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对华强硬成加德共识 支联会领袖直面打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0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9月9日晚上6:30,北京时间9月10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不惧中共打压、不交名单被抓,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看到“煽动颠覆”指控:长松一口气!加拿大、德国大选在即,对中共强硬成两国共识。

Sydney:香港《国安法》实施一年多,黑云压城,十几万香港人离开,而香港民主旗帜支联会的多名领袖,面对港府国安处施压,依然拒绝交出资料,周三凌晨被捕。周四,多人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不过,传副主席邹幸彤听了,却松了一口气。

秦鹏:距离德国联邦大选还有不到三周,最新民调发生戏剧性变化,对中国(共)强硬成德国政商界以及民间共识。而同样多年对中共偏软弱的加拿大,也面临全国大选,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希望新政府制定对中共强硬的政策。这是发生了什么?

香港支联会5常委被捕 邹幸彤闻煽颠指控松口气

Sydney:中共对香港自由民主力量持续在打压。8月底,香港警方国安处引用《国安法》名义,指称香港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要求交资料,支联会表明拒绝。周三(9月8日)凌晨,在警方设置的最后期限之后,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常委梁锦威、邓岳君、陈多伟等陆续被捕。到了周四(9月9日),消息指支联会常委徐汉光也被捕。

秦鹏:香港支联会,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它以1990年开始,每年“六四”在维园发起烛光悼念被中共杀死的天安门死难者而举世闻名。此外,每年7月1日,他们出面申请的七一游行,也是香港最大的呼唤民主和自由的游行,倍受世界瞩目。

截至今年,他们的这些行动已经合法持续了32年。也因此,成为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此前8月26日,香港警务处国安处,想以怀疑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为由,要求7位常委9月7日前提供该组织成立以来所有成员及职员资料,提供过去7年该组织涉包括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等中外组织和个人的联络、活动资料,以及支联会成员和职员的个人资料、任职时间、会议记录以及收入和支出的明细等。被常委们断然拒绝,遂有周三(9月8日)凌晨的抓捕。

警方搬走大量与纪念六四有关展品

Sydney:周四,香港警方国安处还以搜证为名,进入支联会创立的“六四纪念馆”,带走大批馆内展出的“六四”物品。我们来看一下相关的视频。

秦鹏:观察者注意到,香港警方搬走了大量与纪念“六四”有关、但与所谓的外国代理人指控无关的展品,包括支联会创始人司徒华和中国民主女神的头像。我们看到,似乎搜查过程中警方还把馆内的监控设备摧毁,另外离开时还在大门上装上了新锁,并贴上了写有“联络旺角警署”的纸条,显示警方此次行动的真正目的是捣毁让中共难堪的“六四”纪念馆,并继续镇压反对中共一党专政的香港支联会。

Sydney:这也激起了很多人的指责。“六四”遇难学生王楠的母亲、也是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之一的张先玲,质疑警方的行动是要抹杀历史、隐瞒真相。

另一名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也对香港警方检走“六四纪念馆”的物品感到遗憾和愤慨,她反问,透过“六四纪念馆”,保存和展示亲人遗物,如何危害国家安全。

她说,这些“是当年‘六四’惨案每个家庭失去亲人的这种悲痛,孩子和亲人的遗物捐给香港‘六四纪念馆’,也希望世人不要忘记‘六四’惨案,我们用这种方式让孩子后世和世人,永远记着‘六四’惨案,都会被认为是危害国家安全吗?”

秦鹏:是这样。实际上,在中共对香港的一片肃杀气氛之下,今年6月1日下午,香港政府食环署到“六四纪念馆”调查,指支联会没有领有公众娱乐场所牌照,涉嫌违反《公众娱乐场所条例》。

为了保护民众安全,支联会在隔天就宣布关闭“六四纪念馆”,转而在网上展现“六四”和人权的纪念物品。支联会7位常委也已经宣布辞职,并做出解散支联会的决议。然而,香港当局还是持续打压,其实就是在替北京的中共作恶,试图继续抹杀历史、打压正义之声。

Sydney:但是,我们看到支联会的这些领袖们没有屈服。同样在星期四,香港法庭以“煽动诱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的罪名,对出席去年“六四”集会的多名民主派人士进行庭审。其中一名被告、前民主党主席和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在法庭上承认集会违反法例,但他也说,他和其他被告受良知和道德驱动,继续悼念“六四”的历史传统,并铭记历史教训。

何俊仁说,即使支联会被解散,“六四”烛光追思会被取缔,他相信悼念“六四”的精神依然会存留在香港人的心中。

邹幸彤:六四屠城责任该不该追究 一党专政该不该结束

秦鹏:嗯,我们看到支联会副主席、同时身为大律师的邹幸彤,这几天也倍受国际关注。周一,他们召开记者会,明言不会递交资料。周二,他们一行人到警卫处递交了回复的公开信。

她指香港警方的国安法指控他们是“外国代理人”,是欲加之罪,没有提供任何理据、解释任何理由,就“相信”,违反了自然公义原则,因此警方发出要求“并无合法基础”。

我们来看一下相关视频。

Sydney:周四晚上,邹幸彤的脸书Facebook还引述她透过律师传出的口信,再次表达了她的坚贞不屈。

她说,听到“煽动颠覆”这四个字,反而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如尘埃落定,就来场光明正大的辩论吧。到底(六四)屠城责任该不该追究,一党专政该不该结束,而不是纠缠于‘外国代理人’这类指控。直接面对这些人民自发的诉求吧,然后看看道理在哪一边。有‘六四’的英灵在,岂敢退让?辩论,正要开始。”

秦鹏:不愧是大律师,言简意赅、传递出凛然正气。而且,没有被中共的所谓的法律方面的指控绕进去,而是剑指中共“六四”屠杀和一党专政的邪恶。

Sydney:是,很了不起。有非常多人支持她,有网友说:“大大个政权容不下你,但你却在众人的小小内心,占有一席位。”

王丹:最悲壮的抵抗 更是史诗级抵抗

秦鹏:是,前一天“六四”学生领袖王丹也赞扬他们宁愿被捕也不交出资料的勇敢,他说,“这是最后的抵抗,也是最悲壮的抵抗,更是史诗级的抵抗。”他呼吁世界继续关注香港,为港人大声呼吁,并尽己所能帮助港人。

Sydney:但今天,在邹幸彤的口信传出之后,旅居美国的大陆人权律师陈建刚担心:“邹幸彤还是不够了解共产党,在共产党的法庭哪里有辩论呢?即便在今日被中共控制了的香港法庭,恐怕也没有了辩论的基础,中共统治区的法庭只有镇压,没有辩论。”

昨天,旅居德国的资深媒体人、时政评论家长平先生也说,中共对港支联“赶尽杀绝”,其目的不仅是想改造香港人的思想,还想要改造灵魂。他还说:“香港人沉默是不够的,极权要你在谎言中生活。”

秦鹏:香港确实在逐渐地变得大陆化,而大陆则在加速地文革化,这是中共唯我独尊的邪恶意识形态决定的。但是,我并不悲观,因为一方面毕竟中共还没有完全把香港同化,所以香港人还是有更多自由,也不会屈服;另一方面,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中国人包括“六四”那些人、以及现在的香港人的抗争,就像维园的点点烛光一样,也像那不熄的火把,经过这三十多年,已经把光明撒到了人们的心中,中共是如论如何也扑不灭的。

Sydney:是的。最近三十多年,每一次维园聚会都有多达几万、十几万人参加,七一民主自由游行数万、乃至几十万参加,香港反送中高达二百多万人参加,等等,都表示香港人绝对不会屈服。

我想起了“六四”屠杀后那首著名的歌曲《历史的伤口》,当时由港台百名歌星唱起,我们和观众朋友们一起来回忆一下这一段历史。

秦鹏:“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中共以为它箝制住人们的耳鼻口就可以掩盖历史,但是世界将永远记住这历史的伤口。我们也一定会看到香港和大陆迎来光明的那一天!

加拿大、德国大选在即 对中共强硬成两国共识

Sydney:加拿大、德国大选都即将要到了,现在看到,两国民众都有一个共识,就是要对中共强硬。民心所向,这也将影响到两国的大选,对中共强硬的政党,或许较有可能取得胜利。我们两个分别都来讨论一下。

德国大选白热化 对华强硬成共识

首先看到德国,美国之音今天报导,德国大选白热化,对华强硬成共识。在默克尔领导的16年后,德国的下一任总理将面临重新权衡与中国关系的压力。分析认为,无论哪个党派赢得选举组成政府,都将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中共不可能指望像默克尔时代那样继续得到德国的迁就了。

我们知道过去虽然批评声不断,但是默克尔依然坚持在对待中共问题上相对温和,同时又在中共和美国之间玩平衡。现在,这个情况有可能改变了。

秦鹏:距离9月26日德国联邦选举还有不到三周时间,新的民调呈现出戏剧性的转变,没有一个党派占据绝对优势,而且,社民党的支持率大约为23%,超过默克尔的基民/基社联盟的22%,这为大选结果和政府组成添加了变数。

这种民意的转变,可能意味着由基民盟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时代的落幕。可能不得不三党执政。而无论是绿党还是自民党,他们都对中国持更为批评的态度,有这两个政党参加的新政府无疑将重塑德国与中国的关系。

这也必将改变现在德国的外交政策,对中共变得更加强硬。

Sydney:默克尔提倡的亲中共政策常常遭到国内反对党和欧洲盟友的批评。她所在的基民盟被指以经济利益为借口,拒绝批评中共的侵略性和颠覆性外交政策。

德国普通大众现在对中国(共)的态度变得更加消极。民调机构Forsa上月的一份调查显示,58%的德国人认为,即使对华经贸关系受损,德国也应该采取更强硬的对华政策。仅有不到20%的受访者反对任何形式的强硬路线。

德国商业界的态度也在发生转变

德国商业界的态度也在发生转变。在业界具有影响力的德国联邦工业联合会表示,欧洲企业在与中国做生意时必须划清价值观上的红线,并呼吁中国遵守现行国际规则。

外交专家厄特尔认为,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引发的内部商业条件恶化已经影响到德国企业的经营,业界开始反思德国的经济模式和对中国的经济依赖。

秦鹏,你认为带来这些显著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秦鹏:这个民意的变化,应该说是非常大的,我记得一年前,大瘟疫刚开始的时候,德国人对中国的态度还是更偏好感一些。很明显,最近这一年多来,病毒溯源暴露出来的中共在全世界散毒、撒谎,让更多德国人清醒了。而且,中共在人权和对香港、台湾的态度,也让德国人认识到中共不可靠,不是国际社会的正常一员。

Sydney:专家还指出,目前德国的对华政策更多以双边为导向,如果德国新政府选择响应欧洲大陆整体的对华更为强硬的呼声,这可能促进德国与其它欧洲国家协作应对中国挑战的能力。

秦鹏:是,一定会这样。实际上,我们看到德国参加了欧盟对中共在新疆人权问题上的制裁,也参加了自由世界在南海的军事演习。这是前所未有的。当然,德国的演习还有点保留,就是它们不参加到台湾海峡的航行,还在部分试图两边都平衡,但是肯定已经让中共非常难受了。

另外,9月8日,德国之声对学者辜学武有一个采访我觉得值得关注,辜学武说只要中美不开战,德国就不会“选边站”,但是一旦开战,德国一定站在美国这边。而且,他还说,目前有三位总理候选人——基民盟的拉舍特、社民党的肖尔茨和绿党的贝尔博克。不管三人之中谁上台,中德关系都会经历一个非常痛苦的磨合期。

三分之二加拿大民众:望新政府展现更强硬政策

Sydney:另外,再来看到加拿大,加拿大将于9月20日提前举行大选,对华政策成了正在举行加拿大联邦大选的各政党们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通过民调看到,三分之二加拿大民众望新政府展现更强硬对华政策。

纳诺斯民调公司(Nanos)访问了1,029位加拿大民众后的最新调查显示,63%民众希望看到新一届的政府能有更强硬的对华政策,24%称保持目前基调即可,仅4%民意说希望更柔软一些。

秦鹏:这个民调出炉,也正值两名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拘捕满一千天之际,民调还显示,88%的受访者支持联邦政府制定《外国代理人注册法》,也就是代理外国政府、机构或个人做说客的人,必须在政府注册处填写相关信息。

Sydney:加拿大的代理人注册法一旦制定和实施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秦鹏:加拿大的华人社团和帮助中共的那些人要小心了。可能会被加拿大皇家骑警盯上,未来可能面临清算或制裁。

Sydney:另外,民调还显示,有八成民意希望联邦政府禁止中国华为参与加拿大5G建设,62%民意则支持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也有高达80%的民众认为中国在新冠疫情刚发生时的表现糟糕、缺乏透明度。

同时有45%的民众表示,若有政党提出强硬的对华政策,会因此而投票给该政党。

看来一向以好好先生著称的加拿大人民也受够了,加拿大《国会山时报》9月8日报道,执政自由党对加中关系保持沉默,而加拿大反对党保守党则极力渲染加中关系,在选举纲领中31次提及中国。还多次提及北京和中国共产党,并制定了被专家认为“几乎要与中国断交”、“必将导致中国报复”的政策。这样做,也可以博取民意。

秦鹏:保守党竞选纲领列出一大堆对华新举措,包括不再将对华贸易当作优先事项、将中国在新疆的行为视为“种族灭绝”、禁止中国企业华为公司参与加拿大5G网络建设、制裁中国的“最严重侵犯人权者”、让加拿大退出亚投行、支持香港的“民主人士”,与台湾开展“更大程度的政治合作”等。

Sydney:综合德国和加拿大,如果两国都因为民意,上任了对中共强硬的政府,对整个国际局势会带来什么变化?

秦鹏:全世界对中共的态度会更加强硬,围剿中共的大局势会更加清晰。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