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郑州遇难者家属追问官员 中共要怎么说

大陆《冰点周刊》报导,“7月23日,在郑州市第九医院,对于地铁遇难者家属的追问,郑州市一名官员称代表市政府向家属作了解释和说明。这位官员称,会给家属一个准确、权威的结论。一名郑州地铁集团负责人在现场表示,上级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他也是被调查的对象。”请注意,该官员称“会给家属一个准确、权威的结论”,这意味着:其一,河南及中共高层尚未决定要如何对事故做结论;其二,中共将统一定调,统一口径,推出替罪羊是肯定的,“权威”隐隐透著威慑。

另据“极目新闻”报导,地铁5号线遇难家属质疑:事发当天下午,郑州城区的公交和许多地铁线路都停了,为什么5号线却没有停?另外,一位死里逃生的乘客表示,当列车到达海滩寺站时,完全可以停止运营并及时疏散所有乘客。

还有乘客说,从下午6点多车厢进水到他们9点多获救,中间两个多小时,“如果救援及时一点,哪怕提前半个小时,就不会出现如此惨痛的伤亡”。

郭亮的妻子芦笛是地铁遇难者之一,7岁的女儿还不知道妈妈永远不会再回家。7月22日晚10点左右,郭亮告诉记者:“我们在和地铁公司以及政府相关领导会面的时候,也都提出了上述疑问”,但是遇难者家属们并未得到合理的答复。

至于京广隧道事故,受创车辆恐达上千辆,灾难更为惨烈,遇难人数肯定相当多,可是至今未见遇难车主的家人发声,不知他们是否已被政府控制,或是许多人举家罹难。无论如何,疑问是相同的,灾难本可避免,究竟谁应负责?

郑州地铁公司及相关领导不能向遇难者家属给出合理的答复,估计京广隧道负责人也不会。为什么?

第一,这两起重大事故并非完全由暴雨导致,水库泄洪是主要原因。那么这就牵涉到泄洪预警问题了。首先,泄洪的水库有无提前通知将受到影响的部门?如果有,那么所有收到通知的部门是否及时将消息传至各单位及全体员工,并且启动应急方案,诸如停运地铁、关闭隧道等措施?要查清两方面的责任并非难事。相关领导之所以说不清,是因为事关重大,谁也不想担责,换句话说,上级还没想好谁来背这个锅。再者,悲剧后面或许还有隐情,官方需要保密。

第二,在防汛期,暴雨来袭,水库溃坝或泄洪都可能发生,此时,郑州市、河南省领导应当密切注意汛情,24小时与气象、公交、水电、抢险等各部门沟通,及时下达指令。当下级单位不敢越雷池时,上级官员若果断决策也可奏效。因此,省市二级官员难辞其咎。

第三,灾难的发生凸显中共官僚制度管理僵化,经济效益一贯被置于生命安全之上。面对突发事件,一些单位或相关人员缺乏当机立断的胆量,侥幸心理或是担心事后受罚也都是酿成悲剧的因素。

第四,若谈追责,不能只追究地铁公司和隧道公司的责任,也不能只追究泄洪水库的责任。症结的根本在于中共体制。

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庞大、最腐败的官僚队伍的政党,不断地制造和招来各种灾难。因为中共从本质上反天、反地、反人性,它鼓吹斗争,要和天斗、和地斗,要改造自然。它不把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在这种党性思路的引导和命令下,绝大多数官员都盲目地追求表面的经济成长,大搞面子工程,以此拼政绩,也为此压制民间和体制内的合理建议。

最后的结果举世有目共睹:几十年不停的疯狂“开发”破坏了自然环境,拦河建坝,掏空地基,拆旧造新,不重实效,腐败蔓延。

一位网民说:“现在的大城市, 把一些该有的河道都不要了, 建起一个个楼盘, 大城市病由原来的拥堵, 增加一个淹水。”

来自福州的网友写道:“我们小区附近现在在建楼,把原来的一条河直接封闭成下水道,每次下大雨井盖都往上喷水,不知道怎么审批通过的。”

河南7月洪灾反映出中共执政的多方面重大问题,盲目、低效、无能、奢侈、冷酷。类似的天灾裹着人祸早已重复若干次,每一次都导致大批民众失去生命、倾家荡产,而在洪水之后,次生灾害和隐患还不知有多少,许多恶果将在日后浮现。

当郑州官方闪烁其词,回避遇难者家属的质问时,当中共高官在豪华舒适中享受岁月静好时,善良、平凡的中国人挺身而出、携手相助。据外媒报导,在郑州街头,一些志愿者使用橡皮艇或临时制作的木筏运送受困居民,或是为困在高层公寓中的居民运送食物。

路透社访问了34岁的志愿者李奎(音译),他说,灾民对食物和基本生活品的需求非常大,“我们每天上午8点开始工作,一直要忙到第二天凌晨2点。除了吃口中饭和上厕所,我们一整天都在街上忙碌。”

这时候,多少中共官员或红色吹鼓手还有脸说什么“跟党走”、“党旗飘飘”的无耻鬼话 ?

关于向郑州灾区捐款,一位网友写道:“老百姓说,你在全世界大撒币,就没有钱救灾,还要民营企业捐款,还不停的抢劫民营企业,欺负民营企业,老百姓说,捐你娘!”

回想去年疫情大爆发,武汉市民呼喊、悲泣;今天,同样的邪恶正在招来更多的悲剧。人们无法也不敢想像,那些不幸遇难的河南人,在突如其来的灭顶洪水中,经历了怎样的绝望!

残酷的事实再次证明:没有共产党,中国一定会更好。

视频:郑州洪灾遇难者家属在亲人遇难现场祭拜,失声痛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