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孫政才上演「雲泥逆轉」 19大前風暴再來?

紐約時間: 2017-07-25 10:0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7月25日訊】 【世事關心】(437)
廣告

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七月份中共官場傳出大消息,不過出人意料的是之前很少有人想到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會被突然免職。就在孫政才被免職的同時,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正在北京召開,這次會議前所未有地由習近平來作主題發言,並且也傳達出許多不同以往的信號。那麼這一系列異常舉動顯示出中國大陸的政治環境處於何種狀態,又與今年秋天的中共十九大上的權力安排有何種聯繫?這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重慶官場離奇地震,原重慶市委書委孫政才毫無預兆被罷免,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如果他不只是不滿、抱怨,背後還有動作有謀劃,試圖捍衛自己第六代接班人的地位,那麼對習近平來說就認為是犯了大忌。」

與重慶官場地震同時進行的是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這次會議又有什麼異常之處?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最值得關注的是,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實際開成了維穩擴大會議。」

中共十九大前,水面下的潛藏暗流可能會噴湧而出嗎?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七月份中共官場傳出大消息,不過出人意料的是,之前很少有人想到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會被突然免職。就在孫政才被免職的同時,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正在北京召開。這次會議前所未有的由習近平來做主題發言,並且也傳達出許多不同於以往的信號。那麼這一系列異常舉動顯示出中國大陸的政治環境處於何種狀態,又與今年秋天的中共十九大上的權力安排有何種聯繫,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重慶,又是重慶!事隔五年,重慶官場大地震重演。繼薄熙來之後,又一位重慶市委書記被突然罷免。與五年前不同的是,這一次地震來的更加突然、毫無徵兆。2017年7月15日新華社登出了一條新聞稿:「日前中央對重慶市委主要負責同志職務進行了調整,孫政才同志不再兼任重慶市委書記、委員、常委,陳敏爾同志任重慶市委委員、常委、書記。

同一天,重慶市召開領導幹部會議,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部長趙樂際向重慶的廳局以上官員們宣布了這個決定,和他一起坐在主席台上的只有新任市委書記陳敏爾,和現任市長、市委副書記張國清三個人。孫政才離奇地缺席,沒有出現在交接會議上。對於這次職務變更的理由,新華社的文稿沒有交待,只是引用了趙樂際的三句話:「這次調整是中央從大局出發,經通盤考慮,慎重研究決定的」。孫政才被免職後是不是另有任用,新華社也沒有交待。

短簡的新聞稿很可能沒有反映會議的整體面貌。《華爾街日報》7月15日表報導,稱從瞭解情況的人士那裡得到消息,重慶召開的幹部會議上趙樂際宣布,孫政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另一名知情人士也證實了這個情況,但沒有透露更多細節。另外香港媒體透露,孫政才由於涉嫌嚴重違紀,7月14日星期五去了北京就被扣留,關押在京西賓館。另一家香港媒體《明報》則說,孫政才是去北京參加第五屆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央視在報導這次會議的時候把孫政才的畫面從新聞中剪掉了。

如果孫政才真被拿下,那將是中共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裏第一個倒臺的委員。過去幾年中共反腐運動中被打倒的高層,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和郭伯雄,都是第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十八大之後,還沒有在任的政治局委員被公開打倒。孫政才的前途命運之所以引要關注,除了他是在任的政治局委員的身份,更加因為他曾經被輿論視作中共可能的接班人。他和現任的廣東省省委書記胡春華,一度在海外媒體上被稱作為所謂「雙接班」的人選。也就是這兩人在中共十八大上成為政治局委員,進入接班序列;在十九大上晉升為政治局常務;在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一個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另一個成為國務院總理,分別接替習近平和李克強。

孫政才從政履歷的派系背景比較複雜,他早年在北京農林科學院任職期間,頂頭上層是江澤民的堂妹江澤慧。在北京市委任職期間,又先後得到賈慶林和劉淇的提拔。但他仕途的轉機在2006年,那一年孫政才得到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提名,由北京市委秘書上跳級晉升為農業部部長。當年43歲的孫政才是溫家寶內閣中最年輕的部長。2012年秋天的中共十八大之後,孫政才以政治局委員的身份,兼任重慶市委書記。海外媒體中多有猜測,是溫家寶推薦孫政才去鎮守自己的政敵薄熙來的舊地盤。也正是由於孫政才、胡春華得到胡、溫執政時期得到大力提拔,《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也將孫政才稱為「習近平可能的接班人」

關於孫政才為何突然被罷免,目前只有一些猜測流傳。有香港媒體指,他這次出事可能與其妻捲入令計畫案有關。令計畫的妻子谷麗萍與孫政才的妻子都曾經是民生銀行官太太俱樂部的會員。而民生銀行董事長毛曉峰和谷麗萍都隨著令計畫的倒臺被抓。

新華社7月24日發出一條通知,「新華社」北京24日電:鑒於孫政才同志涉嫌嚴重違紀,中共中央決定,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審查。

蕭茗(Host/Simone Gao):孫政才從青雲到泥途的命運逆轉幾乎在一夜之間發生,這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先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孫政才突然被罷免,之前又很少有消息說有針對他的調查在進行中。那您覺得他這次出事最有可能是哪方面的原因,經濟上的、還是政治上的原因?」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他出事的當晚我就從重慶的黨政機關內部得到消息,出事的第一時間最早我就得到消息了。說他去北京匯報工作的時候就被滯留談話,然後接受調查,後來第二天才陸續看到有報導證實這個消息。孫政才出問題顯然不是經濟上的,顯然是政治上的問題。這個問題可能小也可能大。如果小的話,可能是他曾經和胡春華被列為第六代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接班人這麼個排列。有可能他對習近平不再設接班人、不再承認隔代接班人(從鄧小平時代開創的隔代接班人)的設法不滿,私底下有抱怨,這種不滿和抱怨被習近平聽到,所以對他拿下處理。對重的來說,孫政才還不僅不滿抱怨,背後還有動作、有謀劃,試圖捍衛自己第六代接班人的地位,對習近平來說就認為犯了大忌。這就像文革中毛澤東的作法,拿掉接班人,一再設接班人,一旦發現接班人不忠有所朦化,有所異心的時候,就把他拿下。」

蕭茗(Host/Simone Gao):孫政才到底犯了什麼事,再來聽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當前一個流行的說法是孫政才的妻子捲入了令計畫案,你覺得因此拿下一個在任的政治局委員,說服力強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那要看是哪種程度捲入了令計畫案,如果和令計畫有串謀,有染指最高權力的想法那就很嚴重。但是如果僅僅是經濟問題、或者次一級的政治問題就不嚴重。如果說貪腐問題,這一級別官員的家人都避免不了利用職權去謀取巨額利益,這個事本身不足以成為打倒一個在任政治局委員的理由。但是我總覺得不管孫政才和令計畫有何種程度的交往,來解釋他突然被罷免理由都不夠充分。因為令計畫從2014年底被正式調查,他的妻子谷麗萍有什麼也早就招供了。可事隔兩年多並沒有消息流傳令計畫案會對孫政才產生什麼影響。孫政才在事先無徵兆的情況下突然被拿下,更像是習近平出於某些緊急原因採取的行動,而不是像過去對待政敵那樣剝洋蔥一樣層層深入。所以我的猜測還是與他過去被作為接班人的身份有關,也許在『十九大』之前有人想拿這個事再做文章,挑戰習近平。而孫政才本人也配合、或者參與了這種圖謀吧。」

孫政才被罷免前的一些徵兆,反映了怎樣的政治暗流?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孫政才被罷免的消息之所以來得讓人驚詫,原因之一是近兩年重慶並沒有傳出太大的政治新聞。如果我們回過頭去梳理一下重慶官場的蛛絲馬跡,是否能找到一些線索,一窺政治黑幕背後的刀光劍影呢?

孫政才被罷免之前雖然沒有十分顯著跡象表示他的地位岌岌可危,但確實也有些明顯對他不利的信號。今年2月份,中紀委第十一巡視組向重慶市委反饋了所謂「回頭看」的意見。其要點有:學習貫徹習近平的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有差距;選人用人把關不嚴,存在「帶病提拔」的情況;一些重點領域腐敗突出、一些領導幹部十八大以後不收斂不收手;上輪巡視發現的一些重點問題整改不到位,清除薄、王餘毒不徹底,等等。所謂「薄王餘毒」的說法,引起了許多觀察人士的注意,被普遍解讀為對孫政才的當頭棒喝,給他的政治前途蒙上了陰影。今年五月20日重慶市召開第五次黨代會,孫政才再次對所謂清除薄王餘毒表態,在報告中至少六次呼籲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

今年6月份,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何挺突然被免職。何挺在2012年薄熙來、王立軍事發後被緊急調到重慶,接任王立軍所留下的公安局長空缺,並且此後一直負責處理薄、王時期遺留的公安系統的問題。也就是說,何挺是所謂「肅清薄王餘毒」的一個主要執行者。2月份中紀委巡視組提出反饋後,從3月份起何挺就沒有公開再露過面,香港《南華早報》援引重慶市政府的相關人士的話說,何挺已在3月底被中紀委人員帶走。孫政才被免職是否與何挺有關,目前尚無消息證實。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孫政才被罷免前蛛絲馬跡的分析,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今年2月份中紀委巡視組指孫政才清除薄王餘毒不力,問題是孫政才為什麼不在這方面下大力氣,讓習近平放心,好在『十九大』上順利入常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孫政才到重慶之後,本來是應該肅清薄王餘毒。但是中紀委說沒有肅清薄王的餘毒,有兩個可能,一個是薄熙來和王立軍在出事之後,他們的勢力盤根錯節,孫政才感到很棘手,一下子自己處理不下去,就跟當地薄王留下的勢力有所和解,或一定程度的合作,引起了習近平的不滿。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孫政才在政治上觀望,他發現習近平不打算立王儲、不打算立接班人、不打算承認隔代接班人之後,他心懷不滿。有可能他在政治上觀望,覺得黨內的反習勢力會不會再捲土重來。在這樣情況下,他也不要太得罪反習勢力,因此跟反習勢力有一定的接觸,或者是勾連。在這種情況下被習近平或者王岐山人馬,明查暗訪所獲知,因此對孫政才失去了信任,孫政才在政治上失寵。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就是中紀委那句重話放出來的原因,說肅清薄王餘毒不利。」

蕭茗(Host/Simone Gao):孫政才在重慶到底做的是何種打算,再聽一下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巡視組批判孫政才肅清薄王餘毒不力後,一個這方面的執行官員就傳聞被紀委帶走,你認為孫政才在處理重慶官場的時候,到底是何種打算?」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是一個讓人費解的問題,所謂清除薄王餘毒是思想和人事兩個層面,但其實是一個問題。思想層面就是所謂薄、王思想餘毒就是他們另立山頭想挑戰中央、甚至想謀奪最高權位。在人事層面就要把薄王留下的班底徹底清洗。在人事層面不徹底清洗,就是暗中保護了反對習近平的勢力,那在習近平看來就是有不臣之心。思想層面和人事層面其實是一回事。孫政才是何打算呢?也許他想保留薄熙來留下的班底為自己所用,還是說取悅於高層中反對習近平的另一派勢力?這些打算都可能有。薄熙來原來是江澤民派系看好的人,所以周永康才力保他嘛。薄熙來被拿下後,去代理重慶市委書記的是張德江,也是江的人。也就是高層中有個妥協,江派同意拿下一個薄,再派一個自己的人去接手,儘量減少損失。很明顯接替王立軍的何挺是起到了捂蓋子的作用,才被巡視組說成是「清除餘毒不利」。何挺與孫政才共事近五年,頂頭上司孫政才當然也是知情的。我的一個猜測是,孫政才很可能是與江澤民派系之間有協議,同時他在接手重慶的頭兩年,他並沒有確定習近平的權力能鞏固到何種程度,所以有一些騎牆,後來他確實也看出習近平並不喜歡自己。習近平成為核心以後,由於他之前的狐疑也沒辦法得到習近平的信任,而且他對自己的接班人身份還有幻想,所以和高層當中反習的勢力是有可能有勾結的。」

第五屆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又傳遞出何種異常信號,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每五年一次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次會議也有諸多不同以往之處。在哪些方面有異常跡象,先請雪莉介紹一下。

雪莉:謝謝蕭茗。7月14-15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是這個會議的第五次。與前兩次相比一個顯著的區別是,會議的主角變了。金融工作一貫是總理份內的事,但今年會議上做主題發言的是習近平。5年以前出席第四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政治局常委只有溫家寶和李克強,而今年則去了5個。除了劉雲山和張德江,剩下五個政治局常委全部到場。而且與會者的範圍比起前兩次也有大幅度的擴大,前兩次的與會者除了正副總理、國務委員之外,就是各省、直轄市和計畫單列城市的負責人,以及金融機構和中央機關的負責人。而今年的會議還包括了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全國政協和全國人大的負責人,甚至還有中央軍委、武警部隊的負責人,這些傳統上和金融領域完全不搭界的人。這次會議的重點在於習近平的講話,習近平在講話中明確提出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一部分,並且把防範和處理金融安全不力,上升到官員瀆職的高度。而且還提出要建立一個新機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但沒有具體談這個機構的職能和構成。過去對金融行業的監管思路是分行業管理,為此成立了證券會、保監會和銀監會。看來現在的目標是統籌監管,讓監管權更加集中。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異常之處折射出怎樣背景,聽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今年參加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人,居然有軍隊、武警系統的人,他們的工作領域好像和金融不沾邊,他們也參加金融工作會議,你認為說明瞭什麼問題?」

陳破空先生:「說明習近平所理解的金融安全,不僅僅是金融安全還涉及到了政治安全,進一步涉及到政權安全。尤其是前年大股災爆發之後,習近平和王岐山意識到在大股災背後有重大的陰謀,在黨內反習勢力在背後操盤,因此習近平大權在握的軍隊和武警的介入金融系統,以保障金融系統的安全。我剛才提到,目前中國政治出現文革跡象,這也是其中之一。因為文革,一個是圍繞接班人方面出現激烈的爭鬥。還有一個文革現象就是軍管,不再信任黨政部門。毛澤東派出軍隊進入工廠、進入學校、進入企事業機關,全國出現了軍管委員會,軍管學校、軍管工廠、軍管企事業,所以解放軍到各個地方。現在所出現習近平派軍隊和武警進入金融系統,是個軍管的像徵。在很多開會的場合越來越多的出現軍人,在金融論壇、在別的經濟會議上出現穿軍裝的人或不穿軍裝的軍隊人員,出現軍管的跡象。所以說目前中國政治內部鬥爭之激烈直追文革。」

蕭茗(Host/Simone Gao):相關問題最後來聽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你認為最值得關注之處是什麼?」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最值得關注的是,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開成了維穩擴大會議。把軍委、武警、高院和高檢的人一起叫去開會,當然不是讓他們去學習金融的,而是要他們參與金融維穩的。從軍隊武警的職能來講,他們不可能參與金融體系內的監管,他們的職能是當金融不穩引發社會動盪的時候他們要負責彈壓。軍隊、武警調動有複雜的程序,那麼今後也許所謂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和中央軍委之間要有一些交叉,便於軍委瞭解金融形勢,作出判斷吧。動用維穩力量的機制要更靈活些,才能應付目前複雜多變的局面,我想大概是這個用意。再有一個關注點是王岐山出席會議,王岐山職責是從執行紀律問責的角度已經介入到了經濟工作。加強監管也就要對監管不力的官員加強問責,這是王岐山的責任。所以看起來習近平還是需要他擔當更多重任。所謂的問責問題,實際是中紀委把官員的考核權又拿去了一大塊,王岐山客觀上是擴權了。」

蕭茗(Host/Simone Gao):「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同時,孫政才被罷免,你認為這兩件事所折射的環境,有什麼聯繫之處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聯繫之處是這兩件事都反映出所謂政治安全形勢的嚴峻。習近平明說了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一部分。這次金融工作會變成了維穩大會,金融維穩把軍委、武警都包括進來,從另一個角度可以看出來金融安全形勢嚴峻到了何種程度。當前中國的金融風險在銀行,銀行的風險在於壞賬,就是借出的債到期收不回。說到底就是個債務泡沫的問題,習近平還不僅是想設計一套規則和機構來管控風險,是真的有這個擔憂,社會可能因此動盪,他直接給你來傻大笨粗,直接上軍隊武警了。至於說孫政才,本來這兩年習王對拿下在任的政治局委員顧慮重重,一個李源潮,外界說他搖搖欲墜,喊了兩三年要倒都沒倒,就是顧忌對官場的衝擊。可對孫政才卻是火速拿下,我覺得極大可能是真有危急,事急從權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所以當前政治環境的風險可能比表面上看起來要大得多。」

蕭茗(Host/Simone Gao):孫政才被免職、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這兩件事同時發生,看似不相關,但都在訴說著一件事,所謂的「政治安全」。當「政治安全」成為一切領域的主題的時候,也正好說明當前的政治極度不安全。這個夏天還會有什麼意外的情況發生嗎?《世事關心》將持續觀察、深度報導。感謝您收看這期節目,我們下週再見。

(完)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