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川普對中興鬆口 背後有重大布局?

紐約時間: 2018-05-17 12:4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17日訊】【熱點互動】(1762)川普中興鬆口 背後有重大布局?
廣告

週日(5月13日)川普(特朗普)總統針對中興通訊的一條推文引發眾多爭議和猜測。川普稱正與習近平合作,幫助中興恢復營運。之前由於美國對中興的禁令,中興業務已基本陷於停頓。

正值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團來美進行第二輪貿易談判之際,外界紛紛猜測川普此舉是將中興作為談判籌碼。川普在推文中說:在中興的問題上還什麼都沒有發生。並且重申自己在中美貿易上的強硬立場。

那麼川普為何突然對中興鬆口?會如何影響中美貿易談判棋局?此次劉鶴訪美,中美是否能達成實質性的協議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週日,川普總統針對中興通訊的一條推文引發眾多爭議和猜測。那麼川普在推文中說,他與習近平正在合作,以幫助中興恢復營運。正值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團訪美舉行第二輪的貿易談判之際,外界紛紛猜測,川普此舉是將中興作為談判的籌碼。

然而在今天早上川普又連發三個推文稱說:在中興的問題上還什麼都沒有發生,並且重申自己在貿易上的強硬立場。

那麼川普到底是真想放中興一馬,還是說只是說說而已?這會如何影響中美貿易的棋局?那麼劉鶴此次訪美,中美是否能達成實質性的協議呢?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來做一些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那麼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夏小強: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那麼我們在節目開始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美國總統川普5月13日發推文表示,他正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合作,設法讓中國電信設備巨頭中興通訊迅速恢復業務。並稱已指示商務部「完成此事」。隨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也表示,美國商務部會儘快研究針對中興的替代懲處措施。

川普再發另一則推文說,美中在貿易方面的工作進展順利,多年來的磋商僅中共單方獲益,因此對他們來說,要達成雙方獲利的協議並不容易,但是「放心,一切都會解決的!」

川普突然釋放對中興的利多消息,讓外界懷疑,是否川普對中共的強硬政策發生變化。

不過,川普的決定在華盛頓也遭到疑慮,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都指出中興公司長期引發國家安全擔憂。「中興的問題不是就業和貿易,而是國家安全和間諜活動。」

白宮副發言人夏哈(Raj Shah)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川普13日的推文並不影響他的競選承諾,而且對於中共的貿易問題,川普一直堅持著強硬立場,要中共處理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並展開各項調查,如301條款、反傾銷等。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來互動,來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信,或者是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

破空我想先問您,就是中興這個事件一直引發很多人的關注,之前他因為美方的禁運,已經自己是明確的說處於停頓狀態了。結果川普的推文一發出呢,就是引起了非常大的這樣一個反響。但是今天早上又有些轉折,川普又發了推文說,中興這個還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那麼外界又解讀說他是不是又改口了?在您看來,到底川普前後推文發出的信息是否一致呢?

陳破空:川普的兩則推文,可以說是改口,也可以說是沒改口,說沒改口,因為他第一個推文是說他認為中興公司受到了一點點影響,然後員工失業,他願意跟習近平主席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那麼這個發出的是一個溫和的信號,似乎要協助解決問題。

但第二個推文說,什麼也沒有發生,的確,他是說話而已,還沒有採取措施嘛,當然什麼事也沒發生,但他說了一句話,除非跟更大的貿易相關,或者是習近平個人的關係,這說明什麼呢?實際上他暗示把中興作為一個籌碼,如果在很大的貿易協議上,中美貿易這個巨大的課題上能夠使美方滿意,中方讓步的話,那中興有可能是個籌碼,所以這個東西沒變。

但是這裡出現了三個變量,一個變量發生在美國,美國是個民主社會,當他發出了第一個推文,在中興公司這個問題上鬆口之後,受到了不僅是美國媒體的批評,而且美國的議員、學者、專家紛紛批評,認為中興公司是一個法治問題,是另外一個問題,跟貿易無關,而這個讓步是不應該的,而且關係到美國關鍵的技術。這是民主社會給他的壓力。在中國,像習近平他就不會受到這樣的壓力,他想怎樣就怎樣。

另外有兩個變量,一個是金正恩這個反覆,突然對這個韓朝峰會取消,同時對美朝峰會發出了威脅,說小心這個美朝峰會。這個變量使美國感受到,因為金正恩兩次訪問中國,感覺中共在背後起了不良的作用、消極的作用,所以這是一個感覺。

另外,說川普在中興問題上的口氣變了。另外川普這邊還發生一個變化,由於朝鮮問題的變化,川普這邊還發生了變化,就是上次這個談判的時候,7名鷹派人物去中國談判,據說這個納瓦羅當時非常強硬,讓中方非常不快或怎麼樣,內部發生爭吵。那麼這次本來說開始納瓦羅不在跟劉鶴談判之中,但後來又在這個談判中了,就說明川普又臨時改變了立場。

就說由於中方和朝方發生了變化,在整個的朝核問題、貿易問題等等廣泛的角度來看,所以川普做了調整,兩個調整,一個中興問題上改了一些口;另外,在談判的人選上重新讓最鷹派的納瓦羅繼續參與談判。我想這是對整個中美朝廣泛的關係的一個恰當的反應。

主持人:您的解讀是他又趨於強硬。夏小強先生,您怎麼看?我們知道一開始他對中興鬆口,大家也在猜測說你為什麼對中興鬆口?那麼現在他又發這樣的一個推文,所以您覺得他到底是真的想放中興一馬,還是說他現在又改變了主意,或者只是談判而已然後我們看情況?

夏小強:我覺得這個和前面的推文是不矛盾的。從現在已經印證了,中興是川普在對中國這個貿易戰役中的一個籌碼,事實上是一個戰術問題,在一個大的戰略中的一個戰術的問題。因為中興的問題,處罰中興,它本身就和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是沒有直接的關係,因為處罰中興在先,美方開展的貿易戰在後面,所以說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美方處罰中興其實已經給中共通信高科技嚴厲的打擊,那麼也曝光了中興公司和華為這類公司在美國盜竊美國高科技的這些間諜活動,其實已經起到了相當震懾的作用,所以中興本身已經是半死不活的狀態。那麼現在川普利用這個籌碼來進一步的操作這種策略。

另外一個原因,我覺得他可能川普和習近平達成了一定的協議和共識,那麼在這個問題上,他是為了獲得中方更大的這種讓步,可能是給習近平也是一個面子。這個因素也有。

主持人:等一下我們可以具體來討論一下有什麼樣的讓步。我想先問一下破空先生您怎麼看?為什麼中興對於中共如此重要?因為在第一輪談判中,中共就已經明確提出把中興放到這裡面來談了。還不是美國要把它連起來,是中共就把它要跟貿易連起來。

陳破空:上次美方派出7名鷹派人物去中國談判的時候,讓我們這些外界人士感到出乎意外的是,中共把中興公司的問題放成一個重中之重,放成核心問題談判,這個中興它的員工八萬多,比如說貿易十幾億也好,幾十億也好,也就這個規模了。但是為什麼對中共這麼重要呢?寧願拿2千億,或者更大範圍的讓步呢?因為這裡面不是一個量的問題,是一個質的問題。

因為中興是尖端科技,是美國的尖端科技。而中國那邊它有兩個東西,一個叫5G計劃,就第5代移動通訊,要依賴這個芯片,依賴美國的芯片,而中共雖然有馬克思主義卻造不出芯片。另外,中共還有一個就是「中國製造2025」這個所謂的雄心計劃,要趕上日本、德國的技術,幾乎跟美國逼近,因此也需要這個微芯片。如果沒有這個芯片,微芯片的話,就說它整個計劃,兩大計劃都泡湯,所以中共把這個看得非常重要。按照習近平的說法,叫做國之利器、國之重器,但是要自己造造不出來,因為你沒有民主社會,你沒有解放生產、沒有解放勞動力、沒有人的創新能力,你只能靠外國。

所以為什麼這一次我們看到中興公司這個問題出來之後,雙方當時激烈的交鋒的時候,這邊30億,那邊30億,這邊500億,那邊也500億,激烈交鋒,但是中興公司的問題一出來,中共一下子全變了,一個是《環球時報》自己的主編就說要降調,說前一段時間太高調了,要退讓一點,多點妥協不要緊,能贏就贏,贏不了就讓一下,就說民眾會理解,然後整個狀況降調。而且有一個很重要的是抵制美貨出不來,為什麼抵制?你不用抵制,人家就抵制你,我不給你供貨行嗎?美貨不給你行嗎?不用你抵制,不像以前抵制韓貨、抵制日貨,你抵制吧!我川普自己抵制自己了。

主持人:當時民間有個玩笑,就是很困惑,到底抵不抵制?有人說一三五抵制,二四六不要抵制。

陳破空:對,你還沒來得及抵制,中國國內完全壓制抵制美貨的聲音,你還沒來得及抵制,人家自己收了。按道理你聽起來這個邏輯上有點不對,說美國要請你買更多的貨,但美國為什麼不要你買微芯片?就不要你買。所以在這個情況就可以看到中興和微芯片掐住了中國的命脈,這恰恰是川普的高招,川普終於抓住了中共的軟肋,擊中了它的要害,一舉擊中。就像蛇雖然很長,但牠七吋的位置很重要,你擊中七吋就讓蛇掙扎不得。所以中共實際上被打中了軟肋,整個它的調子就變了,一下子不再大鬧了,然後就確實要求談判,而談判這個東西放在重心位置。

所以川普在中興,最近三個傳聞,有兩個不實、一個實,有兩個值得疑惑。關於川普在中興鬆口有三個傳聞,一個說法是,如果川普在中興上鬆口,中國就會對幾十億的美國農產品讓步。這是荒謬的,我不承認;這個太小了,幾十億的農產品算什麼?能換來美國的國之利器、國之重器我就不相信。

中共增收農產品關稅很不合理、非常荒謬,因為本來現在增收的農產品關稅就是美國的4倍,如果還要增收你增收到哪去啊?人家為了公平貿易,你還更加追求歪曲的貿易,是不可能實現的,所以這個說法不成立。

第二個說法是,因為川普家族在印尼有生意,跟一位陳姓華裔商人開發主題樂園,中共國營企業在那裡投了5億美元。說是川普可能有受賄、行賄;是中共行賄、川普受賄,川普家族受賄之後,剛好發生在同時,那邊得了5億,這邊就要給中興放馬。我想川普有這麼笨嗎?根據川普上任一年多來,不至於這麼笨。5億美金對這麼一個大商人算什麼?區區!他上台之後連工資都不要領的人,突然為了5億美元的家族生意就放中興一馬?我覺得太不可思議!

而且美國是民主國家,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受賄門比通俄門嚴重不只一百倍、千倍,那真要被彈劾了!所以這兩種說法我表示疑惑。

但是第三個原因,是川普本身親口講出來的,是比較確切的,也是我最初的判斷。川普說,除非跟更大的貿易談判相關連,或者我跟習近平的個人關係以及等等。他這個說法就是在暗示;小強剛才也講得對,就是要給習近平一個面子、一個台階。如果中方在全面的貿易談判中、貿易順逆差的調整中作出重大讓步、全方面的讓步包括開放市場化,中方說:「你總得給我一點東西吧,習近平主席要求一個面子可以嗎、要求一個台階下可以嗎?」「好啦,我給你一個面子、給你一個台階,國之重器、國之利器我給你。」

但是我仍然認為這個地方讓步攸關美國的國家利益,我個人認為,川普和美國不應該在中興問題上讓步。

主持人:破空分析得很深刻。我就想在這個問題上請問小強,剛才破空提到川普跟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川普在不同推文中都提到他跟習近平主席的個人關係,甚至連商務部長羅斯都說,希望他們的個人關係能夠幫助達成貿易協議。到底他們有什麼樣的個人關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個人關係或者說友誼?

夏小強: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話題。川普是美國、自由世界的領頭人;習近平個人是最大共產國家的黨魁,他們的關係似乎是很奇怪的一種關係。川普多次在接受媒體採訪和推文中稱讚習近平,其實川普也稱讚過包括金正恩,這都是很正常,不排除是川普的政治外交詞令,或者他作為商人的精明,不排除這個因素,但是川普還有個人風格,真實、敢言的風格,我覺得可能也一方面反映了川普的一些真實想法。

我覺得可能有幾點。他們倆人在很多地方有一些共同之處,造成了川普說的化學反應,和這種特殊的友誼。川普和習近平上任之後都面臨著一個共同的局面,就是這個國家處於很危機之中,所以川普和習近平當時都是受到內部他們的政敵的對抗和掣肘,這一點他們可能有一定的共鳴。

另外一點,我覺得川普和習近平作為個人來講,在川普的推文中也可以看到,他和習近平都有要為自己國家和民眾做一些好事的願望,可能在這一方面也是取得了共識。在川普的一些推文中還可以看出來,他對習近平好像有一種比較多的理解,他多次提到習近平很不容易做一些事情。我想可能他們倆人在某些方面有私下的交流,達成一些共識。

主持人:他幾天前還說,習主席幫著做了一些什麼事。

夏小強:在今年4月9日,關於中美貿易爭端川普發了一則推文,意思是說,不管中美之間的貿易產生多麼大的糾紛,他和習近平主席永遠都是好朋友,他對未來中美之間的貿易很樂觀。4月10日,習近平在博鰲論壇的發言上,釋放出中方將在貿易爭端中讓步、開放市場,開放汽車市場的訊息。這恰恰印證了他們之前在這個問題上其實已經私下達成一定的協議和共識。

主持人:我們現在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之後再繼續討論。線上有一位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有一個問題請教一下夏小強先生。中興事件促使中共舉全國之力大搞芯片大躍進,以擺脫美國的控制,你認為中共能成功嗎?即使它投了幾千億下去。謝謝!

主持人:小強,請您簡單回答幾句?

夏小強:我覺得中共是不能夠成功的。因為中共的體制本身已經遏制了所有創新的能力,它只能夠從美國盜取這些高科技技術;現在中興事件發生之後,美國基本上正在堵死中共盜竊的道路。所以從根本上講,中共的體制本身已經決定了它不可能在高新技術方面取得成功。

主持人:我們之前也談過類似的問題,今天就先簡短回答觀眾。我想請問破空,剛才二位都提到以中興作為籌碼,您也提到之前傳說的10幾億、5億根本不可能。在您看來,在中興事件上川普會如何把它作為籌碼,中共方面有可能作什麼樣的讓步或交換?

陳破空:現在綜合各種消息來看,上一次美國代表團去了;這一次劉鶴帶代表團過來了,看來這一次談判,中方習近平、劉鶴這一方準備在幾個方面讓步。川普提的一個要求是,今年降低貿易逆差1,000億美元,到2020年、兩年內降低2,000億美元,中方可能願意對此考慮。因為這不是採購問題;是結構性的問題,是商品結構性的問題。

原先川普訪問中國的時候,還提到更大的數字,2,500億、訂單多少年要完成,那只是一份清單、購貨,但川普不為所動,因為他需要解決雙方結構性問題,這件事情不是你給我一次性的買賣我就算了,那是以前奧巴馬的人幹的事情;他不幹這個蠢事。這是中方的表示。

中方還表示,要開放一系列市場包括金融、保險、汽車等,說了一系列的市場要開放。原先是不開放或者是有比例的市場准入限制。這是一個。

另外,美國也提出,因為中國有市場准入限制,美國也有一點限制,美國的限制就是不太可能讓中國的資金投入到美國的敏感技術領域,恐怕這方面有所限制;這要看中方怎麼樣,除非中方全面開放市場,要是有一些市場還是封閉的話,美國是可以封閉市場的,美國可以關起市場。

據說有個消息說,5月10日已經開始了,美國的電動車特斯拉(Tesla)可以在上海獨資經營。說明中方已經採取實際行動,取消它的市場准入。另外重要的是,關稅它必須大幅度降低。關稅我說了,中美貿易談判,雖然中共造謠,說美方漫天要價、要逼中國簽立什麼新不平等條約;其實美方總結就是一句話,你要不要遵守世界貿易規則,你要不要履行入世承諾?就這麼簡單。如果你要履行,關稅必須大幅度降低。

已經入關多少年了?17年了!給的6年期限已經早就過了,17年了你還在關稅壁壘。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中方如果在這一方面大幅度讓步,反過來看看川普的考慮,看上去川普的考慮有可能在中興企業上、對高科技企業上放中共一馬。但我還是認為,在中興問題上交換是不划算的,因為的確涉及到危及美國國家安全的問題。

中共掌握了所謂的「國之利器」,習近平說了一句話,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也就是說,中國如果掌握了利器不要出示給別人看。現在還要求美國要出示給別人看、還要提供給別人,那是美國的利器啊!習近平還講一句話,因為中國的技術落後,中國的軍事技術也落後,大量投資也沒有改進,所以要實行非對稱的趕超措施。什麼叫「非對稱」?這話很可怕,意思就是暗示要繼續抄襲、剽竊、盜版。我想這個思路是很可怕的!

主持人:說到這個,我也想請問夏小強先生。我們看到川普對於中興事件的態度之後,不少人認為它是國家安全問題,不應該跟貿易掛勾。您怎麼看有人有這樣的擔心?另外,是不是川普希望能夠給中興一條生路,但是又不至於影響國家安全,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中間的平衡道路?

夏小強:川普上任之後,他的言行、所作所為、所有、所做外界已經看到了,給美國和整個世界格局帶來很大的變化和震動。其實他有一個最大的戰略,包括對中共的貿易有明確、清晰的戰略和目標,並且很強硬。在這個框架之下,中興我覺得只是他的一個籌碼,所以我不覺得中興這件事情會威脅到國家安全。因為他所有的戰略目標都是為了要保護美國的根本利益和國家安全。

至於中興,即使放它一條生路,我覺得美國現在如果採取嚴格監管,或者對中興的盜竊渠道、市場重新考量,中興要想重新走原來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路是很難的。

主持人:或者對中興向伊朗出售的商品更加嚴格監控。

夏小強:出台更加嚴厲的措施,我覺得是可以避免國家安全的情況發生。

主持人:外界還有另外的擔心,我不知道破空先生您怎麼看?對於不少關心中國民主的人士來說,他們對於川普之前對中共的強硬態度是相當欣賞的,但是這一次在這些問題上他們可能會覺得有一些失望,是不是對中共妥協或者怎麼樣?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樣的情況?

陳破空:顯然不僅是美國。美國從媒體到議會、到專家學者是一片批評之聲,幾乎沒有一個人為此說好。因為確實是非常敏感的問題,是美國的高技術。參議員魯比奧說的話非常有代表性,他說: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一個是技術問題,事關協議和法治;另外一個是貿易問題,這兩件事是風馬牛不相及。川普閣員的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前一段他呼應川普的話:想一些辦法看有沒有什麼替代方案解決中興問題;他今天又改口說:的確很難讓中興公司避免制裁。

中興公司本身違背協議,因為是法律性合約、法律文件,它違背了跟美國公司簽署的協議,還在繼續搞規避、還在內部協調,只是中共提出的變通方法。中共上次跟美國代表團提的什麼呢?它說,讓中興公司請求美國允許中興公司補充材料,說明它內部的改進,然後美方表示接受補充材料,同時考慮,但並不因此而作結論。

我說了,美國是民主國家、是法治國家,如果朝野有巨大的反對聲浪,川普在這個問題上還是很難作出決定,包括內閣都可能發生很大的分歧。我想,納瓦羅先說不參加談判,這一次又讓他參加談判,恐怕在這裡面也有反覆,內部的意見也不一定統一。

這件事情還沒有水落石出、還沒有一錘定音,但凡支持民主進程的都知道,中國人或者海內外華人支持中國民主化的都知道,像這樣的敏感不應該落到中共的頭上。說穿了,華為也好、中興也好,它不僅是中共的國營企業;是軍工企業而且是間諜企業,最終是用來監控中國人民。它的什麼5G、什麼高科技主要用來監控中國人民;又是什麼臉部識別系統、人工智能,都不是為人民福祉服務,它主要功能是監控全國人民,恨不得把13億人、14億人的臉每張臉都記住,誰有一點反政府的言論或怎麼就給抓起來。這是很可怕的!

從延伸的角度來分析,我堅決不贊成川普拿中興事件來讓步,這個問題非常敏感。

主持人:好像現在美國確實有人在說,對新疆地區的監控是用的美國的高技術。現在在查這個事情。

夏小強:中興賣給伊朗的技術也是用建造防火牆來監控民眾的。

陳破空:美國人的技術確實是為人民服務、為人民謀福利,但中共用這個技術卻是為了政權穩固來監控人民,所以功能是完全相反的。我覺得川普絕不可以把國之利器送給中共去當凶器,來對付中國人民。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一些觀眾反饋,我很快讀一下。有一位觀眾說:「論智慧、論能力、論合法性川普都是站在至高點上,對中共的本質看得很透,所以讚賞習近平也是看到習近平不一樣,希望習近平拋棄中共體制,走一條正常社會的道路。」

另外一位觀眾反饋:「對中興鬆口也是給習近平一點面子。」這跟剛剛小強說的差不多。

我想請問小強,我們談一談劉鶴這一次訪問。劉鶴一行來了9個人,從週二待到週六,時間很長,外界認為是反映這一次談判的難度,預測可能會談到很多細節。您認為他會談到什麼樣的細節?

夏小強:從川普的推文來看、劉鶴到美國之後的媒體報導來看,我感覺很有可能細節就談到關於2年之內減少中方2,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這個問題有可能達成協議;然後就是美方企業在中國的投資准入、入場將逐漸展開。我覺得在這短短的幾天之內不可能達成太詳細的細節。

主持人:您為什麼認為減少2,000億美元貿易順差有可能達成?之前很多人認為對於中共是不可能的,中共自己也說,全世界都知道這也是不可能的!

夏小強:從川普的推文,我感覺他好像在已經獲得中方重大讓步的訊息之後,他釋放出放鬆中興的訊息,這一點是符合邏輯的。並且中方派出劉鶴之後,有可能習近平給劉鶴已經有了相當的溝通,只是說他們如何更有面子把結果釋放出來。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

陳破空:口頭上的承諾可能是有了!川普在前一段時間,大概一二個月前表示,沒有什麼好談,不值得談判了。因為去年搞了一個百日會談就已經破局了,川普說,談判浪費了大量的時間,浪費了十幾年時間,沒有必要再談判。所以採取行動就是了。雙方都在為貿易戰或者貿易反擊戰提出自己的措施,宣布這個措施、那個措施。

但是為什麼後來又突然談了、為什麼美國派了7人的鷹派代表團去談?有兩個原因。一是肯定中共方面在口頭上承諾要大幅度讓步,這樣美國才覺得有派人去的必要,而且派人去也是給中共台階下。但是那一次談判的結果,最後宣布「沒有成果,只是交換了看法,分歧依舊」,沒有實質性的成果,可能就是有意向性的一些考慮在。

還有一個背景,朝核問題沒解決也是川普還需要談判的原因。宏觀上說,中興也不應該掛勾,朝核也不應該掛勾,貿易就是貿易,但是川普為整體談判技巧,把三個問題基本上有掛勾。如果中共在朝核問題上不使壞;配合,能夠解決朝核問題,川普可能在貿易問題上不至於來得那麼急,給中共一點時間去緩解一下,有可能或許在某些問題上暫時放一馬。但是朝核問題如果沒有解決,或中共失約的話,美國可能在貿易上完全採取純粹貿易儀式,論事、公事公辦的態度。在這兩個背景下談判在進行,這一次的談判仍然是這樣。

這一次的談判劉鶴是推遲了,本來是上週來。為什麼推遲呢?可能雙方還是有重大的分歧沒有達成,後來又在口頭上交換意見中,意向上又達成了很多條件之後劉鶴才來了。來了之後有可能談成一些東西,但是我認為破局的可能性、破裂的可能性仍然很大。因為什麼呢?第一,朝核問題6月12日的會談還沒有發生,還沒有解決;另外,中興問題中共會緊緊扭住,中共現在把中興問題當成它的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扭住不放,它死死地扭住這個話題談,讓美國比較難辦;在這個問題上讓美國國內受到這麼大的反對。

這一次談判破局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真正要談的話要看6月12日新加坡美朝峰會能否舉行,或者舉行之後是什麼成果,可能那個時候雙方來談判會更有底牌,就是更清楚,局勢更明亮。

主持人:談判就是明天和星期五,所以這兩天您覺得不一定有什麼實質性的結果?

陳破空:對。我們要看一個指標,如果川普出面會見了劉鶴,就證明結果比較樂觀;如果川普仍然沒有出面會見劉鶴,那就說明結局是不妙的。上一次劉鶴在那兒幾乎徘徊了十來天、兩個星期都沒有見到川普,就是川普不想聽中共的那些廢話,廢話連篇,講的都是老話,川普不想聽也不想見,沒意思;除非你端一些牛肉出來,實實在在的牛肉端出來。

所以一個指標就是看川普究竟見不見劉鶴。上一次7人代表團去了,據說習近平沒有見;但是又有人說見了沒有公布圖片,後來又公布了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接見代表團的圖片出來。習近平可能沒見,見了還是沒見,一個可能是沒見這7人代表團;也可能見了不公布,那都說明談判不妙。

夏小強:我再補充一點。其實中共方面還有兩張牌,一個是朝核問題,還有一個是伊朗核武器的問題。就在川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之後,伊朗的外長立刻就訪華,同時一輛載滿貨物的車從中國開往伊朗。

主持人:現在中共也跟川普學,什麼問題都作為籌碼了!

夏小強:包括中興、朝核問題、伊朗問題現在都成為中美貿易談判中的籌碼在博弈。

主持人:我們等一下分析朝核問題。我想再請問夏小強,也許你們二位覺得2,000億美元的順差有可能在中興這樣的籌碼交換下得到落實,但是外界也擔心說,會不會這樣就已經滿足了美國的要求?那麼這是一個很快的解決方案。但是之前確實有一些美國方面的要求,比如說開放市場啊,然後減少對國企的補貼,這些是對於中共經濟結構性要做出改變的要求,那您覺得這樣的要求現在還會不會提?那麼如果提,中方有沒有可能做出一些結構性的讓步?

夏小強:我覺得美方肯定是要提的,但是提出來之後在短期之內,我覺得是暫時不會有結果的,因為……

主持人:但是我們剛才談到特斯拉確實,就機車市場……

夏小強:對,這只是一個其階段性的逐步的進入,但是具體到這個全方位的這種開放包括金融市場的開放、互聯網的開放,我覺得是相當難的。因為中共對於這個問題面臨了一個兩難的局面,一方面,美國的這種希望中國早日融入世界貿易體系,其實是對中國的經濟有利的,對中國民眾也是很有利的。

但是一旦中國的經濟融入了世界貿易體系之後,中共政權就面臨一個問題,因為中國所有的國營企業包括私營企業,實際上都是中共黨在管著呢!一旦他們融入自由貿易體系之後,那麼把這個黨放在哪裡?那麼國營企業這種自主的運作的時候,那麼黨將會失去很大的利益,這是一點,中共失去這種利益的時候,它怎麼能夠面對這一切呢?這是一點。

還有一點就是,一旦整個經濟方面融入自由貿易體系之後,就面臨了一個自由信息的流通,那麼這就觸到了中共的一個死穴,就是互聯網的開放,互聯網的開放意味著所有信息的開放,那麼中共從歷史上到現在所有的謊言、所有的罪惡都在互聯網上會被曝光。當民眾和外界,特別是中國民眾,一旦知道了中共所犯下的那些罪惡之後,其實中共政權我覺得撐不了兩天的。

所以說中共政權面臨一個很兩難的這個局面,一方面,中國需要這種自由市場的這種進入;另外一方面,它面臨著政權的危機,所以說川普面臨的就是如何面對這種兩難的局面,做出他的一種……

主持人:應該是習近平吧,因為你到底要不要跟這個政權綁在一起?

夏小強:所以說呢,很有意思的一個局面就是,川普一直以來一直把習近平個人和中共政權是分開的,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一個現象。

主持人:我不知道破空這方面您有什麼補充?

陳破空:有些細節補充一下,中共它現在還是在使用它的一些手法,就是說厚黑學吧,厚黑大法吧,因為它這裡面有什麼呢?一方面,比如說5月4日開放美國的特斯拉公司去上海獨資經營這個汽車公司,電動汽車公司,這是一個好像積極的步驟,在向美國示好。

但是它也有一些陰招、損招在裡面,比如說這次劉鶴來的同時,中共加強了兩個動作,一個是對美國豬肉進口的檢疫,去檢查,嚴密的篩選;同時對美國的汽車製品,包括福特公司的產品也是加強篩選,它就表示它有一些措施給美國為難。

所以中共有一個說法,以前重慶談判,毛澤東跟蔣介石談判,中共有個說法,邊談邊打,什麼在談判桌上掌握主動權,結果私底下搞動作,所以中共一邊搞動作一邊在談判。這次也是這樣,它是邊打邊談。所以它搞這些陰損的小動作就證明中共不會善罷干休,不是那麼容易屈服的。小強也講它的政權問題,它實際上考慮到政權問題。

我認為互聯網開放是中共絕對不會考慮的事情,川普也知道這是個敏感線,只有雙方完全僵持不下,如果川普覺得中共真的不講理,完全不遵守規則、不履行承諾的話,那川普對不起,很重要的一招,川普有很多絕招,一個重要的絕招、一個重要的武器,就是用美國的高科技破解中共的互聯網,網絡長城,讓中國人民得到解放,那中共政權是不攻自垮,中共感到恐慌恐怕趕緊跟美國讓步算了,說保住這個互聯網吧!這有可能。

主持人:所以特斯拉這個老闆好像在做這個事情。我們現在還有一位觀眾在線上,加拿大的張先生。

加拿大張先生:大家好。我覺得整個西方民主社會早就綏靖主義化,六四大屠殺以後,中國強大起來,綏靖主義化的程度更深了。所以中美這個事情並不是貿易上,主要是什麼呢?是政治上,政治意識形態上,應該看透這一點,我覺得川普總統很會講話,我還看好他,但要克服綏靖主義的影響。

主持人:明白您的意思。還有一點時間,很快來談一下,剛才二位都談到了這個朝鮮局勢是一個籌碼,那現在我們也看到最新的朝鮮的局勢出現轉折,金正恩突然說這個,如果是完全要我放棄核武器,我就不來參加這個川金會了。那到底這個事情,就是朝鮮局勢對於川普也好,對於中共也好,對於北京也好,它怎麼樣去作為籌碼?現在這個新的局勢又會怎麼樣影響這個中美貿易的博弈?小強您先談談看吧。

夏小強:我覺得朝鮮這個突然的變臉,我覺得有兩方面,一方面是朝鮮自身的方面,他們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來抬高將來和川普會面的一個籌碼,就是主要他擔心危及他的政權的安全,就是他打著要全面放棄核武器的這個招牌來保存自己的政權,他十分恐懼這個。

第二個原因有可能是中方的,因為中方希望正在和美國的談判中,如果朝鮮那邊打出這張牌的時候,可以提高中方的籌碼,至於說中方這個籌碼在這個談判中能夠得到多大的運用,這個需要具體在他們的這種漫長的談判中討價還價,具體的一些細節、時間表這些討論中。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因為剛剛您說在6月12日川金會之前。

陳破空:金正恩是流氓脾氣又發了,他本來就是個流氓,只不過他最近幾個月裝得像個君子,一見鏡頭就帶個笑臉,給人感覺很多人都麻木了,這麼一翻臉一跳呢,就給人感覺這還是個流氓政權。所以這個流氓政權究竟能不能收斂,還是一個未知數。

我覺得有幾個情況,一個情況是朝鮮他們的情況,朝鮮有兩種可能,一個可能就是說,受到中共的蠱惑之後,兩次訪問中國受了一些蠱惑和經濟援助,或者得到一些好處之後,覺得自己有靠山了,自己覺得又來要一把,自己不願意完全棄核,要分階段棄核同步進行,儘可能在韓國和美國撈到更多的好處。

但是還有一個,也不排除金正恩是做給中共看的,就金正恩本來他板門店宣言就沒有提出韓朝中會談,韓朝中美,那時候金正恩本來是想棄中就美、棄中就韓的,但是既然中共突然拽住他,給他那麼多好處,大量的輸血給你錢,你要錢我給你錢,要人我給你人,要什麼給你什麼,他就覺得這個來的是很便宜,何必呢?就是兩頭都要討好,也許做給中共一個表現,表現給你看,我還是硬了一把。

但是極有可能在這兩次北京和大連的見面中,習近平和王滬寧等人有可能這樣勸說這個金正恩,就是你還年輕、不要這麼天真,我們都是共產黨政權,是一黨專政的,跟美國不同,隨時都要顛覆的,你不能隨便放棄你手中的核武器,你還是要充足的要價,你留著這個東西。就可能對他有大量的勸說。

因為中共能做三件事,美國都做不到。第一件事,中共想給多少援助給多少援助,想給他多少就多少,它一車皮載滿、一飛機載滿都可以;美國是民主國家,要經過國會同意,美國、韓國都做不到。第二點是,中共想叫他來訪問就來訪問,隨時可以來,我隨時去;但是韓國、美國做不到,因為韓國、美國,金正恩過來,可能民間很多抗議,為什麼獨裁國家、沒有外交關係都來了?這是第二個做不到。

第三個做不到的就是說,中共很多的秘密手段、秘密交易,不依規則的,經濟上不依規則、政治上也可以不守規則;這種事美國也做不到,美國如果說川普總統跟金正恩有些什麼地下交易,或者根本不需要國會、繞過司法,這些非規則的,就不符合規則的政治動作,會留下嚴重的政治後患。就像以前的金大中去訪問北朝鮮,最後暴露出他悄悄給北朝鮮6億還是多少億的美金換成了談判,結果被揭發出來之後灰頭土臉,說他的諾貝爾和平獎是買來的。但是如果是北朝鮮領導人、中國領導人做這個事,根本就沒有人說他,本來就是那麼回事。

主持人:那您認為現在朝鮮這個最新的局勢會讓川普政府在這個中美貿易談判中更強硬,還是更讓步?

陳破空:我想這個,你看最近他都已經調整兩個態度,就看朝鮮反覆,美國也在調整,那麼要看這個談判的怎麼樣,美國確實很耐心的在跟中共談判,但就在看朝美峰會能不能舉行。但今天白宮的發言人說,不確定能不能舉行,看到金正恩這樣鬧的話,所以這個變數還很大,我想美國人考慮也很多。

主持人:小強您的看法,30秒,您覺得他會更強硬,還是說他因為中共有這個籌碼,他就更讓步?

夏小強:我覺得川普會更加的強硬,然後我覺得朝鮮在表演之後,還會進入談判的軌道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我覺得只是一個籌碼,要一個籌碼。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那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5-18
不放,打死他!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