬的時候,震驚和疑惑在他們心中同時升起:這一切是真的嗎?如果三退浪潮是真的,那麼中共是否很快就要解體了?那麼中國在未來幾年是否將面臨巨大的社會轉型,如果是這樣,是否每個中國人的生活都會受到影響?要回答這一系列的問題,人們首先要弄清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三退運動發展的真實狀況。

旁白:大紀元時報2004年底推出系列社論9評共產黨。從2004年12月3日開始,大紀元開始收取三退聲明, 2005年元旦,50多人在大紀元上發表新年聯合退黨聲明,號召廣傳九評, 一月份,趙紫陽逝世之時,※告別中共ڏ的口號開始在世界各地出現,蔚然成風。三退人數在2005年4月21日超過一百萬;5月31日,超過兩百萬;7月15日,超過三百萬;8月30日,突破 400萬;10月18日,突破500萬;12月1日,聲明三退的人數達到了600萬人!2006年1月8日,700萬。2月14日,800萬;3月20日,900萬。到2006年的4月25日為止,聲明三退的人數已經突破了1000萬。那麼這1000多萬份聲明是怎麼統計出來的呢?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 高大維 博士:三退目前主要的管道有如下幾種。一種是通過網絡,突破封鎖,通過網絡,把退黨的名單輸入到網絡上,直接發給退黨網站。第二種途徑是通過傳真,把退黨聲明打好或寫好之後,傳真給退黨服務中心的傳真號碼。第三種途徑是通過電子郵件,突破網絡封鎖之後通過電子郵件把聲明送出來。還有一種管道就是通過電話,我們退黨服務中心有很多條退黨熱線。另外世界各地還有很多義工在和中國大陸民眾在聯系。

電話錄音:

義工:退黨服務中心,你好。

民眾:你好,我們要報退黨的名單,可以嗎?

義工:可以,請你現在就報,我現在就記下來。

義工:退黨服務中心,你好,請說。

民眾:他叫歸正。歸來的歸,正確的正。

義工:他是退黨退團?

民眾:退團。

義工:好,記下來了。

民眾:要求退隊和退團。借你們這個貴報聲明一下。

義工:那您告訴我您的名字?

民眾:我叫張正義。

退黨服務中心義工:退黨的人有個人的也有集體的。集體的退黨有幾人,十幾人,也有上百人,一批一批地退。你象前些日子南方有一省市一次就有140人退出。農村,鄉鎮的多數是以真名退出的多。城鎮的化名的居多。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 高大維 博士:還有一部分人士利用旅遊的機會,把他們的退黨聲明用信封裝好托他們的到海外旅遊的親人帶到世界各地的退黨服務中心點上,旅遊點上或9評點上。把他們的退黨聲明交給我們。除此以外,還有很多大陸的同胞沒有適當的管道,由於中共拼命的封鎖,那很多大陸的民眾就把他張貼到公共場所。比如街道,政府部門的通告欄。有很多這樣的圖片。那最新反饋的是在人民幣上面,把他們退黨的聲明,口號寫在人民幣上,最近甚至有人把它可在錢幣上,用雕刻的方式。

旁白:三退的資訊是發向全世界的,那麼在三退的民眾中,有多少是來在中國大陸的呢?這個問題,中共可能比普通民眾更加關心。最近,退黨服務中心和加州科學軟件公司聯合開發了一種網絡軟件,對大紀元退黨退團網站進行連續多日實時記錄與分析,以下是他們的分析結果。

南加州QSD軟體開發公司 劉傑森博士:我們軟體開發公司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和退黨網站的授權之下,開發了對退黨網站數據進行檢索,分類和分析的軟體。下面我們就來簡單介紹一下軟體的功能和檢索的結果。

在2004年12月4日到2006年6月27日期間,總的三退人數為11366927人,其中退黨人數是6876990人,占總的三退人數的60.5%。那麼這些退黨,團,隊的人群是從哪里來的呢?根據我們的軟體分析,每一條三退聲明都有它來自的國家,地區,甚至城市。通過對整個11366927三退人數的分析,我們看到其中1135萬是來自中國大陸,有16289人來自中國大陸以外的國家和地區。

美國動態網總裁 比爾。夏:動態網是中國大陸線民通過突破網絡封鎖的工具發表退黨聲明的最主要的工具之一。通過我們記錄的數據來看,絕大多說發表退黨聲明的線民都來自中國大陸。少數IP地址是來自海外。但是這種我們估計很多也是大陸的線民通過海外的代理聯到動態網上。所以還是中國大陸線民在使用。通過我們對這些數據的分析,我們看到這些線民都是來自於大陸的不同的省份。包括很偏遠的,包括西藏,新疆等地區。其中比較多的有北京和東北三省。這些數據都發表在網上。

主持人:據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介紹,有很多從中國大陸打來的電話並不是一上來就要三退,而是咨詢資訊,詢問為什麼要退黨,從哪里能看到9評等等,

退黨服務中心義工: 我們一般的就是要從這個,共產黨是反天,反地,反人性的。在歷史上,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它壞事做絕,罪不可赦,神要滅它,不是我們誰要滅它,是神要滅它。那麼天滅中共就要涉及到中共的黨徒。人要不退出來就是它的一分子了,也就成了眾神清除的目標。

記者:要是他不相信神呢?不相信這種說法呢?

義工:對,有的是不相信神的。不相信神的,在講得過程中就不太理解。有一次一個河南鄭州一個婦女打來電話,她說她看了9評覺得非常好,但是她身邊的人說天滅中共是迷信。我就問她:誰是天呢?她說:不就是老百姓說的那個老天爺嗎?我說你看有些報紙上也說了今天過年的時候,在北京有3萬多人排出2公里隊到北京雍和宮上香。我問她,你們那兒過年燒香嗎?她說,燒啊,都燒。我說國內的那些高官他們蓋房子不是也請人看風水,算卦嗎?她說,是啊。我說,他們不是不相信有老天爺嗎?可是他們不是也是求他們保佑嗎?我說這共產黨講無神論只不過是統治老百姓的工具。共產黨做盡壞事,天理不容。所以老百姓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可別給中共當陪葬品。後來我問她:你是黨員嗎?她說,是啊!我說那你就退了吧,為了你的安全,我們一般都是小名,化名都可以的。她說那行,你就幫我退了吧。她掛上電話不到半個小時又給我來電話說,我還有3個朋友看過9評都說好,我跟她們講了,她們也要退黨。後來我幫他們3個也起了名字把黨退了。

Filler

主持人: 初次看到三退數字的中國大陸民眾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三退人數真的有那麼多麼?我怎麼沒聽說過,好像我周圍的人也沒聽說誰三退了.

南加州大學公共政策 博士研究生 葉科:我覺得這也並不奇怪,因為9評和退黨的傳播方式是在網站上等等,還有現在因為中共的迫害好多人沒有公開。所以很多人退了,也許你身邊的人紛紛都退了,你也不知道。這是有可能的,這是它的一個特定的傳播方法。那麼從中國社會的現狀和基礎來看,這個3退的人數1000多萬,實在是太少了。那我覺得這個還大有發展前途。為什麼這麼說?首先你可以看一看,共產黨的理念現在在中國是崩潰的。從黨員這套系統來說,當初2001年江澤民到美國來訪問的時候,華盛頓郵報的一個記者問他,你相信共產主義嗎?江澤民的回答相當有意思,他說,我年輕的時候相信過共產主義。那麼也就是說,到今天為止,沒有什麼中共的官員敢拍著胸脯真心的說,我信仰共產主義。這是從最高到最低都是這樣的。越瞭解共產黨內幕的人他逃得越是快。所以現在中國都是4,5百億,5.6百億的資金外逃,比外資投入的速度還快。最近一項調查表明,中國國內的黨組織,80%到90%都是癱瘓的。所以共產黨到今天沒有人信了,也沒有凝聚力了。那麼對這些人來說如果有一種有效的辦法讓他退的話,這個人數是相當大的。除了對共產黨不信的人以外,還有很大一部分人對共產黨是非常仇恨的。比如2005年,中國有3000萬人次的訪民,這些人很多都是被壓迫的沒法活了,走投無路了才去上訪的。還有很多有意見的人他不敢去上訪,覺得上訪還更麻煩,那這些人還有多少?也就是說中國的冤民,對共產黨憤恨的人數是非常大的。那中國還有幾千萬的下崗工人;那中國還有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宗教人數,加起來也有幾千萬。那這個人數是相當大的,如果你給他一個辦法,讓他退的話,表達自己的心聲,我想他是比較願意的。

主持人:既然在中國大陸有這樣一個龐大的痛恨中共,熱切盼望脫離中共組織的群體,那麼,現在的問題真的變成了為什麼只有1100萬人三退,而不是有沒有1100萬人三退?

旁白:專家分析,9評和3退是中共當前最大的禁忌,是它們竭力阻擋向國內民眾傳播的信息。這也是9評三退傳播不暢的重要原因之一。

美國動態網總裁 比爾。夏:9評和退黨是中共在網絡封鎖方面最主要的目標。一方面是對電子郵件的封鎖。在我們給國內通過電子郵件發送9評的時候,我們發現國內對9評的電子郵件的封鎖是非常厲害的。特別是在6.4前夕,中共發動了一個對網絡封鎖的一輪新的行動,使大概有一個星期,國內的很多線民對上動態網和另外一個突破網絡封鎖非常重要的一個工具無界網都感覺非常困難。在這個期間,通過動態網發表退黨聲明的人數也有所下降,這就對退黨造成一定的影響。後來經過技術人員的一兩個星期的努力,大家又可以比較容易的上動態網了。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 高大維 博士: 在過去一年多來,光天化日下發生的綁架幫助傳9平,促退黨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有好幾千例,被綁架人數,已知的已經超過上萬人。我們整理了一份有70多個迫害案例的檔在去年布希總統訪華前提交給了布希總統。

旁白: 由於中共的強力封鎖造成了三退的管道少,而且成本很高,對於生活在中國社會底層的民眾來說,這往往是一個難以逾越的障礙。

美國動態網總裁 比爾。夏:真正能夠有條件上網,能夠知道使用這些突破網路封鎖工具的線民的數量是非常非常小的。特別是對中共的歷史,本質認識比較清楚的人很多是中老年人,他們經歷的事情比較多,或者是一些經濟上,生活上比較困難的人,這些人要使用突破封鎖的工具都比較困難。其他的方式,象打越洋電話,或傳真,對他們來說也比較困難。所以所有這些因素導致退黨的管道還不通暢。所以很多人想退黨,但是沒有管道。

旁白:雖然9評和三退在中國大陸傳播的阻力還很大,但是它傳播的潛力確是不可估量的,而且這世上還有一條規律,那就是:越是禁,人們傳播的熱情就越高。中共官方到目前為止,兩次公開否認三退大潮的存在,但是兩次否定的後果都是使更多的人意識到了三退大潮的真實性。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 高大維 博士: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曝光以後,中共外交部的秦剛在3個星期以後,也就是在中共已經把證據轉移完以後,他發表聲明否定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同時詆毀900萬的退黨大潮,說這是法輪功編出來的。他的這個講話出來後,在中國大陸同胞中,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多憤怒的司法幹部,民眾,紛紛向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來了他們的退黨聲明。其中一個叫做常順祥的中國同胞的給我們發來了他的退黨聲明,題目叫做回答秦剛的厥詞。

常順祥退黨聲明:偽外交部秦剛在記者會大放厥詞,否認蘇家屯死亡營的事實並邀請記者訪問蘇家屯。今天中共的話沒幾個人相信,20多天有足夠的時間早就改建了當地基建設施,毀滅罪證,當然可以如此說辭。講真的,此前我一直觀望,今天為了回答秦剛的厥詞以及蘇家屯暴行本人聲明退出共產党青年團少先隊,我妻退出團、隊。常順祥 攜妻

主持人:中共越是否認的事情就越是真的,看人民日報等中共黨報需要具有逆向思維的能力才能看出其中真正的資訊,這是在中共體制下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聰明的老百姓總結出的至理名言。在三退這件事情上,中共基本上採取了默不作聲和低調否認的做法。但是,種種跡象表明,在知道3退浪潮的人中,中共的高官是最相信其真實性的。

高官退黨聲明1:

我是一名老黨員﹐老革命﹐中共高級幹部。20世紀20年代參加革命30年代入黨。曾在國務院﹐內政部和公安部任要職。經過這麼多年的政治運動一幕幕慘不忍睹的人間悲劇在上演著﹐直到21世紀的今天。尤其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使我徹底地對共產黨絕望了。

高官退黨聲明2:

我是中國家司法部門的廳級幹部﹐對目前的中國司法界很清楚﹐9評寫的很好,應該讓更多的中國人瞭解。

高官退黨聲明3:

我是一名退休幹部﹐已有30多年的黨齡﹐曾在部隊和地方(市委、司法部門)任要職。經過這麼多年的政治運動,我看清了共產黨欺詐廣大民眾的伎倆﹐使我心寒。現在用我的化名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黨的一切有關組織﹐

高官退黨聲明4:

無可奈何當打手﹗﹗﹗﹗對不起了﹐中國人民﹗﹗唯望共產黨早點死亡

華天明 中共國務院

旁白:據加州科學軟件公司的網絡軟件分析,目前三退聲明中,標明自己是幹部的20448人,公檢法部門的879人,紀委584人,人大代表407人,公安局149人,省委140人,法院138人,安全局72人,國務院22人,中南海21人,人大常委13人。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 高大維 博士: 中共已經不行了。這是他們的共識,也希望我們的和平理性的三退的方式能夠和平解體中共。

退黨服務中心義工:高官也有。有一位是內地某地區負責搞宣傳的,他就是收到了一些退黨資訊,還有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資訊,他就給我們打來電話,他給我們提出建議,建議我們多向內陸宣傳。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 高大維 博士: 我們前一段時間接到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一個秘書打來的電話,瞭解我們的退黨服務中心是不是象他聽到的是法輪功造謠啊,是台灣的台獨搞啊,在聽到了我們設在美國的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給他的解釋後,他感到比較清楚了。當然,他也在考慮去看看9評的問題。

主持人:據大紀元報道※中國海外退伍軍人協會ڇ負責人林正央先生透露,《九評》在軍中廣泛流傳,對軍隊的沖擊極大。大部份軍中都有網吧,基本上連以上的軍官都配有電腦,幹部百分之百有電子信箱。退伍軍人是傳播的主要途徑之一,因為他們既是在社會的各個階層,同時又與軍中保持長期穩固的聯系。 他以中國退伍軍人的身份呼籲:中國軍人正處在歷史將賦予重大使命的關鍵時刻,只有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徹底脫離這個邪惡的政黨,才能保持自己的軍節,對得起我們的民族,才能回歸我們的人性和神性。

旁白:2005年3月1日,中國核工業所屬軍工系統46名黨齡30-50年老幹部宣佈退出中國共產黨。5月,中央黨校有幾十人委託大紀元發表退黨聲明,其中有在職的正副部級官員退黨。他們在信中說,※其實據我們知道,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中,90%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

主持人:在退黨的中共官員中,還有一類非常特殊,那就是中共的貪官,讓我們來看一下他們為什麼退黨。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 高大維 博士:最近發展的趨勢是貪官也退黨,有一些對中國同胞犯下惡行的也在醒悟,也在退黨。象最近退黨服務中心接到兩份退黨聲明,一份是廣東省逼著拆遷,傷害過許多民眾的,他覺得不能再做下去了。所以他用退出共產黨這種方式來告別他的過去,同時他也希望他得到受過他迫害的拆遷戶的諒解。最近我們還收到了一群貪官的退黨聲明,他們說,他們知道共產黨壞,從他們的父輩就知道共產黨不是好東西。他們當官的時候當了幾年的清官,但是後來發現共產黨太壞了,不撈白不撈,所以他們也就開始貪了。但是他們心中還保持著這樣一個正義的東西。他們的錢撈夠了,舉辦了出國的移民,包括小孩,他們表示在解體中共,消滅中共的時候需要經濟支援的時候,他們願意全力支持。

主持人: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傳9評,促3退,在中國大地上很可能將迅速從滾滾暗流發展到風雲激蕩的大潮。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被政治搞皮了,搞怕了的中國人驚訝的發現,這竟然是一場純粹的精神覺醒運動,這場運動自始至終沒有提出任何的政治綱領,也沒有給中國設計中共解體之後的未來。但是他的發生確為中國鋪墊了一個走向光明和福德之路的堅實的基礎。

大紀元專欄作家 章天亮:現在退黨一千萬了,很多人在想中共什麼時候解體?我們退黨的臨界點在什麼地方,我告訴大家現在我們有兩個臨界點。一個臨界點是中共崩潰的臨界點,一 個是是人們忍無可忍的臨界點。中國自己承認一年在大陸有8萬7千起群體性事件,所以的群體性事件就是指民眾和官府之間的直接的沖突。高智晟律師在到陝西的 時候,他到山西他發現很多地區老百姓對中共的這種鎮壓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我們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沒有退黨的話,中共會不會解體。它一定會,但 是也可能是因為經濟的崩潰,也可能是因為政治的崩潰,也可能是因為軍事的崩潰。老百姓對他們的忍耐到了極限,而出現了官逼民反的情況。

老子 講過一句話,叫大軍之後,必有凶年。中國已經承受不起那樣大的動蕩了,我們一定要趕在老百姓忍無可忍之前把中共解體掉。所以我們今天看到退黨一千萬,我們 這是一個聲援的活動,也是個慶祝的活動。但對我們每一個人更是個敦促的活動。我們應該更廣泛的把九評傳出去,把退黨大潮更深入的更快速的進行下去。把中共徹底的解體掉。我們在跟時間賽跑,我們一定要搶到另外一個臨界點到達之前就把中共解體掉。這樣才能結束中共的一切罪惡。

主持人:兩千年前孫子講過“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就是說我跟你打仗,每仗必贏,這還不算最好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沒跟你打,你就屈服了,這才是最好的。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中國人將再次目睹這古老的智慧在人間展現。世事關心,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