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哈斯:中共窜改国际人权规范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江元贞翻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9日讯】如果欧洲也与中共建立这种战略性的依赖……比如,稀土,电子产品,药品……

“这意味着你让中共掌握了一个对付你的重型武器。这是最大的地缘政治挑战。”哈斯说。

中共有遍布全球的审查工具。“这显示了他们多么恐惧国外任何的批评。”

而这种大规模掩盖疫情的行为,可能是本世纪最大的丑闻。“它显示了这样一个政权对全世界有多危险。”哈斯说。

本期节目的嘉宾是人权倡导者劳拉‧哈斯(Laura Harth)。她是“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组织的项目总干事,以及“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意大利地区的协调人。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杨杰凯:劳拉‧哈斯,很高兴您莅临《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劳拉.哈斯:非常感谢你,杨,这是我的荣幸,很高兴能来。

为何对抗中共 因为镇压在扩大蔓延

Mr. Jekielek: 劳拉,我们期待这次采访已经很久了。您和我一直在关注中共的总体情况和中国内部遭镇压的情况。

几个月前,您写的一篇社论引起我的注意。这篇社论讲的是中共如何将这种镇压行为扩展到中国境外。当然,目前香港就是最突出的一个例子。

最近我们看到,中共甚至更改了规定,(不许)香港纪念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就在短短两年前,成千上万人会去维多利亚公园(纪念六四)。但是现在,公园大门紧闭,那儿几乎不许有人。

仅仅是公开纪念六四,都可以被判处高达五年徒刑。

我们不妨从这里谈起。我们来谈谈中共是如何扩大其镇压行为的。

劳拉.哈斯:好的,杨,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从更早一些开始谈起。因为我刚开始这项工作时,开始研究不仅是中共在其境内的所作所为,还有它在境外的所作所为时,我记得流亡的西藏人群体、维吾尔人群体、还有参与过六四抗议的流亡者都给我提出了忠告。

他们一再告诫我要当心,他们说:“如果西方不对抗中共,如果民众不对抗中共,那么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有一天也会发生在你身上。这就是将来你要面对的事情。”我记得我当时想,这些都是很好的人,他们都是了不起的活动人士,他们经历了那么多。但是我当时觉得他们是不是有些言过其实,我不太相信,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而这是仅仅十年前的事情。

但是当我看到今天的局面,特别是看看过去几年香港发生的事情,我是指,从2014年到今天这段时间内我们目睹的一切变化,正如您所说,现在(在香港)连纪念天安门大屠杀都不行了。我现在觉得他们对我的忠告是非常非常正确的。

您谈到了香港的情形,这很有道理,因为香港让我们充分看到可能会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事。我们已经看到中共的域外影响力问题,不仅是在香港。中共显然压制了(香港)任何(六四)纪念活动的可能。我们要向那些勇敢的香港人致敬,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尝试,前往维多利亚公园门口,举起手机(亮灯)表示纪念。

中共国安法一年 港警竟然要以色列网站撤内容

但是我们还看到,中共过去几天甚至企图审查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建立的国外纪念网站,通过写信的方式。

比如,香港警方写信给以色列的网站提供方Wix,要求他们根据中共的《国家安全法》把那些网页撤下来。

这就是我们一直在警告的(中共《国安法》)域外适用性问题。这项法律实施还不到一年,我们已经看到中共在用它的长臂对付西方人民。

根据Wix自己的声明,它在香港和中国根本不能被访问。因此很幸运,(Wix上的“香港约章 2021”)网站恢复正常了,因为我认为像(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这样的(“香港约章 2021”)网站发起者,显然,他们在西方有一定影响力,无论在西方媒体还是国际上,他们都有能力发出声音。

但试想一下,有多少人没有能力发出这种声音,却已经在遭受中共境外势力、境外审查制度的压迫。这与我们看到的中共对欧洲议会成员、世界各地的国家议会成员、研究人员和媒体的个人制裁是并行不悖的。

人们普遍知道这样的事在香港发生著,但是其实在国外也在发生著。有多少国际记者不再被允许在中国工作或活动。如实讲述在中国发生的事是这些记者的生计,然而只是因为他们说了中共不爱听的话就被封杀。

因此,多年前那些人给我的忠告,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实际上正在变成事实。我们应该多多汲取他们的教训,更好地听取他们的意见。而且要多看看香港的例子,看看中共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功推翻“一国两制”的,因为它利用了(西方对中共的)战略依赖和经济依赖。

这正是我们看到的中共在对付澳大利亚和对付其它国家人民时采用的做法。所有这些已经是对我们非常明确的警示了。我们应该能够更好地看清楚,并确保西方国家的人民和政策制定者确实能够看清楚并认识到这一点。

“保护卫士”支持中国国内的活动人士

杨杰凯:十多年来,您一直致力于支援许多中国异见人士和良心犯。您现在给“保护卫士”组织工作,这是个很有意义但不太知名的组织。之前您说中共当局会重点打击人权活动人士。

我想请您简单谈一谈您在这个组织工作的情况,为什么这个工作那么重要。

劳拉.哈斯:对于海外的活动人士,有时候我们的境遇是比较轻松的,特别是目前处于新冠疫情期间。有时候我会觉得有点好笑,因为我们基本是在自己安全的家中,坐在沙发上朝着这个政权大声疾呼和对抗。

“保护卫士”的工作就是支持在中国国内的人,他们在第一线,每天要冒着生命危险和失去自由的危险对抗这个政权。

他们当中,很多人是活动人士;但也有很多是律师,他们只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确保他们的当事人可以得到公正审判,我们都知道这在中国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仅仅是依法在做可以做的事,就遭到了迫害。

他们是真正的无名英雄,在这场持续了几十年的对抗中,他们甚至往往不为人知。不幸的是,过去十年,他们在这场对抗中没有占上风。

我希望通过给予他们发声的机会,确保他们的故事能广为人知,局面能有所变化,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变化。

看看世界各地的西方民主国家的议会,已经更加关注和意识到这些问题,给这些人发出声音的机会。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是有很多国家的政府没有这样做。或许我们稍后可以谈谈这个问题。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