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小说〝软埋〞遭毛左围攻:美化〝地主阶级〞?

纽约时间: 2017-06-01 03:20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6月01日讯】【热点互动】(1616)小说〝软埋〞遭毛左围攻:美化地主阶级?:湖北女作家方方撰写的长篇小说《软埋》,去年出版后即获得民间的大量赞誉,今年4月更荣获〝路遥文学奖〞。然而另一方面,这部作品也遭到左派文革式语言的围攻,称其为〝大毒草〞、〝美化地主阶级〞等。
广告

那么这部作品反映了怎样的土改历史?为何一边获奖,一边挨批?在一个历史不断被〝软埋〞的时代,人们是否应该拒绝遗忘,找寻真相?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

湖北女作家方方的一部长篇小说《软埋》近日掀起风波,小说在去年出版后得到民间的大量赞誉,今年四月获得〝路遥文学奖〞;然而另外一方面这部小说也遭到毛左的围攻,称其是〝大毒草〞、〝美化地主阶级〞等等。那么《软埋》这部小说揭示了怎样的土改历史?为什么一边获奖一边挨批?在今天这样一个历史不断被〝软埋〞的年代,人们是否应该拒绝遗忘,找寻真相呢?

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做一些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先生;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二位好!

胡平、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今天我们在节目一开始,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湖北著名女作家方方历时3年完成的长篇小说《软埋》,因涉及中共50年代土改运动引发风波。一方面,媒体和读者普遍赞扬,该书〝具有强大的历史穿透力和美学的丰富性〞,作者方方是〝严肃的良心作家〞。另一方面,左派则以〝大毒草〞、〝严重的政治错误〞、〝美化地主阶级〞等定性谩骂。

《软埋》描写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共〝土改运动〞的历史。书中女主人翁丁子桃,原是乡绅的儿媳,在〝土改〞运动中娘家人被杀,婆家人集体自杀,并被软埋(就是不入棺椁直接被泥土埋葬)。

遭遇变故的她失去了记忆,隐名埋姓靠给别人做保姆谋生。生活虽然安定下来,可大半辈子却生活在梦魇中。

上世纪50年代起,中共打着〝耕者有其田〞的旗号,发动农民用暴力手段没收并瓜分了地主富农的土地和财产。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建国三十年全国农业统计资料1949—1979〞披露,〝土地改革〞共分掉七亿亩地,土改前共有400万户地主;土改后只剩下254万户。有146万户地主家庭被〝肉体消灭〞了。

当时中共发布文件指示,〝将土改中打击面规定在新解放区农民总户数8%,总人口10%之内〞。

按当时全国3.1亿农民计算即有3000万地主、富农和自耕农被剥夺土地,遭到镇压,超过100万地主被处死,自杀者不计其数。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就〝土改〞这个话题给我们打电话发表您的观点,同时我们的节目也在YouTube上直播,您可以去YouTube NTDCHINESE这个频道来观看我们的YouTube直播,同时在YouTube上和我们文字互动。

胡平先生,我想先问您一下,《软埋》这部小说激起的反响似乎是特别的大,可不可以请您先跟我们谈一谈,就您觉得这部小说为什么激起这么大的反响?那小说中的故事它到底多大程度上反应了真实的土改历史?

胡平:方方这部小说揭示了土改运动的真相,通过这部小说你可以看到:第一、地主并不像共产党宣传的那么丑恶;第二、地主和农民的关系也不像共产党宣传的那么敌对,那么紧张;第三、地主之所以在土改运动中遭受灭顶之灾,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犯法、犯罪的事,而仅仅是因为他们有些个土地;第四、我们看到土改中,那些地主,大部分地主他们并没有抗拒土改,也就是说如果共产党仅仅是没收人家土地,其实你都没有必要去再用暴力去迫害,所以你从这本书可以看清楚,共产党的那个暴力迫害显然就说明不仅仅是为了要土地,而是它有它的别的目的。第五、我们看到整个土改过程中,对地主的毁灭性的打击,完全是无法无天,没有遵守任何的像样的一些程序,经过法律的审判,而且对他们人的折磨,株连九族,那都是骇人听闻的。和土改中所表现出那种大量的残酷相比的话,后来的运动尽管也很残酷,也很恶劣,其实和土改相比都还比土改还要稍微好一点,这个极其恶劣。

另外,这本书你也可以看到就是驳斥了共产党编造的好几个谎言。像刚才我提到的几个,共产党编造一个谎言,给你阶级斗争学说,好像中国自古以来的历史,就是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矛盾,农民怎么样反对地主的历史。其实我们知道看历史都不是这个样子的嘛,过去那些农民反抗,农民造反,那都是叫官逼民反,没有说是地主逼农民反的。

你看《水浒传》大家都很熟,那些逼上梁山的,没有一个不是被官府逼上的,没有谁是给地主逼的呀!你再看看《水浒传》里头,水泊梁山的寨主,托塔天王晁盖,那就是个地主嘛,大地主嘛,对不对。农民就这么回事情嘛,地主和农民一起,而且很多地主还扮演了领袖的角色,事实上历史就是这么回事嘛!

后来因为到了改革开放之后,有些共产党官员也讲了些实话,比如那个被称为中国农村改革推手的那个杜润生,他就写了篇回忆文章。因为现在一直有种谎言,认为当年共产党怎么能打得江山呢?就是因为它提出〝打土豪分田地〞,得到了广大农民的支持,所以它就有力量了。

杜润生那篇文章写得很清楚,当年他们解放军1947年去打仗的时候,本来的方针是边打仗边土改,然后分田地、分浮财,打倒土豪分浮财。后来发现这样子很不得人心,他们就把它改了,改成什么减租减息,而且也不分浮财了,所以时间说明的就是广大的农民,因为千百年来人家对私有产是尊重的,只有那些痞子才会热衷于分人家土地,去白吃白喝。

主持人:抢人家东西。

胡平:对,所以我觉得通过这本书,他通过很多具体的形象,一些细节的描写,我想他在这方面都告诉我们很多东西。当然另外还有一条就是,他就讲到了土改这段历史是怎么样被软埋的,其实因为写土改的书也不只这一部,而这部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特别强调〝软埋〞这么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好的,等一下我们请您具体分析。我想问一下赵培,因为刚才胡平先生也提到了一下,就是真正的地主是什么样?我们知道基本上在大陆长大的我们,受到的教育是地主就是像〝周扒皮〞一样的人物,那么这本书中地主都是重德行善的,乐善好施这样的人,所以他也被左派攻击成〝美化地主阶级〞。那么真正的地主形象到底是什么样呢?跟我们也分析一下。

赵培:其实这个历史上的形象,因为中共它是为了仇恨宣传,所以它刻划了一个它们描述的这个仇恨的载体,就是一个很恶的地主。那么这种恶的地主,其实中共的刻划本身是不真实的,很多是经不起推敲的,坏人当然有,但绝大部分的人人家不是这样。

就〝周扒皮〞他也不是这样,是一个被塑造出来的假的艺术,说艺术都是说好听,就是一个仇恨的对象。真实的〝周扒皮〞其实人家叫周春富,是东北的一个村的地主吧,因为他们村只有二十来口人,而周春富拥有两百亩地,所以他被划为地主。

其实单说周春富这个人还是不错的,直到文革的时候,有一个长工上去就是逼着他忆苦思甜,他还不由自主地说是老周家的伙食不错,我们吃的啥呢?我们吃的都是饼子、苞米粥还有豆腐,比现在还要好,那个中共干部一听急眼了,下来下来,政治不正确,把他拉下来。

我们从投入中共的这些人当中也可以看到很多都是富农和地主,大陆作家刘淼举了三个例子,就是毛泽东、刘少奇和邓小平。毛泽东家是怎么成为地主呢?其实他爷爷很穷,他爸就是为了躲避贫穷,他去当兵,在外边提着脑袋,挣了钱,长了见识,他回家买回了土地,苦心经营,成了当地的地主。

刘少奇家里又是怎么回事?他曾祖父也很穷啊怎么办呢?但是他曾祖父有门手艺就是他会种地,而且会拾弄烟叶这种经济作物,所以他勤劳肯干,带着一家人起早贪黑,终于让他们家是越过越好,而且刘少奇的父亲刘寿生很会管理,他把家里地管理得很好,这样就比别人挣得更多,所以他成了地主。

那么邓小平家里又怎么成为地主的呢?是因为他曾祖为人勤朴,十分勤劳,他会一门手艺就是纺线织布,而且一天到晚省吃俭用,这样攒下了家业,到邓小平父亲的时候,是有十几亩地了,这些地也可以养活一家人,而且能雇个把长工,成了当地的一个小地主。

我们看到这是中共自己的头头的例子,这些左派你不能说什么了吧,可是竟然大地主在中共所谓的旧社会,其实就是民国以前,还是靠自己的勤劳、肯干攒下来的,这是一点错都没有。而且这个阶层大家看到他们有技术、有管理经验。而且中国有个传统叫〝耕读传家〞。毛泽东他父亲有了钱之后,他送孩子去什么呢?毛泽东去读师范学院。中国有个传统,因此他继承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当中很多好的部分,那中国传统文化讲〝仁义礼智信〞嘛,他当然是有一个仕绅的传统,而且是有一个士大夫的一个成分在里面,所以他们慢慢的家里成为读书,成为中华文明的一个传承继承者。所以我觉得这个小说里说得更接近于现实。

主持人:是,我想问一下胡平先生,我们看到这个小说它的名字叫《软埋》,这〝软埋〞当然就是除了这个人不放棺材这样的埋之外,它还有很多其它的意思。刚才您谈到土改这段历史被〝软埋〞,我想这可能也是这个小说引起这么大的反应原因之一吧。

胡平:对,它这个〝软埋〞有包含两层意思,一个就是当事人,像女主人翁丁子桃,他们全家家族,她本来是一个地主家的媳妇,全家遭到灭顶之灾,她一个人带着刚出生的孩子幸免于难,然后得了一场大病后来被救活,然后就对此前的记忆就一片空白、完全忘记。这种情况当然比较典型,但是这类似情况是很多的。

这个其实就是一种心理现象,就像人遭受巨大的肉体痛苦的时候,他会昏迷,昏迷就意味着你人对这个肉体的痛苦没有感觉。同样的,人遭受巨大的精神痛苦的时候,因为精神痛苦大部分就来自于记忆,来自于前后的对比。人在遭受巨大精神痛苦的时候,他常常会有意无意的去拒绝记忆,他就会强制让自己不去想起这些往事。

主持人:忘记过去。

胡平:这样才能过得下去。平常我们有朋友谁遇到一些麻烦了,我们也会叫他想开点,不要想那件事了。你看,所以我们都知道忘记某些痛苦的往事,才能够面对新的生活。当你痛苦太深的时候,人会本能的这么做,所以主人翁就这么一个特性。

当然更多的,其他的人他并不是直接的受害者,或者她本人并没有那么强烈的要把它〝软埋〞的这么一个冲动,但是他们失去记忆,就另外一种记忆,当局的压制,对不对?土改这件事情的残酷,那是不容你说的,说一句那就是反革命,要遭受惩罚,甚至于这些土改的受害者他们甚至都不敢跟自己的儿女说,儿女当年也受共产党洗脑的教育,如果你跟他讲这些受的苦难,他们没准还给你大义灭亲呢!其中好的就是他不揭发你,不给你划清界线就算很好的了,对不对?

长期以来的压制,尽管他们苦难比任何一个阶层都深,但是这个压制太强,使得他们这些人,本来一个人受苦之后有一种冲动,就是要讲出来的冲动,那个冲动就强制的压下去,这么久而久之,而且那个时间太长了,这个已经造成了集体的遗忘。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就是因为很多当事人不愿意回忆,或者不敢讲,造成了这种土改的历史也被〝软埋〞了是吗?

胡平:对,就包括有当局不断地打压、不断地压制,使得讲出这段故事本身成为政治上很危险的事情,这么一来人们就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就共同的把这段最惨痛的历史把它〝软埋〞掉了。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现在线上已经有一位观众了,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两位嘉宾晚上好。这个就是他们多元化的暴政嘛,那些人你看刚才影片里面就拍出来了,差不多5、60年前,那些人在清算斗争中,不管是男女,本来是好人也变成坏人了,杀人不眨眼的狰狞面目,到最后这部小说终于挖出了一部充满血腥土改的历史,我今天才第一次听到,原来这叫〝软埋〞,比〝硬埋〞还要残忍很多。谢谢三位,晚安。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丁先生。我想问一下赵培,刚才胡平先生也谈到了,就是在土改的过程中,其实土改的发起,中共的动机很多,其实跟事实是不符的,那么土改其实本身是可以通过和平手段去做的,为什么中共要用杀人的手段?这个能不能也请您来分析一下?

赵培:其实这个东西大家可以想一个问题,就是说中共搞土改,中华民国在台湾也搞了一个土地改革,那么你对比两家的手法你就能很明显的发现区别。就是中华民国做这个事,它是为了让社会的土地能真正的耕者有其田,能让土地回到农民手里。但是呢,地主阶级怎么办呢?它是采用一种赎买政策,就是他拿国有企业的股份,让这些人成为资本家,你有经营经验,你来经营这个商业,你来经营工业,你还可以发财,你还可以为社会做贡献。农民有了土地,他就能够生活下去,这样是个良性循环,没有杀人放火的这一套。

共产党这么搞,大家可以想一想为什么?其实它这个思想跟刚才讲水泊梁山,其实跟投名状一样,它其实里面有几个目的。大家想想,〝周扒皮〞的历史是什么时候的历史?是中共发动内战的历史,它需要东北大量的青壮年当兵。大家想想,当年给这些壮丁的许诺是什么?你回来就有媳妇,你回来就给你分地、回来给你钱。共产党有钱、有地吗?有未出嫁的女儿会嫁给你吗?没有!

那谁有呀?地主有。那么它就是说把地主家里的丫鬟也好、丫头也好,或者甚至是媳妇也好,它分给了愿意跟它闹革命的这些人。就是说你们这些人必须得砸地主、去杀地主,这样你就可以纳我投名状。如果整个天下公平了、天下有法治了,你们就要受到制裁,你们只能跟着我共产党一条道走到黑,这是它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所以它打到哪里就分地主,让这些平民去分地主财产、去杀地主、去批斗地主,这它一个很重要的一步,就是它搞革命、搞暴力,它要达到让所有人变坏的很重要的一步。

当然这种东西它会造成一个很严重的影响。我们知道整个社会是一个有机体,从地主阶层、从农民阶层,一直到工商业,整个是有机的运转,你一旦把一个阶层彻底消灭掉,它会造成什么呢?会造成农村生产技术的一个断层,农村管理的断层。而共产党会管理吗?共产党不会管理。

中共认为自己会管理,它最后搞人民公社化,还想实验一下共产主义,结果呢?导致了大饥荒3年,饿死中国几千万人,这大家知道的,造成的严重后果。所以共产党它是个暴力起家,这也决定了它土改的性质就是一个暴力革命。大家就可以认清这点事实,对我们来说才有真正的积极作用。

主持人:是,谢谢。我们也看到这本小说,它其实很多人可能真的是非常赞同,说方方是一个严肃的良心作家,她也获奖。另外一方面,它又受到很多毛左的围攻,这个语言都是文革式的语言,您认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胡平:它当然反映了今天当今中国社会本身的一个撕裂,尤其是出现了当局它自己的纠结。你说它毛左的大批判,如果放在毛泽东时代,那看起来就理直气壮、底气十足,而且可以想像在毛泽东时代,它这种小说也根本不可能出来。

可是到了邓时代、到了毛死之后,中国又搞经济改革的开放,很多事情就变了。尽管现在理论上,中国依然坚持把它过去那套意识形态,早就没有人信了,但还摆在桌面上,还在用那套理论在讲话,所以这些毛左还拿在手里来批判别人。但是实际上中共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就十万八千里了,早就通过了《物权法》,就已经承认了石油产权的合法性和正当性。

所以从经济改革一开始人们就提到这个问题了,说你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你改革改了半天,不就把共产党革命的东西都改掉了吗?不就回到原来吗?对不对?所以山西一个老农民讲的话,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说解放前,我们村里一户地主、两户富农,已经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共产党现在自己的所作所为,和它的理论宣传根本就完全脱节,所以它自己也理不直气不壮,现在当局它不可能直接去进行破坏,因为都不一样了嘛,现在中国已经很多地主了。

我看中央党校一位教授专门研究这种农村的问题,他就说,特别是南方,南方老百姓管村长叫什么?叫地主,它不叫张村长、李村长,就叫张地主、李地主,因为他们同样都是靠土地来发财。如果要说今天的地主和过去的地主有什么区别的话,过去的地主大部分还是勤俭起家,对不对?

主持人:靠自己的努力挣来的。

胡平:对,是靠自己的努力挣来的。而现在的地主呢,完全是凭藉权力、巧取豪夺来的,所以在这一点上证明共产党自己它理论和实际上这种巨大的差别。因此它这一方面像自身的尴尬和自相矛盾,所以一方面它又不能对毛左的批判去加以谴责。它没办法真正像毛时代去整那些像方方这种作家,所以特别可笑,它反而是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一个矛盾。

主持人:一种撕裂。赵培,您怎么看毛左对于方方这本小说的围攻?甚至有人上升到颜色革命的高度,您觉得它是真的不认同方方体现出的历史,还是说它有什么别的目的?

赵培:其实左的这一批人,大部分成因是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感情因素,比如说上山下乡是他最青春最美好的时代,当然那个时代又是他遭受无限痛苦的时代,他感情上选择忘记痛苦而记住自己的青春,这个时候他也选择忽略事实,其实他是一个感情因素在。当然他又不愿意承认自己被骗了60年,或者是40年,这个多掉价,所以他还是维护着共产党的说法。

还有一批就是这批站出来的毛左,他其实是一个政治投机,他知道中共要什么,他特意的就去打谁,以此想获得重用、想当官、想在中宣部拿钱,甚至想获得一定的党内职务,这一批是政治投机。其实他们是非常懦弱,因为它们依赖于中共的暴政,依赖中共去做恶,他们才能有政治投机。

其实这个东西在东西方都有,在西方叫〝政治正确〞,或者说〝政治不正确〞,这些毛左攻击方方的唯一理由,拿出来一看就是你〝政治不正确〞,他没说你说的不是事实,你就是〝政治不正确〞。

为什么它上升到颜色革命的高度呢?其实这是有历史原因的。苏共倒台之后,中共就研究它的历史,为什么苏共能倒台?为什么有颜色革命?根子都坏在戈尔巴乔夫上。因为他1985年搞了一个开放政策,开放媒体自由、开放言论自由,大家一看苏共历届领导人都不是好人,列宁是个坏蛋,斯大林搞了这么多大屠杀也是个坏蛋,没有一个好人。那么苏共跟我们说我们生活在天堂里,一看,原来我们生活的标准跟世界比是地狱啊,所以大家都一块儿退党,苏共也就垮台了。

所以它一看,你敢说真相,告诉老百姓历史上中共是个坏蛋,当时的错还没被纠正,那你就是要搞我共产党,所以共产党就上升到颜色革命的高度去打击方方。但是它又不能明说,就是现在这个原因。

主持人:好的,谢谢。我们现在线上已经有一位观众,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您好。中共从1949年以来到现在是罪恶滔天,对地主阶级残酷的迫害是其中最大一项的罪行。其实地主是我们乡绅中的精英阶层,它把他们杀掉了。地主被杀死以后,农民变成什么?他们现在是二等公民。到后来打击知识分子,还有虚假的平反。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等一下请胡平先生评论一下。线上还有一位加拿大的齐先生,请问您还在吗?请讲。

加拿大齐先生:我觉得你们电视台这个节目非常的有意思。就是为了历史,为了中国人民、世界人民,把这段历史要搞清楚。我觉得要平反,平反到了最近的十几年要平反,还有就是1949年以后的反人类罪,从平反地主、富农那里开始,还有城市的三反五反,打击城市的生产力;还有思想改造,打击文化的创造力;还有对国民政府的党政军人员大规模的镇压,打击政治精英分子,所以这个事情一定要做。

主持人:好的,谢谢齐先生,明白您的意思。胡平跟我们回应一下刚才两位观众的观点。

胡平:我觉得这两位观众提的都非常重要。确实对地主的迫害,可以说是中共建政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迫害,地主作为一个群体,他们受害的时间最早、受害的时间也最长、受害的人数最多、受害的程度最深,而且他们一直到今天都没得到平反,到今天也没有得到任何的补偿。

还有一点,就像这个小说所揭露的,他们的苦难被遗忘的最彻底,这一部小说它的意义不仅在于揭示当年土改的真相,而且尤其体现我们要打捞我们的历史记忆,使它不仅仅成为个人的记忆,而成为集体的记忆。这不仅仅是土改一件事情,中共建政以来这么多的罪恶,就要每个人正视现实、了解现实,了解历史真相的这种勇气,不要参与,要拒绝这种〝软埋〞,那说到底就是要争取言论的自由、新闻的自由,也就是解体专制政权,只有这样子才能使历史恢复它的真相,也只有这样子才能结束这种〝软埋〞的历史。

主持人:是这样的。我看有人评论说,被软埋的不只是土改历史,中共建政以后的历史都被软埋。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采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大陆网友 2017-06-02
地主、富农、反革命、反党反社会分子、右派等“帽子”,是中共为了实现独裁统治、屠杀人民的借口。
樵夫 2017-06-02
常听人说:“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讲人话”。我不看你什么博士还是硕士,专家还是学者,只看你是维护谎言还是真理。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