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专访程晓农:从阿富汗局势看美中关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8日讯】【热点互动程晓农专访:从阿富汗局势看美中关系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美中关系系列的特别节目。8月30日,美国从阿富汗撤出最后一批美军,结束20年战事。拜登政府本次撤军的方式饱受批评;而美国撤军后阿富汗局势如何演变,中共是否会从中渔利,也为外界关注。本期专访请程晓农博士分析拜登政府为何会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陷入被动,以及阿富汗的局势会如何影响美中关系。晓农博士您好。

程晓农:你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喀布尔机场爆炸案 冲击拜登政府声望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我们就先来谈一谈阿富汗最新的局势,现在美军是已经撤出了,但之前我觉得喀布尔机场的爆炸案对于美军这次,也是美军撤军这次过程中的一个重大的事件。所以我想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爆炸事件的原因,到底谁是幕后凶手;以及这一事件对于拜登政府它的声望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程晓农:这次在美军安排撤离阿富汗期间,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它的国际机场那里聚集了大批准备逃离阿富汗的人,当然当中多数是阿富汗人,其中很多人有其他国家的国籍或者永久居民。在美军即将撤离的前夕,是塔利班的势力在机场外面的道路进行安全检查的,那么美军是很信任,或者说是按照拜登当局的安排,非常信任塔利班,美军只控制着机场本身。但是,8月26日有一个恐怖组织的一个杀手,身上绑着自杀炸弹混进了机场地区,然后是在机场大门口引爆了炸弹。

《美国之音》的报导说,这次炸弹爆炸造成至少13名美军丧生,60名阿富汗平民丧生,还有18名美军和100多个阿富汗人受伤。《华尔街日报》的报导是说,比《美国之音》报导的多,说喀布尔机场爆炸死亡人数已超过100人,其中包括至少90名阿富汗人和13名美国军人。路透社援引塔利班的消息说是,死亡的人当中有28人还是塔利班的人。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策划这次恐怖袭击的是一个叫做“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lamic State Khorasan)”这么一个组织(简称IS-K)。它和塔利班是什么关系呢?BBC在8月27日有过一个介绍,它说这个IS-K是阿富汗所有圣战者武装组织当中最极端,最暴力的一个,是2015年1月成立的。当时是“伊斯兰国”(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扩张的那个高峰时期。

这个IS-K的成员主要来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圣战分子,那么这个组织和塔利班有一些分歧,相互有点敌对。IS-K是指责塔利班放弃了圣战,而且认为塔利班在和美国搞猫腻。在IS-K鼎盛的时候,这个组织大概有3千人,但是已经被美军消灭了不少了。它袭击的目标主要是阿富汗的安全部队、阿富汗的政治人物还有政府部门,它也袭击塔利班。问题是塔利班里面很多人和他们是,至少是对他们同情的。

那么这个IS-K也袭击什叶派的穆斯林,还有锡克教徒,袭击美军和北约部队,它也袭击在那里支援阿富汗,援助阿富汗的国际组织。它曾经制造了一系列的严重的袭击事件,比方讲袭击过女子学校、医院、甚至产科病房,还杀害孕妇、婴儿和护士等等。它和塔利班不同,塔利班还是算是一个阿富汗国内的势力,而这个IS-K是伊斯兰国的全球网络的一个部分,它是要对西方、对国际社会和人道主义的目标进行攻击的。

它的基地是在阿富汗东部的一个叫做楠格哈尔省,是靠近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的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人口走私和毒品走私的一个路线。这个组织在喀布尔和塔利班合作的负责人叫做哈利勒·哈卡尼,美国曾经悬赏500万美元捉他,他是美国通缉的恐怖分子之一。塔利班8月15号接管喀布尔以后,IS-K从喀布尔监狱里释放了大批的囚犯,其中包括IS自己的人和基地组织的武装分子。

那么现在是IS-K认为塔利班是“叛逆者”、“叛教者”,就叛他们伊斯兰教,所以要消灭塔利班。8月26日是拜登宣布要顺利从阿富汗撤军的倒数第五天,正当拜登满心希望一切顺利的时候,悲剧发生了。这次恐怖袭击造成的伤亡,对美军造成的伤亡,是2011年8月以来美军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过去10年美军打击恐怖势力的时候,没那么大的伤亡,反而是在撤退的最后几天里,遇到这么大伤亡,这对拜登来讲有很大的打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8月27日发表的报导用的标题是,“喀布尔机场爆炸死伤惨重,撼动拜登声望”。拜登当局10天来是一直在安排撤离,虽然事先的准备工作是一塌糊涂,但是拜登当局还是希望撤军顺利,这样的话它可以宣布撤军成功。这个撤离行动的本身就漏洞百出,现在又出现血腥屠杀,这就把拜登当局的国际形象给打翻了。

法新社报导说,爆炸发生以后,拜登把自己和幕僚关在白宫战情室里头,取消了原定和各州州长的会议,也推迟了要和以色列已经到华盛顿的以色列总理班奈特,要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开会的安排也推迟一天。然后他又下令全国下半旗悼念,一直到8月30日。白宫的新闻秘书莎琪(Jen Psaki)她说,拜登和国家安全方面的幕僚开了一整天会,他心情沉重、愤怒,大概是总统任期中最糟的一天。

这次的悲剧引发了美国国会议员对拜登的谴责,有几名共和党议员发表声明说,拜登应该负有个人责任,呼吁他立即辞职。法新社的报导说,不管怎么样,喀布尔机场的爆炸案已经动摇了拜登总统职权的核心。拜登上任以后是承诺说要对外赢得尊重,现在,拜登是要说服美国人民和盟友,这个目标仍然可以达成,但是恐怕困难重重。

美国支持阿富汗政府和美国打造的这个阿富汗政府军,在面对塔利班对方一枪一放,这边就垮了。还有少数留在当地的美国军人,和数以千计的美国公民,还有盟友得看塔利班的眼色行事,这就严重冲击了拜登的声望。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8月29日有一篇报导说,拜登是把他的政治前途现在全部押注在与塔利班的合作上,就是说塔利班合作,拜登的前途还凑合。塔利班要是捣乱,那拜登就惨了。现在是拜登无疑会遭到政界的强烈批评。《今日美国》(USA Today)有一个民意调查,说拜登现在只有41%的民众满意他,不满意度的到55%了。说明拜登所谓执政的蜜月期已经结束了,虽然我很怀疑它有过蜜月。

美国的盟友、欧洲的盟友,尤其是质疑拜登31号撤军的期限操之过急,好像是有意要这么做,导致这么个结果。现在美军是全面撤出了,但是当地为美军效力的阿富汗人可能遭到报复,这两天我们看到有照片,已经有人体被悬在空中了,吊起来了。所以塔利班的话和中共的话是一样,没一个字可以靠得住。因此,阿富汗今后的所有消息都会不断唤醒民众的记忆,同时也唤醒民众对拜登的重新认识。

50年前阿富汗是美苏冷战和中苏冷战的前沿

主持人:其实阿富汗这个国家,就是被称为“帝国坟场”,就是还是相当形象了。这国内局势呢,虽然国家不大或者国力比较弱,但是国内局势真的是错综复杂。所以先跟我们也回顾一下,就是为什么无论美、苏它都在阿富汗会栽跟头呢?

程晓农:我觉得阿富汗栽跟头可能有一点必然性,它本身国力很弱,但是世界上两个大国,苏联和美国因为不同的原因,都曾经掉在里头、陷在里头。五十年前的阿富汗是美苏冷战和中苏冷战的一个前沿,就是这个背景现在很多人不太关注了,就是1973年阿富汗出现了一个苏联支持左派政权。那么苏联想通过这个政权去削弱巴基斯坦,因为巴基斯坦和中共当时关系很亲密,所以想通过间接的削弱巴基斯坦,去削弱中共。

然后呢1978年这个政权,阿富汗政权内部发生军事政变,上台的那个领导人不太听苏联的话,结果苏军的特种部队就把他暗杀了。那么同时呢阿富汗的反政府武装就开始壮大,而这个阿富汗的这个苏联傀儡政权,没办法对付反政府游击战,请求苏联出兵,那么这样的话,苏联就派出大批军队进入阿富汗,打击反政府势力。那么这时候因为是美苏冷战的背景,还有一个中苏冷战的背景,所以中国和美国也都搅进去了。

美国是扶持阿富汗抵抗苏联的力量,想借阿富汗这场战争削弱苏联。所以给阿富汗的抵抗力量提供反坦克导弹和地对空导弹,那么中共是提供常规轻武器。还有就是巴基斯坦和沙乌地阿拉伯出于宗教方面的原因,也帮助阿富汗抵抗力量。当时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从1979年到1992年训练了十万圣战者游击队。那么在穆斯林国家招募了不少人,志愿人员到阿富汗打击苏军。其中有一位叫本拉登来自于沙乌地阿拉伯,他的组织后来演变成了反对美国的基地组织。

那么当时中共也派了军事顾问到阿富汗,协助训练圣战者,还在中国为阿富汗抵抗力量呢开设训练营。那么苏联是为了入侵,还有占领阿富汗花了很大的力量。它是1979年12月在塔什干这个地方,组建了苏联陆军的第四十集团军,下面包含空降兵、摩托化步兵、坦克、自行火炮、防空导弹、高射炮、空中突击部队,还有航空兵等等。一共前前后后有十多万人在阿富汗。那么结果是苏联付出了沉重代价,战死一万四千人,伤残五万三千人,还损失大量军事装备。所以苏联最后没办法取胜又负担太重,最后是1988年5月撤军了。那1989年2月完全撤离。所以有人说阿富汗是苏联的越南。

那美军呢本来因此就是可以离开阿富汗,因为苏联撤军了,但是呢后来又发生了新的事,就是阿富汗经过十年苏联阿富汗战争以后,这个国内是一片破败,大批受过教育的菁英外流,然后贫困的民众无以为生就开始种鸦片,然后靠卖毒品维生。那么这样的话,阿富汗乡村就沦落成了世界上最落后的地区之一。那么这个国家古老的部落之间,本来就是宗教上族裔上对立很多,内部矛盾很大。1994年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坎大哈地区,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这个旗帜下开始兴起,逐渐发展成一个对阿富汗政治,还有宗教都有影响力的一个团体。然后1996年占领攻陷了喀布尔他们首都,夺取了政权,把阿富汗的国民改成了“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那么实行的是伊斯兰教组织。

但是呢阿富汗还有反对塔利班的部族,特别是它北方的这个塔吉克族和乌兹别克族,他们占人口大概百分之四十五,所以也是接近半数,那么他们就开始和塔利班对抗。塔利班对恐怖主义组织向这个基地组织是可以庇护和协助的,然后是2001年美国发生911事件,美国和盟友就开始支持反塔利班的势力,然后就是小布什出兵阿富汗,要直接打击塔利班武装。在美军打击下,塔利班政权是垮下来,因为它本来力量就不大,它是经不起正规战的一方游击队。

那美军最初的目的是逮捕本拉登这些恐怖组织成员,然后呢惩罚塔利班。后来发现说阿富汗的情况,比美国想像中要复杂得多,某种程度上讲美国陷入了和苏联一样的命运。美军是可以凭借军事上的优势,在战术上取得一些成功,但他没办法改变改造这个阿富汗社会。而塔利班势力是在阿富汗的偏远地区四面活动,山区的活动,不时的发动恐怖袭击。后来2004年10月阿富汗在美军已经,在阿富汗打击塔利班的情况下,阿富汗选了一个总统,这个国家呢仍然是极度贫困,军阀割据、政府腐败。

阿富汗政府军为何不堪一击?

我就举一个例子,德国有一个《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它在2016年一份报告说:国际社会包括美国,给了阿富汗的当时的政府大量的经济援助,想支撑这个政府,但是呢发现说这个《透明国际》的报告说:国际社会给阿富汗政府的援助大概有八分之一被高官私吞了,这数字相当大。那么最近的这个刚刚垮台是阿富汗政府的,实际上靠的是北方的反塔利班的那些部族,像塔吉克族和乌兹别克族。靠他们的,他的军队和警察的高官也都是这两个部族的人为多。

但是呢阿富汗这个军警力量,实际上某种程度上讲,他连雇佣军都不是,他是一帮混混。就是说他们去当兵不是保卫国家,也不是捍卫政府,什么都不是,就是拿刀了。因为阿富汗军队的军饷是美军出的。所以他们去就挣那笔钱,除了挣大钱还挣小钱,什么呢?因为阿富汗军队政府军队装备都美军提供,然后把自己的装备偷偷卖给塔利班,然后换钱。还包括以他们要巡逻为理由,跟美军要汽油,要了汽油把汽油也倒卖给塔利班。所以就这么一帮人,在阿富汗政府的名册上他们有三十五万,军队加警察,实际上一点名的话只有二十五万,还有十万是空额。

所以就这么一帮没有忠诚、没有纪律、教育程度也很低,这其中五分之四是文盲。所以美军开始训练以后才发现。这一批军人我们第一件事不是教他怎么样放枪,怎么用武器,是先教他们认字,所以要扫盲开始。所以这么一种部队呀,等到美军停止发饷说要撤离了,人家立刻做鸟兽散,就一夜之间消失了,带上武器回家了。那么奥巴马是在2009年12月,他宣布说要向阿富汗增兵三万,在六个月之内要把塔利班剿灭,结果这个说法泡汤了,就是兵是派了,三万人派去了,但是塔利班依然活跃,奥巴马完全失败。

那么因为这些所谓塔利班呢是兵来为民,兵走为匪,是贩毒为生造反为业的。所以等到2011年,美国在巴基斯坦找到了那个被巴基斯坦庇护的本拉登,把他击毙以后,当然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现在也有很多质疑,我们在这里不去考察它。不管怎么样奥巴马是找到一个理由了,说是我们现在可以撤兵了,就开始把美军的主力逐步从阿富汗撤出。那么到2015年的时候,美军的主要部队其实已经撤完了,只剩下二千人左右。那么最后这批呢就是拜登在处理的,就这么两千人被拜登处理的这么稀烂,然后塔利班是八月十五号进入喀布尔,夺取政权了。所以客观的来讲,让美国输得太惨的其实还不是塔利班,是原来那个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准确讲就是美国的情报机构和美国的处理阿富汗事务这些官员瞎了眼了。

拜登撤军混乱 根源在于“政治挂帅”

主持人:您觉得为什么这次拜登的撤军出了那么多麻烦?这对于中美关系会有什么影响呢?

程晓农:我先说他为什么出麻烦,因为对中美关系这个影响是拐弯的,挺复杂。美国从奥巴马时代经过川普时代到拜登这段,一直是在酝酿从阿富汗撤军,最后在拜登手里算是实现了撤军了,但是拜登是把这个可以有计划、有步骤的撤军愣是给搞砸了,引起了广泛的国内和国际批评。那么之所以拜登这样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在按照民主党的传统路数,“政治挂帅”,他只想一件事,要在911这天完成撤军,好作为一种他还有民主党政治上成功的象征,结果呢他整个撤退事先不做准备,就想着911我要撤完,然后毫无计划,麻烦层出不穷,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和批评。

本来川普总统在任的时候是已经准备了从阿富汗有条件、有步骤、有后援、有保障的一个撤军方案,但是呢因为拜登恨川普,所以他拒绝使用川普的方案,结果他实施的是无方案的撤军,既没有和德国还有英国驻阿富汗的军队商量,也没有通知在阿富汗的上万美国公民还有西方国家其他的人,匆忙当中又把大量精良的武器留给了塔利班,所以就导致美国国内和国际舆论大哗。除了英国表示不满以外,德国国内也因为他们自己的军队和国民在阿富汗来不及撤离引起了德国政府内部的相互指责,比方讲,他这个国防部和情报局就互相指责说你们的责任,就互相指责对方,美国的亲民主党的这些媒体也纷纷出面批评拜登。

那么这次撤军暴露出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美军长期资助阿富汗原来那个政府和军队,从薪资到武器,从训练到扫盲,花了大量资金,结果美军前脚走,这个政府和军队立刻就就地瓦解,所以我说他们不是兵败如山倒,它是兵散如雪崩。他不是被打败的 他自己跑路了,没了。所以塔利班进军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遇到抵抗,原来的政府军他们要不然逃掉了,要不然就是缴械投降。

所以面对这种局面,拜登上任大半年了,他为什么事先毫无觉察?就是会出现这种结果,而且他还制造个谎言说是阿富汗政府军至少能支撑90天,说明什么?他知道这个政府扛不住,没有用,也没出息,但是呢,实际上人家一天都不扛,不要说90天了,恐怕就没扛90秒,那么这样的话就引起一个对美国的阿富汗政策的检讨,同时也让美国的盟友们对美国的国际运作能力产生担忧。虽然说出兵阿富汗是小布什任内的事,对不对咱另说,那么阿富汗局势难以收拾到今天,美国历任行政当局从小布什到这个奥巴马再到川普是已经有共识要撤离的,那么既然要撤离你就对撤离后的局面,撤离的过程应该有个预估,但是拜登收拾残局的方法是这样的拙劣,以致于完全出乎国际社会的预料。所以这种处理国际关系方面的处置失当,或者说严重失误,是让很多美国的盟友寒心的,所以有人说拜登到处嚷嚷说我们美国回来了,人家说你哪回来了?美国不见了,也就是让美国的很多盟国看扁了这个拜登当局。

那么在这种局面下,拜登为了平息对撤军部署的很多批评,又把中情局长重新派过去,去临时去阿富汗再去见塔利班的人,希望塔利班帮忙,拜托塔利班,你们让我们把人撤回来,别给我们惹事。这种安排本来应该是撤军开始前就做好的呀,如果当时美军没撤,阿富汗首都也没丢的时候把人就撤出来,那一切主动的多。现在是搞砸了以后再去收拾残局,标准的一种变成向塔利班求帮忙。

主持人:主动权根本不在你手上了。

程晓农:对,还要看人的脸色,就是美国打了半天塔利班,倒过来要看塔利班的脸色来说,我在国内不要再丢更多的面子。那么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的影响就是说,它会让拜登处理中美关系的步调有所放慢,因为民主党现在已经党内出现了一种说法,说民主党现在已经不再有可以犯错的空间了,已经造成了塔利班在阿富汗得势,然后美国被打脸,一切都做得一蹋糊涂,没一件事你可以说他好的;今天此时此刻拜登在对美国发表讲话,解释他这番错。

那么不管拜登怎么解释,美国国民是有自己的看法的,那么接下来,犯了阿富汗的大错以后,下一步如果拜登再对中国做比较大的让步,那就可能掀起新一波的对拜登当局国际政策的这种批评高潮。对美国来讲,中国不是阿富汗,它是一个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红色大国,如果对这样的红色大国做让步,会让那些拜登讲出来的口号,什么“美国回来了”、“联合盟国对中国竞争”等等这些说法全都被打脸,同时也就造成中国周边的盟友感到紧张,他们会对未来中美冷战当中美国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又要退缩会产生疑虑。所以这种压力对拜登来讲,使他在推行中国政策方面阻力更大,就是来自他自己内部的阻力。

中共全面对美施压 但阿富汗局势也对中共构成压力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说,这次撤军造成了很多国内和国际对拜登的批评;由此拜登处理中美关系的步调,可能就不得不放缓,我想您指的是,不能很快对中共让步。但中共会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因此对拜登政府施加更大压力,迫使拜登让步呢?那拜登政府它会如何回应这方面的压力呢?

程晓农:我的看法是,中共已经把它所能用的压力全部用上了,那中共现在是在等待拜登做让步,以前我们在节目里谈过就是去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是中共点燃了中美冷战。这实际上是中共当时为了应付川普总统在经贸方面对中共施加的压力,它用军事手段来威胁美国,那么因此就点燃了中美冷战。中共从2018年美中经贸谈判开始,一直使用各种手段来对抗川普总统对中共的压力,这个做法从川普时代一直延伸到现在。

那么中共有哪些手段可以用,又实施了哪些手段,最后,这些手段的效果怎么样?我们今天可以来简单回顾一下,那么时间段是从去年年初到现在。总体来讲呢,面对川普总统对中共施加压力以后,中共大体上有三种手段可以抵抗,或者说反过来对美国施压。第一种是经济手段,我讲的是逻辑上的,第二种是政治手段,第三种是军事威胁。所谓经济手段,是说对美国实行贸易制裁,中共也做了一些,但没有全部做;第二种呢,政治手段,就是在外交活动上对美国施加政治上的压力;所谓军事手段,就是通过军事威胁,对美国施加压力。

那么从道理上讲,川普总统启动中美经贸谈判,本来只局限在经济领域,他只不过是用关税做手段,想逼中共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和美国的技术机密。那中共是一直拒绝承认自己几十年来在偷美国的技术,结果双方因此谈不出结果来。那么美国对中共产品加了关税,中共也反过来加关税,但是这种,中共对美国产品加关税就是一种很弱的施压,因为作用有限。那它有没有强的手段呢?有的,中共对澳大利亚做过,以后再解释。但是,中共对美国没有用,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的手段用到美国头上来。

那么中共它这个做贼偷技术的爪子被美国抓住以后,因为理亏它没办法辩解,也连帐都不敢认,所以它只能换一种办法来应付,什么办法呢:经济手段又不能用,它就用军事威胁做一种对抗威胁美国的办法,那么这样的话中美冷战点起来了,点燃了。在这种军事对抗当中,川普总统从去年2020年的7月开始对中共实行全面的反制,包括政治和外交上的打击,比方讲从国务院发表声明指中共是对美国的威胁,还有到关闭中共休斯顿中领馆、军事上加强针对中共的部署、在谍报对抗方面升级了对中共的反间谍活动等等。

那么川普总统的强硬应对,实际上是关闭了中共在政治上对美国施加压力的空间,在川普总统领导下把中共当作美国的敌人,自然就不会怕中共骂它所以,直到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共在对抗美国的过程当中,经济反制上没本钱、政治施压没空间、军事威胁遭反制,所以它所有的手段都用完了,处于非常被动。但是,中共有一张牌,拜登牌,它把中美关系的扭转,完全寄托在美国国内政局的改变上。

现在都很清楚,去年的总统大选的过程非常混乱肮脏。那么拜登上任了,确实给中共开创了新空间。那么2020年本来中美冷战的第一年里头,美国的政界、商界、学界的“拥抱熊猫派”曾经暂时闭嘴了,他们恨川普恨到极点,就一心希望换成民主党执政以后,就可以把对华关系全部翻盘,回到奥巴马时代。那么拜登也不负“拥抱熊猫派”的期望,果然就调整了对华政策的基调。

他一上任第一件事就把美中关系从冷战的对手降级降成了所谓的“竞争对手”,这个改变实际上是排除了中共对美国的敌意威胁,把中共看成一个没有敌意的普通竞争者。拜登没料到的是,中共因此看到拜登软了,中共有一句他们的16字经叫做“敌进我退,敌退我扰”什么之类的。现在拜登一退中共马上进,往前走,所以它现在反而拜登把中美关系降调,中共反而升调,你软我就硬。所以中共对美国的政治打压而且政治对抗变得越来越变本加厉。

同时在军事层面,中共也不放手继续逼迫拜登大幅度让步,目标中共说的很明确,公开说的说了很多次,就是要完全恢复奥巴马时代的一切对华政策,然后要彻底的取消、批判川普所有的对华措施。然后我们在以前的节目里介绍过,今年1月到4月中美两国的在海上的军事对抗,达到了相当高的一个层级。政治上对抗,我们也都在节目里介绍过。一次是阿拉斯加会谈,一次是天津会谈,每次都是美国的最高级外交官面对中方听训,中方跟训孙子似的训他们,包括美国国务卿还有常务副国务卿。每次都是默默的听训,听完了以后稍微做点微弱的解释,都不敢指责中共。那么这样的话,他只是承受中共的施压,说好听一点我们可以说他叫以柔克刚,能克吗?我们不知道。

那么拜登当局是承受了中共的施压了,现在他还想按照他那个缓和中美关系的既定方针继续对中共表示善意。比方讲我举一系列例子,在军事方面,拜登主动表示,他会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拜登是明知道中共从来不遵守国际法的,比方讲在国际知识产权、国际海洋法这方面,中共从来是否认的,它签了字但是它否认了。同时,中共也从来不遵守法律,比方讲在美国派大量的技术间谍,偷了东西以后,偷了大量技术一点都不承认。所以中共的国际承诺本来一钱不值;那么这种情况下,美国对中共从来不遵守国际承诺的红色大国,做出一个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有什么用呢?他没有办法改变中共的耍无赖,结果是,美国做承诺美国自己绑住自己的手,中共是依然继续扩大核武器,所以这种示弱实际上让中共看到了要胁美国的机会。

政治方面也是同样,拜登是不断的想把机会送上门去给中共,换来一个中共给他一点脸面他就可以就坡下驴,他就可以赶快让步,满足他那个“拥抱熊猫派”的要求,所以最近马上就要派克里再去中国谈气候合作。经济政策方面,拜登是让财政部长耶伦放话出来说,川普的对华关税政策伤害美国,意思是要改变;然后又让美国的贸易代表戴琪8月24日表示,美国行政当局正在对美中贸易政策进行全面评估,我们现在都已经知道拜登的路数了,他下棋的套路。什么事他想拖把它拖没了,就来一个我来评估,评估评估把它评没了。

比方讲到现在为止,中美军事关系拜登评估过,评完了以后不对抗变成竞争关系。疫情来源拜登评估了,评估90天以后,告诉我们搞不清楚了,就不了了之了。现在贸易又要评估,说关税政策是不是要取消,我们可以猜想的到:如果让它继续的走下去,他就又把它又评估以后说关税不要,我们把川普政策推翻了,按北京要求走就行了。8月29日布林肯王毅又通话,希望中共在阿富汗问题上给予美国支持,王毅照例的又把布林肯训了一顿。

现在,拜登是处在一种中共的多方位压力而向中共让步的一个边缘。那拜登当局的所谓的气候政策、阿富汗局势、核武器管控等等方面,都希望中共能合作。拜登当局每次对中共谈判的时候或者提出请求的时候,都是就事论事,中共很清楚,而且反复明确的表示,它不会就事论事谈合作,而是要把拜登的每一项请求都捆绑到中美关系这个大格局里面去;意思是,中共说的很明确它是不是配合拜登,取决于拜登是不是把川普总统反制中共的所有措施全部取消,要一次性取消。

所以中共目前是在等待拜登当局一步一步走过去向中共让步,就是一路磕头磕过去。但是现在阿富汗局势的恶化既构成了对拜登当局对华政策的束缚,它还拐个弯让中共同样承受到压力。因为这个新的对中共的压力是什么呢?就是拜登当局的对华让步政策它有一个部署,我刚才前面提到他安排了一系列从这个方面那个方面、这个部门那个部门在联络中,想铺路。结果这个部署被阿富汗的局势打乱了,相当于说塔利班势力变成了一个美中关系的变相的搅局者,它不是美中关系的一个角色,但现在它在里面搅局了。

因为塔利班控制下,阿富汗每发生一件坏事都会打痛拜登当局,那么一个忍痛熬著的拜登当局在这种情况下,他要对中共让步能做的就有限,他如果同时在咬著牙对中共让步,他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会受到更强烈的批评,那搞不好弹劾都跟出来了,然后民主党明年的中期选举就彻底玩完了。拜登当局在这种压力下他不能实现他的让步政策、让步的部署,那中共就得继续受川普总统部署好的经济制裁的打击。

对拜登当局来讲,他让“拥抱熊猫派”的让步要求他是可以拖延的,拖那么几个月没什么了不起的,拖半年也无所谓,那中共面对的是经济困难方面的代价是越来越大。此时此刻,中共经济接着又一步下滑了。所以这个应该讲,中共要怪的话恐怕更多的应该怪塔利班,但塔利班也不是听话的主,不给中共添乱就算中共烧高香了。

美政界反思美中关系 以博明的最为深刻

主持人:晓农博士,我觉得近期美国政界确实出现了对美中关系不少反思,包括比如说白宫国安会中国事务主任杜如松出版了一本新书《长期博弈》,就分析中共30多年以来试图取代美国所采取的这种所谓大战略,并且他认为在很多方面美中的博弈是“零和游戏”。那么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他最近也在《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反思美中关系。所以在您看来,您认为这些反思有没有触及美中矛盾的实质呢?

程晓农:首先是看谁说,其次看他看问题的角度,我觉得相对来讲在任的杜如松看问题不如离任的博明。杜如松的说法比原来是进了一步了,不是比他本人而是比拜登刚上任的时候说的那一套空话,什么竞争关系。他说现在美中竞争的实质主要是谁主导亚洲和全球的秩序,他认为“在许多地方,不是全部,这是一个零和游戏”,就只能有一方赢,不是美国赢就是中共赢。

他这个说法,我觉得一半对一半错。一半对就是确实是零和游戏,错在什么地方呢?不是美中在竞争世界秩序的问题,是中共要推翻美国帮助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同时,中共想要推翻的是美国的民主制度。中美冷战的实质是这个,但是他因为是替拜登干活的,他不敢太违背拜登的说法。就包括现在国防部长也好,中情局长也好各个都要按著政治正确的路数走。所以这就让我们感觉这个政治挂帅这种民主党做派,实在是相当的糟糕。但是不管怎么样杜如松的说法,还是零和游戏这个说法算是把问题说对了一部分,就往前走了一步。他承认不是什么双方和平竞争、友好竞争、互助互利,不是那么回事了,就是你死我活。零和关系就是要嘛你死要嘛我活,就是这么一个关系。所以他讲到这一层实际上它是破了拜登的所谓中美竞争关系论。

我倒是觉得博明这个视角,他在美国《外交事务》上发的那篇文章,倒是讲的很好。他的标题叫作“北京的美国喧嚣:中国的大战略如何盘剥美国的实力”,这个词用的挺好的,exploit。他是说,很多美国人迟迟没有意识到,北京对华盛顿的敌意,早在川普2016年当选之前就开始了,习近平2012年上台之前也就开始了。实际上是过去从1949年到现在,中共从来是对美有敌意的。

他反思美中关系实际上是把它提前到了老布什时代了,他认为从那个时候开始,在以后的30年里头,美国对中共的认知其实一直存在严重的偏差。不仅仅是民主党的总统老布什、小布什、克林顿、奥巴马、拜登全都如此,都有偏差。他说,美国的两党没有充分认识到中国的战略意图,是一个对美国具长期威胁的因素,就是中共是利用美国和其他西方自由社会对中共战略企图的这种故意或者说不当的认知,把西方国家对中共的盲目信任当作武器,来为中共的未来的野心服务。所以他说美国的机构,特别是金融和技术领域的机构,坚持几十年来要通过“接触”去改变中国,实际上最后的结果是造成了毁灭美国,所以中共是在剥削美国、掏空美国。我在节目里以前用的词是掏空。这种所谓的“接触”模式,就是奥巴马把它美化成“接触”,这种“接触”模式是导致华盛顿把经济合作和贸易置于一切之上。

那么实际上西方国家,博明认为,西方国家迟迟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在受中共精心设计长达数十年的敌对战略的侵害,当然美国这些政策制定者对中共的傲慢也有很大的关系。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共几乎是在全方位的不仅仅是侵蚀而且是掏空美国。

那么博明的观点比较直截了当、更加明确不含糊。实际上如果真的像拜登讲的那样,中美两国是“竞争关系”,那么彼此之间就不应该有冷战,因为冷战状态导致双方进入了一种多方面的敌对的对抗关系,那就不是什么竞争关系了;所以自从去年中共点燃中美冷战以后,美中关系就再也不是竞争关系了。关于在这一点上,外交策略上可以不提冷战这个词,这是一回事,但是在认知上如果美国执政者也逃避对冷战状态的认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中共最恐惧的是美国传统价值观  美国社会在背离传统

拜登的对华政策中有一个核心,就是所谓价值观竞争。这是民主党惯用的说法,但以前一直没人点穿,以致于这个价值观竞争现在竟成了拜登对华政策的主轴了。美中的价值观现在有什么不同?当然不同,那拜登强调的价值观竞争,在争什么?其实现在政治方面中共比拜登更加具攻击性,这种现象在川普时代从来没发生过的;中共外交官敢于训斥美国的外交官,而且美国外交官唯唯诺诺不敢说几句话,连站起来直著嗓子说两句都不敢。那么拜登时代中共是展开了明显的意识形态攻势。为什么?关键不是因为中共的意识形态有重大的调整改变,是拜登把美国的意识形态做了有利于中共的大调整。

中共的意识形态是几十年一贯制的,那么美国的意识形态最近正在发生重大逆转。拜登当局的政治路线背后,美国的教育系统里面盛行的主流意识形态里面,如果是懂得社会科学领域,就是西方社会科学领域过去30年泛滥的种种左派的说法,特别是现在正在美国很多学校大、中、小学里强制灌输的批判性理论,你就会明白说美国现在流行的占主导地位的,这个来自欧洲的、在美国不断膨胀的这种所谓的后现代理论,什么冲突理论、批判性理论等等,它和中共的意识形态祖宗是同一个,都是马克思主义。这一点,是中共看得很清楚,美国的左派知识份子假装糊涂,假装不知道。

但是有一点,左派知识份子在美国现在是很坚持的而且表现得一清二楚,那就是说,马克思是不能批判的,这一点和中共一样。第二马克思以前在美国遭到一些学者的批判,现在要给马克思正名。从这个意思上你会发现说,不是中共变了,是美国的民主党在变。最近我看到Cato研究所有一个民意调查,发现42%的美国人认为,社会主义政策是美国未来的方向。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美国民主党的意识形态正在背离美国的传统价值观,朝着中共意识形态的方向在移动,只是还披着美国外套而已。

中共并不担心美国民主党的左派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泛滥;相反,中共欢迎这改变的,而且利用这种转变来攻击拜登当局的价值观。中共不害怕美国左派的马克思主义价值观,它害怕的是美国的传统价值观。但是,现在拜登当局是为了打压美国的传统价值观,用本来就是从共产党那里借来的“政治正确”的口号作旗帜,在校园里遏制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把很多原来“政治正确”的左派口号当各种政策来推行。

这样的话,取得意识形态主动性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共,因为不但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中共意识形态现在师出同门了,拜登是师弟或者说是整个美国民主党是师弟,拜登是他们的代表。而且美国左派还在追随类似于中共以前推行的“阶级斗争”、“社会对立”这个意识形态和相关政策。所以,在这些意识形态方面,拜登面对中共的意识形态强势,他没有自卫能力。

中共恐惧的是什么?它恐惧的是美国传统价值观,在这个基础上建立的真正民主自由制度,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暴露出来的一系列的问题,恰恰给中共提供了一个嘲笑民主党讲的“民主优越论”的机会。所以中共不断在外交场合说,你们那个什么民主,你们美国人自己很多人都不认同吗?你们什么大选民主,它只是没点穿了说你们都假的嘛。一谈到这一点,拜登当局只能哑口无言,布林肯说了我们好歹事后我们讲,也改正。这等于承认你们讲的没错。你用假民主和共产党竞争什么?

所以,美中关系的核心不应该是民主党的那套所谓的价值观竞争,而应该是承认双方冷战状态下的经济、政治对抗。川普总统是这样做了,拜登当局一直不愿意这样做,我刚才讲了他在价值观竞争上面毫无优势,处于劣势。我们前面提到的博明那篇文章是说,美国现在需要的是反击。

主持人:好的,是,我觉得您刚才分析的很深刻。今后美中关系的发展一个关键的因素,也确实取决于美国能不能重回一个传统价值观为基础的美国。那非常感谢晓农博士今天又来给我们深度的剖析美中关系的这样的一个现状和实质,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了。

程晓农:谢谢大家观看,谢谢主持人,大家再见。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美中关系特别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