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金融政变”操盘手开审 习近平去四川释信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6月11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6月10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2015年夏天,中国股市从年初开始到当年6月近五个半月里,沪深股市突然出现持续暴涨,上交所综合股价指数(上证综指)于6月12号一度飙高到了5,178.19点,冲到了这一波暴涨的最高峰,之后,股价突然呈现断崖式暴跌。

在随后短短2个月内,上证指数跌到只有2,850.71点,而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分股价指数(深证成指)也由6月15号的18,211.76点高位突然暴跌,在3个月内暴跌到9,259.65点,地地道道地被腰斩。

而6月15号这天,刚好就是习近平的生日。所以这摆明了就是给他送一份贺寿“大礼”来的。在那段时间,A股证券市场超过90%的股票跌幅超过50%,千股跌停的巨幅震荡持续上演,经历了多次反复之后才在2020年趋于结束。

这个大事件,就是被官方称为2015年金融股灾、民间人人皆知的金融政变事件。今天我们要和大家聊的重点话题,就是这次政变被认为最重要的当事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首要操盘手的肖建华即将被审判的新闻。

【传肖建华本月受审 罪名生变】

今天,《华尔街日报》刊发独家报导,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称,曾因为在香港神秘失踪被绑架到大陆而震惊中国商界的肖建华,最快将于本月在上海接受刑事指控的审判。

报导说,上海检方正计划指控肖建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集资)罪,但报导也同时表示,目前暂时无法确定检方计划对肖建华提出哪些具体指控。非法集资这个罪名通常主要是针对那些被指控利用各种名义或者在没有适当牌照情况下向普通人出售房地产或筹集投资资金的个人。

这个罪名可能判多少年呢?根据中共《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情节轻微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它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它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按照中共《刑法》规定,单一罪名判处有期徒刑的最高上限就是15年,所以,即便肖建华被定罪为“特别巨大”,他最长的刑期也就是15年。至于刑法条款中提到的“数额巨大”和“数额特别巨大”具体分别是指多少数额,包括肖建华会被定罪到哪个档次,这些都是中共内部捣腾的结果。

谁都知道,以肖建华的身份,显然不是“非法集资”这么不上档次的一个罪名可以涵盖的对吧。

报导还提到了肖建华的哥哥肖新华,说他以电子邮件形式回复了《华尔街日报》的询问,说:“经过长达五年安静的等待,全家人在我弟弟的严厉要求下,依旧相信中国政府和中国法律。我们希望给家人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他没有提到肖建华案件的细节的问题并同时表示“这个案子非常复杂,很有戏剧性。”

这段话是非常有中共特色的,我们如果用大白话来重述一遍,大致意思应当是说:我们全家之所以这5年守口如瓶不敢乱说一句话,是因为我弟弟肖建华给我们下了封口令,如果说了不该说的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我们都相信我弟弟或他的后台会想办法和当局达成交易捞人或从轻处理,我们都希望最终不会给肖建华判处一个重刑。

话说到这里,我们就需要讨论一下肖建华的后台这个关键问题。对很多朋友来说,肖建华是一个并不太熟悉的对象,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他的来历。

肖建华毕业于北京大学,于1993年创办北京北大明天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开始起步,迅速做大规模。鼎盛时期,肖建华的“明天系”持有44家金融机构的股份,总价值估计达3万亿元。

2015年股灾金融政变爆发后,香港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发表《谜网26》,踢爆肖建华的明天系、赖小民的华融系及吴小晖的安邦系,以“金三角”关系盘踞香港股坛,都是卷入了金融政变的关键角色,而肖建华更是被当局视为首当其冲的幕后黑手。

这三个人中,赖小民被处以死刑,吴小晖被判重刑18年,就剩下肖建华命运未定。

2017年1月27号凌晨1点左右,肖建华被中共特工从香港四季酒店的房间秘密带走押送回大陆。尽管几天后其微信账号连续发出2条“在国外养病”的声明,但都无人相信。2018年,《金融时报》指肖被扣留在上海,配合当局出售“明天系”所持有的投资。2019年,被视为明天系核心成员的包商银行,被中共政府接管。

2020年7月17号,隶属于肖建华明天系的九家金融机构再度被习近平当局接管。2021年9月25号,中纪委国监委网站以《防范领导干部被利益集团绑架》发文,重点点名隶属于明天控股集团的包商银行,文中将明天系定性为“不法金融集团”。而在此前一周,中纪委国监委刚刚发文警告说“没有什么刑不上大夫的铁帽子王”等。

一说到铁帽子王,我想熟悉中国大陆政治新闻的朋友可能都会露出会心的微笑,因为从习近平上台开始反腐抓人,这个“铁帽子王”基本上就是曾庆红专用的指代称谓,而这个典故的来历源于中纪委网站在2015年2月刊发题为“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的文章。这篇文章普遍被认为当时反腐风头正劲的中纪委,正式将矛头瞄准了曾庆红的标志性起点。

【肖建华背景揭秘】

这是我们今天讨论肖建华审判的第一个重要问题,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背景?

关于肖建华背景的说法非常多,但所有的说法基本都有一部分共同的内容,这个部分就是两个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和贾庆林。

2018年9月,中共大外宣代表性媒体多维网曾经刊发文章,不但引述了《金融时报》此前爆料肖建华以“北京每个太子党都有价码”的信条不断结交权贵并成为高级“白手套”的报导,还很具体地列出了肖建华的两宗罪行:1. 协助中共某前常委之子,以三十多亿元人民币鲸吞资产达七百三十八亿人民币的山东第一大企业鲁能集团。2. 与另一位中共前常委女婿、中国央行前行长女婿存在不正当的利益关系。

虽然多维网没有点名,但稍知中共内情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三个人分别是曾庆红、贾庆林和戴相龙,而这几个大佬都同属一个派系,江派。

尽管从多方信息来看,肖建华和温家宝家族甚至和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姐夫邓家贵都有过商业关系,但肖建华最核心的背景几乎都是江派大佬,这一点基本上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习近平在2017年不惜冒着破坏“一国两制”的骂名也要越境绑架他回国,不仅是要报金融政变的一箭之仇,主要的目的更是要从他身上挖出有价值的东西来。

【解析肖建华审判时间点】

第二个值得我们重视的就是审判肖建华的时间点。

早在2018年9月的时候,曾庆红控制的香港《南华早报》就率先报导说,在9月早些时候上海举行了一次肖建华的预审会议,类似于初步听证会,这一结果标志着当局处理肖建华一案即将结束。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肖建华的审判可能会在几天内就开始。

但《南早》当时的报导说调查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正式审判可能比预期的要晚。而且在肖建华的案件被审判之前可能会有更多轮次的听证会,他很可能被指控犯有两种罪行——“操纵股票和期货市场”和“代表机构行贿”。

现在我们回顾这些信息,可以看到《南早》对审判延期的信息是准确的,但对审判罪名的判断误差较大。

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我觉得这至少释放了两个信号:第一个说明肖建华的重要性的确非同一般。刚才我们提到的股灾三巨头,吴小晖在同年3月被判处了18年重刑,而赖小民也是在同年4月落马被查,但最终命都没有保住,在2021年1月29号上午被正式执行了死刑。唯独最早被抓的肖建华迟迟拖延到现在才开审,而且披露出来的可能只是“非法集资”这么一个明显避重就轻的罪名。

这只能说明他对习江双方来说可能都是最关键一张牌,否则不会这么复杂,就像他哥说的,很复杂也很戏剧化。什么叫戏剧化啊,说明案子因为多方人插手可能出现过多次反转。

第二个信号是,如果我们姑且认为《华尔街日报》的报导是可靠的,肖建华主要以非法集资罪名受审,那就意味着“操纵股票和期货市场”这个罪名没有了,换言之,他参与金融政变的罪名被大幅弱化、减轻、甚至回避了。

为什么弱化回避了?这背后只能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他交代了江派诸多重要的罪行,让习近平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占了上风,所以对肖从轻处理作为奖励;另一种可能是习近平在内斗中不利,被江派为首的反习势力占了上风,不得不对肖建华从轻处理。

从目前流出的信息看,我们暂时无法断定哪种是正确答案,但就我个人看法,我更倾向于前者。这并不是我想力挺习近平,而是客观地说,现在这个时间点抛出肖建华受审,很明显与下个月开始的北戴河会议有关。

去年六中全会通过了习近平一手操纵的第三份历史决议,获得了连任合法性最大一块筹码后,人事安排就成为后续阶段的重要争夺点。习近平为了遏制党内退休老人的发言权,甚至史无前例让中办推出了禁止离退休领导“妄议中央”的意见。而北戴河会议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政治老人可以合理合法地集中在一起,也因此一直被视为老人干政的标志性场合。

北戴河会议究竟在中共高层权力游戏中占据多大分量,历来说法不一,但无论如何在今年秋天的20大之前,这是最后一个中共高层不管离退休与否,大规模的集中办公、休假的场合,其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敏感时期抛出肖建华受审,很难不让人产生出这是为了警告、震慑反对派的猜想。无论习近平是否真的从肖建华嘴里掏出了很多干货,至少这个动作很明显是想让人认为他拿到了干货。

【习近平考察四川:清零不动摇】

此外,我在周三的直播节目中曾经和大家提到了习近平考察四川眉山。到今天为止,他这次考察还去了四川宜宾市和成都市。在这次考察过程中,最受大众关注的是,他除了在宜宾的学校工厂等室内戴上了口罩,在所有室外的场合,以及眉山、成都的室内场合,他都没有戴口罩。

而更引人注目的是,新华网昨天发布的官方通稿中,习近平依然重申了要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要排除干扰,克服麻痹思想,巩固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只是这段话的前面,他先提到了要保持平稳健康的经济环境,要克服目前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些困难,做好就业、扶贫、维稳等工作。

大家看到了吧,我们上次节目就说过,习近平不戴口罩和李克强不戴口罩所释放的政治信号是完全不同的。李克强不戴口罩是在表示对清零政策的不屑与否定,潜台词就是清零是没事找事的瞎折腾;而习近平不戴口罩显然也是精心策划的,目的就是凸显他自己说的,当前取得了“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潜台词是说清零再次获得了成功,你们看实践证明了我就是真理。

也就是说,习近平在动态清零问题上看起来只是因为经济恶化而稍稍压低了声调,而且在实际执行上也并没有从根本上放松,只是有技术性调整。

昨天,上海市卫健委副主任赵丹丹在疫情通报会议中表示,从6月1号解封以来,上海多个行政区连续多点出现散发阳性感染者,因此在这个周末,包括闵行区、浦东新区、黄浦区、静安区等8个区,超过上海一半的人口,都要实施“应检尽检”核酸检测,而且采样时段实行封闭管理,采样结束后解除封闭。当然,到时候是否真能解封恐怕是另一回事。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再回头看看习近平考察四川,就会看到他考察眉山太和镇永丰村,显然是想凸显当前天下太平和乐、大局稳定;他去宜宾特意考察企业和宜宾学院的企业招聘宣讲会,意思就是告诉大众他对经济发展和就业等民生问题是很关心的,暗示李克强那些刺激经济的政策出台,其实是来自习总又一次的亲自部署亲自指挥;而他最后在成都代表中央军委集体接见驻蓉部队大校以上军官和建制团主官,当然就是想宣示军权还在自己手上。

为什么我刚才说我个人更倾向于现在抛出肖建华受审是对习近平有利,就是因为综合了以上这些信息。肖建华受审原本是可以在2018、19或2020年就可以进行的,但案子一直被拖到现在才掐着点拿出来,其借此敲山震虎的意味是相当明显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共高层的争夺有点类似俄乌双方的战争,大体上仍然处于互有攻防的拉锯状态,而习近平暂时保持着中央地位的优势。肖建华一案最终盖棺论定,恐怕才是20大争夺战真正的开始。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