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龙象”相争祸延上座部佛教的源头

“龙象”之争、中共和印度的摩擦,最近又有所升级。陆上的冲突不断,海上的冲突也似乎正在酝酿之中。中共和印度之间,其最有可能发生海上冲突的地方,不太可能在南海,而更有可能发生在印度洋的岛国—斯里兰卡附近的外海。

在陆地上,印度媒体日前的报导说,十月初印度军队曾在阿鲁纳恰尔邦实际控制线与中共军队发生对峙,200名中国士兵试图“越境”破坏印度的防卫工事,部分中共士兵被扣押。随后,中印双方启动了最新一轮的会谈。

印度军队最不满的是,中方大规模部署部队和武器装备。自去年中印对峙以来,中国在拉达克东部沿线建造了数十个大型防风设施,供军队驻扎使用。中方还建了新的直升机停机坪、扩宽了飞机跑道、建了新营房及新的地对空导弹基地。

今年五月,澳大利亚结束了中国租借达尔文港99年的合约。而印度则在9月底,提出投资7亿美元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最大港口——科伦坡港,建造一座深水港码头。印度在这个重要的战略地位如此投资,显然是在抗衡中共在印度洋日益增长的影响力。颇为有趣的是,印度的新码头,将建在中共控股的科伦坡国际码头!

中共对斯里兰卡的渗透,持续了多年,其投资包括码头、金融城和港口。科伦坡国际码头(CICT)项目中,中共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拥85%的股权,中共有35年的发展经营权。科伦坡港口城(Port City Colombo)的金融城,填海269公顷,其中116公顷租予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租期99年。科伦坡的汉班托塔(Hambantota)港,中共也获得了99年的租约。到目前为止,中共已经获得印度洋周边三个港口: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和缅甸的瓜达尔港。

从印度的角度看,中共在斯里兰卡如此经营,除了通过这个国家获得进入印度洋的通道,把中东原油运回中国,把中国商品运往中东和欧洲,也同时把中共的战略前沿延伸到了印度洋、扩展到印度的眼皮子底下。而外汇紧张、亟需外援的斯里兰卡政府,显然还是在传统的印度势力范围和中共的威逼利诱之下,寻求一个平衡,试图两面通吃。

新德里印度高级智库“观察者研究基金会”安全战略与技术中心主任拉杰斯瓦里·皮莱·拉贾戈帕兰((Rajeswari Pillai Rajagopalan))认为,中国越来越逼近印度,尤其是在印中关系处于敌对状态时的表现,令人担忧。虽然它们是民用项目,但中共正在用以对当地政府施加越来越多的影响。

斯里兰卡地缘政治和外交政策分析师阿桑加· 阿贝亚古纳塞克拉(Asanga Abeyagoonasekera)则认为,这些项目是战略陷阱,99年租借协议期间,斯里兰卡政府没有多少控制权,那里容易变成中国的殖民地、中国的活动区。显然,中共在一带一路下建立的这些贸易通道,多数项目有潜在的军事用途,会让印度等国不安。

斯里兰卡(Sri Lanka)在1972年之前称锡兰,是位于南亚-印度次大陆东南方外海的岛国。中国古代称之为已程不、狮子国、师子国、僧伽罗和楞伽岛。《大唐西域记》称之为“僧伽罗”。中国在宋代将之音译为“细兰”,明代称“锡兰”。在佛教典籍中,斯里兰卡古称“赤铜鍱”。古代传播到斯里兰卡的佛教派别以地名命名,所以称“赤铜鍱部”。这个“赤铜鍱部”,正是现代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始祖。

为什么呢?“斯里兰卡”在僧伽罗语里义为“美好神圣的土地”,其中的“兰卡”实际上就是佛经中的“楞伽”。《楞伽经》中讲述到,佛陀当年到楞伽岛教化说法,故以地名为经名。作为佛法中的一小部分的佛教,在二千五百年前由释迦牟尼在古印度创立。释迦牟尼在开悟后,传出了他的那一门修炼的法门,其特点是“戒、定、慧”。释迦牟尼涅磐之后,他传出的佛教有大乘佛教、小乘佛教之分野。在中国后来流传的,是大乘佛教。

中共对佛教的毁灭性打击,是中国佛教史上最大的一次法难。让这样的政权染指佛教的圣地斯里兰卡,不得不说,这是人类的悲哀。更遗憾的是,中印这种争端,可能还是刚刚的起步,因为,这两个人口大国,真正的世界第一和第二的人口大国,这样的争执和恩怨的累积,可能会延续很久,也可能代代相传。

有人戏说,形容当今世界的反共格局,有“二三四五”之说。亦即美中二国争雄之际,中共面临美澳英(AUKUS)三国的军事联盟,加上日澳印美的四方联盟,同时还有美澳加新英的“五眼联盟。”“三四五”加起来,就是中共必须面对军事、政治、情报全方位的围剿。

“龙象”在印度洋和世界海洋相争的结果,还不仅仅限于影响亚洲这两个国家,它还有更严重的后果。那就是,它惊动了世界上最大的武装力量—美国。

就在上个周末,美国海军一艘快速攻击核动力潜艇、海狼级的康涅狄克号(USS Connecticut)在南海作业时,撞到水下物体。美国海军已经对此展开“全面调查”。美国国防官员没有透露核潜艇事故的细节,只说“康涅狄格号”在南海水下运行时撞上一物,部分水手受轻伤。价值30亿美元的核潜艇,重9,300吨,核反应堆提供动力,140名水兵,携带50枚鱼雷及“战斧”(Tomahawk)巡航导弹。中共对这个新闻感到非常地尴尬,这么大的潜在威胁,就在中共的眼皮底下,美国受创潜舰直到回到关岛消息才曝光,显示中共解放军根本无法掌握美军水下动态,情报收集非常欠缺。

杰里•亨德里克斯(Jerry Hendrix)博士2021年10月10日在《外交政策》杂志的一篇题为“海上大国造就世界强国”(Sea Power Makes Great Powers)的文章中说,历史告诉我们,国家的兴亡,直接与其海军的力量相关。他对美国海军刻下的削减军力感到不解。

亨德里克斯博士曾经在美国海军服役,著有《海军的提供和维持》一书,目前是美国Telemus Group的副总裁。Telemus Group是专精于国防预测、战争博弈、及国防分析的智库公司,其创办人、合伙人和研究者都具有美国国防部、情报机构和战略研究领域的背景。

亨德里克斯指出,虽然即便是从海军力量来看,一个国家的军舰数量本身,从来就不是海军实力的衡量。更加重要的,是什么种类的军舰,如潜艇、航母、和驱逐舰的数量,它们是如何部署的,军舰的传感器的复杂程度,以及它们武器的射程和威力,都是必须考虑的因素。但不可否认,在怒海之上,舰船的数量也是一种“质量”的体现。

美国政府从1980至1990年代,一直在削减对美国造船业的补贴,到如今,美国海军不得不让许多老的军舰退役,以腾出预算来购买新的战舰。但与此同时,中共却一直在增加自己的海军力量,现在舰艇的总数量已经名列世界首位。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战舰的数量一度高达6,000艘,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海军力量,这奠定了美国走向超级大国的基础。冷战时期,美国总统里根(雷根)时代的美国有600艘军舰的海军力量,足以让苏联在冷战中退却。亨德里克斯认为,美国目前面临的战略挑战,与一百年前英国遇到的挑战非常相似。但美国的海军力量计划中,2022年只会建造8艘军舰,半数还是补给舰,还在加速退役7艘巡洋舰,这使美国海军的舰船总数降低到294艘。在亨德里克斯看来,美国不但需要回到奥巴马时期的355艘,而是应该增加到456艘,来应对全球的新的挑战,尤其是越来越野心勃勃的中共的挑战。

“龙象”之争的直接后果,可能就是美国海军的全面介入。而美国海军,已经通过“二三四五”的联盟,准备好了卷入这场纷争。甚至可以说,美国几乎不可避免地一定会卷入,因为美国刚刚出笼的“印太战略”,就锚定在印度洋这一广大的水域。美国的介入,美国舰队的扩张,会让世界的大洋显得更加渺小,而各国擦枪走火的可能,或者擦鱼雷走火的可能,就会更加大了。海狼级的康涅狄克号(USS Connecticut)的“误撞”,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序曲。

进入辛丑年九月,世界经济越来越陷入困境,全球海运继续断裂,全球通货膨胀的压力在日益增长,能源和粮食的涨价尤其令人忧心忡忡。这个时候,争夺海上势力的纷争延及世界上最多人口的两个大国,并且引发最后一个超级大国的介入,人类和平前景堪忧。

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