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雅句】雍正十二美人图 看皇家仕女的人文生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7日讯】上次我们谈到女子的艺术–刺绣,古代女子她们的生活场景到底是如何呢?今天我们带大家看一组《雍正十二美人图》。

在这《十二美人图》里,每幅画里都有一个女子,这些女子或是欣赏古玩、或是看书、或是在欣赏蝴蝶,不仅有着娴雅的仪态,周围也充满了人文的气息。

第一幅画 博古幽思

在十二幅美人图中,这幅画非常奢华,一个女子坐在斑竹椅上正在沉思,女子内穿朱红色袍,外面套了一件紫檀色外套,胸口的靛蓝花针也非常醒目。

从衣袖中露出了纤纤玉手,肤若凝脂,指若青葱,指甲晶莹而圆润,她左手拿碧色的手帕,和她的手相得益彰。

画中女子正低头看着前方,她面前有个黑漆描金的桌子,上面摆着几样古玩,葫芦瓶里插著一只梅花,还有松花石砚台、扁壶等,女子身边还有一个多宝格,多宝格也被称为博古格,上面摆放珍品古玩,是清朝非常兴盛的一种家具,画中多宝格里摆放的不是一般的瓷器,还有商朝周朝时祭祀用的礼器,比如上面有商朝周朝时的青铜钟、商朝周朝时期的青铜觚等,觚是一种盛酒的礼器,它兴盛于商晚期和西周,材质是青铜,其他的还有宋代汝窑天青色水仙盆、白玉四足壶等,还有宝石红的僧帽壶、宋代汝窑淡青色的三足洗等,这些都是康熙至雍正时期盛行的陈设器物,有着典型的皇家气息,这些器物不仅增添了画面的真实性,也映衬出画中女子有很高的文化修养,博古通今。

第二幅画 立持如意

在一个中式的庭院内,一个女子手拿如意,站在竹篱前赏花,她的面前各色花朵竞相绽放,紫色粉色白色红色的牡丹,花团锦簇。牡丹以雍容华丽、香味浓郁被称作“百花之王”,并成为吉祥富贵、繁荣昌盛的象征,结合女子手中所拿的灵芝如意,蕴含了“富贵如意”的美好愿望。

第三幅画 持表对菊

画中女子一袭淡蓝色的外衣显得素净高雅,桌上瓶中的菊花正在临霜而开 ,背景墙面上悬挂着明代董其昌的诗句,女子的手中还握著一个精美的珐琅表,不远处的几案上摆着浑天仪,这些西洋物件成为宫中时尚。

第四幅画 倚榻观雀

画中女子身着红色的外衣斜倚在榻上,她望着窗外,两只喜鹊正叽叽喳喳鸣叫着,背后的屏风上书满了“寿”字,有祈寿延年之意,罗汉床上仿宋汝窑扁瓶中插著松枝灵芝。女子手里把玩着合璧连环,望着窗外的喜鹊,不觉入了神。

第五幅画 烛下缝衣

清风徐徐,红烛摇曳,烛光下美人兰指轻拈,穿针引线,女子梳着回心髻。窗外的水缸里绽放了一池荷花,池水中几条锦鲤自在游玩,一副夏日傍晚悠然自得的美好景象。放置水缸的红色架子和池水中的红色鲤鱼,以及红色的荷花,女子手中红色的衣服以及窗外的一只红色蝙蝠,形成红色的色彩呼应,而“蝙蝠”和“福气”的“福”谐音,室内挂着一盏灯笼,灯笼上有“鹿”的图案,“鹿”谐音“福禄寿”的“禄”,也有仙鹤的图案,仙鹤代表长寿,“蝙蝠、鹿、仙鹤”三个图案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福禄寿”,蕴涵“鸿福将至”的美好寓意。

第六幅画 倚门观竹

一个女子轻倚墙门,望着满园春色,庭院中有各种花草盆景, 粉色的榆叶梅,白色的桃花开得正盛,浅黄的月季、朱红的梅花,高低错落有致,蕙兰的盆中还有一株小小的灵芝,灵芝和兰草是两种香草,诗词中说“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意思是灵芝和兰草大都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幽谷,但是它们不因为没有人看到或欣赏就不去散发清香,显示一种高洁的品质,庭院中各色盆景争奇斗艳。

第七幅画 烘炉观雪

一个女子临窗而坐,她轻掀帷幔,观雪赏梅,户外翠绿的竹叶上落了白色的雪,几枝梅花临雪而开,风吹过,仿佛能听到雪落竹叶沙沙作响,闻到清寒的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梅香。画面中女子推开的豆绿色帷幔,和女子衣上绿色的花纹,以及窗外绿色的竹叶形成色彩的呼应,室内几案上摆着松树盆景,青松和窗外的梅花、竹子,构成了冬天的“岁寒三友”,它们在寒冷的冬季繁茂生长,也比喻高洁的情操。,女子旁边有个炭盆,将整个房间烘得暖暖的,颇有几分春意。

第八幅画 桐荫品茶

在茂密的梧桐树下,一个美人正在品试新茶,她梳着回心髻,前额戴着装饰著寿字形抹额。左手拿着一只红釉色茶杯,右手拿了一把团扇,女子坐在宝蓝色的鼓凳上,这种鼓凳也被称为鼓墩,因为它的形状很像一面鼓,这种鼓凳直到现在,还是中式古典家具常见的类型。旁边书架上摆放着整齐的线装书。

茶原是平常之物,但是由于品茶论道盛行,成为历朝文人士大夫中的风雅之事。图中书架上摆满了书籍,不仅为画面增添了儒雅的书香气息,还和女子手中的茶交相呼应,映衬出女子看书品茶很好的文化修养。

第九幅画 展书低吟

一个女子一袭淡绿色的外衣,坐在秋葵绿釉的绣墩上,窗外几株翠竹,墙上一叶芭蕉上面写着一首诗:“樱桃口小柳腰肢,斜倚春风半懒时。一种心情费消遣,缃编欲展又凝思。”

女子手中捧著一本诗集,桌子上的花瓶里,两只淡粉色的花开得正艳。

第十幅画 裘装对镜

画中女子穿着宝蓝色的外衣坐在床榻上,她左手拿着一面青铜镜,右手放在金色的暖炉上御寒。 她神情专注地对镜自赏,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口,脸上的胭脂若有若无, 她身后挂着一幅字,字体写得非常潇洒酣畅,落款是“破尘居士题”。“破尘居士”是雍正没有登基前,还是皇子时给自己取的雅号,表示自已清心寡欲、不问世间荣辱功名。后面还有他的两个印章“壶中天”“圆明主人”,后来有人考证这两个印章不是画上去的,推测可能当时雍正直接把自己的印章盖上去的。

第十一幅画 消夏赏蝶

画面中女子倚靠在斑竹桌边,桌上一把折扇,扇旁放着一棋盘,桌上蒜头瓶中插着一枝栀子花一枝蕙兰,意思是蕙心兰质,仿佛能从画中闻到淡淡的花朵清香,栏杆外面几株绿竹,掩映着太湖石垒成的假山,湖石旁萱草花正在盛开,几只彩蝶翩翩起舞,画中女子手里拿了一个葫芦,葫芦是多籽的植物,常被用来比喻“百子”,而窗外的萱草,又名忘忧草。 《草木记》中写有:女子怀孕,佩其花必生男的语句,画家巧妙地将萱草与葫芦画在同一幅画里,暗含了求子的深意。

第十二幅画 捻珠观猫

一个女子在圆窗前端坐,她轻倚桌案,一手闲雅地捻著珠串,她正观赏两只猫咪,她身后放置著一只珐琅钟,这是来自西洋的家具,在那时算是奢侈品了。旁边的天然木书格上整齐排放着昂贵的精装书籍,桌面摆放着铜铸方鼎式香薰炉和青田石印章。

画中的十二美人,端庄娴静,仪态不凡,体态娇弱,面容秀美,她们不仅精通琴棋书画,还博览金石古玩,同时还受到西方文化的熏染,可见画中女子文化素养之高。

这十二幅画每幅高1.8米,宽1米,几乎和真人一般大小,据专家考证,当时雍正还没登基时住在圆明园里,这些画最早是在圆明园深柳读书堂的屏风上,后来雍正命人把它从屏风上拿下来,重新装裱,藏在宫中。

画中女子是谁,很多学者做了考证推断,有人推断她们可能是雍正的妃子,也有人说画中可能是一个理想化的、虚构的女子, 她不仅有着美好的容貌,也有着良好的学识修养,是雍正心中理想的女子形象。也有人认为,或许画中女子是雍正期望的化身,他希望他统治的国家里,人们的生活可以安静优越,不仅有丰富的物质生活,也有良好的精神世界。

雍正十二美人图》以逼真写实的手法,精细入微地描绘了美人闺阁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她们精美的服饰、锦绣的花纹、考究的家具、精致的书册文玩、灵动的花鸟植物等, 让人看到安静娴雅的皇家氛围里,清代仕女的生活风貌。 关于中国文化还有哪些,我们下次和您接着分享。

(责任编辑:文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