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胡錦濤夫婦一段秘聞 揭穿江澤民欺世大謊

紐約時間: 2017-11-06 03:17 AM 
点此看大图片
胡錦濤夫婦一段秘聞 ,揭穿江澤民欺世大謊。(新唐人合成)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05日訊】1999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為發動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撒下彌天大謊,然而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夫婦一段秘聞曝光後,揭穿了江澤民的欺世大謊言。不僅如此,當年中共高層很多人都知道法輪功並習煉過法輪功法,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親自到江澤民的家裡教江的妻子王冶坪煉功。而江氏流氓集團對這些內幕卻秘而不宣。
廣告

2005年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編輯部》精心蒐集資料,並特別從中共高層挖掘到很多有關江澤民的內幕和秘聞,整理出《江澤民其人》一書,這些鮮為人知的故事,不但構成了一個完整而真實的江澤民,更以跨越時空的方式揭示江澤民前世今生,並預告其下場。

《江澤民其人》第十二章:法輪常轉和平請願神州大地山雨欲來(1999上半年)

中共早已了解法輪功


中共建政後逢「九」必亂似乎成了規律:1949年建政;1959年,鎮壓西藏所謂的「叛亂」並與印度開戰;1969年和蘇聯打了一仗;1979年有中越戰爭;1989年先是鎮壓西藏「騷亂」,接著就是「六四」屠城;1999年則發生了「鎮壓法輪功」事件。

外界對法輪功有兩種誤解:其一是認為在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他對法輪功並不了解,中共高層也幾乎對法輪功一無所知——這完全不符合事實;其二是認為鎮壓和迫害是從1999年開始的,在此之前,中共一直和法輪功和平共處——這也不確切。

事實上,中共高層對法輪功很早就了解,也非常清楚。但其中也有人試圖攪渾水,中間出現不少波折。

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5月開始傳法,當時在北京紫竹院有一個相當大的煉功點。紫竹院附近有許多退休老幹部,有的是部隊的退役將軍,也有的是國務院或中央機關的退休高干。這些人的資歷比江澤民、朱鎔基、羅干、李嵐清等人老得多,有的人還參加過長征。十五大的這些常委原來都是他們的下屬,屬於小字輩。

國務院有個退休幹部姓周,原來是朱鎔基的上級,見到朱的時候都叫小朱。這些退休幹部閑著無事,練氣功的人非常多,互相之間也走動很頻繁。他們開始煉功後,也向後來這些身居高位的下屬介紹過法輪功。

至少在1996年以前,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親自到江澤民的家裡教王冶坪煉功。

李嵐清原來在外經貿部當部長,他是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的頂頭上司,兩人原來關係不錯。早在1995年,這位學員也說起過向老部長李嵐清介紹法輪功的事,但他主要是介紹法輪功對國家和民族的益處,還給了李嵐清一本《轉法輪》。

李鵬也看過《轉法輪》,是他的電力工業部的一個副部長給他的。因為在中南海江澤民住在李鵬隔壁,所以李鵬也送了一本《轉法輪》給江澤民。

江澤民原來在武漢熱工所的上級也煉功,江澤民和武漢熱工所的人聚會時,老同事也給他當面介紹過法輪功。江澤民後來說他1999年4月25日才第一次聽說法輪功,這是公然撒謊。1996年,江澤民去視察中央電視台,看見一個工作人員桌子上有一本《轉法輪》,還對這位工作人員說:「《轉法輪》,這本書挺不錯。」

羅干也是在1995年就知道法輪功的,是他原來在機械科學院的老上級和老同事介紹的。

胡錦濤至少在1998年就了解了法輪功。他原來在清華的同學張孟業得了肝硬化肝腹水,面色青黑浮腫,被醫院判了死刑,後來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清華校友聚會時,張孟業在1998、1999年兩度到北京當面向胡錦濤介紹他的親身經歷,並給胡錦濤的夫人寄過法輪功的書籍,希望他們也能煉功改善身體,胡錦濤夫人曾回寄明信卡以表謝意。1999年的那次聚會正好是「4.25」當天(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國家信訪局和平上訪)。胡錦濤夫婦在參加清華同學聚會後回中南海時看到了這一奇觀,隨即通過在北京的同班同學轉告了正在南下火車上的張孟業,提醒他注意。

從1992年開始,各大部委都有人習煉法輪功,而且人數越來越多,有的在任副部長也煉。從部長、副總理到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政協主席、副主席,幾乎人人都看過《轉法輪》。中共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夫人也都練過法輪功。當時法輪功因其對人身體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傳人,速度遠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到1999年,大陸真正看過《轉法輪》的人超過一億。

江澤民的妒忌


江澤民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妒恨由來已久。早在1993年,江澤民就常常聽別人說起李先生的大名。

江澤民身邊有人對法輪功很感興趣,也了解到不少關於法輪功的消息,回來時不時地給江澤民透露點,如誰誰得了什麼病給煉好了,誰誰躺著抬進來、站著走出去。他偶爾也會說起李大師提及某些高層領導人前世的事情。這時江就會越聽越著急,他最想知道的是自己的前世到底是誰。有一天,江澤民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一聽到那人來了,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急切地問:「李大師說到我沒有?有沒有說我是誰轉生的?」那人說沒有,江澤民滿臉的失望和惱怒給在場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王冶坪是在1994年跟人學過法輪功的。有一天晚上,王冶坪煉功的時候,感到旁邊有人學著她比劃,睜開眼一看,原來江澤民正在旁邊偷偷地比比劃劃,兩隻手也交叉在腹前。看見王冶坪發現了,江澤民惱羞成怒,命令老婆以後不許再煉。他的說法是:「連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誰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江澤民那個時候還非常喜歡學李先生的手勢和動作。最典型的就是兩手交叉於腹前的姿勢。原來江澤民發表講話的時候,手沒地方擱,就向身體兩側直直地伸著。後來發現李先生總是兩手疊扣在小腹前,之後,江也開始跟著學。

1995年,江澤民開始「三講」,無論中共中央怎麼賣力去推廣,全國從上到下也都是「認認真真走過場」,沒有幾個當作什麼著作去學,但是江澤民卻到處都能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也知道全國煉功的人增長極快。那些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人對李大師的尊敬和感恩不是用語言能夠形容的。更讓江澤民受不了的是,時不時總有人在江的耳邊說起李大師的高風亮節,欽佩之情溢於言表。

1998年,中國經歷了一場洪災。江澤民當時在視察一處大堤時,看到一群人在埋頭苦幹。江很得意,對手下說:這些人一定是共產黨員。叫過來一問,結果回答說是煉法輪功的學員。江當時就妒火中燒,陰著臉掉頭走開了。

如果說那些都僅僅讓江澤民心裡不舒服的話,「四二五」事件則讓江澤民感到很恐懼。

作為「六四」屠殺的參與者和最大受益者,時值「六四」十週年之際,江想當然擔心會重演十年前風起雲湧的群眾抗議活動。「六四」留給江澤民的除了一根紅朝「核心」的權杖外,還有一個深刻的教訓,那就是絕不能聽任事態的發展而必須提早鎮壓,否則鎮壓的成本會大大提高。

江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北京衛戍區,詢問如果法輪功深夜仍然不撤,駐京軍隊是否可以立即集結,並架走中南海附近的法輪功學員。接電話的人立刻表態:「北京軍區時刻準備聽從江主席的指揮。」江澤民十分滿意,懸著的心也放下來一點,後來此人被江連升了好幾級。

下午的時候,江又給由喜貴打電話,讓他儘快布置戒嚴,江說他要出來「視察」一下情況。

江的「視察」是在防彈轎車那深色玻璃後進行的,法輪功學員的前面是為江的視察而特意布下的武警警戒線。在江澤民看來,法輪功的人數之多是在和黨爭奪群眾,方式之和平理性是因為組織嚴密,來到中南海就是公開和他江澤民叫板,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幾十位肩上有軍銜的軍人,這些軍人竟然會追隨法輪功而不去追隨他這個軍委主席。此時,外電對此事件雙方的讚賞,無疑也是對朱鎔基的讚賞,對江澤民來說等於火上澆油。

自從1994年10月的中共四中全會正式宣布中共第二代領導集體向第三代領導集體的權力交接已經完成,江澤民在曾慶紅的輔佐下在政治上打了幾次勝仗,從倒陳希同到鞏固軍權,從陳雲、鄧小平等相繼作古到香港回歸,江澤民一步步在中央站穩了腳跟。

雖然如此,江澤民既達不到毛澤東「老子天下第一」的氣魄,也沒有鄧小平一言九鼎的份量。每一件大事情,都需要常委或政治局集體討論通過。這次江澤民看到了法輪功是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平和群體,認為找到了一個沒有任何威脅的對手。江澤民盤算:利用打擊法輪功來強迫全黨表態,看看誰在此時會站在他自己這邊,這和趙高以「指鹿為馬」來考驗群臣忠心的方法是一模一樣的。

此外,儘管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證據,江澤民還是極力把法輪功描繪成有「海外敵對勢力」支持的「危險」政治團體,這樣就使得他對法輪功群眾鎮壓的個人決定具有了特別意義─如果江的決定「在危難時刻挽救了黨」,那麼無疑地他將在黨內的歷史上佔有重要地位,而且其他人很難有反對的理由。江澤民相信,不出三個月一定能迅速消滅法輪功。因為這幾十年來政治運動中積累的整人手段,足以使任何一個人生不如死。江澤民盤算,一旦這次毫無風險的鎮壓成功,從此自己就可以在黨內享有傲人的政治資本。

未完待續。

——摘自《江澤民其人》章節

(責任編輯:唐穎)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11-06
跟着江泽民的结局已经很清楚了,不是进监狱就是死亡。比如薄熙来、孙政才、黄菊、罗京等等等等。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