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分析中共倒台方式:时机到时风卷残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3日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天安门广场向 “外来势力”发出 “头破血流”的警告,怎么看这种话语?中共高调庆祝百年的背后暴露出了它的什么真实状况?如何解读目前国际社会反共的局势?共产党在中国的结局会如何?中国真正发生改变的最关键因素是什么?

《希望之声TV》的节目主持人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谈谈他的看法。辛灏年先生也是一位作家,著有中国现代史专著《谁是新中国》。

中共百年党庆犹如将死之人的最后一个生日

辛恬:辛先生,您怎么看中共高调庆祝建党百年?

辛灏年:一个党要死的时候,一个坏党,一个恶党,一个邪教的党,它要死的时候,就像一个人,一个坏人,也活了100岁,他要死的时候,他已经非常糟糕了,他百病缠身,就要奄奄一息了,那么他一定要把这个生日过得大大的,过得更加的辉煌,更加的引人注目,因为他要死了。你想一想,我们在生活中看到的是不是这样?就是这样的。

习近平“七一”大打“民族主义”牌是因为中共已无牌可打

辛恬:习近平这次讲话没有特别宣扬共产主义,他主要宣扬的是“民族主义”或者是“爱国主义”。您怎么看?

辛灏年:共产党手里有很多牌,他现在还能拿出哪一个牌来,对内能够压服住民众,对外能够对付得了国际呢?没有了。它在过去用共产主义信仰所煽动的这场革命和专政,已经被人看穿了,被大陆人民自己的历次反思把它彻底的揭穿了;它近几十年来用“改革开放”来救命的岁月里,它对于西方采取用金钱贿赂、金钱腐蚀的方法,在前些年已经获得了很大的成就,似乎在西方的很多国家都在做一件事,捧着它玩,哄着它玩,很愿意跟它玩,不得不和他玩。可是自从美国有一个总统名字叫川普(特朗普)上台以后,立刻把这个“东风压倒西风”的趋势给彻底的改变过来了。

自从川普上台以后到现在,现在对中共来讲是西风压倒东风了。在几年前,全世界都哄著中共玩,到现在全世界绝大多数有一点点正义感的国家和民族,都在抗拒中共、反对中共,中共的东风不但压不倒西方的西风,现在西方的西风、国际的西风在压倒中共所谓的东风。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他只能打“民族主义”的牌,对内欺骗人民群众,对外表现得一副“你看,我还是非常坚强,我非常的完好,我根本不在乎你们的挑衅,我仍然能够抵抗你们,你们任何人都拿我们没有办法”。他只能如此,它没有第二个办法。这就是他要打“民族主义”情感的第一个原因。

习近平打“民族主义”牌是利用中华百年悲情,对外装狠、对内装强

习近平要打“民族主义”情感的第二个原因,他是把自鸦片战争曾经上上个世纪1840年以来,中国人民对自己中国近代史的百年悲情所表现出来的民族主义的自尊感要重新点燃起来,点燃起这个民族主义的自尊感,然后告诉人民:你们看,我今天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我可以大声的谴责西方那些国家,我可以大声的告诉西方国家,我什么都不怕,今天还想利用你们的船坚炮利来对付我们,已经是不可能的。

他讲这句话,他表现的这个姿态,实际上在干什么呢?实际是在对外装狠、对内装强。他想告诉国外和国内的人民:我今天什么都不怕,大家要记住,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是因为我们共产党把中国变得今天这样强大和富裕,所以我们的“民族主义”战胜了,我们的“民族主义”对内战胜了过去的中华民国,我们的“民族主义”今年对外战胜了西方的列强。这就是他要抓“民族主义”的根本原因。一个是没的抓了,第二个是只能够利用人民百年近代史的悲情,来点燃这种悲情,为他自己撑腰打气,同时给西方国家和整个国际上对他不利的环境做出一副“我不怕谁”的姿态,如此而已。不要想得太多,共产党就这么多名堂。

习近平放话“头破血流”,实际是以虚骄掩饰无赖与恐惧

辛恬:您提到中共显示自己不怕西方国家,习近平放出那句话,“如果外来势力要欺负中国人民,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媒体都在报道,网上都在谈论,您怎么看这句话?

辛灏年:这句话就是一种虚骄,他和满清王朝的虚骄是一样的,他和慈禧太后面对八国联军向全世界宣战的虚骄是一样的。我觉得我们今天的民众,我们推特上的那些朋友们,还有我们很多国内国外的中国人,把这句话看得太严重了,把这句话看得太强大了,把这句话看得太重要了。其实完全不必,无非是一个小戏子在演大戏,想告诉大家:我不怕,我现在不怕你了,我现在很强大。无非如此嘛,吓唬谁呢?其实谁都吓唬不了。如果吓唬得了,今天的国际环境就不是在朝着越来越反共的方向去发展了。川普下台了,可是反共的国际环境并没有下台,并没有结束。

半年多前,当拜登上台的时候,有人采访我,问我一句话:国际环境刚刚被川普顶起来进行反共了,现在彻底完了。我说:不对,不可能彻底完了,因为川普所开创的国际反共局面,国际抗共局面,国际远共局面,是不可能倒转的。因为在被揭露的中共种种下三滥的手段当中,让西方人也越来越多的看清楚了中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既然看清楚了中共是什么东西,并且遭遇了一个祸害,我怎么还能够像过去那些年一样和你去玩国际游戏呢?所以反共的局面不会出现问题。

欧洲对共产主义的警惕性远比美国高,欧洲的一些主要国家,由于过去欧洲存在过苏联共产党的政权,他们对共产党了解的深度也远比美国强,同时他们在对付共产主义的时候,他们原有的经验只不过前些年他们忘记了,他们为了钱财他们忘记了,但今天连美国的大选都被中共搞成这个样子,他们感到害怕了,他们陡然之间惊醒了,于是,他们过去对付共产党的经验,对共产党的了解,和共产党对抗的历史就像一幕幕电影一样重新回到了他们的眼前。于是乎,在川普下台以后,在美国的新政府上台以后的这一段时间里,你们看,最反共的是谁?是欧洲,是澳大利亚。这两个是最典型的,一个是对共产党、对反共有历史经验的欧洲,另一个对反共、对共产党毫无经验的澳大利亚,因为受了共产党的害太深,所以这两个地方在逼着美国当龙头老大,去继续反共,继续开拓国际的反共局面。

这是我半年前说的话,现在看来是对应的。为什么?因为我们要看到,国内国际的趋势是不可能再往回倒转的,因为短短的几年,从川普上台以后,中共所做的坏事,中共对全世界,特别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渗透,特别是中共制造的这一场瘟疫人祸,已经直接伤害了特别是西方民主国家,所以反共的趋势不会倒转,只会向前走。这是中共非常害怕的。所以它现在才表现出一副要逞强好胜的样子,一副要跟人打架的样子:你想打我,我也不怕,我绝对不会被你打倒,我已经不害怕你们了,你们想干嘛?

一个已经被人看穿的无赖,是不是一定是这样的表现呢?就是这样的。

靠西方输血坐大再搞“统战”渗透;中共这个路数现在已被西方看穿

辛恬:就像您所说的,很多国家都认为,中共在百年的时候已经成为世界秩序的最大威胁。您觉得中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最关键的原因是什么?

辛灏年:很简单,中共在大革命的时候,它是用信仰,用它的所谓美好的共产主义信仰来进行统战、拉拢渗透,在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的帮助下,中共40年的“改革开放”,确确实实在经济上赚了很多钱。这些钱是谁帮它赚的?是美国帮它赚的,是西方民主国家帮它赚的,是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一次又一次的给它输血所造成的状况。因为它有了钱,所以它拿钱进行渗透。拿钱渗透的结果是什么?正好碰上了西方民主国家的一个致命的弱点,把钱看得太重。西方的金钱拜物教,实实在在不是个好东西,西方的个人主义利益至上,实在不是一个好东西。于是西方的资本家、西方的政客、西方的知识份子、西方的艺术家、文学家们纷纷在中共撒钱的那会儿,在中共向他们塞钱的那会儿,就迷糊了,就不知不觉的被拉拢了,就不知不觉的成了中共的传声筒和宣传者。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所以他们就被中共统战了。

但这一招,在川普上台到现在不到4年半的时间里已经被西方人看穿以后,这一招还能够继续赢下去吗?赢不下去的话,那就出现两个情况,用你们那早就被人看穿的信仰来说服人、拉拢人已经不可能了,今天又用你手里面西方人帮助你赚来的那么多钱,反过来去引诱渗透西方人,似乎前途也不光明。那中共你的路在哪里?你的前程又在哪里?这是它目前最焦虑的地方。

可是中共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它就是心里越焦虑它脸上就越强横,这就叫虚骄,外似强悍、内心空虚,习近平这次百年党庆始终表现了这个特征。我觉得我们的舆论界,我们华人的报纸,包括西方的报纸,把它的百年党庆攻击得很厉害,批评得很厉害,本身就是把它抬得太高,应该无视于它!一个要死的人,在他做最后的生日,没有必要这样关照,没有必要把他说的那些话,拿来像念经一样的用批判的方式再传播。

西方犯了一个大错误:用放大镜来看中共,把中共看得太强大了

辛恬:那您觉得西方自由民主国家在认识中共、应对中共方面最大的误区是什么?

辛灏年:我想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很多人要注意的,这不是我今天要讲的话,这是我20多年前讲的话:西方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把中共看得太大了,把中共看得太强了,把中共看得太厉害了。他们在几十年前就种了一棵树,让中共在树上往上爬,中共一往树上爬,他们就说中共越强大。其实中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货色。一个国家真的强大还是不强大,看什么?不是看高楼大厦,不是看贪污腐败,不是看少数份子的享受和淫乱;看的是绝大多数人民的生活状况,看的是这个国家的社会今天还有没有道德,看的是人民对这个政权还有没有感情,看的是绝大多数人的生活状况究竟是什么样子。今天的中国用他们总理李克强的话来说,至少有6亿人生活在每个月1000人民币以下,这样的国家能叫做强国吗?

西方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们用放大镜来看中共,然后中共就像个猴子一样,你越让我爬得高,我就越显摆自己,你越给我高阶来爬,我就越往上爬,你的树拔得越高,我也爬得越高,于是西方人就觉得,中共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

前不久采访时,我说过,大家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把中共看得太高、太粗、太大。为什么西方甚至包括我们的台湾,所有的政界领导人,所有的政党领导人,所有的政治家他们都看不懂中国、看不懂中共?就是因为他们的眼睛永远只盯在中共的领袖身上,中共的政府身上,中共的国家机器身上,中共的高楼大厦身上,盯在中国美丽的山山水水之间。而没有一个外国的政客,外国的政治家,外国的知识份子、专家学者,包括我们台湾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到大陆去主动的抛弃中共的羁绊,去和我们大陆社会的广大下层人民进行接触,到大学去和那些不是名教授的普通教授接触,到医院去和那些不是名医的普通医生接触,和那些穷困的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接触,到农村去和我们正过着艰难无比生活的农民接触,到城市去和城市里面那些没有工作的下岗的失业工人们去接触,那样你就知道中国是个什么样子。中国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中国是一个千疮百孔,随时都可以崩溃的国家。

可惜的是,到今天为止,西方仍然不了解这个中国,仍然不了解中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原因就在于此。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西方将永远不会懂得中共是什么样,也不会明白中国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中共命绝方式:外讧引起内讧,内讧引起外讧,内讧外讧一起讧,共产党就完蛋了

辛恬:就像您所说的,很多人也都认为中共命不久矣。那么在中国要真的出现这样的变化,您觉得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

辛灏年:30年前我说过一句话,什么时候中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就是外讧引起内讧,内讧引起外讧,人民开始革命,共产党就将完蛋。

什么叫外讧引起内讧?那就是国内的人民对共产党来讲是外讧,就是人民要起义要反抗,那就是外讧,对共产党来讲是外讧;西方国家全世界有正义感的国家,都知道共产党的不是,都要反对共产党,都不想跟共产党再来往了,这就叫外讧。这两个外讧加起来,共产党就慌了。而这两个外讧必然会导致共产党的内讧。共产党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人物,有各种各样的派别,现在“伟大的”习近平主席已经把自己党里的人得罪得差不多了,为了维持这个江山,他个人就想着办法怎样把共产党的生命给拖延下去,于是乎,不同的思想、立场、观点就会碰撞,不同的意见就会互相碰撞,不同的亲属关系、权力关系就会互相对抗。那么外讧引起内讧,内讧一但起来,就给外讧制造了更好的条件。所以内讧引起外讧,外讧引起内讧,内讧外讧一起讧,共产党就完蛋了。

中共不可能再有第二个100年,它春秋大梦已尽

不要把它看得太远,最近有一个很不好的迹象,我在推特上看到的,很有意思,用一个问话的口语说:中共还有100年吗?表面上是说,不相信中共,却是用问题的方式。而这句话的背后在告诉人民,中共现在不会死,说不定还能有100年。我现在告诉大家:中共不可能再有第二个100年,不要做这种共产梦!

辛恬:您觉得这个时间有多长?

辛灏年:这是个阴谋话语,这是中共放出来的。今天任何一个中国的老百姓都不可能相信中共还有100年,可是我们海外的媒体却在问,中共还有100年吗?你以为你是在问吗?不是的。你是在引起大家的思考,中共是不是还能再活100年?这多么可悲啊!可能吗?不可能。不会太长了,我从来不说预言式的话,但是我今天要说一句话:第一,不可能有第二个100年,任何人都不要为中共做这个春秋大梦;第二,不久了,到时候了,外讧的局面已经初步形成了,内讧的局面是在火山爆发前的高压状态下,不知道哪一天就爆炸了,没有多长时间了。

一定要警惕中共的技俩,我们警惕中共特务的那些似是而非的引诱式的问话,我们不能为它们扩大宣传。

至少有9亿人民是把中国、把中共看得非常透彻的人;时机到来,风卷残云

辛恬:好。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要提醒我们的话?

辛灏年:我觉得观众和我都是一样的,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对中国的形势其实看得明明白白。看不明白的,恰恰是那些自以为看得明白,还要引导别人看明白的人。希望记住这句话,不要去听那些自以为看明白的中国人,因为真正看明白的是心贴在中国人民的身上、民众的身上的那些人,还有我们民众自身。我们至少有9亿人民是把中国看得非常透彻,把中共看得非常透彻的人,只是外人看不清楚,只是那一些日子过得比较好的,什么老粉红、小粉红、中粉红们他们看不清。这都不重要,一但时机到来,风暴刮起,他们就会像风卷残云一样,被人民的飓风给刮得一干二净。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