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党号召三孩 民间以“躺平”拒合作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1日讯】中共放开三孩舆论炸锅,变相计划生育,制造更多韭菜?民间以“躺平”拒合作  | 热点互动 05/31/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5月31号星期一。中共开放三孩政策引爆舆论,中国网络上一面倒的讽刺、挖苦、调侃。有留言说,你们帮忙养吗?送房子吗?也有网友说,这是把韭菜往死里割啊!也有网民谴责中共之前的计划生育政策,质问要不要给以前被你们伤害的亿万同胞道歉和补偿。分析认为,中共出此下策,是为了应对中国人口的老龄化,适龄劳动人口大幅下降的问题。

然而现在出台这些政策,恐怕为时已晚。而中国的人口问题,也是中共一手造成的。与之相连的,则是现在中国年轻人中,“躺平”主义的兴起。躺平族强调,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生子、不消费,维持最低的生存标准。外界分析认为,这是另类的非暴力不合作,反映了中国社会众多的生存问题。而党媒急于对此批判的态度,似乎更印证了这一点。那么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来做解读。

两位都是通过skype连线,一位是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教授,谢田教授你好。

谢田:方菲你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博士您好。

杰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好的,我们就先来跟二位讨论一下,现在最新出台的中共的人口政策,我想先请杰森博士来做一些解读。杰森博士,我们看到中共放开三孩政策的消息一出笼,可以说是网络舆论炸锅。在微博上有一个词条叫“三孩生育政策来了”,词条有二十多亿的浏览量。然后我看了一下大家踊跃的发言,基本上大多数人都是说,生不起、养不起,所以有人说“你来负责养吗?”还有一类是质疑政府这个动机,说是不是要把韭菜割到底。

另外一类就是说,那你以前计划生育政策,你是不是应该道歉啊,生也是你说,不生也是你说。您怎么看中共这样一个三个孩子的政策出笼,为什么引发如此大的反弹?

杰森:这是个快乐的事情,基本上网络上的展现,就是愉愉快快地过儿童节那种情绪,好像是某种意义上讲,中共莫名其妙的,政治局常委在5月31号坐在一起,凑了这么一个段子。然后由中共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传播给大家。刚才你已经把各方面大家的分析,应对的这种说法,大概都总结了一下。其实关键有一个核心的问题,中共出台这种说法,是非常非有趣。

它有趣是在好几个方面,第一它认为现在中国孩子少,还是它决定,是它的政策没给大家足够空间,这一点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做法。我们知道它2016年全面放开二胎以后,只有2016、2017两年,整个孩子出生情况稍微有些往上弹,等2018、2019年又完全暴跌了,就说二胎的效果迅速就消失了。整个社会不是说这个政策在阻碍大家去生第三胎,是根本没有生育的这个愿望。

就包括中共报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四个民意测试,90%多选了一个绝不考虑。这个核心的概念其实网友谈到了,主要就是压在中国人身上这几座大山,教育、医疗、养老等等这些问题,根本无暇顾及生育的问题。好像有一个网上很多段子吧,其中有一个段子叫做民不聊生新解。民不聊生这个解释是啥呢?就说现在老百姓太忙了,顾著自己的养老、医疗、教育等等这些问题,根本就没机会聊生育问题,所以这是民不聊生新版。

而且整个大家也非常惊讶地看到,中央居然出台,用这样的方式出台这个政策。就是说你简单说,你说人口不够了,我要大量的开始让中国人生了。那你干脆就完全开放就对了,你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做生育计划了。因为二胎都没有对人形成什么限制,那么三胎其实就根本不是个限制。就好像是你孩子长得不高,你说我们家的屋顶应该现在从8英尺,改成12英尺。那根本你孩子连屋顶都没够著,二胎这种利益都没享到,整个你却开始往三胎上走。

整个二胎我们知道,在中国目前也就是增加了几百万人口,大概就是三、四百万整个这样一个人口数量。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突然谈起三胎,让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其实我知道它出台这个政策的概念是啥?就是说它觉得5年前还在计划生育,还只准生一胎呢。还是什么要想致富,少生孩子,多养猪的。结果突然5年之后,就从二胎、三胎,一个一个的展开,给人的感觉好像放得太快,大家思想转不过来。

好像中共当时的政策很蠢,所以说它为了保证自己的政策,5年前的政策不那么蠢,所以说出来一个开放三胎的政策,其实某种意义上讲,它就是想全面开放这样一个概念。但事实上,在我的感觉上,中央居然25个政治局委员开完会,居然出台这样一个政策。让我觉得整个25个常委,目前要么是智商有问题,要么他们出台政策这个机制有问题。因为本身大家刚刚反复地谈了,真正核心的问题,不是说是你的控制,而是整个中国人不想生。

如果说你连这么一个最基本的民情都体会不到,其实现在的政治局,就已经到晋朝末代的皇帝晋惠王司马忠的那种,听到老百姓饿死,说为什么他们不多喝肉羹汤,这么一个思维方式。感觉到中国整体来说,好像新生儿出生不够,它立刻想到的,是不是我要把三胎,就是允许他生第三胎。还是它决定中国人生不生,还是它来决定中国人生多少,这种思维方式又蛮横又无理。

所以整个来说,中共整体最高层治国的这种智商,也在这个过程中,让人在爆笑之后,也产生一种非常深刻的这种忧心,担忧的状态。

主持人:对,我觉得你刚才说的那点很关键,如果你觉得现在人口不够,你可以放开嘛,对不对,你可以说我们现在不管了,你愿意生几个生几个。你为什么说,那我就放到三。其实就是网友说的一种变相的,还是一种计划生育的思想。而且是像你说的,很蛮横的一种思想。其实这个也是中共一贯做法啦,所以就是说在这点上,我觉得也是网友反应这么强的,我认为是原因之一。

另外,刚才你说的,中国现在这种生存状态,其实如果说要鼓励生育的话,现在基本上这个人群应该是80后90后,对吧。那到底他们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他们为什么生不起,也养不起,这方面稍微多做一些介绍。

杰森:其实准确地说还不一定,因为80后现在都已经40岁了,估计也不怎么生了。可能最多是85后的话36岁左右,34岁更年轻点这样的人群,还有生育的这样一个基本愿望,或者说是一个年龄程度。事实上,我们知道从85后之后,90后、00后,这些孩子其实已经进入了一种,机会已经完全没有了,留下的只剩下大山。就是住房这样的大山、教育这样的大山、医疗这样的大山,未来养老这样的大山,压在这些人身上,物价极高。

而且中国社会在过去这二十年左右,十几年二十年左右,已经快速地从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变成一个整体社会阶层固化极端严重的国家。美国其实整个目前这样的形式已经二百多年了,美国社会其实还可以出现像奥巴马这样子,没爸没妈,最后能当美国总统。但是中国短短的,可能说就是十年左右的话,就已经让人叹,寒门非常难出贵子这样的状态。就是说农民原来历史上,你可以靠勤奋上到好大学的,现在在此时此刻的中国,几乎已经是变成不可能。

而且中国整体社会过去一直宣扬的就是996,逼着大家努力地生产。现在中国的整个经济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是产能过剩。而产能过剩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所有的人拚命去干活,你越干活,你产能越多,你最后生产的回报越低,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这个其结果就是年轻一代996地干着活,但是呢,面对着天价的房价,但是又没有他上一代,就至少是80后,70后,60后那个时候的社会快速发展,那样的一个机遇。

所以说这些人的话呢,他一旦就是进入社会,他突然发现自己在学校教育,你上好大学就好,你上了好大学,上了好研究生就好,你上了好研究生你找个好工作你就会好。结果他一步一步达到自己目的的时候,结果发现自己还是在社会的最生存边缘上奋斗。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有机会再考虑生孩子的问题。

本身现在一胎很多人都在不想要的时候,二胎其实很多都是当时的,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说80左右的那个,就是70的末80的初的那些人还在生。事实上二胎对于很多年轻人都已经没有吸引力,那么这时候三胎大家觉得这是个笑话,完全是个笑话,而中央出台这样一个政策,就是刚才我谈到的,蛮横加就是无理性。

主持人:好的,那谢田教授您怎么看中共出台这样的一个允许三孩的政策,以及网络的这样的一个舆论爆棚的现象?

谢田:首先我觉得这个中国老百姓的反应,现在是一种就是说他对中共这些新的政策出来,都是普遍的一种嘲笑,或者是,再来就是说变个方式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中共那个你现在中国现在说有人说在现在这个开放政策,是什么变相的计划生育,我觉得它不是变相的计划生育,它就是计划生育。就是还是计划生育,仍然是计划生育。

即使按照现在这个开放三胎的说法,就是说你生一胎,二胎、三胎都可以,但是你生第四胎的话呢,还要罚款的,因为它并没有放开第四胎,对吧。那当然可能以后它可能会不得不变成四胎或五胎,甚至完全开放。但是即使那个时候呢,我估计中共仍然它不会否定它自己的计划生育。我们知道中共这个官僚体系,非常野蛮和落后,你现在鼓励生三胎,还是计划生育那个委员会,它在操控。这个问题是,现在老百姓开始慢慢地意识到,因为老百姓这么带着一种嘲笑和讽刺的态度,就是人们意识到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人口控制问题。

一般正常国家的话,人们会把这个人口作为一种财富,你比方现在美国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大选以后,很多那个人口从一些比方说民主党的州,跑到共和党的州。那这些州政府来说,对这些官员来说,他们是欢迎的,因为更多的人意味着更多的财富,更多的那个GDP,更多的那个国会议席。就是说它是一种财富,中共不是这样干的。中共把这个人口,当作就是说劳动力,也就是生产力的那个三个要素,就是土地、资本、劳动力的一个部分,然后这是它可以自己控制的。

它就说它实际上最大的践踏人权,就是把这种生育的权利,作为一种政府可以控制的东西。那它现在还是这样想的,就是很奇怪,就是说它就非常残忍,就是非常残忍就是说它以为它可以放开,它要你生几个就生几个,它觉得人多的话呢,就要你少生点,人少了人口不够的话,就让你多生一点,它还是有一种就像你刚才提到得很准确就是说,它这个计划经济的那个印记也好,或者是它的思维也好,已经深深地印在这些中共官员的一个血液里边,它觉得它是可以计划的,仍然是可以认为它是可以计划的。

主持人:而且它通常计划后,可能会跟着强制,你比如说计划生育只能生一胎的时候,它强制你不让你再多生。那么现在呢,它又说你可以生三胎了,现在说是可以生,但是接下来它有没有可能采取强制的方法,就是说你如果你不多生的话,比如说你不多生它就惩罚你,甚至什么的。

谢田:这一个我一直在想,我想大家都在看,它怎么实施这个事情,对吧。因为你想,我们知道这个人口问题呢,或者人口比较少的问题呢,人口觉得太多了要计划生育,这个好像只有中共在这样做。其他世界各国还没有看到说嫌我的人口太多的事情,没有这样事情。那这个人口太少了的话,倒是很多国家都做过。我们知道实际上从俄国,到日本,到韩国现在都在讲,他们希望鼓励人们去生育。

但是你鼓励的话,只能是就是说你政府出钱也好,出一些政策也好,给一些优惠税务上的优惠,收入上的优惠,或者提供一些土地、住房,这些你可以提供这些东西,对吧。但是你仍然没有办法强迫人家生育,你怎么强迫人家生育呢?这是人家卧室里边事情,你怎么强迫呢?对不对。

但是如果用这个财务的方式,用这个 Incentive,就是说那些,但是我想中共实际上它也付不起,我想刚才我们大家都谈论这个问题,你要我生第二个、第三个,你来给我付这个养老吗?育儿的费用吗?以后教育的费用?对吧。甚至结婚的费用,上大学的费用,到最后养老谁来负担的问题。政府也不可能完全,它没有这个能力去完全那个担负起来。

主持人:是,其实另外还反映了一个问题,也想请问一下谢田教授,就是其实中共出台这样一个政策,间接或者说直接上,就反映说中国现在人口结构失调,对吧?前一阵子刚刚不久前,中共做了这么一个人口普查,它那个数据出来说,中国现在还是超过十四亿,但很多人口专家是不相信的,但是中共方面似乎也不得不承认它的老龄化。还有适龄工作的这样一个人群急剧降低,这样一个趋势。所以在这些方面,您怎么看,就是它反映出来中国人口结构的问题有多严重?

谢田:这个结果显然非常严重,就是说在这个中共公布这个现在它所谓的十四亿人口之前,我看到一个报导就是说,实际上是北京市政府,已经有一个内部的报告,就是在警告它们这些官员,说人口可能不足十三亿,就是要这个有所防范,就是它实际上是知道的,我想中共当然是知道这个数据,因为这个2020的那个人口统计,实际上去年年底就有了,它拖到现在的原因呢,现在弄个假的数字来敷衍社会,但确实这个它还说超过十四亿,还想保住世界人口第一这个宝座。但是呢,实际上事实的问题,它的劳动力减少的问题,是吧,适龄劳动人口减少的问题,老年化又加剧了这个。这个它是回避不了的,这是回避不了的。

但是这个人口老龄化,倒不是这个计划生育造成,因为人口老龄化这个是全世界,就是说全人类都是这样的。因为这个进入二十一世纪,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人们普遍地年龄都在增加,迅速的增加,所有的国家,贫国、穷国、富国都在增加,因为营养、健康、医疗、卫生各种状况,都在增加,但是那个减少的话,在中国肯定相当程度上,是这个计划生育造成的。

我们知道它这个计划生育,至少大概杀掉了几亿上亿的,两、三亿的那个婴儿。现在,它这个正在它需要这个世界工厂,需要这个继续保持它这个GDP增长的时候,它现在出现了这个劳动力人口减少这个问题,那对它来说确实是一个,就是说没办法让它继续保持这种经济增长。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就是它推这种三孩政策,它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个人口的压力吗?

谢田:我看很难,很困难,因为很慢嘛,因为你这个你等孩子出来,先让她怀孕,再出生,这要十八年以后了,对吧,十七、八年以后,这恐怕远水不解近渴,如果真是中国要解决这个人口,劳动人口减少的问题,解决这个压力的话,只有跟其他国家一样,你就是开放那个移民,年轻人允许那个,比方说东南亚一些国家的人移民到中国,这个在中国还几乎是这个完全没有做过的事情,这恐怕我看它也不一定敢做,就是说还有很多文化、社会、其他的一些法律上的很多很多问题。

就是说你怎么能保证你能移民进来的新移民,就是一些适龄的劳动人口。再一个中国老百姓恐怕也要反弹,因为我们现在很多人是因为他工资太低,他现在不愿意工作,躺平了。你现在一下又进来一大批,比方说从东南亚也好,其他非洲国家进来一大批年轻移民,这个我看中国社会还没有准备好这样做,这个人口劳动力问题恐怕,至少未来十年内恐怕解决不了。

主持人:好,那杰森博士也请您补充一下,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就中共出手要解决这种人口老化问题,用这样的放开三孩的政策,它能够解决吗?

杰森:这是肯定不可能的,就是说我们刚才谈到了整个二胎全面放开,只产生了两年的效果,两年加一块,可能增加了,大概三、四百万人。三、四百万人在中国这十几亿人口,这个万人大海里头,就是个小水滴,二胎就是这么个效果,而且二胎是累积以前那么多年,才产生这种二胎效果。而三胎你得基于这二胎,比如这几百万人的基础上你再搞。

几百万人这样的基础,你让这些人再生第三胎,这再能有个几万人?反正就是说我的感觉,这个政策出来,其实就是一个快乐、乐子的一个事儿,没人把它当成真事。也许这个政策出来以后,可能几百万生了两胎的,琢磨著是不是再有机会生二胎,其实这个比例可能就是百分之,刚才他们有个统计,可能有个百分之三、百分之五这样一个比例。

整体在我看来,在增加中国的实际出生人数上,这个政策效果可以忽略为零。但是我还是要说,整个中共有没有能力去真正的让很想生小孩、愿意生小孩,我看中共是没这个能力。其实目前一旦社会进入一个文明程度,自然生育愿望就会再下跌,这个在任何一个发达的国家,都是这么一个情况。

美国,刚才谢田教授谈到了,很大一部分是靠移民来解决的。中共其实它是不放心移民的,因为它只放心它一手培养起来的韭菜。你要是真的是把自由社会那些年轻人移到中国来,他们带来的就是那种开阔自由的思想,包括东南亚,哪怕生活水准不是那么高,但他至少是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下生活的,那么他带进来到中国这样一个社会,那中共管理不了,韭菜不成,都成了竹竿儿了,跟捅它那怎么弄。

所以说在我看来,中共几乎是在未来劳动力人口这个问题上,生育不是个解决方案,然后移民也不是个解决方案,中共对这个是无解的。中共不出来政策还好,一出来政策就是笑料,就是全民笑料,也是体现它整个对中国的理解,生活在自己中南海那个泡泡里,这样的执政能力现实的一个体现。

主持人:对,所以人家就说,你出来这个政策,你想要做到这个效果,但是太晚了,你出的这个政策晚了,所以在这个政策上,可以说中共要送它八个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是吧。

杰森:中共从来没错过,过去这几十年都是连续发展的,所以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和现在的三孩是连续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连贯的,在性质上。好,竟然谈到这个,刚才谢田教授已经提到“躺平”这两个字了,我也请谢田教授来先谈一谈“躺平”。因为谢田教授写了篇文章,所以请谢田教授先谈一谈“躺平”这个事情。

这个事情这两天也很火,特别是在中共这个三胎政策出台以后,就变得更火。因为这两件事情是连在一起的,人家已经要“躺平”了,你还再让人家生三个孩子。所以“躺平”也是在网上,有人写了一个文章,结果就引起了特别大的共鸣。所以我想先请谢田教授谈一谈,因为您写过这文章嘛,您怎么看“躺平”这样的一个事情,这样一个社会现象,它为什么引发这么大的共鸣?

谢田:首先这个“躺平”,我看两、三年前就开始了,我看过一个有朋友给我推荐NHK的日本放送协会,是2018年在深圳就开始报导,当时三年前那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实际上这些人是打工族的第二代,农民工的第二代,他的父辈就是说。我们刚才不是提到什么样的人,现在的80后、90后,这个基本是相对于国际上就说Millennials 或者Generation Z,Millennials就是千禧世代的人,和Z世代的人,现在就是20到40来岁的人。

40来岁这些人,实际上就是最早一批,从中国农村进入城市当农民工的,这些人很多有些还在辛苦地奋斗,但他们一般都是年龄比较大一点。他们的孩子,子女这部分人,因为他实际上也没有做过农村的工作,也没当过农民,他现在又对现在日益上涨的物价,还有下降的工资,竞争、高强度的劳动,什么996都非常的不满。所以这批人,是20到40来岁的人,实际上就是中国世界工厂的一个最基本的底层的这些,低技能的劳动工人。

这些人我们知道“躺平”的原因,就是太累了,他觉得再怎么奋斗也买不起房子、也买不起车,负担不起,干脆他可能还有一点点积蓄,或者有个地方可以生存,他用保持最低的生活水准。基本上,我算了一下,NHK那个节目采访这些人,相当于一天五美元的生活水准,他就可以活下来,1.5美元。你知道我们联合国世界贫困线的标准是35美元,而2美元是绝对贫困,这些人实际上就是基本的绝对贫困之上在增长,但是至少他们还可以活下来,不会饿死。

我觉得最后揭示的问题是,这个“躺平”就是针对中共的大国崛起,我在那个文章也提到。中共你要崛起,你崛起的话就需要这些韭菜,这些工人废寝忘食地给它工作,日夜不停地工作,给它创造财富,还有在政治上、意识形态上与中共保持一致,接受洗脑。而这些“躺平”的人,他们做什么呢?他不工作就是不为中共赚钱,也不为中共创造价值,也不消费,也不帮助中共去繁荣它的消费市场。他自己躺在家里的话,他也不去听中共党支部,或者共产党媒体的喉舌宣传,离中共敬而远之。

换句话说,这就让中共非常恼羞成怒,因为它没办法控制这些人,它以前可以用洗脑来控制,它用街道组织来控制,用它的工作,用它公司里面的党支部来控制这些人。现在看来这些人,跟它离心离德,它也控制不了,甚至现在都不知道,它可以怎么来处理这些人。所以这个实际上对中共,我认为就是一种罢工的形式,也是一种反抗,就说一种和平的、不合作运动,是一种抵抗,就是一种真正的挑战中共的大国崛起。

主持人:您觉得这些年轻人他们这样做,在初衷应该是生活所迫,到后来的话,您觉得他们是有意识地在跟中共做这样一种对抗,或者不合作,还是说无意识的,但是起到了这个效果?

谢田:我觉得不会是无意识的,因为这是有意识的,自主的选择。当然跟中国社会情况有关。我们知道中共它对人民的控制,就像我们刚才提到计划生育问题,它管天、管地,管你生孩子,管你吃、喝、拉、撒、睡,所有都会控制起来。并且对社会的控制,中共已超过了世界上以前所有专制残暴的政权,从希特勒到波尔波特到史达林,中共把所有那些统治,最精英的、最好的办法都拿来用了。

所以对这些民众来说,他们知道中共专制机器的强大,他们确实知道,但是他们有他们的办法。你不是要割我韭菜吗?我躺倒了你就割不着了,对吧。你剥削我的利益,让你的资本,他们所谓的资本,实际上指的就是中共的权贵资本,你们资本要从我身上赚钱,让我996来工作,我不工作,我就不让你赚钱,因为我不管怎么拚命赚钱,我也不可能摆脱我的现实社会状况,那我干脆也不让你赚钱,就是一种非常明确的,就是一种抵抗。现在你甚至可以说他们有一定的组织,因为这些人实际上一种,有点像香港的那个若水,无大台那种

主持人:Be Water那个。

谢田:Be Water那种组织起来,当然它没有领导人,也没有明确的纲领,但是纲领其实也有,明确的纲领就是我不跟你玩了,我不跟你合作,我也不听你的,我也不受你的控制。下一步我想一旦失去了控制,对中共来说就非常致命的。中共知道,只要他不是我们的人,下一次一旦有什么社会动荡,有些社会的不满,或者有任何事情挑起社会对抗的时候,这些躺下的人,随时可能站起来,站起来以后,他们不会站在中共这一边。

主持人:好的,杰森博士也想请您来谈一谈,就是“躺平”这个事情,我觉得它是不是有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消极的一面就是说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讲,他一定是出于对这种社会生活状态、社会环境的失望,甚至绝望。所以他完全就是说我既然没有办法去突破,那我就“躺平”;但积极的一面,就像刚才谢田教授说的,它产生了积极的一面其实是对中共的一种不合作,您怎么看?

杰森:我从我自己的感觉上这是一群人被社会逼到这一步的,一个被动解决目前他们生活面临困难、困境的这群人的一个解决方案。我倒不相信他们会是有一个理论基础,然后有一个组织、有一个共同的纲领,但是他们共同选择了这样的一个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前面反复说,中共这个社会其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高压社会,这个社会用一切的办法、用一切的技术、一切的财力控制这个社会的每个人,使得这个社会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有一个从上往下反馈的一个机制。

那么最终,我说这个社会它的唯一出路就是腐烂,因为所有的东西都闷在里头,而又有很多的不公,最后就是腐烂。没想到会出来这个“躺平”这样的一个现象,这个现象其实就是整体社会进入这种,某种意义上讲就是decay,英语叫decay,就是在腐败的一个状态。

主持人:腐烂。

杰森:腐烂的一个状态,其结果是中共非常害怕的。因为他躺在那儿,人家不出来消费,你总不能赶他出来消费,你赶他出来消费您得给他钱,他才能消费,他就是没钱。那么在这样情况下,几乎中共是打无可打,抓无可抓,这对中共来说是个巨大的头疼。当然了这个过程中,我也知道现在这个事情很火,甚至好像我觉得刚才我们讨论的三娃问题。是不是中共认为“躺平”了至少他可以去生娃呢?但是我感觉肯定也…

主持人:人家是“躺平”的一部分,关键的一部分就是不生子、不消费,所以不含生娃的问题。

杰森:对,不可能有生娃的一个概念。但是整个来说就我的感觉,“躺平”这样的一个现象对于中共真的是非常非常担心。因为中共还要内循环呢,大家都躺在那儿,哪有内循环呀。而且中共目前它的劳动力市场请人就很难,现在很多地方都说请工人非常非常难。但是实际的结果我也在一些视频上看了一些中国人的生活,就包括现在有一个很有趣儿的一个中国的YouTuber。他就是在各地游走,然后拍一些视频。

他其实原来打了十年的工,他有一期节目专门介绍说,我为啥现在到处流浪,拍一些视频来维持生活,而不愿再到工厂打工。他说我打了十年工,没存下任何钱。每个月的钱全部吃光、花光,而且在一些工厂那个劳动强度,加上那个污染使我身体已经承受不了下一步的打击了。其实他这种现象是非常非常有代表性的,他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没躺下,他到处游走去拍一些视频,最后在YouTube上挣一些钱。

如果还没有这样的能力的人,或者没有这样思想、没有这样魄力的人,那么他唯一的方式就是“躺平”。因为在他来说躺在家里头,每个月基本上也是不剩啥钱,而在外头打工干整个十年下来,依然是一分钱不存的。你买房、结婚对他们来说,生子其实是奢望,“躺平”是一种被迫的现状。对于中国人这样的一个社会,这个本身民族文化中有非常强的光宗耀祖这样子的一个社会,而且攀比性很强的这样一个社会,能出现一批年轻人以“躺平”为生活原则,其实这已经是到了走无可走、退无可退的那样一个境界,他才做出这样的反应。

主持人:是,我看就是有数据说:在中国的一、二线大城市的庞大的消费支出,让年轻人叫苦连天。说根据一家中国地产公司的这个报告说:房价收入比最高的三个城市是深圳、北京、上海,然后在深圳居住的普通居民家庭,不吃不喝需要二十七年才能够买得起一套房子。

所以就是国内现在这种生存状态、经济状态,可能不是我们在外面的很多人能够了解得非常清楚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很多西方公司,他们一味的要去中国投资,他们认为中国市场能赚钱,但是我觉得这个可能有点昙花一现,说不定很快这个市场就会萎缩。

杰森:对,其实中国最近的内需一直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一个大的问题。当然了这个疫情救了它,因为各个国家生产还没有恢复上来,那么中国在这个过程中出口就被刺激得很厉害。但是这个过程中它又面对另外一个巨大的问题,原材料的价格上涨、劳动力价格也在上涨。其实各个企业在中国那个地方未来是没有前途的,只是一些华尔街的人还在中共的诱惑下,帮着中共往那边搞钱而已,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那您觉得如果说当局它觉得这批人,对它不管是经济还是政治上有一定的威胁,它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应对方式呢?

杰森:当然舆论上搞臭啊,现在不是已经出台了政策,就是说什么“认命可以,躺平不行”。干嘛人家“躺平”不行呢?“躺平”为啥不行呢?

主持人:对,为啥不行呢?你既然能让人家认命,为啥不能让人家“躺平”呢?

杰森:但是它把官方的这种态度已经摆明了。就是我看你“躺平”我不份儿,就是有可能…你知道中共刚刚开始执政的时候,出现过抓一些人到劳教,它当时搞劳教。其实抓了一批人,它就说是不好好劳动的人。我们现在基本上中共都是沿着以前的路往回走,那么会不会到时候看你“躺平”时间太长,把“躺平”的人抓一批去劳教,给它干廉价苦力,你真不知道。原因中国现在整体社会往左走的方向、速度各方面,都是我们想像不到的。在我看来的话逼急它了,它真敢这么干。

主持人:这也太可怕了!人家在家里,人家只是不出去消费、不结婚、不生子,你就把他抓起来吗?这难以想像。

杰森:当然现在没有到那个程度,现在还只是在名誉上搞臭这个阶段。但是名誉上搞臭,如果人家连报纸都不看了,也不觉得被你搞臭了。那个时候如果它真的是劳动力不够,然后经济再进一步萎缩,那它舆论上可能能掀起老百姓对于这种人的仇恨,最后它就名正言顺的把你抓起来。它舆论总能做到它要做的事情,让老百姓觉得是该做的,就让很多老百姓被愚昧得认为是该做的事情。

主持人:确实是有这个危险。谢田教授也请您谈一谈您的看法,因为确实现在中共的党媒对于这种现象,现在马上跳起来大批,就说认命可以,躺平不行。然后《南方日报》日前还发表文章说叫“躺平可耻,哪里来的正义感?”。就说似乎让人觉得中共已经在感到受到威胁了,是吗?

谢田:显然是受到非常大的威胁。我认为这个中共对它来说,这个跟它这个人口下降,事实上我们刚才谈到的人口劳动力减少,这个实际上是相辅相成,或者说是同时并举的问题。因为它本来就觉得缺乏劳动力了,你这帮人现有的劳动力居然不干活了,你知道吗。

所以你看这个中共喉舌,刚才提到这个“认命可以,躺平不行”,这句话实际上是非常体现中共真正的心态。我觉得我们需要把这个顺序颠倒一下,它就说不让你躺平,你躺平不行。但是你认命,那你认什么命呢?你的命就是你就是我的奴隶,就是顺民。

主持人:就是我的韭菜。

谢田:就是我的韭菜,对,这就是中共的说法。你刚才提到的那个,我觉得这些人已经看起来似乎是他们没有什么纲领、也没有什么组织。他们实际上已经有纲领了,我认为这个纲领有人提出来了。就是“三月不上岗,耗干共产党;半年不干活,迎来新中国”这个口号,这就是他们的纲领。这实际上是一个政治性非常强、也非常有实效、有明确的一个推翻共产党的纲领。这个我们下面就看这个纲领它的传播和接受的程度会是什么样,我认为这个会非常快速地成为这些躺平者,躺平主义者的一种共识。

刚才杰森提到的中共用什么污名化,或者是名誉上搞臭,这个对他们不起作用。因为什么是躺平主义的人呢?躺平主义的人,他就是说他把原来那种中国人,人们所期望的,比方结婚生子、光宗耀祖、有房有车,这些名利、地位上的东西,他们已经看淡了,或者说他们知道对自己无望了。他不望了,他也不在乎这些名利和这些东西的话,所以你用舆论上去搞臭,搞不臭他们。他们已经自认是这个社会最底的人,你还怎么搞臭?所以你怎么搞臭我?所以这个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但是他们那个方针,你说这个“三月不上岗,耗干共产党;半年不干活,迎来新中国”的话,那对中共来说是切切实实的威胁。这个是迫在眉睫的威胁,并且这个我们说的你开放第三胎,可能还要再过十八年才能生效。你这个半年的话,就可能会迎来中国经济上的变化或政治变化。所以这个实际上是一个中共现在基本上无解的。你说它怎么办?我前两天接受另外一个媒体采访,他们也问我:中共会出台什么方式来反应这个对抗?它感到了对抗的意味,它怎么应对?

我给中共想了两个办法,一个办法就是它用发动群众。用那个小脚侦缉队呀,老太太侦缉队,带着红袖章去把这些人从贫民窟里面拽起来,拉起来去工作、去干活,关进集中营去干活,这个我们知道现在恐怕也很难做到。第二个就是中共让物价继续上涨,我刚才不是提到他们现在大概每天可以有五美元可以生存嘛,你让这个物价继续上涨的时候,这些人就躺不住了,他的那点积蓄也好,他那点就最低生活保障也保障不了的话,他要吃饭嘛,不要饿肚子的话,那他就只能起来工作。

但是如果这样做的话,那就说全社会的通货膨胀、印钞继续的话,会引起全社会的反抗。那对中共来说,这也是一个毒药丸,它吃下去以后,它用了这个的话,它也会加速自己的灭亡。所以这个基本上就中共来说,它面对这一群看来手无寸铁、非常软弱、非常的低下,就是说没有志气、也似乎没有威胁的,像水一样的一批人,但是它会发现会对它们的冲击是非常非常大的。

主持人:其实这些人并不是不工作,他们只是说维持最低的消费,所以即使中共把通货膨胀、把这物价弄上去,他们也就是工作的是得更辛苦一点。但是他们挣到了能够能吃能睡的钱,他们可能也就不再多去做一些事情了。所以我觉得另外还有一个,就是这些人他们在把自己的欲望放得最低的同时,说不定也会有一些精神上的提升,也许更多地去寻求精神层面,这也是一个威胁。

谢田:没错、没错,这些人就是。因为很多人提出了,就是他有这个时间了以后,他来反省一下,反省自己,我为什么要这样生活?我的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就是说他会远离共产党的宣传的话,确实有开始思考的余地了。

主持人:对,是,然后多读一些书什么的。好的,那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彩点评。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时事评论员:杰森
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