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栗战书被纪委官员举报了吗?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6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点:栗战书或陪习近平连任!遭派系打击?贵州“盗采煤矿案”举报高层;河南多市亦遭疫情严控!西安4日拉走隔离几十万人,9万多人参与封锁;赵克志与公安部和习家军的关系;辽宁号被日舰跟监。

栗战书缺席重要例行新年会议 身体健康问题吗?】

2022年,中共内部局势是一大看点,正值20大之前,现在经济也不行了,疫病持续,民间叫苦不迭,长年积累的内部矛盾堆积如山。习近平要打破长年的党内规矩,连任第三个任期,各派存在分赃不均,所以今年他们一定会有事,这方面,大家可以盯紧点。

习近平身边就有个人,最近的动向吸引了不少媒体的注意,他可以被视为习近平的铁杆,也是现在中共的第三号人物,就是人大委员长“栗战书”,他缺席了12月31日中共政协的“新年茶话会”。这一活动每年年底都有,按照惯例,中共政治局常委都必须出席。今年习近平等6名政治局常委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都出席“新年茶话会”,独缺栗战书,中共官方也未作任何解释。

就在几天前的12月27至28日,栗战书还参加了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民主生活会”,12月28日也出现在了央视晚间新闻联播的画面。可是刚过两三天,31日的活动便没了踪影。

目前有人推测,栗战书可能是身体健康出了问题,这是往单纯了想。

【纪检官员举报贵州“盗采煤矿案” 指向“省委原主要负责人”】

说来也巧,就在栗战书缺席31日的活动后不久,1月2日,大陆网红纪检官员陆群,在自己的微博账号“御史在途”上,发表长文,矛头直指所谓的“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这一“原”字非常传神,说明是之前在贵州任职过的高官,那是谁呢?

我们从这篇微博文章本身来找答案。

这篇长文的标题是“为一个被贵州官员逼上绝路的企业家‘办实事’的经历”,文章后还附上调查报告。

文中说,一位湖南煤矿老板曾盛国,2010年在贵州安顺市关岭县投资煤矿生意,投进去2亿元人民币,5年后他发觉相邻的“坪子地煤矿”从自己的煤矿中盗采了17万余吨的煤炭,然而官方地质队勘察的最终结论是,只盗采了6,000吨。于是曾盛国开始上访,可到现在都没有讨到说法。

现年50岁的陆群,在文章中说,自己2021年5月介入了曾盛国煤矿被盗采之事。当时他向时任安顺市委领导张某发了3条简讯,没有得到回应,而曾盛国举报说,张某是“坪子地煤矿”的保护伞,曾盛国还透露,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的“舅子”长期在安顺一带搞项目,涉嫌背后帮助“坪子地煤矿”运作。这个“舅子”是中国的一种对亲属的称呼,是指妻子的兄弟,通常会说大舅子、小舅子,都这么说。

那接着,写微博文章的陆群说,如果曾盛国举报的这一情况属实,会严重影响原省委领导的所谓“光辉形象,甚至带来廉政污点”。

陆群提到,自己曾给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写信,反映曾盛国煤矿被盗的事件,并且给这名主要负责人的秘书发了简讯提醒,但都没收到回应。陆群因此断定,此事应直接涉及这名主要负责人,而这名负责人的“舅子”很可能确实涉嫌参与其中,并且不排除主要负责人还帮着出过面、打过招呼等等。

【“原主要负责人”到底指谁?栗战书赵克志都是“候选”】

那重点来了,“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到底是谁呢?大纪元专栏作者“岳山”在自己的相关文章中分析说,这种说法,在中共体制的语境下,其实指的就是“原贵州省委书记”。

这位岳山还提到,贵州走出过至少四名中共高官:胡锦涛,上世纪80年代在贵州干过;赵克志,2012年到2015年在贵州做过;重庆书记陈敏尔,在2015到2017年也在贵州做事;还有一个就是栗战书,2010年到2012年主政贵州。他们都做过贵州省委书记,但到底谁才是陆群所指的那个人呢?

陆群说,煤矿老板曾国盛的案子,是2010年到2015年之间发生的,2010年开始投资煤矿,2015年发现存在盗采,关键是“盗采”事件何时发生,这个陆群没有交待。那从整个这个时间段来看,涉及两个人,一个是栗战书,一个是赵克志。

【栗战书是习“铁子” 控诉老江遇阻 遭派系报复?】

我们先来看看前者的可能性。像我们节目一开始说的,栗战书12月31日缺席了例行的新年茶话会,没有特别要紧的事,这是不应该缺席的,这本身就是个悬念。

而栗战书历来被视为习近平的铁杆,1980年代,习近平主政河北正定县期间,栗战书就在相邻的无极县任县委书记,有人说习、栗二人经常在一起喝酒。

直到习近平掌握大权,2013年12月,栗战书当时就已经做到了中央办公厅主任,当时他亲自带领中央警卫局特别行动小组去抓的周永康。

后来习近平想无限期连任,在人大修宪,正式删除了国家正副主席连任不得超过两届规定的,也是原先的“铁哥们”栗战书,他被认为是修宪的实际操盘手。

再说最近的,按旅澳学者袁红冰透露的消息,去年11月的六中全会前夕,中共党内在探讨“第三份历史决议”时,习近平原想在其中公开点名批评江泽民主政时期的政治腐败,封江泽民是“腐败总司令”,并且打算让栗战书提出这一条。但遭遇张高丽带头反对,最终没有达到目的。

所以,彭帅11月发帖指控张高丽性侵,袁红冰就说这背后其实有人支持,事关六中全会的路线斗争,有人想公开张高丽的丑闻,警告江派。或者说,做某种内部利益交换。

而如今,如果刚才我们说的陆群,在微博文章中所指的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是“栗战书”,现在的中共第三把手,还是习近平身边的“大红人”,针对这么高级别的官员进行举报,那陆群也应该不是个人行为,是背后有一个派系在安排和布局。

陆群是中共“纪委系统”的,现在的负责人是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他曾是江泽民的军师曾庆红在担任中组部长时,在1999年提拔起来的当时全国最年轻省长,是青海省长。不过,按说现在赵乐际就在习近平的眼皮底下,而且中纪委往下拿人,高一点级别的都是习近平亲自过问,多数是江派,而这直接把枪口对准习近平的身边人,还是从微博爆料,这种操作,还真是有点让人意外。

其实栗战书等习家军的人,曾多次被江派媒体爆料,指控他们在海外有资产或者敛财。比如2017年7月19日,有江派曾庆红背景的《南华早报》爆料说栗战书家人“敛财”,只不过隔天就删了报导。之所以出现这种事,可不是偶发的“乌龙事件”,而一定是有人故意放料,因为当时正值中共十九大前夕,栗战书即将入列中共政治局的“七常委”,党内权斗激烈。那是江派媒体,而这个陆群是习近平死死盯着的纪委系统的人,还是有区别,所以陆群爆料是否直接针对栗战书,这点还有待观察。

【赵克志与彭帅事件有关!他与公安部和习家军的关系】

现在来看赵克志。赵克志是2017年11月,从河北省委书记的任上,被意外地任命为中共公安部党委书记,很快也担任了部长,部长之职一直到现在,党委书记的职务前段时间已经卸掉了,现在由习近平亲信王小洪担任,很有可能在接下来某一时刻,也接过赵克志的部长之职。

而赵克志,其实算不上习家军,跟习近平过去也没什么工作上的交集。按说公安部是敏感部门,中共党魁历来都会找心腹之人来担纲,可赵克志并非如此,他怎么当上了公安部的头头呢?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的观点是,当年武警由中央军委和公安部共同领导,后来习近平把武警的管辖权,全都收到中央军委,实际是削了公安部的权,没了武警的公安部,对上威胁也没那么大。

此外,赵克志也可能没有太强的派系色彩,各派都能接受,又临近退休年龄,所以当年让他临时上来做一做,做几年,习近平再找亲信把他换掉。最近王小洪接了公安部党委书记,可能就是这个趋势。

而且赵克志在任内,该向习表忠的时候表忠,该带着公安部在政治风向中表态的时候,也表态,比如此前孙力军、傅政华落马,赵克志就带头批判。从表面上看,对习近平来说,似乎是没有“公害”的人。

可是说到这,我们又要说说袁红冰,他曾直言不讳地透露,赵克志其实是胡锦涛提拔起来的,而彭帅能把微博发出来,是赵克志安排的这件事,目的确实是想打击江派的张高丽,令彭帅的举报还能在微博上短暂停留。可赵克志是否受到更高层的指使呢?这个目前就不得而知了。而彭帅事件引发的国际巨大回响,是高层没想到的。但现在还没有迹象表明,赵克志是因为这件事丢了公安部党委书记的职务。

而且目前,看上去,赵克志和新来的这位公安部党委书记,相安无事。两人职务交错,官职大小也不绝对。在公安部,王小洪作为书记,地位是高一点,但同时王小洪又是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行政职务在赵克志之下,而且在政法委层面,赵克志还是副书记,王小洪只是委员,所以,赵克志的地位,还是在王小洪之上,年龄也比王小洪大四岁。所以目前习当局对公安部的安排,像是“一老带一新”,由主管公安部四年的赵克志,先交接工作,等到之后某一时段,赵克志再退下去,或许由王小洪全权接管公安部。现年68岁的赵克志,早晚会退去主要领导职务,对习近平也没显出什么野心,所以没必要通过民间“举报”这种操作,针对他做什么。《新闻拍案惊奇

【栗战书或陪习连任 “盗采煤矿案”更像针对栗战书】

现在话说回来,那位陆群想举报的贵州省委原高级领导,到底是针对栗战书还是赵克志呢?如果一定是在这二人间选择,如果两人的可能性不是五五分,那便是“栗战书”的可能性稍微大一些。栗战书虽然年龄已经很大,但早有观点认为,习近平自己打破“七上八下”的政治规矩继续连任,在常委里有点“孤单”,太“显眼”,所以得找人陪。现年71岁,年龄大习近平3年的栗战书,则是有可能陪着习近平继续在常委一级做事,栗战书的仕途,还没结束,还可能继续做习近平的左右手。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讲,“栗战书”的可能性稍微大一些。

而纪委系统的陆群,曾担任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以前他就干过类似的事情。中共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曾将“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2014年8月12日,陆群就在微博上公开挑战这一决定,说更名“导致南方上千万花农血本无归”,更名事件“是学术之争,更涉及腐败”。为此,陆群还被上级约谈和批评。2015年,陆群辞去了纪委的职务,改往一家中共的党办企业,即所谓的“国有企业”任纪委书记。

难道本次陆群的举报,是他单纯的个人行为吗?这可能性不大。因为他指向的对象级别非常高,他本人也是中共体制内的人,知道这里面的是非,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在20大前随便放炮,所以,这次陆群在微博上发文,指控贵州省委原主要领导的亲戚,参与包庇“盗采”煤矿一案,应该有更多“故事”,可以深挖下去。

【西安9万多人参与精细封锁 4日清走隔离几十万人】

现在中共的定时炸弹有好多颗,持续不断的疫情,也是如此。最近西安的严酷封城,已经使得当地不少居民,叫苦不迭。

新年元月4号下午,中共陕西政府发布官方确诊数据,说1月3日—24时,陕西新增报告本土确诊病例95例,都在西安市。而自2021年12月9日以来,陕西省累计1,785例,西安占到1,758例。这是官方数据。

目前,西安市所有小区、村子,等等,都实行单位封闭式管理,划出了封控区、管控区和防范区;又根据区域特点,再进行所谓网格化、分级别、精细化管控。为此,西安市各级机关,抽调了9万2千多人员,去实施当局严厉的封城措施。

中共副总理孙春兰去年12月29号到西安市视察,声称“要加强核酸筛查的组织”,“加快流调、快速锁定风险人员,多备隔离房间,加强社区、转运、隔离点的衔接,第一时间把密接者管控到位”,还要“态度坚决”、“处置高效”、“不折不扣做到应检尽检、应隔尽隔”,等等。俨然在推动一场政治风暴。

1月1日,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召开视频会议,传达孙春兰指示,要求“1月4日必须实现社会全面清零的目标”。

【西安隧道都成隔离点 网上求救被公安批“不良影响”】

为了完成所谓“清零”的政治任务,1月1日开始,数以十万计的西安居民被强迫离家集体隔离。一些简陋的安置房、甚至隧道,都成了隔离点。

1月4日,推特上传出一段视频,显示在西安的一个隧道内,工作人员正在摆放铁床,隧道两边摆放的铁床很多。

一位网友发推文写道,中央下了死命令,要求3天清零,一人感染,全楼多人都拉走隔离,有人还嚷嚷说饿死不负责。

一位被拉去集体隔离的女士找到隔离区工作人员,告诉他自己没有早饭吃,还来例假了,没有卫生巾,她说:“打了12345市长热线,没有人能处理这件事情。报警,也没人过来管。打疾控防疫办的电话,没有人接听。”她还问那位工作人员,卫生巾能解决吗?还是让她因为没有卫生巾而血流成河?

还有一位网友拍下了他们所在隔离中心的住宿环境。短片显示,隔离只有铁床和单薄的被褥,没有取暖设备。网友说:“没有暖气,什么都没有。上面都落了很多灰,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被拉到这个地方的,还有只几个月大的婴儿。

另外一则西安传出的短片则显示,警察当街抓“违规”的人多么野蛮,西安警察野蛮抓捕跟他们辩理的女性,多名警察把一位女性压住,强行带走。

当地时间1月2日中午,一位西安市居民在微博发帖说,邻居有一些是老年人的,他们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无法与外界沟通,都断炊了,可能遭遇生命危险。然而,一个小时后,这位西安居民再次发文,说西安灞桥区公安局给他打电话,指责他的帖文“造成不良影响”,要求他自己从网上撤下有关帖文。这位网友声明,自己之前发帖讲述的一切情况全都是事实,小区内的便利店,已经停业一周,不存在公安所说的“诽谤造谣”,他希望当局能够更多地关注困难群众,而不是“关注”谁发的帖。

【英媒:中共只会“清零”没有B计划 河南浙江也传严控】

英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查尔斯‧帕顿(Charles Parton)在《每日电讯报》撰文说,中共的所谓“清零政策”,是建立在通过极权主义管控,封锁和对人口监视基础上的。“清零政策”是行不通的。但是中共党不能承认,也不能允许中国的专家承认。因为中共企图让人民相信中共的“清零政策”显示了其所谓的“全过程民主”。

帕顿认为,中共严格的封锁和监视说明,他们的疫苗不够有效,他们担心一旦解除严格的封锁和监视,病毒就会快速传播。而且中共难以出台任何B计划,因为这等于承认错误,他们也不敢大量进口外国疫苗。而Omicron变种毒株的出现,令中共的封锁也很吃力,“清零”难度再加大。而我们也看到了,这个克服“难度”所造成的压力,已经转嫁到老百姓的身上。

现在大陆不仅西安出现严重的封锁,受西安影响,目前河南的洛阳、安阳、郑州、南阳、禹州,也都出现严控。

1月4号,一位推特网友发文说,禹州市2日核酸检测发现2名无症状感染者,禹州因此连夜封城,所有中心城区的人员不能进不能出,全市所有小区和村子都设点防控。

另外,浙江宁波的“申洲国际”纺织品公司,1月1日有1人感染,整个公司上万人全都隔离,现在感染人数已经上升到23人。

就在这样的景况下,中共媒体在军事议题上,最近还摆出一个乌龙,闹了一个“笑话”。

【中共辽宁号被日本出云号“跟监” 党媒自曝其短】

12月31日,中共官媒报导称,辽宁号航母在30号结束了“远海实战化训练,安全顺利返回青岛港”。

辽宁号12月9日就开始在黄海、东海等多个海域进行所谓实战化演习,可是在演习期间中共一直没透露任何相关信息。

但新华社报导声称,“训练期间,外军舰机对我航母编队多次抵近侦察和跟踪监视”,辽宁号“多次组织舰载战斗机战斗起飞、有效应对”等等。

中共媒体说的“外军舰机”是指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出云号直升机护卫舰,中共辽宁号一出动,就被出云号贴身跟监;出云号甚至还跑到了中共054A型护卫舰日照舰的前面,如果不仔细看拍摄的照片,出云号会被误认为是中共航母护卫舰队的成员呢。

实际上,中共的航母舰载机并没有进行中共媒体所声称的“有效应对”。大家知道,要应对出云号直升机护卫舰,反舰导弹或重力炸弹是必须的,而中共航母上的歼-15,仅携带空对空导弹,没有挂载反舰导弹或重力炸弹。

歼-15能力有限,而且中共航母也没有起飞弹射装置。因此,辽宁号很少出海,目前出海也只挂载了空对空导弹,达不到“实战化训练”的要求,这种航母舰载机不能对敌舰发动有效空袭。因为对方也是在全方位防御。

日本自卫队应该是掌握了辽宁号的特点,因此故意贴身跟监。中共媒体的报导,无意间却揭了自己的“短处”。

好,那今天我们就先说到这。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新闻拍案惊奇》

《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