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 > 时政 > 正文

〝吴葆璋〞 法国大选:别了,一对大老,两个极端

纽约时间: 2017-05-07 02:17 PM 
点此看大图片
5月7日,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间派的马克龙以65.1%的得票率当选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八任总统。图为巴黎卢浮宫外为马克龙助威的人群。(David Ramos/Getty Images)
【新唐人2017年05月08日讯】法国大选第二轮投票结果在5月7日当天晚上揭晓,中间偏右的马克龙,尽管只有39岁,但获得66.06%的选票,成为新一任法国总统。对此,资深媒体人、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发表了评论员文章《法国大选 别了一对大老 两个极端》。
广告

以下为吴葆璋先生的原文节选:

法国大选,经过两轮投票尘埃落定,一个非左非右的年轻人脱颖而出,高票当选法兰西第五共和第八任总统。如何理解这一牵动了世人神经的历史性事件?

今年,竞选法国总统的候选人共有11位,其中俱有竞争实力的只有五家。那就是左翼大党《社会党》,右翼大党《共和党》,极左《不屈的法国》党,极右《国民阵线》和首次出现在法国政坛光谱居中位置上的《前进》运动。

法国政坛上个世纪早有普罗列塔利亚与布尔乔亚之对抗,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社会的发展,使得打穷人牌的共产党日渐式微;七十年代宣布放弃无产阶级专政,而后仍然保留着镰刀斧头旗的法共,沦为政坛边缘的点缀,连一个总统候选人也拿不出来。取而代之则是另一股试图重整左翼旗鼓的政治势力,通称〝极左〞;与之遥遥相对的则是常把〝人民〞二字挂在嘴边的〝极右〞民粹势力。这两造如今打的都是所谓〝问题牌〞。二战后,欧美西方社会的发展,给不少人带去了空前的福利,同时也出现了经济滞胀,失业率居高不下和外籍移民,乃至恐怖主义等等社会问题,也就是那些没有得到发展红利,或得而复失的人群的问题。

面对于斯,两造滔滔雄辩,极左把社会说得一无是处,欲藉诸多问题把现行体制彻底推翻,建立所谓〝第六共和〞。极右则极力鼓噪民族主义,力主拒外排外,从而振兴法国人的法国。

如今的法国社会,毕竟已是形成了〝两头小中间大〞的格局。这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大多数,深知法国的痼疚陈疾,但他们深怕大折腾会把他们引入未卜的前景。这个社会多数渴望的是,有效地医治政治经济社会弊端,但又不要伤筋动骨,从而坏了得之不易的小康;他们超越门户之见,重申了对共和国价值准则的基本认同。一个非左亦非右的中间势力应运而生;时势造英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一名与昔日无甚瓜葛的年轻人,引领名曰《前进》的运动,呼吁摆脱左右樊篱,更新陈旧体制,改革过时的规章制度,立足欧洲,放眼世界,与世纪同步,虽几经波折,终于一路风顺,当选法国新一任总统。

就此,无论如何置评,极右候选人马丽娜-勒庞,尽管有川普的奥援,还是未能圆了她的〝美国梦〞:她不是法国的川普,法国也不是美国。极左候选人梅朗雄,顿足捶胸,口若悬河,然而他的把式,捧场叫好的人不少,给钱的人却不多,第一轮投票就已出局;共和/社会,左右两大传统政党,长期治国乏术争斗有方,也在第一轮投票就被选民淘汰了。法国人民告别了一对大老,两个极端,这是法兰西民主空前的胜利。法国,这个六边形国度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更新体制,重建格局,推展新政,聚合前进,马克龙还仅仅迈上了爱丽舍宫的第一个台阶,一个月后的波旁宫之役将是俗称的大选〝第三轮〞投票:法国这场民主变革还远远没有终结。

须要指出的是,马克龙在竞选期间,没有明确阐述过他如何看待中国的过去和现今的是是非非,进而,作为法国总统,他的中国政策为何?然而,这,却是一个大国的领导人无法回避的问题。

——转自《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任浩)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